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封侯
  4. 第169章 我詐

第169章 我詐

作者:

次日一早,也就是二月初一的清晨,完顏兀朮率領三萬大軍浩浩蕩蕩前往大散關,和尚原大營內和平常一樣,只剩下兩萬軍隊,一萬協從軍,一萬女真人大軍。

一萬協從軍由統制鄭輝、副統制馬游以及統領李農三人統領,李農的軍隊負責外圍巡哨,馬游的兩千軍隊負責運輸糧草物資,鄭輝的軍隊則負責鎮守大營。

而一萬女真人也同樣一分為二,蕭樅的五千軍隊負責沿途押糧,保證安全,完顏阿盧朴的五千軍隊則負責物資糧庫的安全。

他們各司其職,互不干擾,下午時分,一支滿載糧食的運輸隊伍準備前往大散關,

蕭樅派出一支三千人的騎兵隊伍負責押糧。大營內的金兵還有一萬五千軍隊

黃昏時分,李農匆匆來到鄭平的大帳,大帳內除了鄭平外,還有兩名統領和五名指揮使,似乎鄭輝在聚集將領議事。

鄭平見李農進來,向他點點頭,又令親兵在帳外看守,「任何人不準進帳!」

鄭平的臉色變得時分嚴肅,「各位,我們等待了整整三個月,最後一刻即將來臨。」

眾人的目光一起向李農望來,這些將領都是跟隨鄭平混入金營的宋軍將士,唯獨李農是一個異類。

鄭平笑道:「李將軍早就是我們自己人了,冬天女真人之所以圍剿統領失敗,關鍵就是李將軍及時提供的情報,事實上,李將軍已經加入我們,而且得到了統領的認可,這次他將和我們一起行動。」

李農抱拳對眾人肅然道:「各位將軍,在下是漢人,我的祖先便是大宋開國名將李繼勛,我的所作所為給祖先蒙了羞恥,這幾年我一直悔恨投降金兵,恨自己軟弱,恨自己貪生怕死,但陳統領給了我這次改邪歸正的機會,我會珍惜它,我會配合各位完成這件大事,請大家相信我!」

說完,李農深深給將領們鞠了一躬,贏得了眾人一片鼓掌聲。

鄭平又繼續道:「我們繼續說正事,大家先看一看統領的命令!」

鄭平取出陳慶的密信交給眾人傳閱,見眾人大致看完,鄭平繼續給眾人說明情況。

「明天是正月初二,大家都已經知道統領會在明天晚上兩更到五更之間行動,但我們該怎麼做,會遇到什麼突發情況,說實話,我現在一點把握都沒有,為了明天成功,我考慮今晚先演練一下,每個人明確自己的任務,為了不暴露,我們就假設大營外圍遭遇不明軍隊襲擊,然後每個人各司其職,誰負責舉火,誰負責掩護,誰負責突擊,當然不是真做,也不能涉及士兵,否則會被金兵發現。」

李農笑道:「鄭將軍的想法很不錯,確實需要演練一次,明天才不至於手忙腳亂,我和鄭將軍商議過,其實我們任務的核心就是燒火金兵的倉庫營,我之前負責過倉庫營的外圍巡邏,我知道倉庫營有個很大的漏洞........」

不等李農說完,指揮使吳渺脫口而出:「地下!」

眾人都會意笑了起來,李農鼓掌大笑道:「看來大家都心有靈犀,不錯,金兵倉庫營最大的漏洞是地下,他地上防衛得再嚴密,但也防不住地下。」

眾人有些奇怪地向鄭平望去,鄭平淡淡笑道:「今晚的演練不涉及倉庫營,只涉及每個人的任務,為了避免誤會,從現在開始我們不談倉庫營,我們的演練只到集結為止,然後再明確每個人的任務。」

李農沉聲道:「鄭將軍,我建議現在就把每個人的任命先明確下來!」

鄭平看一眼眾人道:「不瞞李將軍,事實上,每個人任務在去年剛進大營沒多久就定下來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實施,我現在就打算用去年的方案,再做一些微調,今晚負責掘洞的是吳渺,之前說由王浩負責,這次王浩改為點火,掩護由張太平和趙劍兩位統領負責,他們各率五百軍隊以夜間巡邏為由,嚴禁任何人靠近掘洞大帳。

起事的時間看統領在外圍的進攻,一旦統領發動攻勢,我和李將軍同時率軍造反,理由也很簡單,金兵要將我們全部殺光,我們必須反抗。

今晚的演練兩更時分開始,我希望所有士兵都不脫盔甲睡覺,告訴士兵們,我們可能半夜會調往大散關,然後兩更時分,各位準時在我的宿帳集中,各自報了任務后,演練就此結束,明白了嗎?」

「明白了!」

眾人各自散去了,李農上前道:「我還有兩件事需要確認一下,掘洞大帳在哪裏?怎麼將軍從未給我說過?」

鄭平笑道:「我還沒有考慮好,我選了兩個地點,一個是出貨門那個位子,那邊金兵很少,不容易被發現,但不足之處就是距離稍長,還有一個地方是在水塔旁邊,這裏距離我的大營很近,但巡邏士兵太多,李將軍提提意見。」

「關鍵是要掘多長的地道?地道太長恐怕時間來不及。」

「我知道時間來不及,所以考慮不需要多長,從我們大營到倉庫營就行了,大概五十步左右。」

「那我建議就在水塔那裏,現在雖然巡邏很多,可是統領一旦在外面進攻,巡邏肯定就少了,正好掘進地道,我建議今晚就開始,反正只有一天時間,金兵察覺不到。」

「我回頭和吳渺商議一下,聽聽他的意見,除了地道外,李將軍還有什麼事需要確認?」

「還有點火方案,先點哪裏?怎麼點火?要不要火藥輔助等等,這些都很重要,鄭將軍不會還沒有考慮好吧!」

鄭平嘆口氣,「我大概有了一個初步方案,等晚上演練結束后,我們二人加上王浩,再一起好好商量一下,看看還缺少什麼物資。」

李農欣然道:「這樣最好,需要什麼物資,我來想辦法,然後......士兵們今晚真的合甲睡覺?」

鄭平淡淡道:「這個不做要求,其實我的軍隊自從開戰後每晚都不脫盔甲睡覺,我只是為了演練才特地說明,今晚李將軍自己看着辦,但明天晚上一定不能脫甲!」

李農沉吟一下道:「我的士兵每晚都是脫甲睡覺,如果突然讓他們不脫甲,我怕引起金兵的懷疑,明天白天我安排一下,找個借口,明晚就不脫甲了。」

停一下,鄭平又對李農道:「我還是之前那句話,明天一更時分,將軍才能給心腹交代這件事,在此之前,必須絕對保密,只能將軍一人知道,我不是不相信將軍,我是怕知道的人多了,會出意外。」

「放心吧!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李農行一禮走了,鄭平望着他背影遠去,低聲罵道:「龜兒子,差點把老子騙過了!」

..........

時間漸漸到了兩更時分,李農不安地在房間里來回踱步,一種強烈的不安縈繞在他心中,鄭平搞的這個演練出乎他的意料,一切都和真的一樣,萬一弄假成真怎麼辦?難道鄭平已經發現自己了?

李農回想最近發生的一切,自己的表現沒有任何漏洞,可他感覺鄭平似乎已經把什麼都部署好了,大家都知道,都沒有問題,唯獨隱瞞了自己。

不行,萬一弄假成真,四王子怪罪下來,自己可就吃不了兜著走。

他立刻把心腹將領王光化找來,把兵符和令箭遞給他,囑咐他道:「如果今晚發生了什麼異常情況,軍權由你掌控,一切聽蕭樅將軍指揮!」

「卑職遵令!」

王光化拿着令箭和兵符走了,李農隨即又寫了一封信,遞給親兵,「半個時辰后我如果還沒有回來,你立刻把這封信交給蕭樅將軍!」

安排好了後事,兩更時分快到了,李農這才佩戴寶劍前往鄭平的宿帳集合。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