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小師弟可太不是人了
  4. 第294章 仍有未盡之事(4/3,求銀票…

第294章 仍有未盡之事(4/3,求銀票…

作者:

翌日。

清晨。

在經歷了跌跌宕宕起起伏伏嗯嗯啊啊醬醬釀釀的十萬字付費內容后。

夏言意識到了一件事情。

自己的第一次,無了。

無了!

楚南畢業了!

從男孩變成男人了!

身邊軟玉溫香的可人兒,還有潔白床單上那一朵鮮艷的紅花,都很好的說明了這一切。

看著周遭的一切,他的心裡五味雜陳。

怎麼說呢?

這像是一種蛻變。

也是他這副身軀逐漸趨於真人之身的一種標誌。

不得不說,身體機能的解鎖實在是太及時了。

至少存儲的彈藥的不是機油,而是實打實的元陽精粹。

這也讓他放下了心來。

別的不說,咱這方面是合適的!

至於花靈靈,則是害羞的蒙在被子里露出頭,然後看著他偷偷笑個不停。

「這麼笑太傻啦。」

夏言替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

「我高興!你管我!」

花靈靈不服氣道。

講道理,昨晚也是她的初體驗。

有點疼。

但和從中享受到的歡愉相比,疼痛似乎不值一提。

其實這個場景,她之前夢到過好幾回。

可是沒有真實體驗過的話,夢終究不是完整的。

現在補上啦!

美夢成真了耶!

高興的同時,她卻有點莫名的小自卑。

這讓她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是不是……很難看?」

她不是在問現在的模樣是否凌亂。

她是在問她身上那些傷疤。

有一說一,直到這一晚之前,她都沒怎麼在乎過這些她刻意留給自己的痕迹。

有時候她還很驕傲,甚至可以不知羞的亮出來給自己那幾個閨蜜看看,然後豪邁的說一句,「傷痕,是每個人成長的勳章!」

現在不行了。

她突然發現,自己有點害怕夏言因為這個討厭自己。

「不難看,我不在乎這個的。」

夏言反應過來,露出一個寵溺的笑容,「不過女孩子嘛,漂亮一點的也好,不如我給你用藥祛除一下?」

「哦,這就是你的不在乎啊。」

花靈靈鬆了口氣,半傲嬌半妥協的說道,「算啦,聽你的吧。」

「這就對了嘛。」

夏言一攤手,「敗績記在心裡就好,沒必要一定要留在身上。」

「油嘴滑舌,該打。」

花靈靈吐了下舌頭,老老實實的掀開被子趴了過來。

夏言取出一瓶藥膏,用手指蘸著,小心翼翼的劃過了她背脊的每一處痕迹。

除去這些陳年舊傷,她的背上還有不少紅印。

手指劃過傷疤的時候,她沒什麼反應,還覺得藥膏清清涼涼的很舒服。

但一旦觸碰到這些紅印,她就開始呲牙咧嘴。

「疼!臭男人你不能輕一點啊!」

「誰讓你昨晚不聽話的。」

夏言無視了她愈發通紅滾燙的俏臉,心裡卻偷著樂。

因為昨晚就誰上誰下這個問題,兩個人打了起來。

結果嘛,結果就是……花靈靈再也不敢叫囂著要佔據主導。

其實總體來說,夏言在這種事情上很溫柔。

但是,該溫柔的時候溫柔,主權問題上卻一定得強硬。

藥膏的效果很好,不一會就被花靈靈的肌膚吸收殆盡。

不出一天,那些疤痕就會徹底消失。

背面完了就是正面。

正面就不可避免的會讓花靈靈看到過程。

手指輕觸到某些點位的時候,她還會像過電般不受控制的顫抖一下。

這讓她突然覺得有點羞恥。

但同時卻還有點享受。

唔,自己莫不是個壞女孩?

夏言卻像是察覺不到一般,還要有意無意的多撩撥幾下。

這讓花靈靈差點飛起來。

其實兩人都心知肚明一件事情。

先前我們就說過了。

到了花靈靈這個修為,疤痕什麼的,其實靠自己就能祛除,用不著什麼勞什子藥膏。

所以,這更像是獨屬於情人間的開胃菜小遊戲。

「嗯……我好像有點……

要不……再來一次吧?」

花靈靈不止想吃開胃菜。

她還想加餐。

夏言也想吃。

所以在替她上完葯后,鴛鴦被裡又掀起了第二波紅浪。

……

一直忙到日上三竿,二人才紅著臉從房間里走出。

花靈靈有點站不穩。

夏師傅的腳步也有點虛浮。

兩個莽夫的話,確實是這樣的。

一不小心就容易透支。

但有了這個第一次作為打底,夏師傅心底生出了一種莫名其妙的自信。

畢竟之前面對另一位主動投懷送抱的美人時,他可沒有這麼好的心態。

試想一下,直衝雲霄的時候,真噴出一堆機油來……

那他媽要出大事吧!

也得虧當時來了點突髮狀況,加上蘇琳琅還不能破身,這一關才讓他躲過去。

但現在不一樣啦!

再發生相同的情況,爺肯定要來一手巨舌鞭笞+快速拔槍+巨龍撞擊!

對,還不光是她。

還有憐墨月!

回去就和她攤牌,告訴她一切,然後把自己的沖師念頭甩到她臉上去!

……算了,後面這件事情還是得三思。

主要是道衍化真訣還沒有滿分通關,這讓他沒來由的多了一絲猶豫。

不過,無論怎麼說,他現在的底氣很他媽足,甚至頗有種躊躇滿志躍躍欲試的感覺。

然後他就差點沒給絆死。

「你什麼時候回渡仙門呢?」

花靈靈從後面抱住了他的腰,語氣中多了一絲不舍。

「嗯……兩三天?四五天?」

夏言自己也說不好。

是了。

其實按照大白毛給夏言設的時間線,他的時間還很充足。

他可以再留下幾天。

或者擠一擠時間,留下一兩個星期。

但哪怕沒有憐墨月先前說的那些話,他卻也沒辦法一輩子留在這裡。

至少現在還不行。

因為他還有一大堆事情要去做。

「算啦,再待兩天你就走吧。」

花靈靈想了想,主動放開了他,「我得花一段時間,好好煉化一下長歌呢。」

「畢竟,我也說不好,什麼時候就要去和人訣生死啦。」

「好,聽你的。」

夏言嘆了口氣。

不光是他自己,大家其實都有未盡之事。

第一次的男歡女愛,固然是個很美好,很值得人時不時拿出來回味一番。

但他們是修士,不能被這東西絆住了腳步。

尤其是花靈靈。

稍稍調整了一番后,她便又回到了平時的那番神態。

「這個樣子就對了,這才是你。」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