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團寵媽咪是大佬
  4. 第620章 婚禮風波6

第620章 婚禮風波6

作者:

戰寂沉聽她這麼說,微微蹙眉,想了想最後還是答應下來。

「行吧,既然你想看就看完。到時候可別崩潰的想要大哭!」

戰寂沉諷刺的看了她一眼,較先走向宴會廳。

時錦站在原地,視線沉沉的看著戰寂沉的離去的背影,嘴角勾起譏諷的弧度。

婚禮終於開始。

主持人拿著話筒上舞台,先是一番開場白,緊接著對新郎新娘一頓誇讚。

一番長篇大論,也沒請新郎新娘上天,賓客有些急了,有點坐不住了。

就連跟戰寂沉站在門口位置的時錦,也不禁疑惑起來。

是發生了什麼事嗎?怎麼只有主持人講話,戰爺人呢?

時錦視線在宴會廳里搜尋,無意間對上一個眼神。

段雨彤陪著戰夫人坐在主桌,視線落在她的肚子上。

肚子平平,這是生了,還是孩子滑胎了/

段雨彤覺得這個服務員的眼睛很是熟悉,像是在哪兒見過。

只是服務員戴著面具,沒辦法看到臉,因此她想不起來她是誰。

時錦移開目光后,段雨彤也沒有繼續探究,視線方向舞台。

心裡跟大家一樣,也在納悶為什麼戰爺還不上舞台?

「阿姨,戰爺怎麼還不出現?」段雨彤微微靠近戰夫人,詢問道。

戰夫人也納悶,不解的搖頭。

「也不知道阿寒在搞什麼。結婚這種大事,怎麼能耽誤吉時。不想,我要去問問。」

戰夫人正打算要起身,戰陌寒這個時候拿著話筒走上舞台。

「戰爺來了。」段雨彤激動的說道。

戰夫人這才坐回位置,視線看向舞台。

只是看到他還是穿了剛剛那套西裝,戰夫人眉心微微蹙了蹙。

結婚應該穿禮服,他怎麼還是穿他平時穿慣了的西裝?

時錦看到台上的男人,眼睛一下子濕潤了。

一個多月沒見,他還是記憶中的模樣,只是眼神比往日更加冷了幾分。

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他怎麼還如此冷漠呢?是因為要跟她結婚,而不高興嗎?

第一次,時錦有些動搖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戰陌寒拿著話筒,舉到嘴邊,正要開口說話。

忽然……

話筒發出刺耳的聲音,緊接著宴會廳的燈熄滅,緊接著響起了槍聲。

「啊!」

賓客被嚇得抱著頭,全都縮到餐桌下面。

時錦還沒有反應過來,手腕忽然被人抓住,她以為是戰寂沉,立馬掙扎。

只是男人的力氣很大,她根本掙脫不開。

她憤怒不已,抬腳狠狠的朝著男人身上踢去。

她以為自己會踢不中,卻沒想到準確無誤的踹在男人的腿上。

男人悶哼一聲,時錦聽到這聲音,渾身一震,眼底滿是不敢置信。

不,不會的,肯定是她認錯了。

她還沒回過神來,身子就被拉出了宴會廳,緊接著被拉近了旁邊的雜物間。

一進門,她整個身體被抵在牆壁上,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她臉上的面具被揭開,隨即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唇瓣上。

「嗯,放,放開我!」

她不悅的掙扎。

雙腿也沒閑著,對著來人狠狠的踢去。

「乖,讓我親一下。」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時錦整個人都呆愣住。

是他,戰陌寒!

瞬間,她的雙眼都紅了。

她還以為他沒有認出來自己,要跟那個冒牌貨結婚呢。

感受到一陣濕潤,戰陌寒鬆開她,抬手摸了摸她的臉頰,心疼的說:「怎麼哭了?」

時錦深深吸了吸鼻子:「我還以為你要娶那個冒牌貨了。」

戰陌寒聞言,噗嗤一下子笑了。

「就對我這麼沒信心?」

時錦沉默下來。

「當初見到她的第一眼,我以為是你。只是當她開口說話后,我就斷定她不是你。」

時錦驚訝,「這麼神奇的嗎?何以見得她不是我?你就不怕你搞錯了?」

戰陌寒道:「她開口說話,腔調、表情、神態,一點都不像你。」

時錦神色一頓,要不是滿心滿眼都是她,怎麼回答從一些細微方面分辨出她。

她心頭一喜,伸出雙手抱住男人的脖子,微微踮起腳,主動送上熱吻。

戰陌寒因為她的忽然熱情,驚了一下。

緊接著,男人扣住她的頭,加深這個吻。

長久未見的男女,把所有的思念全化在這個熱吻里。

唇齒交融,時錦羞紅了臉,甚至覺得渾身在發熱。

「嗯!」

她嬌嗔的聲音在狹窄的雜物間里格外的動人,勾人心魂。

戰陌寒親得更加激烈,彷彿要把她揉進骨血里。

一個吻持續了好久,才終於停歇下來。

兩個人額頭抵著額頭,呼吸交織,氣喘如雷。

男人忍不住,又在她的唇瓣上親了親。

「小錦兒,想我了嗎?」

低沉的嗓音像是一個鉤子,勾得時錦心癢難耐。

她緊緊的抱住他,點了點頭:「想,很想你!」

戰陌寒低頭在她頭上親了一下,說:「我也很想你。」

兩人抱了一會兒,忽然有人來敲門。

緊接著門口傳來常安的聲音。

「戰爺,您在裡面嗎?」

聽到常安的聲音,時錦推了推戰陌寒。

男人這才依依不捨的鬆開她。

「先出去。」

戰陌寒拉著她的手,打開門走了出來。

常安看到時錦,臉上立馬露出笑容。

「時大小姐,您終於回來了。」

時錦見他沒有多大驚訝,彷彿意料之中,疑惑的看向戰陌寒。

「怎麼像是知道我今天會回來一樣?」

戰陌寒沒有說話,旁邊的常安解釋道:「這一切都在戰爺的意料之中。」

時錦聽到這番話,似乎有些明白了。

「所以,今天這場婚禮,也是你特地安排的?並不是真的要結婚!」

這一次是戰陌寒回答道:「不,是有人要結婚。」

時錦疑惑:「誰要結婚?」

戰陌寒神秘一笑,說:「等會你就知道了。」

話落,男人拉著她進往前走。

看路線並不像是回宴會廳的路,這是要帶她去哪兒?

時錦正疑惑,男人停了下來。

當看到眼前的房間,是哪一間房,她驚訝住。

「你這是?」

戰陌寒看她驚訝的模樣,抬手颳了下她的鼻子。

「進去你就知道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