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團寵媽咪是大佬
  4. 第621章 婚禮風波7

第621章 婚禮風波7

作者:

在時錦的疑惑中,戰陌寒打開面前的房門。

看到屋內坐著的人,時錦大吃一驚。

這間房間是新娘的休息室,小魚在不足為奇,但戰夫人和段雨彤也在。

除此之外,被捆綁起來,渾身是血的戰寂沉也在。

「你是誰啊?你為什麼會跟我一樣的臉?」

小魚在看到她的第一時間,就驚訝出聲。

當看到戰爺手牽著她,她整個人驚呆住了。

這段時間,她跟戰爺朝夕相處,好幾次自己想要靠近,都被無形的躲開。

更別說他主動牽自己的手。

沒想到,戰爺竟然會牽著個女人進來,而且還是十指相扣,最親密的方式。

段雨彤看了看門口的時錦,再看看穿著婚紗的小魚,瞬間明白過來了。

「這是有人冒充啊?到底誰是真,誰是假的啊?」

戰夫人憤怒的拍桌子,「混賬。這種事都有。你們兩人誰才是真的時錦?」

對上戰夫人冰冷的眼神,小魚被狠狠嚇住。

腳下一個踉蹌往後退。

身旁的小夢見她要摔倒,想要扶她,卻故意慢了半拍,沒有及時扶住她。

「小魚姐姐。」

小魚跌倒坐在地上,打翻了身後的化妝品。

各種粉散落,灑了她一身,極其狼狽。

這麼不禁嚇,這誰是真的時錦,不言而喻。

「看來冒牌貨是你!」戰夫人指著小魚,厲聲道。

小魚一下子慌了,急忙的搖頭:「不,我才不是冒牌貨。我不是!」

「你不是?那你如何證明你不是?」戰夫人緊逼的問道。

小魚手足無措,不知道要如何解釋。

戰夫人見她說不出話,諷刺一笑:「你以為你失憶,就能騙過大家。可你怎麼也沒想到,真正的時錦回來了。」

戰夫人在看到戰陌寒牽著的時錦的時候,就斷定他身邊站著的女人才是時錦。

怎麼說呢,這個女人與生俱來的獨有氣質,誰都模仿不來。

時錦詫異的看向戰夫人,不敢相信她竟然站出來說話。

戰夫人從來沒有偏幫過她,這一次竟然直接認定她是真的,真是幫她揭穿假冒的人。

戰夫人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常安搬來凳子,戰陌寒拉著時錦走過去坐下。

他視線看向小魚道:「誰派你來的?」

男人目光銳利,彷彿能洞悉一切。

小魚茫然的搖頭,說:「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她害怕眼淚直流,卻不敢哭出聲。

戰陌寒見她用著時錦的臉哭泣,眼神閃過一抹冷意。

「你不說,我也能猜出來誰派你來的。」

戰陌寒的話落下,有人眸色一顫。

男人視線看向一旁的戰寂沉,只見他露在面具外面的雙眼裡神色異樣。

「戰寂沉,你以為找一個跟時錦一模一樣的女人,就能騙得過我?」

戰寂沉渾身一震,他是怎麼知道的?

見他不開口說話,戰陌寒繼續說道:「不承認是嗎?常安!」

常安意會,立馬從身上掏出一打照片。

放到大家面前的茶几上。

眾人的視線齊齊的看向茶几。

上面的照片里,有兩個人。

一個是時錦,不看神態應該是小魚。

另外一個雖然背對著大家,但不難看出是戰寂沉。

「你以為你安排小魚來冒充時錦,會神不知鬼不覺嗎?在我第一眼就看到小魚的時候,就認定她不是時錦。我就索性裝作她是時錦,暗地裡順藤摸瓜的查小魚的底細。

果然是有問題,我就設計這場婚禮,引你們出現!」

這番話算是清楚的解釋了這段時間,戰陌寒為什麼要把小魚帶回裕華莊園,還要為她舉辦婚禮。

小魚知道瞞不住了,無力的坐在地上,面如死灰。

這下子,她沒什麼好說的。

戰夫人弄清楚情況,不悅的看向戰寂沉。

「寂沉,從小,媽就很疼愛你。因為你善良。後來因為你出車禍,我就更加偏愛你。

沒想到,你竟然是披著羊皮的狼,城府極深。你,你真的是太令我失望了!」

戰夫人說著,就哭了起來了。

她一直疼愛的孩子,竟然是這幅德行。

真是豬油蒙了心,瞎了眼!

戰寂沉看著自己母親自責的哭泣,心裡動容。

他掙扎的跪在戰夫人面前。

「媽,對不起!」

戰夫人聞言,看了他一眼,哭的更厲害。

看戰寂沉心情難受的跪在戰夫人面前,戰陌寒站起身,走了過去。

「你說過,等戰寂沉回來,讓我留他一條命,其他任由我處置是嗎?」

聽到戰陌寒的話,戰寂沉驚訝的抬頭,就看到男人手中的槍支抵住他的腦袋。

眾人見狀,紛紛震驚住。

從未見過槍支的小魚和小夢兩人嚇得縮成一團。

「啊槍!」

小夢驚嚇出聲。

戰陌寒眼神一冷,看了眼常安。

常安立馬叫人來把小夢和小魚兩人拖走。

「我不想再看到她那張臉!」

在小魚被拖到門口的時候,屋內響起戰陌寒冰冷的聲音。

聽到戰陌寒說的話,小魚渾身一顫,立馬哭訴起來。

「戰爺,求求你放過我。放過我吧!」

她掙扎著要衝上戰陌寒,及時被常安給拉住。

「戰爺,放過我。我不是故意的,都是戰二少爺逼迫我的。求求你放過我!」

不管小魚如何求饒,戰陌寒都沒有心軟。

給常安遞了個眼神,示意他拉走。

常安立馬行動,拉著小魚往外走。

小魚滿心慌亂,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不想死。

視線無意間注意到一旁的時錦,立馬向她求救。

「時大小姐,我知道我冒充你是我不好,我也是被逼的。我知道錯了,求你放過我!」

時錦面對小魚的求饒,只是蹙了蹙眉心,沒有任何動容。

她並不是什麼善良之輩,對於小魚冒充自己,她心裡很是不舒服。

再加上她是戰寂沉特地找來冒充她的,心裡就更加不悅了。

尤其是想到她頂著一張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想要霸佔戰爺和她的孩子,她就滿心憤怒。

她眼神冷冷的看向小魚,道:「自己犯的錯自己承受!別說戰爺不想看到你整張臉,我看到也想毀掉!自己好好的臉不要,非要去整一張跟我一模一樣的臉,你也不嫌膈應得慌!」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