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持娃上崗之雌霸天下
  4. 第60章 權欲熏心害至親

第60章 權欲熏心害至親

作者:

第二天,劉王后還真就跟老國王提起了裘開天想要奪權一事。

老國王裘先宗卻是一聲嘆息。

「看來他沉不住氣了。目光短淺,他都不知道我這副老朽之軀有什麼作用!有我在,他們兄弟都是好兄弟,沒有我在,他們可能就是敵人!」

老國王既沒有明確是不是可以將玉璽交給裘開天,也沒有答應重新主持朝政。

在當天晚上,裘開天還真是如約而至,劉王后將老國王的話,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他。

老國王隱晦的態度激怒了裘開天,他那欲取而不得的怨氣,從劉王後身上轉移到了老國王的身上,他竟然在劉王後面前數落起老國王來。

「十年前他就快不行了,可他居然堅持著又活了十年!他若再活十年,再活二十年,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那麼大歲數。老而不死,謂之妖也!」

他真的在咒老國王死。劉王后之前確實沒怎麼將他放在心上,無論他是毆打軍卒,怒殺奴僕,似乎那些都對她都沒有構成威脅,可今天她就改變了看法。

一個為得權欲而不顧生父之情的男人,又怎麼可能對其他人憐憫?不管是在他面前多麼強硬或是表現的多麼懦弱,這一切都難以感動他的良知。

劉王后已經看出來了,裘開天的架勢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這大裘國的王權,他若是弄不到手的話,什麼事都有可能幹得出來的。

劉王后確實感到害怕了,目前唯一能夠保全自己的做法就是妥協,但她並沒有一個很好的主意。

「裘王不同意,你又能如何?」

「哈哈哈哈!」

裘開天放聲大笑,「一不做,二不休,搬不到葫蘆撒不了油!玉璽大印我是拿定了。裘王不同意就讓他滾球!」

「怎麼個滾法?你要將他流放?那我怎麼辦?」

劉王后關心裘王的目的還是為了自己的命運,看裘開天如何安排。

「流放?怎麼可能?把他放到哪裡去?放到哪裡都不合適,我那六個兄弟還饒得了我?我是說讓他滾那就滾進裘家祖墳,那才是他該去的地方!」

裘開天目露凶光,好像面前的劉王后就是阻礙他登基稱王的裘先宗。

「你要害死你的父王?」

劉王后禁不住打了個寒戰,撲通一下坐在了床沿。還真沒想到裘開天會如此心狠,連自己的老父親都不放過。如此想來,昨日晚間他威脅自己,看來那是真的。

劉王后越想越怕,昔日里叱吒風雲睥睨天下的氣概蕩然無存,卻被這個喪心病狂的逆子嚇得六神無主了。

「不!不是我,是你!」

裘開天已經將臉湊到了劉王后的跟前,與她不過尺把的距離,劉王后已然聞到他呼出的酒氣,隨即她就是一哆嗦,既驚且懼。

「你…你意何為?我一個婦道人家怎麼下得了手?這要傳揚出去,我還如何做人?玉璽給你就是。與你父王之間如何解決矛盾,那是你們父子的事情,與我何干?」

劉王后不想趟這渾水,既然他要玉璽給他就是。

裘開天陰邪一笑,「與你何干?若不是你,十幾年以前我就是大裘國王了。莫說自己是個婦道人家,你比男人還男人!此時你想到自己的名聲了,你倒是提醒我了,若想顧全自己的名聲,就照我的主意去做!」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劉王后無計可施,這種情況下也只得任由裘開天擺布。

裘開天讓她找機會將老國王害死,不管是下毒還是製造意外,只要一個結果,而且不能拖得太久。

他想殺人,卻手上不想沾血。當然害死一個人方法有千千萬,可總得找適當的機會,一個合適的理由。劉王后苦思冥想也沒有什麼高招。

裘開天見她動搖了,進而說道:「你即將成為謀殺國君的兇手,我贏王裘開天作為裘王的長子,一定會為父報仇,親自手刃殺人兇手!嘿嘿嘿嘿!」

劉王后額頭鬢角都冒了汗,身體不由自主的哆嗦起來。

「你…你…你原來是在給我下套,一石二鳥,我害了老國王,你能登基,你殺了我,就沒有人知道你的罪惡行徑。好陰險!」

裘開天將手放在劉王後身體兩側支在床上,哈著腰,鼻子尖兒幾乎就碰到了劉王后的鼻子。

「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你謀殺了親夫,只有以死謝罪。你說我是給你來個痛快的一刀砍下你的頭顱呢,還是你自己懸樑自盡?」

「不不不!都不要!」

劉王后連連搖頭,她不想死,這榮華富貴的生活她還想繼續,她不老,還年輕,今年剛剛35歲,她還有三個女兒尚未成人,她有她的牽挂。

「我倒是還有一個主意,讓你這王後娘娘繼續待在宮中享受榮華富貴。」

聞聽裘開悟可以不讓她死,有別的想法,劉王后趕緊問道:「如何?」

「試想,謀害父王一事,即便不是我親自動的手,而你劉王后也是知情的。為了堵住你的嘴,我們必須同流合污,所以老國王的事兒就交給劉王后了。父王駕崩之後,我裘開天就是名正言順的新國王,而你就變成了劉太后。」

見裘開天認她當太后,劉王后趕緊連連點頭,以為那樣命就能保住。

可此時的裘開天眼神變了,竟眯成了一條縫望著她,「你與我年齡相仿,還小我兩歲,這俊俏的容顏倒是沒怎麼變,一如你當初進宮的時候,卻做了我的庶母。我那年老體衰的父王啊!這十幾年來,不知如何與你度那雨水之歡?恐怕你已經守了十幾年的活寡了吧!今日里我就替父王幫你結束那種難熬的寡婦生活!」

「使不得!我是你的庶母啊!」

劉王后伸出雙手去推裘開天,但她又怎麼推得動這個身材魁梧喪心病狂野心勃勃的男人。

裘開天突然站了起來,惡狠狠地說道:

「正因為你是我的庶母,而不是我的娘親,我們才可以!也只有我們有了同床共枕之實,我才放心你不會說出我欲謀害父王之事。否則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你自己選擇吧!」

劉王后雙手下意識地抓著自己胸前的衣襟,好像應也不是,拒也不是,遇到了裘開天這個惡魔,她真是沒得選擇。

見她猶豫,裘開天右手已經按上了劍柄。

劉王后趕緊答道:「那就依了贏王所說便是。」

裘開天哈哈大笑,笑的肆無忌憚,手離開了劍柄。

「這就對了嘛!各得其所,我做國王,你當太后,你還升了一級,卻享受著王后的待遇。劉王后今日伺寑吧!」

劉王后似乎很不情願,但她的雙手卻不由自主開始寬衣。裘開天大笑一聲,便將她撲在了床上……

一番狂風驟雨之後,兩個人依偎在床榻之上,開始研究如何加害老國王,還要順利登基。

於是便有了打算給老國王祝壽的計劃。

可老國王並不同意,裘開天軟磨硬泡說什麼來年是他六十六歲大壽,六六大順,國家定會風調雨順,五穀豐登。弄得老國王沒了法子,便勉強答應了。

於是,劉王后便下旨著各路王子年後前來為老國王祝壽。

誰都不會疑心劉王後會去親手害老國王,因為那畢竟是她的依仗,然而卻真的出乎人們的意料了。

下毒毒死了老國王,卻被小雷霆救了。他們之所以在幾個王子都在身邊的時候害死老國王,是為了省得以後再去跟他們一一辯解。

有小雷霆在他們不便再下手,等到了晚上,又將老國王用枕頭活活悶死了,偽裝成老國王依舊睡覺的樣子。將老國王的死訊通知裘開物確實是通知最晚的,這有他們的用意,老國王的身體都涼了,縱然小雷霆有回天之術也已經遲了。

也正好就幾個王子都在的機會,大王子裘開天大明大白名正言順的順利登基,這便達到了他們的目的。

這一切李秀娥當然是不知具體內情的,但她的猜測基本已經猜中,可她猜中了又有什麼意義?最多也不過是明了了裘開天的野心罷了。

由此及彼,那陳宅被他霸佔都是小兒科了,連一處宅院他都看到了眼裡據為己有,看來裘開天是個唯利是圖的人。安排給老國王祝壽,他更有藉機斂財之嫌。他送給老國王那個檀木方鼎真的是別有用心。

李秀娥思前想後,恐怕今後大裘王國不得安寧了,這京城並非久待之地,明日定當一早啟程,儘快離開這裡。

信念已定她才睡去。

次日一早,一眾人等用罷早飯便趕出城外,與諸兵卒會合,踏上返回騰國之路。

一路上,飢餐渴飲曉行夜住,非止一日,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大滕國。

首先安排隨軍而來的家眷,適齡子女全部入學,而大人們特別是婦女們,根據自己的能力去牧場紡織廠當一名產業工人。年紀稍大一些的老人去木器廠做一些零活,或是為某個部門打掃庭院。那些老婦在家可以學習剪紙等手工藝。

總的來說,男女老幼都安排的妥妥的,讓他們感受到了大滕國對他們的好。

這兩個多月以來,即便是李秀娥他們不在,大滕國的發展照樣如火如荼。滕王裘開物更關心他的樓台建設,而小雷霆總是惦記著他的兩隻大鐵鎚到底造沒造成!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