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持娃上崗之雌霸天下
  4. 第61章 各自關心各自事

第61章 各自關心各自事

作者:

裘開物先到木器廠去看他的樓台部件製作進度,見做了將近一半了,他頗為高興,決定要去一趟沙水鎮,打算進行基礎建設之前再看看,他的樓台不能光停在設計和規劃之中。

聞聽要去沙水鎮,陳巧巧也要跟隨。現在已到仲春時節,早已是鶯飛草長鮮花遍地,她出去自然是奔著欣賞風景去的。

剛好李秀娥也要前去視察,她更明白陳巧巧的意圖,連日來的奔波過於勞累,一家人決定乘游輪前往。

去坐游輪又怎麼能少得了小雷霆?此時的小雷霆到了遊船上,雖不像小的時候那樣東跑西竄,但他也不會靜靜地站在船頭觀風景,依舊是看了南邊看北邊,看了船外看船內,好在他知道輕重,不再搗亂。

到了沙水鎮,眼前的繁榮景象更非昔日可比。河面上船舶往來如織,大船小船各具形態,各種貨物更是應有盡有。碼頭上裝貨卸貨的船隻必須排隊等候,一派繁忙。

平日裏對這些現象很少關注的裘開物,今日也感慨一番。大滕國的發展確實是蒸蒸日上,也正因如此才有實力讓他去建造樓閣。

這繁榮李秀娥自然是看在了眼裏,可她也知道,沙水鎮是滕國的一個重鎮,除了石昌城之外,也就這裏最發達了,而其他地方相對要遜色一些。

對於整個大滕國來說也僅此而已,在大華大陸的版圖上實在是不起眼兒。去了一次京都,將李秀娥原本志得意滿的激情降溫了,滕國再怎麼發展也難以做大。在這個經濟相對比較落後的時代就很難做強了。

這種意識李秀娥越來越強烈,從京都回滕國的路上她就做過很多種假設,每一種都不是太理想,最起碼不是她理想中的樣子。

裘開物來沙水鎮的重點是打算將他那樓台進行開工建設的,把工部尚書也帶來了,實地看過之後,便命他做個計劃儘快開始土建工作。

這樓閣是滕王十幾年的心血,他自然重視,李秀娥不便過多的干涉,只是與他建議,在基建部分不要再單獨招工匠開山鑿石了,就用水泥澆築,反倒容易成型。

裘開物爽快答應了,於是第二天工部尚書便安排人進駐工地,開始正式建設。

離開沙水鎮,游輪繼續向東,到造紙作坊碼頭停靠。造紙作坊已經成為大型造紙廠,現在的發展形勢,從量上說,那蛋托紙箱占的比重最大,可是從利潤上講,倒是那獨特的宣紙盈利最多。

現在滕國的宣紙在大華大陸的東南部叫得很響,可以說供不應求。

李秀娥本打算還要到小白山去看看的,可今天看不成了。去小白山要改乘馬匹,時間不早了,遊船返回沙水鎮時天色黑了下來。今晚他們就住宿在了沙水鎮。

次日,裘開物與其他人乘遊船返回,而李秀娥帶着小雷霆和小翠還有幾個女兵跟隨,騎馬前往小白山。

到了小白山開發區,李秀娥首先聽取了郭振山的工作彙報。到目前為止,那重炮已經生產了10門。李秀娥吩咐,現在無戰事,重炮軍隊尚用不着,但也要加強日常的維護,不要等用的時候出問題。

李秀娥要去採石場煉鐵廠現場視察,而小雷霆吵吵嚷嚷着跟郭振山要他的兩柄大鎚。

郭振山急忙跟他解釋,錘是做出來了,在做最後的表面處理,等做完了便給他送過去。小雷霆像是等不及了,非要前去看看。

來到煉鐵廠,他見到了那兩柄大鎚,那個頭確實大,一個成人要環抱起來。小雷霆迫不及待了,伸手就抓了起來這兩個半成品,耍了耍覺得重量還算趁手,非常滿意,便催促郭振山儘快做好。

見他輕輕鬆鬆就把大鎚抓了起來,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驚駭。要知道這一柄錘就有上千斤重,在小雷霆手裏卻跟拿着兩個木錘差不多。莫說會什麼武功,單憑這力量,那對手就經不住一招。

鐵鎚還需要經過表面處理增加其硬度和強度。郭振山告訴他,還想給他在上面雕刻些花紋,再鍍上層金水防腐,使其看起來更美觀些。對這些,小雷霆除了高興之外,還是催他趕快完成。

見小王子如此迫切,那鐵匠工人自然不敢怠慢,現場就抬去加工。一柄大鎚要六個人才抬得動。為抬這大鎚,他們專門做了三根木杠,交叉著綁在一起,否則這大鎚根本就離不了地。

從小白山回來,小雷霆一天到晚念叨的就是郭振山。

「那老郭怎麼還不給我送錘來?」

由此可見他的急迫心情。

滕王裘開物還有一件事要去做的。他親自到木器廠挑選了一些粗細合適的金絲楠木,他要繼續做幾把搖椅。這是他在京都城答應給幾位弟兄一人一把的。

他作將起來還真是高效,雖然沒有給父王做那一把時間趕得那麼急,在十天之內六把金絲楠木搖椅都做成了。

他打算派人給六位王子送去,被李秀娥給攔下了。

「陛下還當真?」

「君無戲言。寡人既然說了給諸位王兄,定當做到。特別是三弟,他答應給咱一匹寶馬呢!搖椅給他送過去了,那寶馬他還不得給咱?」

見他真是太過天真,李秀娥有些無語了,為了不讓他失信,她還得支持他。可是去其他王國路途遙遠,特別是三王子四王子那裏,單單為了送一把搖椅着實意義不大。

為此事李秀娥專門召見了肖德噲,同時安排幾批貨物前往各國都城,送搖椅的事捎帶辦了就行。並專門叮囑他,像那大盛國的馬匹,特別是良馬,能換回來幾匹最好,購買也行。

她還強調,去大寧國時挑選幾名軍卒,有願意夫妻同往的最好,扮作百姓,去學習當地的養蠶繅絲和絲綢的紡織技術。以一年為限,學成歸來,在大滕國推廣。

當然,若有寧國的技術人員願意前來是最為快捷的,必將高薪聘用。

此外,還有大暢國的造船技術,這造大船和造小船的技術截然不同。技術學不來就重金收買,要麼買技術,要麼挖人,一定要讓大滕國的船隻再上一個檔次,以提高運力進行遠途運輸。

肖德噲領命而去。

李秀娥可沒指望幾把搖椅換回一些東西就算完了,她要藉此機會進一步發展大滕國的各項技術,以提高競爭實力。

在商隊出發的當天,郭振山便派人給小雷霆送來了兩把金瓜大鎚。

小雷霆自然喜出望外,鐵匠師傅還專門給他做了一條鐵鏈,說是可以掛住兩柄大鎚,搭在馬背上,方便行事。

趁手的武器有了,小雷霆嚷嚷着要尋找一匹合適的戰馬。李秀娥覺他年齡尚小,不適合騎馬舞錘,在家裏練練就行了。

在這個節骨眼上,小雷霆一聽這拗勁兒上來了,母后不同意,他便央求着小翠偷偷摸摸幫他去找馬。

小翠沒辦法,不答應他是不肯罷休的,便帶他去了牧場,那裏馬匹多,但願有一匹他能相中,只要他不鬧騰了就行。

馬場的負責人見小王子想挑馬,便親自帶他去了馬場。

那馬雖然說是放養,鬃毛都是定期修剪的,看起來比較整潔。有牧馬人牽過來一匹高頭大馬,尚未站穩,小雷霆就跨了上去,馬兒受驚,突然奔跑起來。

這可嚇壞了小翠等人,急忙喊他慢點兒慢點兒。

可小雷霆哪聽這些,他還不住地催馬奔跑,他是想試試這匹馬的速度和耐力。

只在草原上跑了一圈,小雷霆跳下馬來連連搖頭,說這馬他騎着不合適,比較笨拙,左躲右閃的反應速度太慢,要再拿上兩柄大鎚,恐怕這馬的反應會更遲的。

牧馬人不得不給他換馬,試騎的結果依然達不到他的滿意,他有些失望。

「若大個馬場,難道就挑不出一匹好馬嗎?」

那牧馬人回道:「倒是有一匹野馬,性子太烈,馬場里沒有人敢馴服他。不知小王子是否敢騎?」

」什麼馬到我手裏它也得乖乖的!快快牽過來!」

牧馬人抬手一指,在馬群中有一批棗紅馬,比別的馬高了半頭,另一個區別就是那馬頸上的鬃毛有三尺余長,從未修剪過。那是因為馬的性子太過剛烈,沒有人近得了身。

小雷霆立刻來了興緻,這馬他是一定要騎了。牧馬人牽不來,他便親自前去,接過牧馬人手裏的籠頭和韁繩,這個要先給它套上才好駕馭。

小翠怕他出危險,一再勸阻。此時在小雷霆豈可聽得進去,他已經悄悄地摸進了馬群,直奔那匹棗紅色的長鬢馬。

其他的馬或許根本就沒有感覺到小雷霆靠近,依然低着頭悠閑自在啃着地上的青草,可那棗紅馬感覺要靈敏的多。

在小雷霆與它相距還有十多米的時候,便突然奔跑了起來。這一下子馬群也便驚了,一起隨它奔跑。原來這匹馬竟然是這馬群的頭馬!

小雷霆喜出望外,但見他噌噌噌緊跑幾步便跳起來,踩住後面的馬背向前面的馬背躍去,一天躥過十幾匹馬,最後一躍穩穩妥妥的落在了那匹長鬃馬的馬背上。

那馬見有人騎在了背上,反而跑得更快,很快便落下了後面的馬群。

突然那馬一個急停,它是想把小雷霆從背上摔下去,可小雷霆只是身體向前一栽,雙腿早已牢牢夾住馬肚,如同粘在上面一般。反而趁機抱住了馬脖子,再一伸手將籠頭套在了馬頭上。

那長鬃馬搖頭晃腦,想要將籠頭甩掉,可它未能如願。小雷霆雙手拉住馬韁,就這樣勒住了他。

馬站住了,小雷霆才從馬上跳了下來,還沒等它反應過來,小雷霆已給它戴上了馬嚼子。那馬似乎不願受管制,頭一揚前腿抬起,卻被小雷霆一拽馬韁,將它拽了下來。馬前腿一落地,小雷霆重新竄上了馬背。

韁繩在手,那馬兒再跑起來,便不能隨心所欲了,這一次得聽由小雷霆的了。

長鬃馬時快時慢,時而急停,時而挺立,長聲嘶鳴,可那小雷霆在馬背上一直坐的穩穩的,終究還是摔不下去。馬在草原上來來回回跑了幾遭,也許是累了它才停了下來。

小雷霆很滿意,一指那馬說道:「我就騎它了!」

一眾人等早已驚掉下巴!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