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持娃上崗之雌霸天下
  4. 第62章 光天化日遭侵擾

第62章 光天化日遭侵擾

作者:

小雷霆自己挑選了一匹戰馬,自然是高興的不得了。那牧場的馬官精心給他挑了一副馬鞍系好,小雷霆又興緻勃勃地騎上馬,溜了一圈兒,這才隨小翠返回王宮。

回來之後他可沒有消停,拎上錘,跨上馬,就在這王宮裏奔跑起來。他一邊「駕駕駕」地驅趕着棗紅馬,一邊揮舞著雙錘,就像真的馳騁在戰場上一般。

初時他覺得很威風,自認為還很瀟灑,那馬跑了沒有兩圈兒,他就有了意見了。畢竟馱著兩柄大鎚馬兒跑起來就沒那麼輕鬆了,自然比不上在草原上靈便。

小雷霆也知道是錘太重的原因,他換了一桿長槍,棗紅馬奔跑躲閃倒是輕鬆自如。可小雷霆喜歡用的是大鎚,目前還沒找到更好的馬,小翠勸他先將就著用吧。

有了馬匹小雷霆就更閑不著了。王宮裏不是練馬的地方,他那大鎚在那一蹲,地上的青磚就全碎了。於是他便去武校的練武場,甚至還會到兵營訓練場,有時他還會去郊外馳騁一番。

小王子一個人外出李秀娥不放心,可總讓十幾個女兵跟着有點不倫不類。馬乘風便專門給小雷霆安排了20名御林軍跟隨在他的左右。

兩個月之後,裘開物的那個樓台地基建好了,已經開始正式安裝。對他的大作極其掛心,他每十天就會去看一次。每一次去要麼騎馬,要麼乘船。陳巧巧不願受那路途的顛簸,只有乘船的時候才會跟隨前往。她的目的可不是去看樓台建設,不過是欣賞一路風景罷了。

李秀娥有時也會同去,她更喜歡騎馬乘車,因為她從沙水鎮還會去礦務公司,畢竟那裏更是她關注的重點。

小雷霆說什麼也不願坐船,騎上棗紅馬,拎着兩柄大鎚,那可比在船上站着要威風的多。百姓看到他一馬當先的樣子,均是連連讚歎,很快便給他起了個綽號,擎天神力王,他自己倒是很喜歡。

給各位王子送搖椅的商隊陸陸續續返回來了,這次收穫確實豐富。各位王子也並不吝嗇,珍珠瑪瑙,古玩玉器,換回來一大批。這些東西大滕國確實少有。

李秀娥不怎麼喜歡,反倒陳巧巧極其熱衷,將這珍珠讓玉器匠人串在一起做成項鏈手鏈,每日裏美滋滋地戴上,讓滕王去欣賞,而滕王自然是一番誇讚。

李秀娥關心的是另一方面,那商隊還真是沒有辜負她的厚望。從大寧國帶回來了五名養蠶繅絲的工匠,甚至還說服了他們的妻兒老小一起來了。

這可是件大事,李秀娥親自接見了他們,當即一家分配了一套樓房。讓農部派專人帶領他們去鄉下調研,看哪裏適合於種桑養蠶,同時著工部建設繅絲廠。

這繅絲廠廠址就選在了長橋村棉紡廠的附近,很快綜合學院的科研部就設計繪製出了廠房圖紙。

說干就干,工部已經安排施工隊伍進駐現場了。

令李秀娥感到意外的是,後來又來了幾名瓷器工匠。李秀娥並沒有打算生產出如同大寧國那麼出名的瓷器,這幾名工匠的到來為沙水鎮陶瓷廠製作的那些陶陶罐罐品質提升了一個很高的檔次。

特別是那充裝台酒的瓷瓶,之前的比較粗糙,自從經過這幾個工匠的指導之後,那酒瓶不單單是酒瓶了,已經成了工藝品。為此李秀娥責成商部再次提高了酒價,可依舊是供不應求。

去大暢國的商隊,雖說沒有帶回造船的技工,可他們花了1000兩銀子買回了造大船的秘訣。應用之後可以使滕國的大型船隻更為堅挺牢固不易透水,讓滕國的漕運事業更上一層樓。

後來,李秀娥還讓工部利用這技術造了兩艘戰艦,在瀏水河中往返巡邏。特別方便了瀏水河東西兩端邊防哨所的物資供給,軍卒們每天都可以吃到新鮮的蔬菜,有什麼信息當天李秀娥便能收到。

去大盛國的商隊回來的最遲,畢竟相距太過遙遠,可他們帶回來的物品最為豐厚。虎皮只有一張,說是送給滕王的禮物,狼皮倒有十幾張。

令李秀娥驚嘆的是,商隊牽回來上百匹良馬,其中還真有專門給滕王的一字板脅駒,是匹黑馬。

藤王頗為高興,三弟果然沒有食言,系好馬鞍馬蹬之後,他要當場試騎。可令他尷尬的是,此馬性格更為剛烈,比之小雷霆的棗紅馬還要強悍。他騎上去,那馬原地蹦高,根本就不聽他使喚,他自己也擔心出意外,只得放棄。

小雷霆一聽可高興壞了,拎着兩柄大鎚騎着棗紅馬就趕了過來。當他騎到那寶馬身上,那馬再也蹦不起來了,可是跑起來的速度比棗紅馬不在以下,它躲閃反應的敏感程度比之棗紅馬還要好。

他當場表示要跟滕王換馬,滕王反正也是騎不了,當即就同意了。這一段時間以來,那棗紅馬已經被小雷霆訓練的極其馴服,滕王騎上去感覺也舒服的多,於是兩個人各得其所。

一切看似很祥和很順利,可事實上並不是每天都是一帆風順的。

商隊拉着10車貨物去大寧國再一次遭到了搶劫。這一次可以說是被明目張膽地搶的,對方不是劫匪,向商隊亮明了身份,就是陸家屯的駐軍。

貨物全部被搶劫一空,押車隨行的20名鏢師,雖說都帶着火銃,也只不過打死了對方十幾個人而已,而他們或輕或重都受了傷,連同趕車的商人也死了十幾個。

這次未能護好商隊的主要原因是對方人實在太多,大概有500人,全都是快馬長槍,跟衝鋒陷陣一般從竹林里殺將出來,打了商隊和鏢師一個措不及手。

也幸虧他們都騎了馬,見寡不敵眾,便丟棄貨物落荒而逃。

他們本以為那隊軍卒搶了貨物就會罷手,可事實上他們這一次想錯了,對方在後面緊緊追趕。他們沿着瀏水河想逃回國內,可那追兵卻鍥而不捨。

這種事情他們從來沒有遇到過,一直逃到邊防哨所,才算放了心。

守衛邊防的200來人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急忙集合隊伍嚴陣以待,但他們也只是守在山口,並不可主動出擊。

那追兵見有人接應,便撥轉馬頭回去了,邊防守軍也就解散了隊形。

本以為這件事情到此為止,那邊防軍為幾位受傷的鏢師等人去進行傷口包紮了。

突然,陸家屯的那500軍卒殺將過來,邊防軍卒倉促迎戰,雖說雙方各有傷亡,但依然沒有抵擋得住。陸家屯的那些軍卒一直沿瀏水河殺了過去。

他們先是到了造紙廠那個碼頭,發現沒有什麼貴重物品,繼續一路向西,一直到了沙水鎮。

沙水鎮一派繁榮景象,被這突如其來的軍隊沖亂了。這些軍卒見了值錢的東西就搶,若不讓搶便被紮上一槍,或被砍上一刀,那商人不死即傷,嚇得百姓紛紛逃竄。這樣倒方便了他們搶劫物資。

差不多每個軍卒都裝了兩個大麻袋,這才離開沙水鎮。

最後還放了一把火,這把火燒了正在建造的滕王樓台。好在剛剛施工不久,被毀的木料不算太多,不過這也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這個時候瀏水河上的那兩艘戰艦還沒有造成。邊防哨所的信息傳遞,一個是靠人工快馬,一個就是飛鴿傳書,一封緊急書信早已飛往兵部。

其實在陸家屯的那支搶劫部隊衝進來之後,邊方軍卒也有人騎馬去石昌報信兒了,剩下的守軍慌忙組織起來,準備攔截那股軍人。

可事實上,他們都是步兵,根本攔截不住那幾百匹戰馬,一番衝撞,那馬隊便闖關而去,眼看着他們帶着大滕國的物資返回了。

李秀娥得到彙報勃然大怒,真是欺人太甚!這是明目張膽地挑起事端。搶劫商隊,那隻不過是一個外交事件,但到大滕國境內明火執杖搶劫沙水鎮這就是侵略了!

生氣歸生氣,但她還沒有被沖昏頭腦,急忙召集文武百官立即進行商議。

有人主張馬上進行報復,對這種置滕國百姓如草芥的殺戮絕不姑息!

也有人表示應該息事寧人,畢竟滕國是個小國,若發生戰爭,必敗無疑。現在忍只是吃點小虧而已,豈不可小不忍而亂大謀。

周正邦比較冷靜,分析的也很有道理。那軍隊自稱是陸家屯的守軍,想必是為之前陸家屯守軍的覆滅進行報復的。雖說他們沒有明確的證據,但也有可能早已經猜到了是滕國軍方所為,所以他們才敢明目張膽的亮明身份。

既然敢把身份亮明,他們就不擔心滕國會去報復,應該早有準備。這個事情還需從長計議,一是派人去摸清底細,這部分軍隊到底是不是陸家屯的駐軍?

另一個是派出使節,去大寧國進行交涉,看看六王子如何處置此事。

同時還要做好兩手準備,加強邊防巡邏,加強邊防人手,以防對方再次突然襲擊。

李秀娥暫時先准了周正邦的建議,讓他安排外交使節,即刻出發,前往大寧國的都城。

同時責成兵部,三個邊防隘口再分別增派1000人馬,加強戒備,同時各配備一個火器營和十門火炮,有他國軍隊擅入者,立即還擊。

兵部尚書董振義馬上安排去了。

聽說自己的閣樓剛出地皮便被寧國的匪軍一把火給燒了,滕王裘開物頓足痛哭,隨即就騎上那匹棗紅快馬,奔往沙水鎮。他要親自看看被毀之後的殘景,是不是還能夠拯救。

馬乘風急忙帶着御林軍護衛而去。

小雷霆出去騎馬練錘了,歸來見母后愁眉不展,便問是何原因。

李秀娥嘆息一聲,告訴了他實情,原本以為他會暴跳如雷,可小雷霆卻出奇的安靜,還笑着勸說李秀娥。

「母后切莫憂愁,該來的終究會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母后不是常說,戰勝困難就是機遇。也許大滕國從此以後就要改寫歷史呢。」

他沒有惱怒生氣已經出乎李秀娥的預料,見他如此沉着,更令她驚詫。這一個10歲的孩子好像突然之間長大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