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重生之全能辣媳
  4. 第0049章 陳二嬸的盤算

第0049章 陳二嬸的盤算

作者:

回到了后灣村,大部分人,下地的下地,上學的上學,沒多少人注意到虞正海跟虞思薇載了毛線回來。

等進了自家的小院,兩人可都累壞了,把毛線先小心地搬到堂屋后,兩人才倒水解渴。

這個時候,看到兩人緩了過來,陳翠花才緊張地問道:「思薇,這都是你要拿回來放給村裡人編織的毛衣毛線?得有幾十件吧?」

今天事情順利,虞思薇心情也一直都很好。

只要她把這一單做好,積累一些經驗,下次就能夠拿更多的貨,賺更多的錢了。

把搪瓷杯放下,虞思薇笑著應道:「媽,這一次很順利,我先拿五十件回來試一試。等這兩天我先把樣衣打出來,拿到廠里驗收合格了,我就可以放心把這些放出去了。」

陳翠花以前也給人織過毛衣,一些流程還是知道的。

見女兒幹勁十足的樣子,看起來,是已經擺脫了王家退婚事情的影響了,也就笑呵呵地說道:「好,你的手藝,肯定沒問題的。你先休息一下,媽來幫你把這些線整出來。哪一種顏色的線需要幾根,你跟我說一下,我都幫你弄好。」

這要開始幹活了,虞思薇頓時又是幹勁滿滿,便走過去,拿出了圖紙,開始把毛線分門別類放好。

對比了一下后,虞思薇按照那些毛線的數量要求,把幾筒毛線擺在了一起,跟陳翠花說了一聲后,便由著她開始纏毛線。

只不過,看著母親坐在那纏毛線,虞思薇還是決定,下次去市裡,要買一個毛線繞線機回來。

要不然的話,光靠著母親這樣子纏毛線,工作量實在是太大了。

可眼下,暫時也只能是先這樣了。

看著母親熟練地上手了,虞思薇也沒有閑著,拿過了其他顏色的線筒,也開始纏毛線。

站在邊上,看著母親和小妹都忙活開了,虞正海也沒有打擾。

這樣的事情,他不怎麼能夠幫得上忙,還是先去忙活做午飯吧,免得一家人中午得餓肚子。

……

家中一切順利安好,虞安瑤在學校裡邊,也很是清閑。

重回初中時代,虞安瑤體驗了一上午的學生生活,便感覺有些無聊了。

那些知識,她早已學會,再來聽老師講課,過了起初的那點興頭后,就有些堅持不下去了。

若不是不想一下子改變太大,把家裡給嚇到,她真想一下子就將家裡人的生活條件給翻過來。

可是,她可以給家裡人錢,但卻不會一直嬌養著。

倒不是她不信任家裡人,而是因為不想家裡人變成毫無鬥志的沒用之人。

正是因此,虞安瑤才想放慢腳步,幫著家裡人致富,也讓他們都有屬於自己的事業。

讓小姑姑做毛衣編織的中間人,這不過就是一個開始而已。

只有把這些技術都弄熟練了,今後,小姑姑就算是自己弄一個成衣公司,也不會有什麼壓力。

而且,這樣親自動手的中間人,其實也不好做太長的時間。

長期坐著修改毛衣,對於人的手腕手指,肩膀,脖子,還有腿腳,都會有很大的影響。

目前,暫時就先這樣,讓小姑姑,還有爸爸,都學著走出去,去跟更多的人打交道,見識更大的場面。

正當虞安瑤看著窗外發獃,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陳嬌嬌一身狼狽地回到教室里。

之前,她跟洪老師一起回家,跟二叔說了陳小蘭的事情,卻在意料中地看到二叔二嬸直接撒潑的場面,可真的是丟臉至極。

最終,知道是陳小蘭自己把自己弄傷的,陳二叔陳二嬸卻是完全不信,還以為是在騙他們。

這樣子的做法,無疑讓洪老師極為的不爽。

好在,挂念著自己女兒的傷情,幾人還是匆匆趕到了衛生站。

這個時候,陳小蘭已經拍了片子,傷情確定了。

手腕扭曲脫臼,手掌骨有些微的骨裂,情況不算太輕。

看著在那裡疼得哭哭咧咧的陳小蘭,班主任陶老師,還有一起過來的肖老師,也是很無奈。

期間,他們想要問陳小蘭關於事情的經過,可陳小蘭就只知道哭哭哭,根本就沒法回答問題。

以致於到現在,兩人還不知道陳小蘭這傷勢,究竟是怎麼造成的。

更何況,陳小蘭仗著自己力氣大,塊頭大,在學校里也沒少做欺負其他同學的事情,他們這做老師的,對於陳小蘭的印象本來就很一般。

可是,既然是自己的學生,這拍片子什麼的都要錢,他們也只好自己先墊上,免得耽誤了傷勢的治療,到時候也說不過去。

這會兒,兩人都已經被陳小蘭給鬧得有些頭大了。

好在,洪老師帶著陳小蘭的父母過來了,兩人對視一眼,都難得的鬆了一口氣。

第一眼看到了女兒哭得那麼慘,陳二嬸快步跑了過來,上下打量著女兒,當即就哭著問道:「小蘭啊,到底是誰把你給打成這樣子的。你快點跟媽說,媽去找人算賬去。」

這終於看到了父母,陳小蘭更是覺得委屈,哭得更加厲害了。

看到陳二嬸想要去碰陳小蘭的手,陶老師連忙阻止道:「小蘭媽媽,先別動小蘭的手。她的手剛剛拍了片子,傷得很是嚴重呢。你們既然趕過來了,是不是要先讓醫生趕緊給處理一下啊。」

不過,陳二嬸卻不這麼想。

雖然心疼女兒,但她更想要找到敢打她女兒的人出來,賠償這些醫藥費。

只是,還不待陳二嬸說話,陳二叔到底還是要幾分面子,趕緊呵斥道:「聽到老師說的嗎?還不趕緊帶小蘭去找醫生處理手。要是小蘭的手出了什麼問題,我們也絕對不會讓欺負她的人好過的。」

得了丈夫的話,陳二嬸即便是再想要撒潑,也只能是先忍著。

這個時候,見陳二嬸冷靜下來了,陶老師才把片子遞給了陳二叔,說道:「小蘭爸爸,小蘭的手腕脫臼,手掌骨骨頭微裂,情況不是很好,還是趕緊讓醫生給醫治吧。」

再拖下去,受苦的,還是陳小蘭。

陶老師也是不想聽到陳小蘭再這樣子哭鬧,準備先醫治好陳小蘭再說,免得拖久了,留下什麼後遺症,那可就更不妙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