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虎夫
  4. 1503 分崩離析

1503 分崩離析

作者:

凌晨四點多鐘。

當伍北來到公安醫院的停屍房時候,王順、黃卓、王亮亮、林青山和蚊子手下的一些小混混已經將走廊圍的水泄不通,就連住院養傷徐高鵬也趕了過來。

「哥,浩鵬..」

王順眼圈通紅,一張臉頰被汗漬和灰土塗抹的髒兮兮。

他運氣好、速度快,在那些生慌子們的追逐中撿下一條命,雖然也算是險象環生,但基本沒有受什麼傷。

「你是虎嘯公司的負責人吧?」

一個穿制服的巡捕走上前道:「按理說,沒有死者家屬的簽字我們不能讓你把屍體領走,但考慮到事情緊迫..」

「誰幹的?兇手抓到了嗎?」

伍北面無表情的打斷。

他到現在都不敢相信昨天還活蹦亂跳,跟他謀划公司未來大號前景的李浩鵬此刻竟然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

「涉案人員很多,參與者更是達到了三位數以上,我們需要挨個調查,需要一些時間。」

巡捕實話實說的回答。

在接到報案之後,警局已經抓了很多這次事件的參與者,問詢室早已經人滿為患,但是到現在都沒得到什麼太有用的信息。

「多久可以查清楚?」

伍北語氣冰冷再次打斷。

「不好說,但我們會儘力的!」

巡捕犯愁的回答。

「那個開夜店的刀哥抓了嗎?」

伍北咬著嘴皮又問一句。

「陳刀已經被我們暫時控制住了,只是目前為止,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表明他和貴司李浩鵬的死亡有太大的關係,那些動手的小年輕們都說他沒有參與,而且他也確實有不在場的證據。」

巡捕頓了一頓,表情認真的保證道:「不過請放心,我們會徹查到底,不冤枉好人,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不法之徒..」

「謝謝。」

伍北瞬間失去跟對方繼續溝通的興趣,指了指停屍房的鐵門道:「我現在可以去看看我..我兄弟么?」

他不想讓任何人看出來內心的壓抑,可說到最後幾個字時候,還是控制不住的哽咽。

「非常抱歉,我們的同事和法醫需要進一步了解李浩鵬死亡的真正原因,可能得把他解刨...」

「人已經沒了!為什麼還不放過他!連個囫圇身體都不能留下!這就是你口中的盡職盡責嗎!我不同意!」

不等對方說完話,伍北已經暴走,臉紅脖子粗的咆哮。

「這是規定。」

巡捕愛莫能助的解釋。

「伍哥,別這樣..」

王順和黃卓等人慌忙薅拽伍北勸阻。

「別他媽哪樣?讓你去處理問題,你把問題直接擴大!我就不明白了,你帶他去幹嘛?他是能打還是能罵,家裡那麼多人你不挑,非要選個沒丁點戰鬥力的,你故意的吧!」

憤怒徹底佔據了伍北的大腦,他口不擇言的怒視王順。

後者怔了一下,抿嘴呢喃:「是,我的錯,怪我沒有動腦子,如果可以的話,我情願裡面躺著的是我,但...」

「如果個籃子!每次我都對你寄予厚望,每次你都能讓我失望!」

伍北繼續言語惡毒的指責。

「別說了伍哥。」

「咱有事回家商量,別在這地方鬧。」

林青山和黃卓等人擋在哥倆中間勸架。

「全都怪我么!事是我惹出來的還是人是我殺的!我確實沒用,但我特么至少沒有無事生非,明知道家裡現在狀況不好,你為什麼還要惹麻煩!明知道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你為什麼不說清楚,為什麼還要派我去!」

王順一把推開摟著他肩膀的林青山,唾沫星子滿天飛的注視伍北:「我知道我沒用,整天高不成低不就,但我就這點能耐,看我礙眼,你可以讓我走,真必要這樣!」

「少說兩句順子。」

林青山不住搖頭暗示。

眼下所有人都在氣頭上,說出來的話既不走心,還特別傷感情,他是真害怕兩人當場撕把起來,讓這個本就已經動蕩不安的家徹底的分崩離析。

「你不用跟我扯沒用的,我知道都特么看不上我,覺得我在拖公司的后提,不然你也不可能一口一個順子喊我,以前你們哪個不叫我一聲順哥!」

王順也徹底急眼了,咬牙切齒的沖伍北揮揮手罵咧:「不就想攆我么?不用你們任何人開口,老子自己滾蛋,從今往後咱們橋歸橋,路歸路,我不陪你們玩了!」

說完,王順直接轉身就走。

「順哥,順哥!」

「幹啥呀你,至於說這狠話不。」

黃卓和徐高鵬見狀,立即火急火燎的攆了出去。

「對,我的問題,我對不起你啊順哥。」

伍北氣極反笑,沖著走出去幾米遠的王順繼續拱火,原本他是想說幾句軟話緩和一下,可話到嘴邊又莫名變了味。

嘴把骨頭硬,似乎始終都是他無法改變的毛病,尤其是在面對親近人的時候,他就更加控制不住,不論是對趙念夏還是其他袍澤。

「不謝!老子權當這兩年的時間在昏迷,在特么睡覺,無所謂啦,你們都了不起,唯獨我這個凡夫俗子高攀了!」

王順甩開兄弟們的拉扯,腳步瞬間加快...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