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來地球做奧特曼竟如此艱難
  4. 第96章 他絕對不可能是一根棍兒!(第一更)

第96章 他絕對不可能是一根棍兒!(第一更)

作者:

「僅僅只是那麼一瞬間,我被那小傢伙體內蘊藏的能量震驚到了。不過......」

「不過......比起震驚,他卻更讓我感到意外。」卡蜜拉雙眸微動,看向了鳳源,「我想,鳳源先生也應該發現了賽斯身上所出現的問題了吧。」

「你指的,是他的身高?」鳳源皺眉道。

卡蜜拉搖搖頭,「不止。前不久,賽斯在與巴爾坦星人戰鬥的時候,我發現他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

「當然,身高只是其中一個問題,更讓我在意的,是他手中的那件武器!」

「那根棍兒?」鳳源目光閃動,「我也在想,他那根棍兒到底是從哪兒來的。」

「賽斯的身上並沒有手環類輔助性武器,我曾經問過他,據他自己的說法,那根棍兒只有在他身為賽斯的時候,才會出現,而且是一瞬間出現,這就很令人費解。」

「在奧特史中,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現在許多新生代奧特曼,都會使用輔助性武器,然而無一例外,這些武器都是由光之國精心研發出來的,它們不可能隨著奧特曼本身一同出現。」

「可賽斯的那根棍兒......實在是特別。卡蜜拉,對於賽斯的武器,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卡蜜拉點點頭,「不錯。在那一次戰鬥中,我雖然只是遠遠觀望了一眼,但我發現,賽斯的主要能量,竟幾乎全部賦予在了那根棍兒中!」

「什麼?!」鳳源心中一驚,費解道,「你的意思是,賽斯的能量並不在『賽斯』本身的身體中,而是在那根棍兒里?!」

這是一個令人非常驚訝的大發現!

可以說,如果不是卡蜜拉提出來,鳳源乃至整個奧特界,都不會有這種離譜的想法。

這太偏離現實了!

身為一個奧特曼,其主要能量竟然沒有儲存在自身體內,而是儲存在了武器中?

這......

「你會不會是看錯了?」鳳源反問道,「這種事情怎麼可能?不對,應該是絕對不可能存在啊!」

「大部分的能量儲存在武器中,換句話說,賽斯的武器便成為了能量聚集的來源。」

「按照這個假想推測下去,那麼賽斯的主體豈不就成了那根棍兒了嗎?那麼......賽斯,又是什麼?」

他不可能生下來就是一根棍兒吧!

鳳源絕對不會相信這種偏離現實的說法!這太可怕了!

面對著情緒漸漸激動的鳳源,卡蜜拉出奇的平靜。

「鳳源先生,我想,您是理解錯了。」卡蜜拉平靜的注視著鳳源,緩緩道,「我剛才說的是,主要能量,『主要』。」

「我聽見了,所以,我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我想,你絕對是看錯了!卡蜜拉!」鳳源道。

「鳳源先生......」卡蜜拉並沒有因鳳源的態度而生氣,而是繼續解釋道,「我所說的『主要』,並不是指賽斯與武器之間的本體顛倒,而指的是,賽斯的武器是吸收能量的主要存在,與賽斯並無關聯。」

「我聽懂了!」鳳源依舊難以平靜,「可是你見過哪個奧特曼,自身是不會吸收能量的?反而要通過武器來吸收?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這絕對不可能!賽斯出生的時候我見過,他絕對不可能是一根棍兒!」

「等等!」鳳源突然一愣,他緩緩站起身,似是想起了什麼!

「等等......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鳳源喃喃道,「我記得賽斯出生的時候,他手裡......就攥著一根棍兒!」

「奇怪......奇怪......」鳳源一時間陷入了困頓的思考,「那根棍兒......是與賽斯一起生下來的!這......這到底是......」

聽到鳳源喃喃自語的話,卡蜜拉的目光卻逐漸明亮了起來。

那張漂亮的喵臉上,也逐漸有了信心,更加印證了她先前的假想!

「如此說的話......」卡蜜拉興奮道,「我的假想很可能是正確的的!」

「什麼假想?」鳳源疑惑道。

「鳳源先生......」卡蜜拉認真看著鳳源,一字一句道,「你有沒有想過,賽斯的武器,很有可能原本就屬於賽斯身體中的一部分呢!」

「你說......什麼?」鳳源雙眸逐漸瞪圓,一抹不可思議直衝他的腦海!

......

維達爾山,山腳下。

「哎呀!我的牙!」穆雨晴捂著小嘴,痛的淚眼婆娑,淚花兒直在眼珠里打轉。

她氣憤的盯著陳博,委屈道,「你......你......」

陳博一臉無辜,「我,我怎麼了呀我?是你自己突然跑過來咬我的,我可站在這兒一動沒動,天禧哥給我作證啊......」

「你......你的皮膚是鐵做的嘛!」

穆雨晴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瞪著陳博,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

就在剛剛,她心中還是覺得氣沒撒完,便發誓,不咬那呆木頭一口,誓不罷休!

於是,這小妮子果真就這麼做了!

突然跑上前,拽起陳博的胳膊,二話不說,如一隻小狗一樣,呲起獠牙,對準那最薄弱的地方,一口咬了上去!

她原本想著,這一口就算沒給陳博咬的皮開肉綻,至少也得留下幾個華麗麗的牙印吧?

可穆雨晴萬萬沒想到,牙印沒留下,倒是自己的一口大白牙,差點在今天全部下崗。

穆雨晴覺得,在她咬住陳博胳膊的一瞬間,彷彿磕在了鋼鐵上!那傢伙,皮膚簡直硬的離譜兒!簡直不是人類啊!

穆雨晴自然不會知道,她的牙齒在她一念衝動下,面臨的是一副怎樣的身體。

那可是光之國研發的機器人間體啊!

別說咬一口,就算咬十口,百口,陳博也絲毫不會受傷。

當初,陳博在松江大橋跳警車的時候,以公里的時速都沒有受到絲毫傷害,更別說區區的幾顆牙。

穆雨晴今天算是踢到鐵板了,偷雞不成反蝕把米。

估計她今天回去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去醫院,好好檢查一下她的牙齒是不是還很牢固的長在嘴裡,而不是成了鬆動的玉米粒。

「嗯......不知道。願許完了,該回家了,今天逛的可真是愉快啊......」穆天禧開著電動小輪椅一溜煙跑了,裝成了聾啞人。

陳博見勢不妙,撒丫子追了上去。

他才不會傻呆在這兒,繼續被穆雨晴摧殘,他得跑!而且還得快跑!

穆雨晴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他,邁開小步子追了上去。

邊追,邊撿起路邊的小石頭丟陳博。

「你這根呆木頭,有本事你站住!別躲開!」

「咯咯咯......」陳博轉頭做鬼臉,笑道,「誰不躲,誰傻!嘿嘿,有本事,你追上我!」

「你......!」

「哼......!」

穆雨晴果然追不上陳博,鞋都跑掉了,最後光著腳追,還是追不上......

氣的她跺腳大叫,「你......你站住......!」

陳博在笑,「嘿嘿……我才不嘞~」

雖然與穆雨晴嬉鬧著,但陳博的心卻在惦記著另一件事情。

他轉頭看向離自己越來越遠的維達爾山,目光中露出了一絲沉重。

他自始至終,沒有忘記在河中洗澡時感受到的那一絲能量氣息,也沒有忘記那個神秘的水球。

他在想著,總有一天,他要去探個明白!

「等著吧,維達爾山,我一定會再來的!」

陳博心中,暗暗下了決定!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