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隋末揚旌
  4. 第128章 渡氣

第128章 渡氣

作者:

冷樓十分陰險,胸前肯定藏了塊護心鏡之類的硬物,故意露出破綻讓寒月刺,後者上當了,一劍刺在冷樓的胸前,結果對方毫髮無損,而她自己的小腹反被對方的軟劍划傷,看樣子,即使沒有開膛破肚,估計也傷得不輕,因為鮮血傾刻就把黑袍染透了,還不斷順着褲褪往下滲。

高不凡急忙縱身上前把寒月扶住,並且迅速脫下一件外裳,不由分說便綁緊寒月的小腹位置,免得傷口完全綻開,內臟腸肚都流出來,否則大羅神仙也救不了她。

雖然目前還搞不懂寒月此女矛盾做法的意圖,但對方之前畢竟出手救了自己和竇線娘兩條命,所以高不凡不能眼睜睜地看着她死。

寒月本來穿着一件寬大的黑袍,身形臃腫,這時被紮緊,腰身瞬時「縮水」了大半,竟恰盈一握,水桶腰傾刻變成了小蠻腰。

高不凡這一出手,乙支文德也動了,就像一發炮彈在原地崩的一下躍起,一招獨劈華山便向著高不凡兜頭劈下,那氣勢比之王須拔還有過之而無不及,與此同時,冷樓也悍然殺了上來,顯然打算趁你病要你命,毫無半點風度。

相比之下,冷樓才是不折不扣的殺手,不擇手段,不講風度,無所不用其極,心腸冷酷,毫不手軟!

兩大高手同時殺到,高不凡不由寒毛倒炸,很明顯,以他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同時應付乙支文德和冷樓,情急之下大喝一聲,把所有力量集中於雙腳,向著冰面全力踩踏下去。

蓬……卡嚓!

高不凡這一腳的力道又何止千斤,厚厚的冰層竟生生讓他踩得向著四面八方龜裂了,但是,冰層實在太厚了,竟然沒有一瞬間完全破碎掉,只是慢慢地向著下方陷落。

這時寒月猛地跺了一腳,龜裂的冰層傾刻破碎掉,兩人也隨即掉入了河中……撲通撲通,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冷樓和乙支文德也同時殺到了,後者一刀斬落在水面上,炸得水柱衝天飛起,而冷樓則身形稍滯,像殘葉般落在冰窟窿的邊緣。

眼前的冰窟窿近兩米寬,但見底下江水滔滔,全然看不到高不凡和寒月的蹤影了,只怕已經被湍急的河水帶往下遊了。

冷樓眉頭深鎖,乙支文德深鎖眉頭,兩人一左一右站在冰窟窿旁,足足盯了半炷香時間,依舊不見沉下去的兩人冒頭,而天氣實在太冷了,水面已經重新結上了一層薄冰。

「活不了!」乙支文德說完拖刀便走,一刻也不再停留,他是撫余城的鎮守,不能離城太久,特別是在隋軍隨時有可能來攻的情況下。

冷樓卻沒有立即離開,他為人謹慎,沒有親眼看到寒月的屍體,心裏不踏實,而且他還沒有拿到寒月身上的樓使令牌,只有拿到對方的樓使令牌,才有資格繼任樓主之位,當然,如果接任樓主的最後時刻對方沒有出現,最後樓主之位也會屬於他,只是不太保險。

說來有點殘酷,但鏡花水月樓挑選樓主的方式一直就是這樣,從小物識一批好苗子來培養,通過殘酷無比的訓練,讓他們成為合格的殺手,再派他們執行刺殺任務,最後九死一生活下來的,而且表現最出色的兩人將會成為樓使。

而這兩人成為樓使的同時,也隨即會成為對方的獵物,不管你用什麼方法,生死勿論,誰先搶到對方的樓使令牌,誰就有資格繼任樓主之位,並且獲得鏡花水月樓所有的財富和力量。

誰也不曉得鏡花水月樓這些年聚斂了多少錢財,但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誰也不清楚鏡花水月樓屬下到底有多少殺手,但絕對是一支讓皇帝都忌憚的力量,所以,只要成為鏡花水月樓的樓主,就等於擁有這筆財富,擁有一支讓皇帝都害怕的殺手隊伍,其中的吸引力就可想而知了。

冷樓是個孤兒,四歲被選中,天賦極高,也很幸運,最終脫穎而出成為樓使之一,而跟他同一批被選中的孩童基本已經死光了,相當一部份在訓練過中就被淘汰了,淘汰意味死亡,還有一部份則在執行任務時失敗身隕。

鏡花水月樓的規矩十分嚴厲,平時訓練時也各戴着面具,不得私下交流,一旦誰違反了規定,立即抹殺,所以,即便是同一批接受訓練的殺手也不清楚同伴的長相和底細,只能根據體形和聲音隱約辨認出對方。

而且鏡花水月樓挑選的苗子也不止一批,而是多個批次,分別在不同的地方接受訓練,所以寒月和冷樓之間並不熟悉,只是曾經在樓主的安排下碰過一次頭,也是那一次,他們獲得了各自的令牌,成為樓使,也成為對方狩獵的目標。

而現在,冷樓似乎獲得了最終的勝利,倘若寒月死在冰河中,那麼將來樓主之位就非他莫屬了!

冷樓又在冰窟窿旁靜靜地守了盞茶的功夫,水面的薄冰也越積越厚了,想必大羅神仙也得憋死冷死在水底下了,更遑論身受重傷的寒月。

冷樓篤定寒月必死無疑,終於收起軟劍放心地離開了,殊不知,這世上還有高不凡這種能在水底下憋氣超過半小時的怪物。

且說高不凡和寒月兩人落入水中,便立即主動沉入河底,以刀劍刺入河底的岩石穩住身形,以免被湍急的河水沖走。

通常情況下,河道越淺,水面就越湍急,河床也沖刷得越硬凈,正好,這片河道的深度便只有三米左右,底下都是石頭,沒有淤泥,所以兩人以刀劍刺入河底的石縫中,倒是能穩住身形,要是被急流帶往下游,即便是高不凡都必死無疑了,畢竟冰層太厚了,他未必能破冰而出,當憋不住氣時,只有死路一條。

寒月自然沒有高不凡那般長時間憋氣的本事,再加上重傷在身,只堅持了盞茶功夫便有點憋不住了,禁不住想浮出水面換氣,高不凡立即按住她,因為他能感覺到,冰面上的兩人此刻還沒離開,正在等着他們二人冒頭送死呢。

又過了半盞茶的功夫,寒月再也憋不住了,拚命地掙扎,試圖掙脫高不凡的手,高不凡則死死地按住她。

寒月掙扎了片刻便漸漸不動了,本來握住劍把的手也鬆了開來,高不凡一見便知她快不行了,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前者戴着的金色面具扯了下來,嘴對嘴渡了一口氣過去……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