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大佬的心肝是朵黑蓮花
  4. 第92章 破例

第92章 破例

作者:

去自己家的醫院,還是司渝州這樣,司家目前對外的家主的身份,那自然是在他們抵達醫院之前,就已經將後續的事宜安排妥當的。

等到了抵達醫院的時候,喬清歡剛被司渝州抱下車,就被已經等待就緒的醫生和護士們接了過去,放到病床上,送去做全套的身體檢查。

見喬清歡被推走,喬陽一言不發的跟了上去,卻被司渝州一把抱了起來。

在喬陽想要掙扎著離開前,無奈的安撫道。

「我抱着你過去,正好你媽咪檢查的時候,你也去旁邊去做個檢查。」

看着司渝州確是是跟在喬清歡的病床後面走,喬陽才算是鬆了口氣,但對於司渝州的要求,他確是拒絕的。

「不要,我要陪着媽咪!」

「可是你的媽咪要是知道你不去檢查的話,醒來之後不會擔心你么?」

司渝州反駁的話,讓喬陽失去了反駁的底氣。

「雖然,司沉霜扔過來的東西被我擋住了,但你磕磕碰碰的跑出來,也不能確定,一定沒有受傷是不是?」

接踵而來的一句話,讓喬陽心中對司渝州的不滿,削弱了幾分。

但剛才司渝州對喬清歡的漠視,讓他並不想就這樣和司渝州和好,只低垂著頭,表示默認。

等喬清歡被推進去檢查的時候,不等司渝州開口,喬陽就自己掙扎著下地,被護士帶着去檢查身體。

已經發現喬陽對他態度上異常的司渝州,見喬清歡和喬陽都去做檢查之後,坐在椅子上,思索著喬陽態度改變的緣由。

首先,排除了喬清歡背後編排的可能性。

在他出現的時候,喬陽態度還一如既往,和之前沒什麼區別。

那是因為什麼呢?

「老闆,您明天早上還有個會議,需要推遲么?」

就在司渝州思索間,魏特助走了過來,湊到司渝州的耳邊,低聲詢問道。

司渝州對喬陽的在意,魏特助一直看在眼中,而如今,他也是逐漸發現,除了喬陽之外,喬清歡也在逐漸進入司渝州的視線中。

對於喬清歡,司渝州雖然口中沒什麼表示,面上也似乎和先前沒什麼區別,但在司渝州身邊工作許久的魏特助心中清楚,喬清歡如今的地位可是不一樣了!

因此,在這次喬清歡和喬陽都受到了危險,並且喬清歡是顯而易見的,受傷非常重的情況下,魏特助硬著頭皮,趕在這二位進入檢查室做全面檢查的時候,湊到司渝州的面前,詢問道。

當然,結果是魏特助沒有預想到的。

因為感受到了司渝州對於自己感情上面的後知後覺,所以,魏特助對於司渝州表現出來的任何反應,都是可以理解的。

「重要麼?」

本能的想要推遲工作,但想到先前開會的時候發生的事情,司渝州思索片刻,詢問道。

「正常的例會,並不是很重要。」

這種話,也只有跟在司渝州身邊許久,知道他是什麼性子的魏特助,敢這麼口無遮攔的直接說出口。

「你代替我參加,中間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結束后和我彙報就是了。」

司渝州清楚,魏特助是個有分寸的人。

既然他這麼說,那就是這個會議確實沒什麼太多,值得他關注的地方。

既然如此,維特主參加自然也是一樣的。

司渝州在心中肯定的想道。

「是,老闆。」

聞言,魏特助驚訝的挑了挑眉,有些難以置信的模樣。

先前也不是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可每次都是推遲回憶的時間,從沒有一次要他代替參加的,這次究竟是為什麼?

可即便心中是如此猜測著,在司渝州看過來的一瞬間,魏特助還是自己的職業道德佔據了上風,肯定的回應了一句。

挺高魏特助的話,司渝州滿意的點了點頭,解釋道。

「喬清歡和喬陽這次受到的危險並不普通,我要好好調查下相關的事情,並且和奶奶好好說下司沉霜的事情,這段時間對公司的事情會相對鬆懈一些,你幫我盯着點,簡單的事情你直接解決,重要的時候再來找我。」

司渝州很少會因為私人的事情,而耽誤自己的工作,這或許和司老太太從小的教育有關。

魏特助跟在司渝州身邊這麼久,從來沒有看到過司渝州這樣的狀態。

第一次,因為私人的事情,說出可能會耽誤自己工作的狀態,需要身為特助的自己幫忙盯着點,這樣的話語。

為此,雖然是聽到了司渝州的解釋,但是魏特助的狀態反而顯得更加呆愣了幾分。

「怎麼,有問題?」

見魏特助許久沒有回復,司渝州從關注著檢查室的目光中,余出點心神,看了下魏特助此時的模樣。

看到他如此呆愣的模樣,不由得有些疑惑的再次詢問道。

「沒什麼問題,放心吧老闆,我會講每天的工作情況彙報給您,並且講重點內容標註出來的。」

雖然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做這種事兒,但平日裏陪在司渝州身邊工作,魏特助也不是毫無工作能力的人。

換種角度上將,若是將魏特助單拎出去,也是一個能成為超大型公司高管或者負責人的存在。

並且,魏特助負責的是司渝州方方面面的事情,對於司渝州需要處理的工作,也算是某種意義上的了如指掌,稍稍深入的代理一段時間,也算不得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只是對您的要求,有些驚訝而已。」

魏特助並不準備在司渝州的面前隱瞞自己的心思,直接將心中所想,組織下語言,說了出來。

「您從來沒有因為私人的事情,耽誤工作上的進度,頂多是稍稍推遲罷了,卻沒想到,這次是您這邊因為家裏面的事情,第一次破例。」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魏特助在司渝州面前的有話直說,也是他能在司渝州身邊工作這麼久,還混成了心腹的主要原因。

魏特助心中清楚,所以也就更加不隱藏自己的心思。

卻不曾想到,這句話,看似平平無奇的一句話,卻讓司渝州聽到之後,瞬間沉默了起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