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大佬的心肝是朵黑蓮花
  4. 第93章 喬陽的心結

第93章 喬陽的心結

作者:

「老闆,我說錯什麼了么?」

見自己說完那句話之後,司渝州便沉默了起來,許久不曾開口說話。

這樣的狀態,即便是跟在司渝州身邊許久的魏特助,也不由得還是有些忐忑和小心翼翼。

抬手,看了下腕錶上面的時間,已經過了大概十分鐘。

難不成真的是自己剛剛說的話語裡面,有哪些觸碰到了司渝州的逆鱗不成?

按理說,不應該這樣才是啊!

他跟在司渝州身邊這麼久,對於司渝州的禁忌也算是了如指掌。

在等待司渝州開口回答的這段時間內,魏特助也是將自己剛剛說的話,翻來覆去的想了想,確實是沒有什麼觸犯司渝州禁忌的地方才是。

思索片刻,魏特助還是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擔憂,小心翼翼的試探道。

「還是您這邊還有別的事情要叮囑我去做的?」

實在不行,將這個話題轉移過去,也是好的不是么?

魏特助小心翼翼的抹了把額頭上並不存在的冷汗,在心中默默的想到道。

「沒什麼,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揮了揮手,司渝州毫不在意的說道。

但是也算是了解司渝州的魏特助心中清楚,這句話並不是實話。

可身為特助,總不能逼迫著自己的老闆,一定要和自己實話實說不是?

那樣,未免太過於囂張了些!

想到這裡,魏特助也是順從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對此發表自己更多的言論。

而就在二人對話結束的時候,檢查室的門打開,喬陽帥=率先走了出來。

「老闆,喬陽少爺身體除了有些貧血之外,非常健康,還請您放心。」

聽到喬陽的身體如此,司渝州心中的擔憂稍稍放下了點,點了點頭,道。

「知道了,多謝。」

隨即,對喬陽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

但喬陽卻彷彿沒有看到司渝州這樣的動作一樣,徑直的走到一旁,在椅子上安靜的坐了下來,眼睛死死的盯著喬清歡所在的檢查室。

一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模樣,讓整個走廊的氣勢瞬間低迷了起來。

魏特助和護士都是很有眼色的人。

見司渝州似乎和喬陽有話要說,也就各自找了個理由,紛紛快速離開這父子二人的低氣壓區。

等不想乾的人都離開,司渝州索性也不再繼續端著。

起身,走到喬陽的身邊,挨著他坐下,詢問道。

「陽陽,你是對我有什麼不滿的地方么?從送你媽咪到醫院開始,你對我的態度似乎就有些排斥,我可以知道,是因為什麼么?」

對於自己重視的人,司渝州向來都是用最快的速度,解決他們中間發生的問題的。

就如同現在,司渝州和喬陽之間的感情似乎出現了裂痕,直來直往就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司渝州便是如此行動。

「如果我有哪裡做得不對,惹到你的地方,只有你和我說,我才能改對不對?」

見喬陽聽到他的話,只不過是耳朵動了動,抿了抿嘴,卻沒有開口多說什麼。

司渝州就清楚,喬陽定然是將自己的話聽進去了,只不過為什麼會成為目前這幅不想回答的模樣,似乎是還在糾結著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喬陽並不算是完全意義上的一個小孩。

也不知道是不是生長環境的特殊,還是因為其他什麼事情的催生,導致喬陽不過八歲的年齡,心智便已經相當成熟了。

與智商一樣,都遠遠超過了正常同齡人的標準。

也正是察覺到了這件事情,司渝州才會用如此平等的身份,和喬陽進行對話,而不是站在一個大家長的角度,一味地用『為你好『作為原因和束縛,約束著喬陽。

不過,喬清歡似乎也是如此對待喬陽的。

想著,司渝州的思維不由自主的有些發散。

若是喬清歡真的和他想象中的一樣,怕是根本不會注意到喬陽的這些小細節吧?而且,裝腔作勢,似乎也不像……

難不成,真的是我誤會她了?

再一次,司渝州在心中默默的詢問自己。

原本堅定著喬清歡心懷不軌,也不是一個好母親的司渝州,心中的堅定終於產生了些許的裂痕。

而另一邊,聽到司渝州第二句話的喬陽,眼中流露出掙扎的神色,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聲音略微低沉的開口,說道。

「叔叔,你是不是不喜歡媽咪?」

改了稱呼。

司渝州敏銳的察覺到了喬陽的變化。

還是因為喬清歡?

可是,他和喬清歡之間的矛盾,似乎都是背著喬陽發生的吧,在喬陽的面前,從來都是和和氣氣的模樣,怎麼會被他發現其中的問題?

而且,只說是我?!

難不成……

想著,司渝州的腦海中閃爍過一個場景,讓司渝州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氣,有些難以置信的猜測到一個原因。

「嗯?」

因為猜測的不確定性,加上也是確實讓司渝州有些震驚,口中無意識的發出一個單音節的聲音。

喬陽誤以為這是司渝州的疑惑,繼續開口說道。

「在媽咪受傷的時候,叔叔你最開始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那個壞姑姑身上,沒有看媽咪一眼,後來看到的時候,好像還有些嫌棄,擔憂的感覺明不明顯。」

聽到喬陽的第一句話,司渝州心中的猜測瞬間落在了地上。

腦海中回憶著當時的情況,思索著,為何會出現這樣不該有的紕漏。

卻有些無可奈何的笑了笑。

沒有辦法啊。

他對喬清歡的偏見,似乎總是在某些關鍵時候,過來影響他的情緒和判斷。

這樣的事情,確實是屬實不應該在他的身上發生才是。

司渝州在心中默默的反思著,面上卻不動聲色,繼續聽著喬陽後面的話,想知道喬陽真實的全部想法。

「我雖然還是個小孩子,不懂大人之間複雜的感情,但是……但是叔叔要是真的不喜歡媽咪的話,叔叔和媽咪都不會開心吧?」

只是,即便抱著將喬陽心中的想法全部聽完,再決定該如何解釋的念頭,司渝州心中還是有些鬱結和無奈。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