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大秦:開局融合十倍呂布戰力
  4. 第0283章 煙花細雨閣:扶蘇搜捕漏網之魚

第0283章 煙花細雨閣:扶蘇搜捕漏網之魚

作者:

先前那一場他所搞出來的大火,的確是很恐怖的,這滔天的火勢席捲了整座「狄道城」上上下下,幾乎是無孔不入的。

但是蘇辰總覺得世間萬事沒有絕對,他認為興許會有一些「漏網之魚」還在這「狄道城」內潛伏。

他們在大火中活下來了。

沒死。

這些人一定要提前將他們全數的揪出來。

他們極具威脅性。

一定要清理之。

一群極其見不得光的「臭老鼠」,讓人看着就別提有多可恨。

這些人都是一批極不安定的「因子」,亦是一顆又一顆「不定時的炸彈」,如果不將這些人挖出來,誰知道他們搞出什麼麻煩出來。

這一次的西征也不會安穩的.......

「攘外必先安內」

這道理他懂的。

之所以巡視全城主要就是這個目的,將這些漏網之魚全數的找出來。

這亦是很重要的軍務。

「咔!」

「咔!」

「咔!」

一步一步的行走在這一片已成為廢墟城池的街道上面,蘇辰感慨良多,這裏處處都是黑色的焦土,沒有一處完好的建築存在。

一切的美好全都在一場大火之中化為灰燼。

在目睹這些之後,蘇辰的內心還是很有壓力的,「狄道城」的重建計劃,亦是他的責任之一。

如今這革命尚未成功,他感覺這肩上的擔子好重。

當一個「為民作主」的一郡太守是很不容易的,可想而知,當好一國的君主,又會是何等的艱難?

他知道自己的前路不易,需要他堅持不懈的走下去。

本來他初到隴西的目標,是先發展這裏的經濟和民生的,將這一方「隴西郡」打造成為一方最富有的郡域,但不成想,他人一到隴西郡的地界上面,這屁股還沒有坐熱,這周邊的幾個小國就對他出手,發兵攻打他的地盤。

這是赤光光的挑釁。

此事於他來說,亦是很無奈的。

他在隴西郡的根基未穩,本來是不想要開戰的。

畢竟,這打仗是一件很浪費精力和錢糧的事情。

不過,如今西羌國、大月氏國、犬戎國他們三個小國集結大軍來攻打他,搶他的地盤,在這樣的情形下,他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夠被迫應戰。

他從不懼怕任何的挑戰,大不了無非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有什麼可怕的。

這一次他沒有能夠及時的馳援「狄道城」,從而間接的導致「狄道城」的百姓全都罹難於兇殘的西羌國人之手,一座原本繁華的城池,如今卻是化為一方焦土。

一念及此他就很自責,亦在感慨自己未來的路。

任重而道遠!

一直這樣漫步在這樣的街頭,蘇辰觸景生情,一時間感觸還是挺深的,在他的身後一直有數百名的甲士相跟着,這是在全方位的保護着他的安全。

他的安保級別還是挺高的。

「咦?」

一直全身心處在感慨之中的蘇辰好似發現了什麼,突然他的眼神變得極為犀利,一縷殺氣在他的身上若隱若無的釋放出來。

旋即,他的身子消失在原地。

下一次出現時,人已經朝着北邊飛掠過去。

「快!」

「大家全都跟上,千萬不要跟丟了主公。」

「出發!」

「上!」

一邊的隨行的甲士們立馬就快步跟了上去,但是他們飛奔的速度和蘇辰身法相比,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可比性,這其中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一眨眼的功夫,蘇辰的身影就徹底的消失在他們的視線裏面。

這人沒影了。

「所有人,全都給本將軍立馬分成若干的小組進行地毯式的搜索。」

「一有任何的發現,立馬發送信號。」

「行動!」

「快!」

「這一次不能夠讓主公有任何的危險。」

在失去蘇辰的蹤跡之後,這些保衛蘇辰的一眾甲士們在為首的武將指揮下只能夠在附近進行着地毯式的搜索,從而尋找蘇辰的蹤跡。

這是最好的選擇。

........

一座偏僻的廢宅……

一處密室!

一伙人正非常狼狽的藏身在這裏,為首之人,卻是阿木森。

一位來自西羌國的情報官。

之所以,他能夠大難不死的原因,就是在大火燃燒起來的時候,阿木森剛剛正好在他們「煙花細雨閣」狄道城的這一處密室裏面開會,這才勉強活了下來。

大難不死,阿木森有些驚魂未定。

一直不敢出去。

他們在這裏躲了不少時間之後,方才膽敢小心的派人出去。

方才為蘇辰所注意到的那一道人影正是阿木森派去打探情報的,對方雖然已經相當的小心,但是在蘇辰這位的高手的面前,還是被捕捉到了蹤跡,這也是他們倒霉,遇上誰不好,偏偏就碰上了蘇辰。

這是劫數。

一旁的蘇辰則斂息跟蹤,他跟着這位秘諜成員,很快就來到他們的「據點」,之後,他看到這位秘諜人員從一處井口直接就跳了下去。

這一次蘇辰就確定這是他們據點的入口之一。

他本來只是本着小心為上的心態在全城巡視的,不成想,真的讓他抓到這麼一條「漏網之魚」。

這一次是真的走運了。

他沒有冒然的下井,生怕下面會有未知的危險。

之後,他調來2000人馬,將這裏團團的圍了起來。

這一處廢宅的里裏外外,至少有數百名弓箭手全幅武裝的隱藏在暗中,一旦發現任何可疑的目標,他們立馬萬箭齊發,將這些漏網之魚全部擊殺在當場。

「主公!」

「現在怎麼辦?要不要派人下井調查一番?」

一位武將拱手上前,道。

他覺得這樣等下去也不是什麼事情。

「不!」

「找另外的入口。我不相信他們的入口只有這一口井。」

「其他的入口,定然就在這附近。」

「找!」

蘇辰說道。

「諾!」

這位武將說道,之後發動人馬開始在四周尋找起來。

2000人馬在這裏鋪天蓋地的搜索起來。

人多力量大!

沒有多久的功夫,果然在不遠處發現一處新的入口,這是廢宅的一座偏室的牆體,在倒塌之後,就將一條通往密室的通道堵塞,在眾人合力的挖掘下,這條通道很快就清理出來。

「來人,取柴禾出來。」

「用煙熏他們出來。」

蘇辰說道。

在他的指揮下,一捆捆的柴禾尋了過來,堆在這一方入口處。

在點燃這柴禾之後,三四個漢子則在扇風,將煙氣朝着這密室裏面湧入下去。

在廢宅的地下,在發現煙氣后,阿木森他們就知道自己的行蹤已經被人發現,他們一個個的臉色大變,這一處據點裏面也就只有十幾名西羌國的秘諜,豈是秦軍的對手?

一時間他們都擔心壞了。

阿木森這位「煙花細雨閣」的閣主亦是六神無主,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你說這打又打不過,至於跑嘛,又能夠跑到那裏去?

他的智商不低,知道那一處井口也定然被發現了。

一旦他們出去,定然會被無情的擊殺。

在這樣的情形面前,他是真的很無奈,又不知道所措,橫豎都是一條死路。

「閣主大人!」

「我們怎麼辦?這煙氣越來越多,我們兄弟都扛不住了。」

「如若不行,我們還是突圍吧。」

「這也好比被熏死在這裏。」

一位西羌國的秘諜男子說道。

他的臉色都被戧成潮紅色。

「不!」

「不可以這樣的。」

「我們一旦出去,必死無疑,一定會有辦法的。」

「大家不要亂來。」

阿木森連忙阻攔。

一旦他們走出密室,十死無生。

可惜,這些他的手下,完全就不鳥他,他們實在是扛不住了,不少人自井口這一條通道離開,十幾個人,他們相跟着爬出井口。

他們都提着兵器,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四周的情形。

在看到遠處的一夥秦軍在那裏生火放煙后,恨得直牙痒痒,但可惜他們就是沒有膽量過去找茬兒。

「撤!」

一位西羌國秘諜提醒道。

「也罷。」

「這一筆賬我們改天收回來就是。」

「先撤!」

其他的秘諜也都同意這個提議。

在他們想要跑路的時候,嘩嘩嘩的一大批隱藏在暗中的弓箭手站了起來,他們搭弓引箭,全部都瞄準了這十個人「煙花細雨閣」的秘諜。

「不好意思,諸位,你們好像是走不了了。」

「都留下來吧。」

一位領頭的武將高喝道。

「不好,有埋伏,快回去。」

一名秘諜人員叫道。

「想溜之大吉,晚了,」

「放箭!」

這位武將說道。

在他的指令下面,就看到一大波的箭雨橫空而出,箭如雨下,那十個人秘諜立馬被萬箭穿身,一一被釘死在當場。

「你們,好......」

一位秘諜成員不甘心的指著一眾弓箭手,旋即也就咽氣了。

「來人,將這井口全都填起來。」

這位武將說道。

「諾!」

在他身前的一應的兵士們立馬行動起來,人多力量大,他們很快就將井口完全的填充起來,這也算是徹底的將這一處密道破壞掉了。

這裏一填充后,在持續的熏煙攻勢下,阿木森只能夠舉白旗投降了。

在他出來之後,灰頭土臉的,很是狼狽。

他很快就被押到蘇辰的身前。

「你是何人?」

蘇辰審問道。

他看着這人的樣子,感覺此人不像是普通的秘諜人員。

這次他們有可能抓到一條大魚。

「諸位兵爺,小的圖爾森,是西羌國的一名小小的情報員。」

「我是新近加入的,只是跑腿,沒有血債的。」

「不要殺我。」

阿木森換個名字,開始表演起來。

「圖爾森?」

「本宮勸你還是從實招來,不要妄圖隱瞞什麼,否則,你的下場和他們沒有區別。」

「說!」

蘇辰厲聲說道。

他討厭有人欺騙他。

「大人,我,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

「求各位大爺不要殺我。」

「我,我......」

阿木森還在表演。

他覺得自己的演技很好,所以,有恃無恐起來。

「你這是在挑釁本宮的底線,對吧?」

「這讓我很不開心。」

「來人,先斬他一指。」

蘇辰不滿的說道。

「不?」

阿木森見狀,連忙叫了起來。

任他擁有機智非凡,但在這樣的場合面前,根本就沒有發揮的餘地,他的臉立馬就嚇白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