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家族修仙:我的悟性能儲存
  4. 第185章 釘子

第185章 釘子

作者:

聽到這話。

聶仲當即醍醐灌頂,不敢絲毫耽擱,連忙使出御風術,朝著觀海仙城飛了過去。

觀海仙城和靈晝仙城以及廣安府仙城不同。

觀海仙城沒有入城稅一說。

但凡萬星海修士,進入觀海仙城,都不需要交稅。

比起入城稅,陳道玄更加看重的,是貿易帶來的利潤和稅收。

觀海仙城實際面積非常大,甚至超過了廣安府仙城,只不過,它絕大部分地方還是空著的,並沒有建造完。

實際完工的面積,只能佔到整個觀海仙城的十分之一左右。

即便這樣。

二十多萬修士集結到這個小小的仙城內,也讓整座仙城足夠熱鬧起來。

尤其今天是發軍餉的日子。

大批軍卒拿著靈石幣,前往觀海仙城中心街區的長平中央銀行,兌換靈石。

長平中央銀行總共有十六個工作窗口。

但數萬人跑來兌換靈石,排起的長隊,直接讓整個街道都變得水泄不通起來。

長平中央銀行內。

陳道川在雷震的陪同下,注視著前來兌換靈石的軍卒,心裡隱隱有些不安。

「雷將軍,你覺得,這些軍卒們能接受我觀海仙城發行的靈石幣嗎?」

雷震想了想,搖頭道:「末將不知。」

「少族長說,貨幣的價值取決於商品,只要我們發行的靈石幣能夠切實的購買到丹藥、法器、靈符等商品時,它就有了價值,不是嗎?」

聞言,雷震躊躇道:「就像......乾元劍宗的戰功一樣?」

「很形象的比喻,不過,和乾元劍宗的戰功還是有所不同。」

陳道川經過陳道玄近一個月的培訓,對貨幣的本質,差不多是認知最深的一個。

經過陳道玄的敘述,他才深刻的了解到,雙湖島的工業發展,離不開一款流通足夠廣的貨幣支持。

靈石雖然流通足夠廣,但它數量不夠。

至少在廣安府,它的數量不夠。

......

人群中。

聶仲排著長隊,還不容易等到他。

只見他看著窗口裡的工作人員,大聲道:「給我兌換五百靈石。」

說著,將五張一百元的靈石幣遞了過來。

「你確定要用五百元靈石幣兌換五百靈石嗎?」

「確定確定,麻煩快點。」

聶仲催促道。

透過窗口,他能看到裡面堆積成山的靈石,若不是整個大廳里散發著一股若有若無的築基修士威壓。

聶仲當真有種鋌而走險的想法。

將心中找死的想法壓下去,聶仲喜笑顏開,正準備接過五百靈石。

旁邊窗口。

一個氣喘吁吁的胖修士,從儲物袋裡拿出一堆靈石,往櫃檯口不停的堆放。

聶仲打眼一看,至少有數百靈石之多。

「麻煩,幫我把這些靈石全都換成靈石幣,快點。」

那名胖修士一臉煩躁,「這幫店鋪里的掌柜一個個都有病吧,好好的靈石都不收,全都收什麼靈石幣!」

很快。

隊伍中不時有人將靈石從儲物袋裡拿出來,兌換成靈石幣。

「你好,請問還要兌換靈石嗎?」

窗口內,工作人員看到聶仲不說話,再三詢問道。

「先等等吧。」

聶仲面色猶豫道。

說完,從銀行工作人員手中將五百靈石幣拿了回來。

「這紙幣,真的能花的出去?」

走出長平中央銀行,聶仲滿臉疑惑。

一路步行至一家售賣靈種的店鋪前。

聶仲停下腳步,走進了店鋪。

「掌柜的。」

剛進入店鋪,聶仲就喊道。

「貴客,不知您想買點什麼?」

剛步入店鋪,一個年近六旬的老者便滿面紅光的迎了上來,「我們店鋪有各種靈米種子,靈藥葯種,還有多種稀罕的靈植種子。」

說完。

老者遞來一枚玉簡,道:「這是完整的靈種圖鑑,上面有各種靈種的介紹和價格,貴客請看。」

聶仲接過老者遞來的玉簡,神識沉入其中,查看起來。

良久。

聶仲將神識退出,皺眉道:「掌柜的,您這圖鑑里,怎麼價格都用靈石幣標註啊?難道不能用靈石購買嗎?」

「客官見諒,」

老者笑著拱拱手,「根據觀海仙城法令,自本月今日起,全城將實施新的貨幣,也就是靈石幣,客官沒有靈石幣的話,可以去中心街區的長平中央銀行用靈石換取。」

聶仲聞言,從儲物袋裡拿出一張百元的靈石幣,道:「掌柜請看,是這種紙幣嗎?」

見狀。

老者從聶仲手裡接過靈石幣。

只見他拿起靈石幣,輕輕甩了甩,隨後再仔細觀看上面的花紋,最後將其拿到鼻間嗅了嗅,最後笑著道:「對,就是這種貨幣。」

「就這一張紙幣,價值一百顆靈石?」

聶仲疑惑道。

「對,價值一百顆靈石,你不是能拿著它去長平中央銀行兌換靈石嗎?還懷疑什麼?」

聶仲聞言,搖了搖頭道:「真不知道這觀海仙城在搞什麼。」

「誰知道呢。」

老者同樣感慨道。

「客官你看,你想買......」

聶仲一把抽過靈石幣,笑道:「掌柜見諒,我是聯軍軍卒,暫時肯定無法買你的靈種了,等過兩年,我退役后,再來照顧你生意。」

聽到這話。

老者也不生氣,笑眯眯道:「客官請走好,歡迎今後照顧老朽生意。」

「好說好說。」

聶仲拱拱手,退出了店鋪。

接下來。

聶仲逛了好幾個店鋪,發現靈石幣居然真的能花出去,並且更奇怪的是,觀海仙城的店鋪,居然不收靈石。

「客官請見諒,我們張氏靈符店真的不能收靈石,您可以將靈石拿到長平中央銀行,換取靈石幣后,再到小店內購買靈符。」

「......」

一家家店鋪跑著。

其中也不乏有偷偷收靈石的店鋪,但這些店鋪很快就被巡邏的軍卒給抓了個現形,並處以極高的罰款。

至此。

聶仲很少再看到敢違反觀海仙城法令的店鋪出現了。

似乎。

這座仙城一夜之間,使用的貨幣就從靈石變成了他手裡的紙幣。

想到這兒。

他甩了甩手中的靈石幣,嘩嘩作響。

「真有意思。」

聶仲喃喃道。

......

西防區聯軍駐地。

一座陰暗的地牢中。

這座地牢,自建造以來,除了偶爾有違反軍紀的軍卒被關押在此外,就很少被動用過。

陳道玄一步步走到一間銘刻著陣紋的牢房前。

對旁邊的軍卒道:「開門。」

「是,統領大人。」

軍卒躬身行禮后,快速將牢門打開。

牢房內,一位中年修士臉色蒼白的躺在地上,手腳都戴著鐐銬,不是之前的萬卒長夏鴻又是何人。

「好了,別裝了,我那一指,不過點碎了你的氣海,沒有傷到你的肉身,你死不了。」

聽到這話。

夏鴻猛地睜開雙眼,怒吼道:「陳道玄,你公器私用,卑鄙無恥,招攬不成就心生嫉恨,栽贓嫁禍於我。

你等著吧,此事廣安府聯軍一定會給我一個公道,乾元劍宗也一定不會放過你這個敗類。」

夏鴻激動地猛地揮舞著雙手,鐐銬在他的掙紮下,發出嘩啦啦的聲響。

「我記得,丹田氣海破碎,有一種靈藥似乎能夠修復,叫什麼來著......」

陳道玄當即擺出一副苦思冥想的表情,「對,補天丹,清徽道派的補天丹!」

聽到這話。

夏鴻當即如遭重擊,隨後沉聲道:「你想說什麼?」

「其實,我很好奇,按理說,我陳家招攬你的條件,放眼整個萬星海,都不會有第二家能給出更高的價格,你居然能不心動。」

陳道玄頓了頓,「我姑且認為你是個有傲骨的人,紫府丹都打動不了你,但我昨日在眾人面前那麼栽贓你,你居然也不辯駁。

證明自己清白很難嗎?大道之誓,問心鏡,全都可以證明你的清白。

哦,對了,效忠我陳家也要立下大道之誓。

為何你這麼怕立下大道之誓,你在怕什麼?夏鴻?」

陳道玄看著地牢中,渾身顫慄不已的夏鴻,笑道:「你昨日想求死,結果沒想到,我居然沒殺你,反而廢掉了你。

你僥倖不死後又想活,現在再想求死,你不覺得有些太晚了嗎?」

夏鴻儘管丹田氣海被毀,但畢竟是築基期修士,想要自絕而亡,還是有手段的。

只不過。

他發現自己渾身上下,連神識都幾乎被眼前之人凍結了。

此人......好強!太強了!

夏鴻心中瑟瑟發抖。

「夏鴻,當年鎮南關戰役的辛存者,我沒說錯吧?」

陳道玄緩緩在他面前蹲下身子,直視著他的雙眼,「告訴我,你是怎麼回來的?」

「嗬——」

夏鴻臉色漲紅,說不出話來。

陳道玄手捏一個法印,直接按在對方身上,將他渾身上下全部封禁住,只留下一張嘴能動。

「嘿嘿。」

夏鴻臉上露出一個滲人的笑容,他盯著陳道玄,詭異的笑道:「陳道玄,你以為你們能活嗎?你們都要死,都得死!

我在下面等著你,我等著你!」

不好!

陳道玄臉色一變,趕緊伸出手去阻止,結果卻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將他的手反彈開來,再次看去,夏鴻早已氣絕身亡。

看到這一幕。

陳道玄臉色鐵青。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