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還好我有練功房
  4. 第81章 綠蘿

第81章 綠蘿

作者:

蔡少封不知道範洛已經知曉綠蘿毒的功效,在那繼續說著:

「本來想神不知鬼不覺,可惜讓一個新來的小子破壞了,現在酒已滲入你們身體,神仙難救。師父,您就別費神了。」

聞言,嵐山放下後背的手,不解道:

「你為什麼要下毒?」

蔡少封微微一笑,沒有解釋。

「既然如此,為師只能把你留下來慢慢問了。」

嵐山一腳踹出,身前的飯桌炸裂爆碎,下一刻,蔡少封倒飛出大堂,摔倒在院中。

范洛眼睛死死盯著嵐山,剛才,織機捕捉到了奇怪的煙氣纏繞在嵐山腿上。

蔡少封從地上爬起,竟然毫髮無損:

「不該啊,師父,你不該對我留手的。」

嵐山臉一沉,腳步踏出,原地留下一個殘影,再出現時,已如一座山峰矗立在蔡少封身前。

噼啪!

如雷當空劈響,蔡少封再次飛起,撞在院牆上,把半米厚的院牆撞出一個凹陷,裂痕蔓延開來。

「咳咳.....」

蔡少封抬起頭,吐掉口中的血水。

「都這麼老了,腿腳還是這麼利索。」

嵐山沒有繼續出擊,而是低頭看著胸口上的黑色掌印。

「葛多羅拳術,我們這邊叫巫毒手,師父,這也是秘功,別動手了,越打,中毒越深。」

蔡少封抹去嘴角的血。

嵐山看著他,顫聲道:

「你這幾年,到底幹什麼去了?」

「我的事,師父您就別關心了,您老留在武館好好養傷,我的目的已經達到,讓我走吧,千萬別追,真的別追上來。」

蔡少封捂著腰腹,推開武館大門。

蔡少封走了。

嵐山真的如他所言,沒有追上去。

「師父,要叫林大夫過來嗎?」

范洛在後面問道。

嵐山獃獃望著敞開的大門。

「師父。」

李淑芬來到嵐山身邊,輕輕扶著他。

「現在先不要出去,外面有人。」

李淑芬一怔,盯著門口看,什麼都沒看見。

關上門,眾人再次回到大堂。

梁樂撿起散落四處的餐具,泰峰、張幫波以及范洛收拾打爛的桌子。

李淑芬拿著藥箱站在嵐山面前。

嵐山脫掉衣服,露出胸膛上的一個淺黑色掌印。

「別怨少封,他留手了,會這麼做,應該也是迫不得已。」

嵐山居然為二師兄開脫起來。

李淑芬皺眉:

「到了現在,你還是不讓我學秘功嗎?」

「你想學嗎?」

「想,無時無刻不在想。」

「以你現在的情況,不出兩年....」

「我等不了兩年。」

嵐山沉默良久,嘆息道:

「罷了,就讓你試試吧。」

李淑芬臉露狂喜,嵐山冷笑著打擊道:

「一旦失敗,五年內你別想掌握秘功。」

「我一定能成功。」

李淑芬語氣堅定。

「不如,也讓我試一下吧。」

范洛拿著掃把站在兩人身邊。

嵐山和李淑芬驀地扭頭,望著范洛滿臉驚駭。

「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李淑芬盯著小師弟,只覺得比一個月前還要陌生。

嵐山武館外。

隔壁街道的一間院子。

蔡少封臉色慘白地走了進去。

就見假山上,草地上,房檐下,以及屋頂上,都站著一個人。他們彷彿互相嫌棄般,隔著老遠。

「被打傷了,嵐山老鬼實力不減當年啊。」房檐下的老頭說著。

「哼哼,徒弟打不贏師父,不是理所當然么?」草地上的瘦子說。

「事情辦妥了?」

屋頂上的光頭男人幾步跳到蔡少封面前。

「酒喝了,我在師父身上留了一掌。」

蔡少封說完,越過光頭男人,走進屋中。

「要不要去試探下?萬一沒事,倒霉的可是我們幾個。」

假山上唯一一個女人說道。

光頭男人想了想,說:

「讓紅山會的人出手吧。」

說完,他又看向女人:

「柳濤,明天是哪家武館?」

「鐵拳無敵,鐵拳武館。」

「楊無敵啊,是塊硬骨頭啊。」

「那就一起上,以我們的能耐,對付鐵拳武館不費什麼功夫。」

「就怕他們提前得到消息,聯合起來。」

「歲城武盟如今焦頭爛額,他們聯合不起來。」

「哈哈哈哈,得留下幾家武館,不然那群北方佬來了,太容易搶到戰書可不好。」

蔡少封低著頭,靠著牆,靜靜聽著院子里的人高談闊論。

「綠蘿——」

翌日。

清晨。

范洛被一陣吵鬧聲吵醒。

「......你說什麼事?張錦在這裡對吧,把他交出來,不然我們紅山會踏平嵐山武館。」

「什麼大不大香弟子,我管他還是不是,總之傷了我紅山會的人,就要付出代價。」

「青幫?你去叫青幫的人過來啊,哈哈哈哈,別給臉不要臉,我數十聲,再不把張錦交出來,我們就進去自己找人了。」

范洛來到院子,看到門口烏泱泱一片,全是手持短刀的兇徒。

泰峰、張幫波以及梁樂和對方爭論不休,後面是五六個留下來沒走的武館學生。

張錦沒有出來。

怕引發衝突。

不過再讓對方逼迫下去,衝突很快也會爆發。

這時大師兄出來了。

他和范洛對視眼。

二人都沒有說話。

「大師兄,他們來鬧事。」

梁樂轉身看見李淑芬后,跑了過來。

李淑芬很平靜,沖外面的紅山會人員說道:

「現在離開,我們還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

此話一出,現場頓時安靜下來。

緊接著,更大的喧嘩響徹整條街道。

如果說一開始紅山會還是隨便過來鬧鬧,那麼現在,他們是被惹毛了。

「衝進去!」

人群後面,一個圓臉男大聲下達命令。

李淑芬一把推開梁樂,瞬間躍出大門,撞入紅山會人群中。

那場面,就如同一頭狼掉進了羊圈。

「我的腳斷了,我的腳斷了.....」

「噗!救....救我.....」

「圍上去,別給他騰挪空間。」

此時,泰峰、張幫波、梁樂以及幾名學生,都沖了出去,和紅山會的人打了起來。

張錦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院子中。

師父嵐山按住他的肩膀:

「別衝動,你的傷還沒好,相信他們。」

范洛最晚入場,他盯著後面,那幾個還沒有上來的紅山會成員,從之前發號施令來看,這幾人大概就是紅山會的頭領了。

范洛行動起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