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第一回

「娘子——」

「姐姐——」

懸崖的邊沿,有一對男女聲嘶力竭神色惶恐地沖她伸手哭喊,像要抓住她似的。但下一刻,兩人同時聽到什麼動靜看一眼右邊方向,接着起身倉皇而逃。

逃離時,男子一臉的沉痛不忍,女子一臉的絕望不舍。但兩人的腳下一點兒都不慢,跑得飛快。

「……」

看到這一切,墜崖的女子無甚感覺,直到背部傳來一陣銳痛,頓感眼前一黑,醒了。

床頭燈啪的一下,亮了,寬大舒適的床上猛然坐起一個人來。她捂住心窩處,倒抽幾口氣。待呼吸恢復平和,打量四周,發現熟悉的傢具才鬆了一口氣。

看看時間,哎,夢醒的時間一如既往,雷打不動的凌晨四點半。

女子痛得呲牙咧嘴的,一邊雙手搓著后腰,一邊走出客廳倒水喝。據說,夢裏的一切都是假的,在夢裏任摔、任砍都不痛。

呵呵,做人呢,還是要多經歷一些事,多長一些見識的。

自己沒見過,課本上沒有,網絡上也找不到類似的例子,就認為別人在吹牛,很容易把天聊死的跟你講~。

譬如她,在夢裏摔得特別痛。

打從她懂事開始就做夢,夢裏的背景年代遠至戰國時期,近至挖地道坑鬼子。有時是千金小姐,有時在街邊乞討,天天羨慕眼饞路過的快樂眾生。

在夢裏經歷的一切,比如摔打跌撞碰,甚至中毒死亡的滋味皆印象深刻。

小時候不懂表達,少年時,父母聽了也不當回事。等她長大了,有錢了,開始珍惜生命,動不動就往醫院跑。

每次的檢查結果,屁事兒都沒有。

包括這次摔下懸崖的,摔得粉身碎骨,醒時痛得那個慘啊!到醫院一查,特喵的,身體依舊棒棒的。醫生認為她壓力太大了,推薦她看心理醫生。

當然,她沒去。

她為人強勢,根本不信自己的心理有毛病。做夢而已,頂多在夢裏摔得特別痛,能有啥毛病啊?

唉。

置身於一片漆黑中,她端著水杯站在落地窗前,淺淺地抿了一口,怡然閑舒地欣賞著外邊遠處蜿蜒流轉的車燈。

她叫齊霖,今年44歲。

但在這個夢裏,她才20歲,本是一商賈之女,雖衣食無憂,社會地位在四民中卻是最低的。而趴在懸崖邊朝她伸手哭喊的男女,是她的舉人相公和丫鬟。

哦,那丫鬟現在成姨娘了。

劇情是這樣的,她這商人之女在拜佛途中,救了一個被打劫暈倒在山邊的秀才。身為閨閣小姐,又有男女之防,人救回府中自有醫師和下人們醫治伺候。

她除了偶爾差人前去問候一下,沒操過什麼心。倒是那貼身丫鬟跑得勤,成天打着小姐關心的由頭跑去噓寒問暖。

一來二去的,兩人綠豆看王八,對上眼了。

秀才是個知恩圖報的,何況還是救命之恩。傷養好之後,他回家告知父母,遣了媒人上門說親。

此人頗有才氣,在當地略有名氣,他肯娶閨女,商人求之不得,歡喜地答應了。

就這樣,秀才文雅,有前途,頗合小姐心意;小姐秀美婉約,又有貌有財富,深得郎心。至於那位陪嫁丫鬟,雖無財無貌,但機靈活潑,靈魂生動有趣。

又有先前照顧的情分在,這不,在小姐的孕期時,她和秀才有了首尾。

而女主作為主母,她賢良大度,相當爽快地把這丫鬟抬了姨娘,

日夜陪在相公身側。

娘子賢惠,持家有道,且生了兩個兒子;

小妾俏皮大膽,雖讀書不多,但在他的寵愛縱容之下往往語出驚人,引人開懷。後來,秀才自己也爭氣,通過三年鄉試,成了同窗羨慕不已的舉人老爺。

如此際遇,如有神助,在旁人眼裏堪稱人生大贏家。

既然是如有神助,自然要到廟裏酬謝神恩。

這一天,舉人老爺聽了丫鬟姨娘的枕邊風,帶領妻妾到當地最有名的寺廟酬神。

不料,舉人老爺與劫匪頗為有緣,下山途中又遇到了。見他妻妾美貌,心生歹意。於是,三人趁家丁們擋住劫匪,慌不擇路地逃命,結果逃到了懸崖邊。

由始至終,舉人一直護著那位姨娘。

因為在他眼裏,自己的娘子身邊有那麼多的家丁丫環婆子,夠了。而在丫鬟姨娘身邊侍候的人比正室娘子少,弱者嘛,他理當護著些。

就這樣,女主身邊的家丁僕人被打散了,一路跌跌撞撞,最後還被這對男女無意間碰下了懸崖。

若非墜崖死後,她成了阿飄看到後續,絕壁會以為這是一場謀殺。

對,夢裏的她死了,做了多年阿飄。

一直跟在自己孩子的身邊,看到這對男女回去后,舉人老爺心中有愧,漸漸冷落了丫鬟。後來,踏入仕途的他續弦了,娶了上司的女兒,從此青雲直上。

那位繼室的人品不壞,對原配留下的孩子頂多不在意,不曾刻意刁難。

至於那位丫鬟姨娘,在原配死後生下一個兒子,-之後再無所出。加上老爺一看到她就想起原配,心情不好,漸漸地就不來了。

繼室見她獨守空窗,常在其他姨娘的跟前自怨自艾,掀不起大風浪,也不為難她。

繼室也生了一兒一女,她見自己的兒子資質平庸,難當大任;而原配的兒子們聰穎機敏,是可造之材,便向丈夫和自己的爹爹舉薦,想方設法為之鋪路。

要知道,大家同坐一艘船,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偌大一個家,不能只靠自己丈夫一人支撐。

看到這裏,死去多年的女主才肯安心地離開……

這種夢,齊霖做了不止一個。

她不知道這些夢有何意義,反正,從懂事開始,每天晚上都做夢。夢見自己在那些年代的成長,與人相戀,結婚生子,最後以「不得好死」做結尾。

從懂事起開始做夢,約莫三十多年了吧?

聽說經常做夢是一種病,她諮詢過醫生。但醫生說她壓力太大的緣故,畢竟家大業大。身為富太太,除了操心事業,還要提防老公在外邊給她招蜂引蝶。

人生難得圓滿,有這方面的焦慮實屬正常。

「……」

當時的丈夫知道后,十分認同醫生的診斷,認為她壓力太大,想得太多了。反正他沒當回事,大忙人嘛。隨着事業的發展,夫妻倆經常天南地北地飛著。

之後,她再沒看過醫生。

而且,她發現這些夢境都有一個特點:她死的時候很年輕。

與夢裏的她相比,現年44歲還活生生的她堪稱高壽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一簾風月九重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一簾風月九重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