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回

第六百三十二回

重生為少女繭兒的蘭鈴兒不敢有任何隱瞞。

畢竟,她此刻面對的是復甦了整個中洲大地的人,豈是她想瞞就能瞞的?估計一眼就看穿了,正在試探她是否撒謊要不要報當年之仇罷了。

好不容易重拾小命,可不能被自己玩沒了。

元昭對她的話絲毫不感到意外,也不在乎鳳笛的人品如何,反正對方在她眼裏一直是那樣的人。

以前見蘭鈴兒時,自己尚未入道,看不出什麼來。如今重逢,元昭打量她一眼,對其遭遇表示十二萬分的同情,點點頭:

「既如此,往事作罷。如若再犯,我依舊不會放過你。」

無論她是受到脅迫或怎樣,一切公事公辦。弱勢的人很多,不能因此輕縱濫發同情心。白帝城不主動惹事,被人攻擊就得反抗,哪怕是女君也不能徇私。

「她當年能給你下禁咒,為何現在不下了?」元昭好奇地瞟她的額頭一眼。

果然,還是被發現了,繭兒綻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牽強笑意:

「這,您不是看得出來嗎?」

這是她保命的唯一依仗,不願宣之於口。彷彿只要不說出來,便只天知地知她知。她也在賭,賭這位已經成為白帝女君的舊識網開一面,讓她留點私隱。

倒霉催的,成為繭兒的她不僅被鳳笛身邊的長老認出來,還被下了一道更厲害的禁咒。不幸中的大幸,這具軀殼的主人有一件能夠阻隔禁咒貼身的法寶。

看似成功印在她的靈台,實則隔着一道防護層。

禁咒對人體造成的傷害,她能感受到五分,於性命無礙,只要她想擺脫隨時能撕開印上禁咒的防護層。重點是,只要她拒絕,外人就無從察覺它的存在。

眼前這位是第一人,繭兒暗暗慶幸方才沒撒謊。

另外,逃是不能逃的,鳳笛已經發現她的秘密,無論她逃到哪裏都會受其追殺。與其再受逃亡之苦,不如直接待在對方的身邊聽候差遣。

這軀殼天賦一般,她的修為遲遲上不去,做不了什麼大事。

過於平庸,反而讓鳳笛消了氣,平時只讓她辦點雜務,比如到處找人之類。

想知道的皆已知曉,元昭無意為難,剛要放人時,眼角瞥到靜立一旁的婦人朝自己走過來。以為對方有事未了,便撤了結界與三人的定身術。

三人倒也乖覺,自知逃不掉,老老實實地站到一旁。

「修行不易,如無大錯,就放了他們吧。」婦人打量著元昭,冷淡道,「看你並非嗜殺之人,修為深不可測。若是渡劫在即,權當為你自己積德了。」

「既有夫人說情,」元昭淺笑吟吟地瞅三人一眼,「那你們走吧。」

「謝夫人!」三人頓時如逢大赦,連忙向二人作揖行禮,「謝仙子!」

他們修為淺薄,看不出元昭的修為幾何。那兩人先前聽到繭兒喚她為君上,僅以為二人曾是舊識或舊主,他倆喚君上不合適,還是尊其仙子最為妥當。

在靈丘,無論女修實力有多高,尊稱仙子肯定錯不了。

道完謝,三人迫不及待地縮地成寸,迅速離開這片是非之地。

閑人一走,婦人略好奇地瞅著元昭,「方才那鈴聲,莫不是你搖的?」

「是。」元昭噙笑拱手行禮,「晚輩東姁,見過離夫人。

「東姁?」離夫人猶在上下打量她,略略失神,「你就是白帝女君?為何要救我?以你白帝城的不凡與榮華,不像圖謀財帛之人。」

「夫人說笑了,」元昭道,「夫人於我大荒山有恩,莫齒難忘,出關后便前往九重殿致謝。結果聽說您不在那兒,便一路尋來。見您不適,略施小術,舉手之勞爾。」

離夫人聽罷,淡然一笑:

「我這病不知難倒多少醫修,束手無策,到了你這兒成了略施小術。不愧為中洲之主,確有真本事。是以,你想藉此報答我那日在大荒山救人的恩情?」

哎,這位夫人說話真率直,一針見血。

「若夫人另有所求,不妨直言?」面對諸賢的救命恩人,元昭大氣得很。

她不介意別人挾恩圖報,凡力所能及皆可提,行不行有待考量。但如果有違心意,恕難從命,她可是有底線的人,不會盲從。

這份爽快,讓離夫人多瞅了她一眼,爾後目視前方靜默片刻,最終輕嘆:

「罷了,各人有各人的命……」

嗯嗯,不錯,元昭十分贊同地點頭。沒辦法,察言觀色,從對方的表情就能猜出真正的心愿,是她難以從命的要求,不如不說。

為人爹娘者,所求的無非就是兒女的平安。

可對方的孩子與自己水火不容,就算她不主動招惹,人家一逮到機會便置她於死地。這樣的人如果輕易放過,無異於養虎為患,對她以及身邊的人不公。

她只能保證,自己不主動招惹對方。

「老身出來已久,-遇到舊敵打了一場,」放棄所求,離夫人的絕色容貌肉眼可見的頹敗,一頭墨染般的青絲迅即浮出霜華,「勞煩元君,送老身回九重殿。」

「夫人放心,定不辱命。」

元昭剛承諾完,離夫人雙目一闔,徹底昏了過去。青鶴在她的身後出現,將之抱個正著,與林舒一同出現的紅葯好奇詢問:

「殿下為何不助她恢復元氣?」

她聽赭百里提過,殿下的巫祝之音比她的醫術強多了。可惜那是殿下的祖傳秘術,自己學不了。

「欲速則不達,她心脈與元神相繼受損,且似乎了無生趣,不可冒進。」元昭蹲下身來,一邊伸手試探離夫人的靈台,半晌才放下,無奈道,「心病還須心藥醫。

若打不開心結,她此生修為止步於此,再無晉階的可能了。」

不僅無法晉階,且有性命之憂。

但人的命運不是她能夠隨意篡改的,尤其是來歷不明的大能。她方才探其真身,卻遇到一道禁制的阻礙。甚至連離夫人的前世都看不到,怕是有些來歷。

可恨她讀書少,不知這是什麼緣故。

果然,阿娘把她踹出關是有原因的。等此番遊歷完畢,回到神宮一定要好好看幾年書。腹中無物,遇到類似的情況便抓瞎了。

「走吧。」

人齊了,一道傳送陣出現在當下,一行人帶着離夫人直接跨了進去。

眨眼之間,清靈靈的夜色之下重歸沉寂。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一簾風月九重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一簾風月九重天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二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