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回

第六百三十六回

「如有虛言,就讓本君永留靈丘吧。」元昭隨口道一句狠話。

永留靈丘意味著不能飛升,這話挺狠的,像給自己下了詛咒。誓就不發了,憑她今時今日的品階和修為,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沒準哪天就應驗了。

離夫人對她大荒山有恩,本不該在背後說三道四破壞人家的親情。可她對鳳笛是厭煩透頂,若不說穿,依楚殿主的個性指不定逼她發誓當說客。

與其糾纏不清,磨磨嘰嘰,不如一語道破。

何況,依鳳笛那陰狠性子,被她怨憎的楚殿主若無防備或會折在她手裡。甭說外人,就連離夫人也岌岌可危。瞧她女兒那狠勁,弒母之舉未必做不出來。

至於真相,自然是從罔石里看到的。

它為了捕殺白帝女君,身在秘境無處不在,秘境里發生的任何事皆有收錄。

元昭雖不強迫它認主,可吸它功力的同時,連同它的所看所思一起吸收。煉化功力,就是把這些雜念、雜亂氣息逐漸清除,轉化為純凈的靈氣。

她是真沒想到,鳳笛居然毫不猶豫地置楚煜於死地。

看到這片段,元昭把它錄進一塊留影石隨身攜帶。為的就是在恰當的時機拿出來刺激對方,看看對方什麼表情。

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

其實,在秘境里燒殺搶掠是常見的事,道德譴責的作用甚微。因為秘境本就是適者生存的異域,只要利益足夠動人,哪怕平日一身正氣的修士也會動心。

但,燒搶掠猶可恕,殺人奪寶一旦被對方的親眷獲知,自然要面對疾風驟雨般的復仇手段。

除非對方的親眷一無所知。

就譬如眼下,原本一心想要化解自家夫人和繼女之間的矛盾。看完影像,楚殿主手裡死死攥緊那塊留影石,彷彿一下子蒼老了許多,失魂落魄地離開了。

不再提讓白帝女君當說客的事。

至於他拿著留影石要如何操作,元昭沒興趣知曉。只要不強迫她摻和離夫人和鳳笛之間的關係,一切好說,她都支持。

「殿下,還有半個時辰天亮,入室歇息片刻?」青鶴過來勸道。

元昭頷首,起身入了布置妥當的殿室。而紅葯和林舒,早已各回各屋躺下了……

翌日一早,主峰那邊派來弟子前來告知,離夫人已醒,但不願接受任何治療,她堅稱自己已經痊癒。

元昭聽了一笑,不置可否。

嗯,無論哪個世間的病患,對自己的病情認知一向是自我感覺良好。說白了就是諱疾忌醫,寧滅其身而無悟,不願面對所謂的「心病宜用心藥醫」的法子。

對此,元昭樂意聽從九重殿的安排,沒意見。

她非醫修,沒有那顆醫者父母心。

反正,這次把離夫人治好了,已經履行之前隨口許下的諾。至於對方會不會複發,她真心不知,只知以離夫人的病況再施一次巫祝之術效果可能會更好。

當然了,這僅是她的猜測。

以前醫治林舒時全程只憑直覺施為,如今操控自如了,不會再影響旁人的心緒,可效果如何還要看實際情況。另,讓離夫人與病源進行隔離真的很重要。

病患家屬聽與不聽,悉聽尊便。

反正該囑咐的已經囑咐,該辦的事也辦了,她隨時可以離開繼續遊歷世間。

下一站,她打算到妖森之界瞧瞧。

「……殿主讓弟子轉告仙子,八天後是他老人家的壽辰,請諸位仙子多盤桓幾日。師母離夫人也是這個意思,等她精神好些了,或有些話與仙子聊一聊。」

元昭:「……」

哦,忘了還有祝壽一事。可禮物已經奉上,赴不赴宴不重要。

「雖說我九重殿並非什麼靈山福地,景觀還算清幽雅緻。若仙子不嫌棄,大可四處走走……」言畢,那名弟子雙手奉上一塊令牌。

拿著它,九重殿任何地方皆可暢通無阻。

聽罷對方的話,元昭不禁有些猶豫。她是悄然出關,尚未告知外界。而楚殿主乃是一宗之主,多年前還是一方霸主,他的壽宴肯定高朋滿座,熱鬧非凡。

人多眼雜,難保不被人認出來。

但既然離夫人有話要聊,指不定是要質問那塊留影石的原由,走了等於心虛。長嘆一下,元昭示意青鶴接下令牌,客氣道:

「各地景觀大同小異,不看也罷,我對各門各派的藏書閣挺感興趣的,不知貴派可願為我等開放幾日?」

她無法容忍自己貪戀山色,虛度光陰。

一般而言,藏書閣乃是宗門、世家最珍貴的財富,是決不對外開放的。

無奈,她唯獨對藏書感興趣。

風不風景的,仙雲宗、白帝城的風景不美嗎?何需浪費時間欣賞別家的地盤?雖然,她的靈芥里還有無數藏書尚未看完。可那是自己的,隨時可以翻閱。

閱覽其他門派的藏書閣,這種機會千載難逢,可遇不可求。

「這……」果然,那位弟子面露難色,朝她行禮致歉,「事關重大,請仙子稍候片刻,容在下回去稟告殿主再作決斷。」

「去吧。」元昭很是乾脆,「若能允我錄入玉簡就再好不過了。」

有些事不問怎知不行?若行,自己卻沒問,豈非錯過了?

哈哈,她這得寸進尺的要求把那位弟子整無語了,尷尬禮畢,趕緊御劍直奔主峰。靈符傳音不是不行,主要是對方一個外人想入藏書閣,有點異想天開。

萬一殿主當場罵開了,賓主都難堪,還是當面問比較妥當。

「看別人的藏書?東東,你可真敢問。」林舒憑著多年的人生經驗猜測,「萬一人家的功法精髓要訣都在裡邊,豈不是讓你全部學了去?」

以老鄉的資質,不出幾年,怕是連破功之法都弄出來嘍!屆時讓人家還怎麼混?

「我只是問問,」元昭坦然道,「行不行的,主人家自有考量。」

「萬一不行呢?」

「那咱離開。」

不入藏書閣,她就沒有留下來的理由了。

「……」

……

「藏書閣?」在離夫人室內的楚殿主聽罷,哼了聲,「狂妄小兒,不知天高地厚……」

「那弟子這便去回復她……」立於室外稟報的弟子道。

「讓她去。」

唔?!剛欲轉身的弟子一愣。

「唯她一人進。」室內之人又道。

那位弟子這才確定自己沒聽錯,「是!」帶著滿腹疑團離開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一簾風月九重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一簾風月九重天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六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