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回

第六百三十七回

等室外的弟子走了,楚殿主回到榻前。容顏憔悴的離夫人倚坐在榻邊,沖他淺柔一笑:

「難得你這次沒發脾氣……」

要是往常,遇到這種自視甚高的年輕修士,無論身份地位一律被他罵將出去了。

「為夫也是沒辦法,」楚殿主一臉無奈,「這麼多年了,唯獨她能讓你清醒個十幾載……」

讓他生生樂呵安逸了十幾年,這在以前,他連想都不敢想。

兩人自重逢那天起,她在大部分的歲月里便一直迷迷糊糊的。若能徹底治癒,甭說入藏書閣,讓九重殿歸入白帝城也有商量的餘地。

一席話,讓原本苦中作樂的離夫人開懷大笑,蒼白的臉龐暈染些許血氣。要不是擔心那幾位繼子誤會她別有用心,她定會努力促成此事,讓他餘生安泰。

「她是白帝城百姓的福氣。」離夫人抹著眼角笑出來的淚水,「她若接納九重殿,也是咱們的福氣。」

可惜,這個願望恐怕難以實現。

白帝城的實力已經讓某些人心存忌憚,趁她沉迷閉關修鍊時招賢納士,逐漸成了氣候。九重殿以前犯過潑天大錯,能幸免於難存活至今是託了聖君的福。

但,如今的天下仙門形勢一分為二。九重殿要麼獨善其身,要麼加入仙盟。他若膽敢加入白帝城,怕是連聖君的大名都壓不住滅門之災。

偏偏白帝城是個不理俗世紛爭的,讓有意加入它的宗派顧慮重重,遲遲不敢表態。

有的索性躺平加入仙盟,是生是死,聽天由命。

「正因為這樣,為夫相信她沒說謊。」楚殿主語氣沉重,「夫人,我不是想離間你們母女之情。看在你的份上,我也不和她計較煜兒的事……」

煜兒偷練來歷不明的功法,入魔是遲早的事。

這次在秘境里被鳳笛引出心中的惡念,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他入魔尚淺,又恰巧遇到東姁元君途經,出手拔除他身上的魔瘴,他才有機會留住一條殘命。

說到底,兒子入魔,當爹的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但,那位繼女是萬萬不能要了!這哪是繼女?分明是披著仙子外皮的魔女。

今天,甭管那東姁提什麼要求,哪怕要天上的月亮他也會想方設法讓她如願。只求對方在九重殿逗留幾日,讓他趁此機會勸服夫人,與那魔女脫離關係。

萬一夫人受不起打擊又暈倒或者神智不清,立馬把那東姁拎來給她醫治。

果然,一提到女兒,離夫人立馬紅了眼眶,捏著手帕按在眼皮底下,泣道:

「她小時候多善良啊!連小小的螻蟻尚且捨不得傷害。懷她那陣,幾乎每晚都做夢。夢裡的她也是一個活潑善良的小仙女,一直『師父、師父』的喊我……」

那乖巧的小模樣,喊得心都化了。

可是,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和女兒相同資質,並且一起玩得很開心的小姑娘相繼消失了。最後得知,她們要麼失蹤,要麼墜了崖,要麼就是被人拐跑了。

漸漸地,女兒身邊的小玩伴只剩一群吹捧她的小男孩。

自家閨女資質好,乖巧懂事又膽小,做娘.的擔心她混在一群小男孩中會吃虧,就把她拘在院里甚少外出,平時多與族中姐妹玩耍。

雖然,族中那些小姑娘一個個本事不足,但氣性大,

時常明裡暗裡排斥擠兌她。可她不在意,反而一得到族中長輩的賞賜,便拿去與族中小姐妹們分享。

女兒的謙遜與懂事,讓族中長輩讚不絕口,經常拿她與自家熊孩子作對比。比著比著,最後一回到家就把自家孩子吊起來一通胖揍。

久而久之,族中也沒人願意和她玩了。

離夫人和前夫以為是自家孩子天賦高,受到族中孩子的嫉妒被有意孤立,深感內疚。無妨,天才與庸才本就處於不同的境界,所知所想莫不是天淵之別。

合不來很正常,既如此,離夫人索性帶著孩子回到師父那兒。師父雲遐仙子乃大乘期的大能,長年居於宗門之外的附近山峰洞府清修,平生僅收徒六人。

千百年以來,有三名弟子在遊歷時相繼殞落。

剩下的三人,即大師兄、四師兄與她這位六師妹。大師兄資質好,被送回宗門成為掌門弟子,而她與四師兄結為夫婦下了山。

對此,師父喜聞樂見。

在她老人家眼裡,除了大弟子,其餘幾人資質平平不堪大用,不求飛升了,能保住性命就好。而離夫人夫婦離師父最近,時常回去探望,除非對方閉關。

那天,離夫人帶著孩子來到師父的洞府前。師父轉身,在瞧見孩子的第一眼時微微色變,蹙眉不喜:

「蝶衣鳳心?」

為了給徒兒面子,師父最後勉強加了一句:

「資質不錯,是修鍊的好苗子。」

就那一眼,離夫人便知曉師父不僅是不喜女兒,甚至可以說是厭惡。她不懂這是為何,曾私底下問師父。師父嘆氣道:

「小小的蛾子懷有一顆鳳皇的心,如何撐得起她嚮往的鴻鵠之志?況且她有業障隨身,徒兒啊,如果你真為她好,縱然她資質不凡,切不可傳授功法……」

否則,不僅禍及天下,更危及自身。

「為師就你們幾個弟子,你是資質最好的一個。可惜生了這孽兒損了你大半修為,蒙了你的慧眼……」

若不聽為師勸告,將來後悔莫及。

那是師父對她說的最後一番話,當晚就閉關靜修了。離夫人心神大亂,正不知所措時,驀然收到族中傳訊,說有族人在附近遇仇人偷襲,讓她速去拯救。

她雖折損了大半修為,仍比前夫的族人高出不少。

要救人,就必須把女兒扔在師父的山裡。山裡除了師父,還有一名老雜役在旁伺候。事態緊急,離夫人只好將女兒交予對方看護,同時急召前夫來照看。

老雜役是看著她長大的,值得信任,可對方的修為堪憂,唯有讓孩子的親爹過來她才放心。

前夫很快就趕來了,可他留下兩名侄女照看女兒,自己和同族兄弟去了秘境。結果在秘境遇險,又向她求救。於是一來二去的,不知不覺地過了一個月。

好不容易平安出了秘境,她聽到一個噩耗。

師父在閉關的緊要關頭,被一群發瘋的通天犀闖入陣中,破了她的結界,衝垮了她的洞府。師父先是走火入魔,后又為了救她的女兒與通天犀拚死相搏。

等宗門弟子趕到時,她已經灰飛煙滅了。

------題外話------

謝謝大家的推薦票、月票和打賞的支持~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一簾風月九重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一簾風月九重天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七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