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回

第六百三十九回

那時候,離夫人剛從秘境出來不久,受傷不輕。

一出來便得知師父遇害,接著拿到老雜役交給她的線索,連日前往碎石堆尋找證據。查到穿音殘石后,又四處奔波尋找女兒的兒時玩伴逐一問清楚。

受傷未愈便如此勞累,本就心力交瘁。

得知果真是女兒害了師父,離夫人一時接受不了當場昏倒。等她醒來,她已經被前夫家關起來了。前夫還到室內痛心疾首地罵了一頓,罵她委屈了孩子。

女兒到底跟她爹說了什麼,離夫人至今不知。

接下來,她一直被前夫家困在內室,連門口都碰不著。前夫用陣盤將她囚在屋裡,並向族裡借了寶貝消耗她的靈力,讓她復原功力無望。

「無論笛兒犯了什麼錯,她始終是咱們的孩子……」

室外,前夫耐心勸她莫被仇恨蒙了眼,害了自己唯一的孩子。離夫人哭問他,可知師父是誰所害。前夫怒駁那是意外!說她瘋了,竟然懷疑自己的女兒。

他告訴她,女兒已被族老帶往碧海聖域參與招徒考核,那可是大仙門啊!一旦女兒成了聖域的弟子,將為族裡帶來無上的榮光和資源。

族裡沒有人會相信她,就算相信,亦無人理會。

女兒天賦異稟,且懂得催長靈植,一時失手連累幾個人殞亡,既是對方的命不好,業障也由女兒將來自個兒承擔。

他與族中長輩已經警告過女兒,業障纏身,非同小可。

小時候犯的錯就算了,入了聖域之後定要用心修習功法,待功成圓滿時再將功補過。女兒答應了,且誠懇悔過,前夫勸夫人給孩子一個悔過自新的機會。

離夫人見自己被困,意識到不能硬剛,便假意說好。

然而前夫也不傻,讓她安心待在裡邊冷靜冷靜,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這一困,就是十年。

十年間,由於女兒受到宗門的重視,前夫一族受益匪淺搬到新宅子。偌大的老宅就困著她一人,派人嚴加看管,哪怕她的功力已經低至築基還是不放心。

十年裡,她備受煎熬。

夜裡,女兒仍是她夢裡的小仙女;白晝,女兒卻是她的弒師仇人。說實話,就算前夫放她出來,她也未必能對女兒下狠手。

她有過放下仇恨的想法,可每每夜裡,總能夢到昔日的師父是如何溫柔悉心地教導她和幾位師兄弟。看到師父因那番話慘遭毒手,滿身鮮血地看著自己。

這道坎,她始終邁不過去。

十年的光陰沒能帶走她心中的矛盾恨意,而她日常還要努力修習,期盼有朝一日掙脫法陣。但腦海里又每每掠過女兒青澀的面孔,師父溫慈的目光關懷。

心有雜念,再多的努力也是徒勞無益,功力每況愈下。

十年後,女兒回來探望她。

女兒長大了,亭亭玉立,貌美如花,一臉純真嬌憨的站在門外看著她,小心翼翼道:

「娘,您看,女兒長大了,乾乾淨淨的……」

她說,聖域的掌門和師兄姐們對她很好,她也向掌門和師兄坦承小時候犯過錯,誤傷過人命。她的坦承率真讓他們頗感欣慰,告訴她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她說,掌門和長老們認為她催長的靈植又叫仙靈之植,經她催長的植物散發出來的靈氣是仙氣。

倘若利用得當,

惠及天下蒼生,足以彌補小時候的無心之失。

「娘,我真的知錯了,您就饒我一回吧?」女兒懇求道。

飽受折磨的離夫人在女兒跟前,就像一位柔弱無助的婦人,淡然道:「你今天若肯散盡功力,娘就相信你真的知錯了,你可願意?就當為了娘……」

她知道,唯有女兒點頭,自己才能出來。

如果女兒真的知錯了,如果女兒還有點良心的話……

誰知,女兒聽罷神色一黯,失望難過地垂下眼眸,喃喃自語,「娘果然還是不肯原諒我……」

喃喃罷,離夫人看著女兒跪在門外,實實在在地叩了幾個響頭。然後起身正準備走,忽而想起什麼事來,轉過身重新與親娘對視,語氣平緩道:

「對了,娘,我小時候的事,曾在入聖域之前告知族老。我後來才知,因為您的胡言亂語,且族老們責怪他們多嘴多舌,挑撥離間,索性為我除了隱患……」

這些年,她以前的那些小玩伴和家人遭到了各種天災人禍,死的死,散的散,已經不復存在了。

說完,女兒這次真的走了,走得無牽無掛。

而聽完女兒的話,離夫人呆了許久,爾後默默站在原地笑了起來……

將存在心裡的話和盤托出,毫無保留,離夫人整個人顯得輕鬆多了。反而楚殿主哭得像個孩子,握緊她的手不時輕拍,口中不停說著他應該早點去找她。

離夫人好笑地安撫他片刻,最後問了句:

「朝宗,再過幾天便是你的壽辰了,讓阿晏把煜兒帶回來好不好?這些年,因為我的緣故讓你忽略了他……」

她想向那孩子道個歉,順便作出補償。

「他修習不明功法,活該受此教訓。再者說,那是鳳笛造的孽,與你有何干係?」楚殿主不贊同道,「既是我忽略他,該做補償的是我這老子。」

離夫人知他口硬心軟,無所謂地笑了下,道:

「讓你那些孩子都回來一趟,你好歹是他們的親爹。年年只有我陪你,要麼就是你在找我的路上,成何體統?我雖沒盡過義務,到底是他們正經的繼母……」

她覺得自己這次能夠一直正常下去,既是一家人,總要和睦共處的。

「好,都依你。」

楚殿主目光溫柔地凝望她,眼底掠過一絲莫名的憂色。感覺自家夫人這癥狀,像是某種不祥的徵兆。

「另外,今晚你把我送到元君那兒去……」

楚殿主濃眉一擰,萬般不解,「這是為何?」

「你或許疑惑,當年我明明功力散至築基,最後是如何脫困?」離夫人微微抿唇,笑意清冷,「其實我也不明白,每每犯病,體內總會多出一股莫名的法力……」

即便犯病,遭夫家和女兒嫌棄的她已無牽挂,本能地利用那股法力助自己修行。

所以,她一犯病便逃出去,找個地方躲起來靜心修鍊,試圖恢復成親生子之前的功力。可那畢竟是病,嚴重起來連她都控制不住,時常出現迷糊的狀態。

「元君那鈴聲能喚醒我的功力,對我大有裨益……」

她想趁對方在的這幾天,好好利用那鈴聲提高並鞏固修為。

------題外話------

謝謝大家的推薦票、月票和打賞的支持~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一簾風月九重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一簾風月九重天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九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