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當家小農女
  4. 第204章

第204章

作者:

「這就好。」

周秀兒朝着周迎兒說道:「迎兒你心中有主意就好。」

周迎兒見周秀兒這般說,微微一笑,道:「秀兒若是在以前的話,我對這種事情是一無所知,我面對這種事情是慌張無措的,但是我也在李府後院帶了這些日子裏,後院中這些伎倆我也是耳濡目染的,多少是會些的,所以秀兒你不用為我擔心。」

周秀兒聽了周迎兒的話,點頭說道:

「迎兒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

周秀兒說着,然後又對周迎兒說道:「我也不多待了,我在你這裏呆的時間也夠長了,也該回鋪子裏去了。」

周秀兒說着將頭髮挽起來,不過周秀兒一邊挽頭髮一邊朝着周迎兒說道:「迎兒,不過現在我的女人身份給暴露了,大家都知道我是個女人了,我怕是在鋪子裏呆的時間不長了。」

周迎兒聽了周秀兒的話,點頭說道:

「是啊秀兒,原先你裝成男人,在外面做生意還可以,如今你的女人身份暴露了,這個時候你若是還在外面做生意的話,肯定是多有不便的。」

周秀兒朝着周迎兒說道:「現在我也不多想了,我還是先去布匹鋪子裏去吧,不管怎麼樣,不能不交代一聲就人不見了,這也太不負責任了。」

周迎兒聽了周秀兒的話,點頭說道:「秀兒你去鋪子裏安排一下也好,我想着依你現在的身份肯定不能在外面做生意了,不如秀兒你進李府來和我一起生活吧,順便也和我一起照顧守業。」

周秀兒聽了周迎兒的話,搖了搖頭說道:「迎兒我知道你是好心的,只是迎兒我還是不想進李府後院,迎兒你知道嗎雖然我在內院來照顧你,我不用愁吃喝,但是我心中不快樂。在外面的日子我要自己去掙衣食,雖然我會感到累,但是我確是快樂的。」

周迎兒點頭說道:「秀兒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秀兒-」

周迎兒朝着周秀兒接着又說道:「可是秀兒,你現在女人的身份已經暴露了,鋪子裏肯定是容不下你的了,那你還能去哪裏呢?」

「我原先在我二哥的木匠鋪子裏投了些銀子,相當於我和我二哥一起做生意的,我想着現在我可以和我二哥一起經營鋪子。」

周秀兒說完,然後又頓了頓,接着又道:

「我想着這倒不失為一條出路。」

周迎兒聽了周秀兒的話,點頭說道:「秀兒你說的這個法子倒不失為一條路,這樣吧秀兒,我這裏是你最後的後盾,你什麼時候想要來,我自然是會接納你的,但是秀兒你若是有其他的選擇,那麼我也會支持你的。」

周迎兒說完,然後又對周秀兒說道:「秀兒你若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只管和我說吧。」

周秀兒點頭說道:「我知道了迎兒。」

周秀兒說完,然後又道:「迎兒我多謝你了,想來我自從來這臨川縣上,多處受你的恩惠。若是沒有你的話,我都不知道現在是死是活。」

周迎兒看着周秀兒說道:「秀兒你可不要說這樣的話,你我都是女子,女子本來生活在這個世道上是不容易的。我如今有能力,不庇護着你點,還能庇護誰呢?」

周迎兒說完,然後又對周秀兒說道:「秀兒你也不用說這些個客套話了,這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求到你的身上來了,這都是說不準的。」

周迎兒朝着周秀兒說道:「所以秀兒你不要老說這樣的話,那樣的話就太過見外了。」

周秀兒聽了周迎兒的話點頭說道:「我知道了迎兒。」

周迎兒朝着周秀兒說道:「好了秀兒,你現在回去吧,你在我這裏也待了很長的時間了,有空你再回來吧。」

周秀兒點頭說道:「知道了。」周秀兒說着站起身來,然後往外面走去,周迎兒在床上躺着,朝着周秀兒說道:「秀兒我就不送你了。」

周秀兒朝着周迎兒點頭說道:

「迎兒你在床上休息吧,不必送我了。」

周秀兒說完,然後又道:「迎兒,那我就走了。」

周迎兒朝着周秀兒擺手,周秀兒轉身而去,等周秀兒走出了李府,看着大街上飄下了些細雪,周秀兒伸手去碰觸,雪就在周秀兒的手中融化了。

周秀兒眼看着天快要黑了,想着她女人的身份已經暴露,現在回鋪子裏睡覺肯定是不便的,既然這樣,那還不如不回去。

周秀兒邁開腳步朝着二哥周來興的木匠鋪子而去,周秀兒想了想只有去二哥周來興的鋪子裏去住下了。

路上的雪在周秀兒的腳下咯吱咯吱的響着,天氣也越來越冷,周秀兒踏着雪縮著肩來到二哥周來興的木匠鋪子前。

「啪啪啪-」

周秀兒在鋪子門前敲門。

門「吱呀」一聲從裏面開了。周秀兒抬眼一看,正好是周來興,周來興見是周秀兒,頗有些驚訝,問道:「秀兒你怎麼來了?」

周秀兒朝着周來興說道:「二哥是我,先讓我進去,我在外面待了這麼長時間了,有些冷了。」周來興聽周秀兒這般說,忙道:「快進來快進來。」

周來興說着將周秀兒迎了進去,周秀兒看着周來興說道:「二哥,我可能以後不能去那個布匹鋪子裏去了,因為我的女人身份給讓人知道了,所以我不能去了。」

周秀兒說完,然後又道:「可能這以後我只能讓在二哥你這裏住了。」

周來興聽了周秀兒的話,點頭說道:「秀兒你只管在你二哥我這裏住着,我這裏的屋子也多,多你一個人也是能住的下的。」

周來興說完,然後又道:「這以後鋪子的事情秀兒你也能看顧著,這樣也是好的。」

周秀兒見周來興這般說,其實她的心中不願意在二哥周來興這裏住,但是她沒有辦法,暫時只好打算著在二哥這裏先過了這個冬天,等明年暖和來再說。

周來興說完,然後又對周秀兒說道:

「秀兒,我去和娘說一下,讓娘給你搬床鋪子來住下,現在也晚了,還是先休息吧。」

「嗯二哥。」周秀兒點頭應下。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