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碰瓷在大漢帝國
  4. 第109章 極度自私

第109章 極度自私

作者:

雪夜下,身體前傾,劉閑的瞳孔忍不住瞪得滾圓,甚至瞳仁兒都不住顫動着,不光他,身後跟隨他的虞布,張不疑,甚至周九柯流着香汗的俏臉上,都忍不住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來,呼吸都為之一凝重。

「你說什麼?」

「老夫說,既然大漢強盛依舊,吾等秦胡願意聯合羌人,聽從將軍您的調遣,將河西獻給大漢朝廷。」

神情依舊是平靜,老秦人蘇大強的臉上甚至還帶了一股子淡然的笑意來,蒼老風霜的臉上,皺紋都平淡了不少。

「將軍問老夫為何連日盜擾漢營,老夫就是這個目的,為了求見於將軍,並且躲過匈奴人的視線,可惜,上次恭請到那位軍爺,似乎並沒有將老夫的意思傳達給將軍,幸好,得天之幸,這位女將軍追了出來,這才達成了老夫之願。」

看着蘇大強的巴掌指在自己身上,周九柯明顯俏臉一紅,這是個圈套還把她套了進來,幸好蘇大強沒有歹意,不然,還真懸了,可旋即,她又變得亢奮了起來,興奮地將眼神注視在了劉閑身上。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劉閑一定要放棄繼承吳國,可是他的政治奮鬥目標,涼王!作為身邊女人還有左近的核心家臣嗎,大家都是知道的,如今,沒等戰鬥呢,涼國自己送上門來,豈不是大喜事兒?

但是,臉皮子劇烈跳動了幾十下,忽然猛地昂起頭,劉閑的神色甚至露出了一股子兇惡來,卻是惡狠狠地反問道。

「本將軍想要帶秦胡部落去雲中,不知可否?」

如此誘人的提議劉閑沒有回答,反倒是問了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問題,讓蘇大強滿臉的褶皺亦是凝了片刻,旋即他是重重搖了搖頭。

「承蒙將軍看得起,不過老朽逃難於此,在這兒安身立命,已經四十餘栽,兒孫們也都習慣了放牧養羊,回了中原,恐怕輪不動鋤頭了。」

「承蒙老先生看得起,不過本將軍此次乃是為大漢的外交而來,非為與匈奴擅起兵戈,不能答應。」

「諸位,不要再襲擾我大漢軍營了,不然,下場本將可絕不手軟了!」

「告辭!」

在蘇大強,甚至周九柯與張不疑都禁不住流露出一股子不可思議的神情中,站起身,捏着火銃,劉閑轉身就走。

背後,巨*蘿莉氣得嗡一聲又是把顫抖的鐵制秦劍舉了起來,指著劉閑後腦勺。雖然不理解劉閑的絕頂,可身為家臣的張不疑同樣端起了龍首槍,陰沉睥睨的瞄了過去,眼神令蘇大強顫動了下,卻是伸手將蘿莉的劍按了回去。

沒有歹意?若是此地就有周九柯十幾個,少不得被請回山寨,好好「勸說」,可眼下劉閑上百部下,離得遠的蕭娘子還把山頂岩石制高點給佔據了,更何況剛剛一聲鳴雷,到現在秦胡一方都想不明白到底是什麼,老秦人眼神陰鳩中,眼睜睜看着劉閑帶着麾下撤出了山溝。

看着劉閑中路撤回了,上路的蕭峰也帶着壓制弓箭手退了回來,追上劉閑,渾然不知到剛剛發生的事兒,他是興緻勃勃的問道。

「到底是那個部族這麼不開眼,剛剛怎麼了?」

虞布剛想回答,誰知道劉閑又是陰沉着臉一舉巴掌。

「剛剛的事兒,爛在肚子裏,任何人不得吐露半句,若是讓孤聽到風聲.........」

剩下的話劉閑沒說,可是從他陰沉的臉上,欽定陪葬品依舊能看得出後果來,嚇得他忍不住重重一哆嗦,趕忙低下頭,另一邊,蕭娘子則是鬱悶的抓耳撓腮的,明明就在眼前,發生了什麼,偏偏他還不知道。

.................................

「老爺拒絕的太妙了!!!」

風聲鶴唳的漢軍軍營也終於恢復了平靜,除了站崗的,該困大頭覺的困大頭覺,剩下的則把這群秦胡祖宗十八代給罵了個透徹。雖然下令任何人不得透露口風,不過回了中軍,屏退了旁人之後,劉閑還是告訴了韓秀兒。

不過聽得劉閑的拒絕,這妞卻是格外亢奮的蹦起來起來,在周九柯詫異中,還有有幸近前服侍的張不疑死板著撲克臉中,韓秀兒簡直將劉閑誇上了天。

「老而不死是為賊也!那個老賊沒安好心眼子!」

蛇精小臉兒滿是快意與陰森的笑容,背着小手,一副蘿莉裝老夫子相踱著步,亮着一雙寒光閃閃的小虎牙,她陰仄仄的哼哼道。

「月氏人與匈奴人作戰時候,肯定給了羌人和秦胡人好處,月氏人戰敗,羌人和秦胡人作為盟友,要麼成為匈奴奴部,要麼像蘇大強這樣躲到山裏藏起來,苟延殘喘,他們壓根就沒有臣服之心,甚至若不是蘇大強認出漢軍,羌人都未必知道大漢,估計是跟着咱們大軍一路,看上咱們家老爺兵強馬壯,想要拉咱們家老爺下水而已。」

「現在沙州雖然看起了危險點,祁連山可還有個匈奴右賢王部呢,至少四五萬騎銳悍者不是擺設,一群不是當奴戶就是躲山裏的散兵游勇,掀不起什麼風浪來,咱們雲中軍犯不着蹚這趟渾水。」

「不愧是老爺,一眼就看出了這老賊的奸計。」

「原來如此!」

聽着韓秀兒的分析,周九柯頓時茅廁頓開的樣子,重重點着小腦瓜,旋即她臉頰又露出了慚愧的神情,對着劉閑重重一行禮。

「妾身任性妄為,連累君侯身涉險地,請老爺責罰!」

「回雲中再找你算賬,現在有傷在身,秀兒,命人去燒洗澡水,阿九先去上藥休息吧!」

「君侯!」

「記住,若是連女人都護不住,就是吾劉閑之恥,不管你們誰再走丟,你們老公我還是會義無反顧的去找,所以,真為我着想就不要再涉險了!」

抓住周九柯的香肩,劉閑很是霸道總裁的狠狠盯着她美眸,一雙眼睛盯得周九柯這傲嬌系女都是忍不住蠻麗的臉頰緋紅了起來,秀首重重的低了下去,好一會兒,這才唔了一聲。

不過目送著這妞羞怯中逃命那樣出了中軍帳篷,劉閑卻是疲憊的往自己遠征都沒忘了帶的躺椅上重重一躺,揉着太陽穴閉起了眼睛來,身邊,韓秀兒還是笑眯眯的,張不疑則是嘆了口氣。

哪兒有那麼簡單!

首先,更大的戰亂馬上就要到了,就如韓秀兒所說,羌人,秦胡,小月氏,林胡等河西部族不甘心被匈奴統治,匈奴右部被劉閑折騰殘疾之後,這些人估計醞釀了整整大半年,外再聯合昔日裏河西走廊爸主的大月氏,如今大月氏樓蘭在入口沙州打的正歡,羌人定然不會坐看,自己這一聲拒絕,估計是開戰的導火索了。

祁連山一帶也有的打了,正好卡在撤退的道路上,獨善其身是做不到了。

而且韓秀兒欣喜,張不疑嘆氣的原因,其實蘇大強的建議,對於大漢帝國來說,是百利一害。

害處就和親和不成了唄,可是河西暴亂,對於匈奴真有斬臂之痛,不然漢武帝河西之戰後,匈奴人為何哀嘆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生息,失我胭脂山,使我婦女無顏色。沒了祁連山這個絕佳的牧場,沒了和西域通商的利好,匈奴人迅速衰弱了下來。

所以劉閑要是能打着漢室的旗幟在河西鬧起來,與匈奴人進行決戰,就算輸了也是長安格外希望看到的。

對於月氏,匈奴人的敵意絕對在大漢之上,畢竟兩家同為游牧文明,還有着之前的仇恨,農耕的大漢不可能佔據草原,游牧的月氏人卻是可能西東征打回來,取代匈奴人的位置。

有了月氏人這個大敵牽扯,長安到時候只派遣少量漢軍協助,提供些武器糧食支援,三十來萬羌人,二十幾萬的月氏人,足可以在河西牽扯匈奴人幾年甚至幾十年,大漢邊境就安穩了,文帝這種種田皇帝得高興死。

可問題是,這和劉閑自己的利益衝突了。

說得好聽,尊他為主,可是劉閑詢問蘇大強是否願意帶着部族跟他去雲中卻被一口拒絕,秦胡人和羌人為何要反?不就是匈奴人佔據支配地位,他們不甘心被管制嗎?要真干跑了匈奴人,數量優勢的羌族諸部又豈願意被劉閑所管制?

什麼大義,什麼恩德,那些都是勝利者往自己臉上貼金的玩意而已!國起國落,真正決定話語權的還是拳頭有多硬。匈奴人在這兒二十萬人口都壓制不服羌人,劉閑現在有啥,五六千兵力,而且和匈奴人一翻臉,他雲中,九原瞬間就得成匈奴眼中釘,在優勢匈奴的包圍下能堅持不了多久,這兩三年的努力頃刻付之東流,他又拿什麼能壓制服這些桀驁不馴的游牧土著。

若是劉閑的奮鬥目標是班超這樣大公無私西域大都護還行,帶着五六千兵力,明面上引領土著各族為大漢的事業東征西討,暗地裏各族自治,關起門來當土皇帝,把自己當個神像供起來也行,問題是劉閑可是個野心狼,他可不想在這兒為大漢處理部族雞毛蒜皮,鞠躬盡瘁一輩子。

劉閑的野望,至少要在這兒建立和吳國一樣他說了算的涼國,甚至將來安穩下來,他還要遠征,還想把西域吞下來,到時候有兒子有孫子繼續遠征,越過蔥嶺,能打多遠打多遠。

憑啥亞歷山大能從希臘打到亞洲,他漢家子孫就不能打到羅馬看看?這麼多慾望,劉閑絕不希望自己被架空了!

而被架空的前提還是劉恆能讓劉閑留在河西,老傢伙要是壞水兒一冒,再選個河西大都護帶着幾千兵馬派過來,把劉閑調回去繼續當他的征北將軍去,他有啥招?平白賠了夫人又折兵而已。

所以,劉閑的拒絕是極度自私的!為了自己的建國野望,完全拋棄了長安的利益。

這對於唯恐天下不亂的韓秀兒來說,有野心的劉閑是她知音戰友,可對於劉閑現在都不知道,身份居然是矩子張不疑來說,就是痛失良機了,難怪黑衣槍男忍不住嘆氣。

「張先生,加強戒備,秀兒,命令部隊收斂行李,估計這幾天,還真的去幫一幫一隻鞋兩兄弟了。」

在野心與罪惡感中掙扎了一會兒,晃悠逍遙了半天,劉閑終於回過神兒來,帶這些疲憊的吩咐下來,一喜一嘆的兩人也是同時應諾,不過沒等兩人退出去,負責斥候警戒的校尉陳樹卻是忽然急促的在帳外叫喊起來。

「主公,抓獲秦胡人姦細十幾個,說是希望求見主公,請主公定奪!」

「哦?」

劉閑的眉頭頓時揚了起來,給他鬧了這麼大個么蛾子,竟然還敢派人跟上來,這蘇大強真拿他劉閑當老好人了?

「把他們帶上來,另外命令諸將,繼續值守崗位,不得擅到中軍。」

「末將遵命!」

...........................................

算是熟人吧!那個一米三的巨*蘿莉,剛剛威風赫赫揮舞著那把長劍已經被沒收了,而且還很有情調的被牢牢五花大綁起來,雙臂結結實實背在背後,小胸脯向前綁得挺挺的,令劉閑愕然地是,真不知道她是秦人與哪一族混血的,脫下了斗篷之後,這妞的一頭秀髮竟然是灰白色的,很像後世小姑娘特意染的奶奶灰,或者動漫里的白毛魔女之類形象,看得劉閑這白毛控是格外的養眼。

「大膽,見到我家將軍,還不跪下!」

反綁雙手被推進帳篷,在陳樹厲聲呵斥中踹到了這妞的膝蓋上,她這才不服氣的跪下,眼看着她似乎比周九柯還傲嬌,繃緊著結結實實捆綁的玉臂,就好像捕食的小豹子那樣惡狠狠盯着自己,劉閑禁不住從搖椅上感興趣的向前探出身子來,調侃的問道。

「小姑娘,這次又看上我漢營什麼了,叔叔送給你!」

「不要叫我小姑娘,你才多大!」

「另外,這次是奉我父親之名,來救你這個漢狗的狗命來了!十七部羌族商議,一旦協商失敗,第一個剷除的就是你還有你麾下的漢狗兵馬,防止大漢與匈奴狗真的聯合起來!七部羌人已經集結了部族壯丁,明天中午就會越過匈奴右部渾邪部,圍攻到汝營寨,不想死就趕快找你匈奴主子求救去吧!」

聽着這混血小丫頭片子一陣不可欺喝罵,劉閑就好像燙了屁股那樣,一個激靈蹦了起來。

招誰惹誰了啊?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