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東晉隱士
  4. 第365章 來得更猛烈些!

第365章 來得更猛烈些!

作者:

夏天的雨,或急或緩,有酣暢淋漓,也有無休無止。

山陰的雨已經下了好幾日,都不見有一絲天晴的樣子,屋檐上的雨水,就像一條條水線,筆直地落下,形成了一道水卷珠簾,淅淅瀝瀝的雨聲,沒有一刻停歇。

謝道韞坐在窗前,給丈夫仔細擦著頭髮。

「所以,你的建議就是,讓他們直接私奔了?」

「是啊。」王凝之理直氣壯。

「哎呀!」隨著頭髮一緊,王凝之吸了口冷氣,「咋了?」

謝道韞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我是讓你去幫他們一把,你倒好,把事兒弄得更麻煩了。」

「哪裡麻煩了,」王凝之笑眯眯地,輕輕拉著妻子的手,一邊讓她坐下,一邊解放了自己的頭髮,「我這叫快刀斬亂麻,一了百了。」

「你也不是不知道,祝英台家裡頭那麻煩事兒,爹娘就想著怎麼攀附權貴,讓祝家莊發揚光大,可她那幾個哥哥,又不成器,尤其那祝彪,不把莊子給敗了就不錯了。」

「所以啊,她娘唯一的盼頭,就是這個女兒了,人長得還算湊合,讀書知禮,就算是脾氣差了點,反正嫁人之前,對方也看不出來的。」

「梁山伯家裡頭窮,又只是個小小縣令,還是貿縣那種地方的,就算是未來真的有一天,能把水患治好,那也就是個幹吏罷了,要在朝廷里往上頭走,有幾個是靠這份兒本事的?靠的不都是背後的勢力,和自己的眼色行事,人情世故嗎?」

「朝廷的能臣,是要管人的,不是管事兒的。只有地方上的幹吏,那才是幹事兒的。」

「所以,梁山伯是真的可能被載入史冊,但只能是因為治理水患,不會因為什麼高官厚祿,倒是沒有什麼好壞之分,人的追求不同嘛。」

「可是問題就在於,梁山伯的這個追求,和祝員外兩口子的追求,幾乎是背道而馳的。」

「更別提哪怕是這種背道而馳的追求,那都是未來的事兒了,是不確定的事兒,說不準那梁山伯一輩子就栽在貿縣治理水患,還不一定有成就。再過些年,碰上個運氣不好的年頭,水災大發,梁山伯不就是那個被拎出去做樣子給百姓看的嗎?」

「本來呢,咱們也能幫他一把,打聲招呼,給他換個地方,可這傢伙自己一門心思就要治水,誰拉得動?別的事情能幫,治水的事兒,我是真的門外漢,啥也不會,怎麼幫?」

「他會是個好官的,但那是對於百姓而言,對於祝家莊來說,那算不得好,甚至算差的了。」

「你信不信,要是讓那祝英台的爹娘,能自己挑,就算是挑了王藍田,他們都不會挑這個梁山伯的。」

聽了丈夫的話,謝道韞也是無奈地嘆了口氣,「梁祝二人,實在是脾氣執拗了些,梁山伯就要去治水,不管人情世故,祝英台一門心思支持,也不加以勸說,確實難辦。」

「就是說啊,」王凝之點點頭,「這倆驢脾氣,我才懶得跟他們講那些大道理,就算是講,他們也不會聽的,說不準像那祝英台,還要跟我吵,小孩兒心思。」

「可是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尤為可貴啊,我們也才會幫。」謝道韞笑了笑。

王凝之聳聳肩,「是這樣沒錯,所以嘛,我就給他們提供了一個最簡單的辦法,去私奔算了。」

「我要勸說這倆人,

那怕是對牛彈琴,讓他們去勸說祝英台的爹娘,估計也是一個效果,再說了,人家爹娘給女兒挑未來的夫婿,咱們也不好真的去以勢壓人啊。說不準落不著好,還要被人埋怨。」

「況且,梁山伯這時候大概已經在去往貿縣的路上了,也沒那麼多時間,讓他去慢慢勸說之類的。還是快刀斬亂麻來的輕鬆。反正梁山伯別的不說,人品還是有的,以後也會時時孝敬,就是了。」

「那你是怎麼讓他們私奔的?」謝道韞在接受了丈夫的理由之後,便開始眼裡閃耀著八卦了。

講道理,養胎的日子確實無聊,能聽一點八卦消息,這當然是非常快樂的。

「咳咳,」王凝之輕咳一聲,抬起右手,微微半拳,擋在嘴前面,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要說起這個,那故事可就曲折離奇了,且聽為夫給你慢慢道來。」

謝道韞已經把旁邊那盤小果子給挪了過來,順便倒好了倆杯茶。

旁的不論,丈夫講故事的本事,那謝道韞是相當認可並且佩服的。

窗外的雨聲,伴隨著丈夫的聲音,一同響起,讓這個故事,更加撲朔迷離了些。

「……然後,祝英台就決定,要等過些日子,再跟上去,不然梁山伯還在祝家莊的時候,她肯定是出不來的,而且被好多家丁丫鬟們看管著,只有等我和梁山伯都離開了,才會有機會。」

「梁山伯倒是十分猶豫,嘴裡總是說些什麼這樣會有損於祝英台家裡的關係,巴拉巴拉一大堆,也沒什麼用,反正祝英台也不會聽他的。」

「等兩人都去了貿縣,呆了一段日子,祝英台幫著他能把那兒治理好,也就差不多了。」

「梁山伯是個死板的性格不假,但祝英台不是,到那時候必然會找你,想要給梁山伯換個地方,那我們再給打聲招呼,換一個稍微好點兒的地方,能治水,但也不會這麼麻煩就好。」

聽完了丈夫的故事,謝道韞輕輕點頭,「目前來看,大概這就是最好的法子了,否則等梁山伯再回來,怕是祝員外兩口子,早就給女兒找好了夫婿。」

「是這個道理沒錯了,」王凝之笑了笑,「現在梁山伯那意思已經很明白了,祝英台的表現自然也騙不過她爹娘,所以私奔的重點,就是祝英台不能呆在祝家莊。」

「只有她不在,她爹娘才不會亂做安排,否則隨便找一家豪門大戶,到時候人家過來,發現祝英台早就私奔了,豈不是好事兒不成,反而結仇?」

「盼著大家都能和和美美的過日子,少一些麻煩和災難吧,爹爹這兩日就該回來了,到時候你陪我去看看他老人家。」

「沒問題。」王凝之笑著點點頭。

「對了,我幫你應承了一件事兒。」謝道韞突然眨眨眼,笑得很是開心。

「什麼?」王凝之一頭霧水。

「給你找了個還未出生的孩子,來做學生。」

「啊?」

……

雨始終未停,只是從豆子大的雨滴,變成了連綿的細雨,就在這場無休止的雨中,謝奕回到了會稽山陰。

可是還沒等王凝之兩口子去謝家看望他,他就主動上門了,也不是來看女兒的,而是直奔王羲之的書房。

因為和他一起回來的,還有另一個消息。

秦,車騎大將軍、都督中外諸軍事,雍州牧,東海王苻雄在平陽大戰後,本就負傷,仍堅持率前軍往蒲板,欲對峙桓溫,卻在急行軍中,遭桓沖埋伏,中了流矢,還未回去長安,便傷重難愈,死在了路上。

秦皇帝苻健聞訊,悲傷嘔血,重病不起,不能視事,追贈苻雄為魏王,賜謚敬武,苻堅已率大軍回朝,為其父苻雄舉喪。

王凝之到了書房的時候,王羲之,謝奕,謝安三人正坐在席前,沉默不語。

匆匆拜見,謝奕大手一揮:「不要搞這些勞什子虛禮,趕緊坐下。」

王凝之依言而坐,小心翼翼地給三位添了茶,問道:「苻健這回,怕是真的要不行了?」

謝奕點點頭,「苻健如今久居深宮不出,已經令太子苻生統領諸事,派了太師魚遵、丞相雷弱兒、太傅毛貴、司空王墮、尚書令梁楞、尚書左僕射梁安、尚書右僕射段純及吏部尚書辛牢八人為輔,共助苻生。」

「長安,這是要亂啊。」王羲之眯了眯眼,看著面前的茶杯中,茶葉在不斷上下翻滾著。

「秦能立於晉,燕之間,地盤最小,卻戰力充沛,一在苻健穩坐長安,二在苻雄能征善戰。如今苻雄已去,苻健也難再支撐,怕是用不著我們動手,秦自己就會亂了。」謝奕點點頭,說道,「平昌王苻菁向有野心,又勢力頗大,與苻生不和,那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了,自從苻萇去世后,苻健立苻生為太子,便再不允苻菁統兵出征,只留他在長安任職,這次苻菁怕是按捺不住了。」

「苻生勇武,卻性子殘暴,酗酒而酷烈,」謝安接起話來,「若不是那讖文中有三羊五眼的話,苻生可不會被立為太子。秦之亂必行之,就看苻菁有沒有那個本事了,如今苻雄沒了,只要他能成,恐怕秦之將領,都會倒戈,到時候這秦,也就是苻菁的了。」

「不錯,」謝奕抿了口茶,「苻雄沒了,秦國內,恐怕再難有人是苻菁對手啊。」

「苻堅呢?」王凝之突然開口。

「苻堅?」謝奕愣了一下,謝安卻眼前一亮,若有所思。

王羲之則瞧了兩眼兒子,頗有些不確定地開口:「你覺得苻堅能勝得過苻菁?」

王凝之輕輕點頭,「苻堅是苻雄之子,軍中將領若說是會給苻菁面子,估計更會給苻堅面子,這麼多年跟著苻雄打仗,如今看到苻雄的兒子有其父之風,軍中將士,未必不會擁戴。」

「打仗的事兒,我不太懂,」王羲之皺了皺眉,「苻堅確實也打了不少勝仗,這次更是和桓溫對峙,互有勝負,又率軍去了平陽,上黨一帶,為大軍解圍,軍士們擁戴,倒是說得過去,可是他畢竟年輕,真的能和苻菁相提而論?」

謝奕開口:「難說,苻堅此子,打起仗來,不拘一格,頗有些奇兵妙招,倒是和桓沖,頗為相似。假以時日,未必不是下一個苻雄。」

「如今苻雄剛剛沒了,軍中將領,正是群龍無首的時候,苻堅在此次大戰之中,算得上進退有度,用兵切合,現在又受命於苻健,率軍回朝,拱衛長安,若是他肯站在苻生這一邊,苻菁想要動手,恐怕就很難了。」謝安眼神閃爍。

王凝之笑了笑,「我倒是沒想那麼多,就是覺得這些能打仗的將軍們,上一代是慕容恪,苻雄,桓溫等,到了下一輩的時候,鷹揚將軍桓沖,一枝獨秀,而如今大戰,又進入天下人視野里的,就是苻堅了。桓溫大將軍一向著力培養桓沖,那苻健和苻雄,會不會也是一樣呢?」

「你是說,苻健有意,要扶著他上位,讓他來繼承苻雄的位置,統領全軍?」王羲之端起茶杯的手,停在半空中。

「苻健這輩子,能成大業,幾乎有一半的功勞,是他好兄弟苻雄的。要給兒子找幫手,朝局之中,他已經安排了八人為輔,可這軍中,就難說了。」王凝之眼珠子轉了轉,又繼續說道,「秦國裡頭,將軍不少,可是能讓苻健放心的,怕是只有苻雄一個了,有苻雄在,一切無憂,可苻雄沒了,那接下來,其他的將軍們,都是跟著苻健的老一輩人物了,苻生可未必能壓得住,年輕的將軍們,想要掌控全軍,不被老將們奪權的,也只有一個苻堅了。」

謝奕閉上了眼,思慮片刻,一巴掌就拍在王凝之的肩頭:「好小子,怕是真要被你說准了!」

王凝之翻著白眼,好不容易才坐直了,努力地笑了笑,「我都是胡亂說的,可做不得准。」

一邊說著話,一邊悄悄地把自己的坐墊扯遠了些,妻子那種動不動就愛以武力脅迫自己的脾氣,大概也和面前這位老丈人不無關係。

「苻健只要還活著,總是能彈壓各方的,想必他也會削一下苻菁的勢力,只看這苻菁能不能忍得住了。」

「我們要不要做點什麼?」王凝之眼神閃了閃。

「嗯?」謝奕愣了一下,茫然地看過來。

謝安卻微微一笑,饒有興緻地看向王凝之:「你有什麼想法?」

「秦國嘛,當然是越亂越好,要是苻健沒了以後,苻生順溜溜上位,還有苻堅在外統兵,多少有些麻煩,我們或許可以刺激一下,讓苻菁忍無可忍呢?」

「忍無可忍?」王羲之眯了眯眼。

「苻菁本來就和苻生不和,苻生那樣酷烈的脾氣,坐上皇位以後,苻菁的日子怕是不好過,他現在需要的,不過是個必須反的理由而已。」

王凝之笑著回答,站了起來,把窗戶打開,「不妨讓這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