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人類至上
  4. 第七十四章 錢泰豪之死

第七十四章 錢泰豪之死

作者:

「成仲,你爺爺怎麼樣了?」

錢康來見到錢成仲出來后,表情嚴肅地走上前,心裡卻在想,錢泰豪被人送回來的時候,已經奄奄一息,這會應該要掛了吧?那以後錢家誰做主?

想來想去,錢康來覺得自己最合適,跟在他身後的錢金來,以及錢宇來也是這麼想的。

雖說醫生講調養幾個月就能痊癒,但錢家人卻是不信。

畢竟,六十多歲的人了,被人一腳踢到了牆上,沒當場死去,就算命硬了,現在送了回來,再有武功傍身,估計也撐不了多久。

這也是大晚上的,一幫錢家人齊聚一堂,守在錢泰豪病床前的原因。

錢成仲雖然年輕,但卻並非不通世事,知道自己這幾位叔伯心裡在打什麼主意,但他也沒戳穿,心中冷哼了一聲,臉上堆著笑,搪塞了幾句,說了一番場面話后,便帶著自己的母親陳美嬌,匆匆離開了莊園。

屋內,談話還在繼續。

錢成仲走後,錢泰豪拉著自己三弟錢圭的手,有氣無力地講道:「今日,我遭逢此劫,兄弟姊妹,只有你親自來看我,其他人,只派了後輩來,真叫人寒心」

錢圭再次勸慰道:「你不要想這麼多,安心養病吧!還沒到那個程度呢!」

錢泰豪罷了罷手,虛弱道:「我的情況我清楚,即使傷勢痊癒,身體也將大不如從前」

頓了頓,錢泰豪又道:「成仲還年輕,需要你幫忙照拂,明日,你便召回族人,帶著他們回西山市吧!我試圖滲透武道協會的計劃,已出了變數,那秦羊與出雲真人,不會留我錢家人在江南市,如若不走,恐有大禍臨頭」

錢圭有些不忿,道:「這才剛來,又要回去,這叫什麼事,二哥他們肯定會暗地裡恥笑咱們的!」

「管不了那麼多了」

錢泰豪搖頭嘆了一口氣,見狀,錢圭只好點頭。

磨蹭半響,錢泰豪從貼身衣物中,掏出一物,顫顫微微遞給了錢圭,錢圭見狀,眼睛一亮,接過來翻開一看,頓時大吃了一驚。

「宗鶴拳?大哥手中怎麼會有這宗鶴拳?」

錢泰豪搖頭沒有說話,見狀,錢圭若有所思地將這本古樸的線裝秘籍《宗鶴拳》收入了懷中。

「魯伯垓愛財,我們用錢便可控制他,柯謀臣愛權,我早已許諾,給他謀一份職位,唯獨這佟理孫不好控制,這佟理孫此次出山,便是為這《宗鶴拳》而來,只要我們一日不交出,他便只能為我們賣命,這三人,實力非同小可,有望衝擊宗師之境,這大概也是我此次來到江南市為我錢家謀奪的最大財富了」

說到這裡,錢泰豪回想起秦羊蹲在他面前時,伸出的那隻拳頭,嘆道:「世道已大變,若無高手庇護,我錢家早晚有一天,要淪為魚肉,任人宰割」

錢圭聞言,表情凝重,拍了拍藏在懷中的《宗鶴拳》秘籍,正色道:「大哥,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

錢泰豪點了點頭,揮手道:「去吧!」

錢圭聞言,重重地點了點頭,轉身便退出了這間充滿藥味的屋子。

見到錢圭出來,守門口的錢康來等人又想涌過來問,卻被錢圭一通喝罵,罵了個狗血淋頭。

屋內,錢泰豪聽到屋外的喝罵,有些心煩,見到一旁哭哭啼啼的王氏,便招了招手。

王氏見狀,緩步走了過來。

「老頭子,你有什麼話想說?」

王氏俯首詢問,眼淚婆婆娑娑,讓躺在病床上的錢泰豪不禁回想起了秦羊居高臨下俯視自己的那一幕,心中頓時就湧起一股怒火,表情也變得有些猙獰且瘋狂,直到半響之後,才漸漸平復。

「我無恙,你讓屋外的那些人都走吧!吵得人心煩」

王氏點了點頭,依照吩咐去辦了。

錢康來等人從王氏這裡也依然沒有得到想要的消息,只好搖頭嘆氣,帶著不甘,漸漸散去。

入夜,夜極深,天空陰沉沉,沒有月亮。

一名黑衣人飛身進入莊園,破窗而入,闖進了錢泰豪的病房。

錢泰豪,死!

......

國天賓館,國天地產旗下的產業。

秦羊與孟世靜暫住在這裡

一大早,秦羊便被一陣急促地敲門聲吵醒,打開門一看,就見到了一臉焦急的孟世靜。

「什麼事這麼慌張?」

秦羊揉了揉眼睛,還想睡個回籠覺,昨夜他與出雲真人坐而論道,直到後半夜才回賓館休息。

「能不慌嗎?出大事了!昨天被老闆踢了一腳的那個錢泰豪死了!」

孟世靜心急如焚,見到自己家老闆不慌不忙,渾然不覺的樣子,氣得直跺腳。

「死了就死了...你說什麼?誰死了?錢泰豪死了?這怎麼可能!?」

秦羊如被人澆了一桶冷水,瞬間清醒過來,不敢置信地望著孟世靜。

孟世靜見狀,直接掏出手機,點開了一篇新聞帖子,遞給了秦羊,秦羊接過後,看了看,越看臉色越陰沉。

只見新聞標題赫然寫著『六十三歲的西山市著名企業家錢泰豪先生被某武道家踢成重傷,不治身亡,於當夜凌晨兩點去世』

撰寫這篇新聞稿的人雖然沒說那個什麼武道家是誰,但評論區里一些網友的留言,卻都在說是秦羊乾的。

因為昨天秦羊和錢泰豪發生衝突的視頻,已經被人傳到了網上,還頂上了熱搜。

「不可能!我當時特意留手了,以他的武學修為,他怎麼可能死!?咄咄怪事!咄咄怪事!這不可能!」

望著評論區里,清一色的嚴懲殺人兇手之類的言論,秦羊臉色鐵青,立馬意識到有人在藉此事大做文章,想抨擊如日中天的自己。

這一點,從新聞標題就能看出來,那醒目而又多餘的六十三歲等字樣,一瞬間就能讓人腦補出一個年輕人毆打無辜老頭的故事。

但實際情況卻是,錢泰豪因習武多年的緣故,儘管武藝荒廢,但底子還在,身體壯得跟一頭牛一樣,跟四十多歲的人沒區別,體質比一般的年輕人還要好。

「我已經聯繫了一些公關公司,但沒什麼用,現在網上一眾網友對老闆的聲討鋪天蓋地」

孟世靜此時急得團團轉

這事情,已經超出了她能處理的範圍,畢竟鬧出了人命,而且廣大網友還看過昨天秦羊和錢泰豪發生衝突的視頻,現在錢泰豪死了,那兇手肯定就是秦羊。無論怎樣看,秦羊最後都難逃法律的審判,要被抓去坐牢。

秦羊此時也意識到了不妙,緊皺起了眉頭,正想說些什麼時,卻突然發現,剛剛那篇新聞,直接就消失了!

「這是!被屏蔽了?」

秦羊吃一驚,心思一動,打開瀏覽器開始搜索與之相關的新聞與視頻,卻發現,這些新聞視頻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屏蔽!

到了最後,秦羊發現,與自己有關的一切,包括他的名字,都被屏蔽了!怎麼搜都搜不出來。

秦羊又打開推博

此時推博熱搜鎊相關內容還沒有被屏蔽,熱搜頭條赫然是『秦羊殺人了』等相關敏感話題。

但當秦羊一刷新網頁,這些內容,就全都消失的一乾二淨!

「有人在背後幫我平息這場即將爆發的輿論!好快的速度!好快的反應!」

秦羊心中震驚,隨後漸漸平靜了下來,將手機交給了孟世靜。

「沒事了」

「嗯?」

孟世靜滿臉錯愕,接過手機看了看,頓時瞪大了眼睛。

「這,這是怎麼回事?」

孟世靜心下駭然,她想不出,也不敢想誰有這麼大的能量,能在短短几分鐘內,將有這麼大的事情,強行壓下去!

這時,孟世靜發現,推博熱搜榜更新了一個某著名女明星出軌,被人當場抓住的視頻,一時間,廣大網友全都跑去關注這個了。

孟世靜也下意識點進去看了看,發現視頻內容非常.勁爆!嗯嗯啊啊的,跟看小電影沒啥區別!

「這是什麼!」

孟世靜嚇了一跳,哆哆嗦嗦連忙關掉了視頻,回頭一看,見到秦羊去了浴室,這才拍著胸脯,鬆了一口氣。

「到底是誰在後面幫老闆?難道是...」

電話鈴聲突然響起,孟世靜掃了一眼來電提示后,瞳孔一縮!

「老闆!老闆!電話!電話!」

孟世靜也管不了,舉著手機直接衝進了浴室,褲子剛脫到一半的秦羊見狀,頓時有些無奈,只好伸手接過了電話,然後把直勾勾盯著自己下半身的孟世靜趕出了浴室。

電話是杜星武打來的,詢問了一些有關錢泰豪的情況。

秦羊一五一十回答

到了最後,杜星武道:「別有心裡壓力,這個錢泰豪的死和你沒關係,否則上面也不會幫忙把事情壓下去」

「他殺?」

秦羊有些疑惑

「是的,你被利用了」

杜星武點了點頭,道;「別小瞧第九局的能力,昨天晚上那個錢泰豪前腳死,後腳我們就收到了消息,初步判斷為家族內部爭鬥所引發的謀殺案,不光這個錢泰豪死了,他妻子王氏也死了,只不過,我們第九局的特工偽裝成辦案民警上門調查后發現,他們的死因很特別,目前,案件還在調查中,倒是早上有關於針對你的輿論攻擊,卻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有人在利用此事大做文章,企圖把你逼入絕境,具體是誰我們還沒查到」

「天神集團?」

秦羊下意識問道

「不好說,總之你注意點就行了,你要記得,你現在不是一個普通人,你的一言一行,都會被人盯著,你的一舉一動,都有可能被人利用,這次,就當是個教訓吧!」

杜星武語氣很平靜

秦羊點了點頭,鄭重說道:「多謝!」

「說謝就客氣了,我的目的也很明確,之所以幫你,就是想拉攏你,你來不來特殊調查科?不來的話,下次有個任務我們需要你幫忙,你不幫忙的話,我就讓人解除屏蔽,讓你被人罵死,我想,你再厲害,面對這種輿論攻擊,也只能幹瞪眼看著,束手無策」

秦羊表情錯愕,他還沒見過有這樣拉人的,也沒見過這樣請人幫忙的,如此直白,赤裸裸,毫不掩飾。

「什麼任務?我還要參加武道大會呢...」

秦羊耍了個心眼,想要婉拒。

「你不答應是吧?」

杜星武毫不留情戳破了秦羊的婉拒

秦羊頓時無語,隨後打了哈哈,笑道:「沒有沒有,武道大會這種小事,我擠擠時間就能搞定」

「這還差不多,說真的,連怪物都能殺死的你,除了阿克隆·修斯外,我還真不知道現在有誰能打得過你」

秦羊聞言頓時有些好奇,第一次對這個阿克隆·修斯產生了興趣。

「那個阿克隆·修斯很厲害?」

「非常厲害!」杜星武點了點頭,話語很簡潔。

秦羊頓時更好奇了

「比我厲害?」

電話那頭的杜星武聞言沉吟了一會兒,似乎在拿秦羊跟阿克隆·修斯作比較。

過了一會兒,他問道:「秦羊,我問你個事,那個肉瘤怪物...是不是被你殺了?」

秦羊沉默了一會兒,篤定地說道:「怎麼可能是我殺的?」

「那你就沒有他厲害」

秦羊懂了,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兩人又聊了幾句后,便掛斷了電話,至於任務之事,杜星武只說還不急,到時候會通知自己,秦羊沒辦法,只能答應。

放下手機,秦羊脫光衣服,打開水龍頭,站在淋浴噴頭下,撐著牆壁,任由水流沖刷自己。

望著自己結白的手掌,秦羊心中默默沉思。

浴室之外,是有些忐忑不安的孟世靜。

雖然這次針對他的輿論攻擊,被上面壓下去了,但秦羊的名聲,卻是一落千丈,甚至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以至於以國天地產為首,聯合贊助他的那十二家資本集團,其中有幾家,當場發來了解約函。

哪怕,江南市警方第一時間發布通告,通報了錢泰豪的真實死因,為家族內部謀殺。

哪怕,各種闢謠視頻滿天飛。

盲目的人,也依然堅定且固執地認為。

秦羊,就是殺人兇手!

「是誰!」

秦羊暗暗攥緊了拳頭

明處的敵人不可怕,暗處的陰謀最狡詐。

這句話,何時何地,都不過時。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