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這個神靈太護短了
  4. 第132章 來自斯里行省的神靈

第132章 來自斯里行省的神靈

作者:

艾康完全不知道,這一幕對在場的人影響有多大。

儘管大家都信仰神靈,但神國的存在一直只是存在於傳說。

人死後真的有靈魂嗎?在此之前,連帝白的信徒們都不敢肯定。

直到那片星河的出現,它接引了黃柏他們的靈魂。

那不就是某種意義上的神國嗎?那就是靈魂的最終歸宿。

既然黃柏隊長他們能夠進入神國安眠,那麼作為帝白的信徒,他們是不是在死後也能進入神國?

死亡終究是個沉重的話題。

但今天這一幕的發生,令得這些人從心底里,好像不那麼畏懼死亡了。

「神國既然存在,我們死後也必將進入其中長眠,神靈不朽,神國也將不朽,我們的靈魂將會在神國里得到永生!」

信徒們狂熱的想到。

「英雄們的靈魂將在神國內安眠。」岩耕從來沒有懷疑過神國的存在,畢竟他可是見過真正的神殿的。

看著那些戰士的靈魂被引入星河,老人當即激動的大聲歌頌道:「神靈不朽!」

「神靈不朽!」

所有人都跟著岩耕的聲音附和。

「黃柏隊長可以安息了。」萊文臉上的陰霾一掃而空,他在為自己的朋友高興。

【叮!信徒霍夫成為狂熱信徒,信仰值+100】

【叮!信徒波爾森成為狂熱信徒,信仰值+100】

……

【叮!狂熱信徒史蒂夫正在向宿主禱告,信仰值+10】

【叮!狂熱信徒米勒正在向宿主禱告,信仰值+10】

……

聽得耳邊一連串的系統提示,艾康也心情愉悅,舉行一個葬禮都能收割一大波信仰值,這是他沒想到的。

要知道升級到神靈八階需要六萬信仰值,艾康現在對信仰值的需求可謂是如饑似渴。

布滿神殿穹頂的星河,在將黃柏們的靈魂引入之後,便慢慢消失在了上方。

然而大家的興緻並沒有因為星河的消失而減弱,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葬禮本來是哀傷的主題,但是現場的氛圍卻是有些跑偏了。

其實想想也是,人們之所以哀傷,完全是因為之前大家都以為,死亡就是終結。

但事實卻不是這樣,人死後是可以被神靈引入神國的。

那麼這場葬禮的主題,好像用哀傷來形容就並不是那麼恰當了。

作為這場葬禮的主持者,岩耕好像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當即偏過頭來,老臉尷尬的向著艾康商量道:「神使大人,接下來我寫的悼念詞好像有些不應景了,怎麼處理?」

遇到這種事也是為難岩耕了,他也不知道葬禮過程中會真的迎來命運之神的注視。

這時候無疑需要神使的幫助。

「將信徒們死亡的日子,定為安息日吧。前半場神父的悼詞應該沒問題,後半場以平和的祝福為主。」艾康沉吟少許時間,迅速下了決定。

岩耕當即明白該怎麼做了,隨手將隱藏在袖口的稿子扔到一邊,清了清嗓子,正要臨場發揮的時候。

「哥哥,你快看穹頂的壁畫。」艾希突然發現了什麼,拉了拉艾康的衣袖。

聖女的聲音同時吸引了無數人目光的注視。

艾康和眾人下意識的將眼睛投向神殿的穹頂。

那裡原本刻畫著的是那場命運之神鎮壓以塔奧斯丁惡魔為首的深淵大軍的故事。

然而,在那副壁畫的旁邊,又多了一副新的壁畫。

上面刻畫的突然依然有那尊金光璀璨的命運之神,然而祂這一次鎮壓的目標,從塔奧斯丁變成了邪瞳神和岐陽神。

岐陽神的腳下,是鎮守軍戰士們以及卡普街居民的屍體。

心細的人們還看到,那副新的壁畫中,還有卡普街的景象。

守護騎士萊文和黃柏隊長的身影,正站在科普街上,目睹著這場神戰。

「原來這才是真相。」湧入大廳的人們中,其實還有不少因為撒旦信徒散布的謠言而對命運之神的仁慈有所懷疑的。

現在看到了壁畫的顯現,心中所有的顧慮一掃而空。

顯然,壁畫上記錄的戰鬥才是真相。

壁畫將這場葬禮推向了新的高潮。

「命運之神時刻都在守護者斯維克城,以前如此,今日也會如此。」

「讚美命運之神,我為我之前的想法而羞愧,請求神靈的寬恕。」

「斯維克城將與帝白神殿同在!」

艾康嘴角挑起笑容,其實撒旦信徒的謠言,並不會影響自己的信徒,主要影響的還是那些斯維克城的居民。

本來他都難得去解釋這些的。

這個壁畫的出現,算是神靈對大家的一種交代吧,也算是抹除了大家的忌憚。

畢竟神靈的話,還是要比邪教徒們的話值得相信的吧,要是還不信的那種人,艾康是真的懶得去搭理了。

只是看著那兩幅壁畫的時候,艾康心中也有思索。

這些壁畫的出現,僅僅只是一種記錄嗎?

他以前一直認為是這樣,但是現在升到神靈七階的時候,他再看這些壁畫的時候,總是感覺這些壁畫上有一些奇怪的韻律。

「希望是我多慮了。」

葬禮從開始到結束,無論是信仰星空的呈現,還是壁畫的浮現,都給人們帶來了一波波情緒風暴。

艾康因此收穫了超過1萬信仰值。

艾康很滿意,前來參加這場葬禮的人們同樣滿意。

這場葬禮過後,關於神國的傳說,再次於這座城市間流傳起來。

神國是真實存在的,帝白的信徒們堅信,自己死後也能進入神國。

葬禮結束后,斯維克城又恢復到了平靜的生活。

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平靜,城內沒有了潛伏的邪教徒,城外又暫時沒有外敵的侵擾。

人們在和諧的氛圍下,議論最多的,還是那次葬禮上出現的神跡。

命運之神將英雄們的靈魂接入神國的事迹,被斯維克城的居民們歌頌。

同時帝白的信徒也因此迎來了一波暴漲。

有誰不畏懼死亡?但是如果死亡之後,靈魂能夠去往神靈的國度,那麼就不算真正意義的消亡。

一旦成為帝白的信徒,就很有可能死後升入神國。

幾天時間,艾康的信徒數量,幾乎以每天上千人的速度暴漲。

當然,艾康也並沒有因此閑下來,他幾乎每天都要去一趟騎士訓練空間。

為了弄清楚塔米爾之前給自己透露的那些秘密,他隔三差五的就要去煩他。

「臭小子,放棄吧,你現在這實力,知道太多對你准沒好處,老子是為你好。」

「如果你真想知道,自己去問你家神靈姥爺,別來煩我了。」

艾康敏銳的嗅到了這件事的不簡單,即便塔米爾煩他煩得都快罵人了,艾康依然不改每天探望的舉動,臉皮很厚的回應道:

「我是看你這老頭每天一個人寂寞,特意來陪陪你,你看你,一點都不領情。」

「滾啊!!!」

時間慢慢步入秋季。

城外的植被開始漸漸染上一些枯黃色彩。

一隊風塵僕僕的外來者突然從那滿是肅殺氣息的凋零山林間走出,徑直朝著斯維克城而來。

他們基本上都是婦孺老人,一共十七人,只有一個小女孩。

為首的是一名背著赤紅長弓的黑髮女子。

在這種敏感的時間段,任何陌生人的出現,都會引發鎮守軍的高度重視。

因為黃柏剛去世,鎮守軍里又挑不出有足夠能力,能替補鎮守軍隊長位置的人。

凱撒專門去了一趟帝白神殿,向艾康借走了萊文,以帝白神殿守護騎士的名義,暫時鎮守城門。

有守護騎士的稱號,以及萊文本身就極強的實力,鎮守軍無人敢不服。

因為看出那個女子是職業者的身份,萊文親自走下城牆盤問。

萊文看了一眼女子,很漂亮的臉蛋,擁有極少人才能擁有的純黑色長發,曼妙的身材,更是被緊身衣勾勒得淋漓盡致。

只是眼神有些冷,狹長的眼眸黑白分明,卻少了一些人情味。

「你們從哪兒來的?」萊文例行公事一般詢問,目光又看向了女子身後的那群婦孺老人,一個個的面色枯黃麻木,破爛衣服上也滿是油垢,比迪蘭城和法郎姆城的難民更加狼狽。

「斯里行省!」女子以清冷的聲音平靜的做著應答。

「斯里行省?那可足足有數百公里。」萊文眼神詫異,同時又一副原來與此的表情。

從這麼遠的地方逃到這裡,怪不得這些人一個個的精神萎靡,半死不活。

「是的,走了快一個月。」女子點了點頭,眼神深處有些許黯然。

本來他們三十多人從斯里行省出發,到了斯維克城,已經死了近一半,還好,塔塔米還沒事。

駝盈回頭看了一眼人群中瘦了一大圈的小女孩,心頭才有了些許安慰。

「你們可以進城。」萊文並沒有過多為難這些難民,只是在人群中大致掃了一眼便放行了。

只是臨走前,他向著駝盈補充了一句。

「但是你是職業者,按照神使大人的吩咐,凡是入城的職業者,必須要去帝白神殿一趟。」

「因為最近城裡剛遭受過撒旦信徒的襲擊,神使大人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希望你能理解。」

「神使大人?帝白神殿的神使嗎?你是帝白神殿的人?」駝盈那古井無波的眼睛里,看向萊文時出現了少有的波動。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