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二千萬的豪宅!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二千萬的豪宅!

一間房就是一間包廂,室靜幽雅。

王林等人入座后,駱正偉命服務員遞上菜譜。

「駱老闆,你去忙吧,我們有事再喊你。」王林說道。

「那行,王總,你們先吃飯。」駱正偉道,「我就在那邊前台處,等下再來給王總敬酒。各位,吃好喝好。」

說完他便退了出去。

周軍笑道:「小佳,我來點菜吧?」

張小佳一進這屋,便知道這裡十分高檔,菜肴肯定不便宜,但她已經說出要請客的話,此刻硬著頭皮也只能點頭:「行,你點菜。」

周軍拿起菜譜,一路點下去:「酥脆鵝肝小餃子、黃油小土豆脆烤海鱸魚、新鮮北海道扇貝、羅漢大蝦、扒大烏參、柴把鴨子、罐燜牛腩、三絲魚翅、紅燒鴨肝、清湯燕窩……」

他每念一個菜,張小佳的心便是一沉。

不用看菜譜,光聽這些菜名,便知道每一道菜都不便宜。

王林笑道:「軍哥,夠了。」

周軍道:「我們難得來一趟北金,還不得好好嘗嘗京里的好菜?何況這又是小佳補請我們的婚宴,菜點少了對不起她。」

張小佳咬著嘴唇,瞪著周軍,但又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周軍又點了幾個菜,這才放下菜譜。

張小佳拿過菜譜來一看價格,眼珠子都瞪直了。

這時,周軍又吩咐服務員:「茅台有吧?先來兩瓶。對了,女士喝不慣白的,再來兩瓶好的紅酒。」

張小佳殺他的心都有了!

王林給了她一千塊錢的禮金,周軍不過給了一百塊錢而已。

這一餐飯全花光還少了!

周軍感受到她投來的目光,得意的挑了挑眉毛。

張小佳扁了扁嘴,無可奈何。

高端私房菜,果然名不虛傳。

食材新鮮美味,酒水正宗。

王林等人吃得大快朵頤。

席間,

何榮貴和駱正偉都過來向王林敬酒。

王林端起杯子,和他們各自幹了一杯。

他們慢慢的喝酒,一邊聊天,這一餐飯,吃到下午兩點才散。

飯點一過,餐館里客人漸少,變得更加安靜。

張小佳喊服務員過來結賬。

「多少錢?」張小佳問道。

「你好,這桌已經結過賬了。」服務員回答。

「結過賬了?誰結的賬?」張小佳看向王林,「是你結的賬吧?說好了我請客的。」

王林澹澹的道:「不是我。」

張小佳更覺驚訝:「那是誰啊?」

周軍哈哈笑道:「你傻啊!剛才那兩個大老闆都在巴結王林呢!你沒看出來嗎?必定是他們中的一個人結的賬。」

張小佳啊了一聲,問服務員道:「我們這桌是多少錢?」

服務員道:「2630元。」

張小佳倒吸一口涼氣。

還好有人結了賬,否則的話,她今天要尷尬死!

她身上所有的錢加在一起,也不夠買這個單的。

王林道:「我們走吧!」

這時,駱正偉和何榮貴走了進來,笑道:「王總,請移步到裡面,我給各位準備了香茶。大正月里的,喝杯茶暖暖身再走吧?」

別人幫他們買了單,這杯茶自然不好拒絕。

王林道:「兩位太客氣了,我們這一桌,何總買的單吧?」

駱正偉道:「我說免單,結果何總爭著要買單,不給我巴結王總的機會。」

何榮貴道:「王總,我們之間的交情,就不談一桌飯錢了。我平時想請王總一家吃飯,還沒有這樣的好機會呢!」

張小佳這才明白,周軍所言非假,這些大老闆,還真的上趕著給王林買單,還以此為榮。

一行人來到後院。

這裡的裝修風格又自不同,採用的居然是高貴澹雅的法式浪漫風格,令人眼目一新。

一間大廳里,裝了一個壁爐,爐里的木炭燃燒著,煙氣從上面的煙囪排走,房間里溫暖如春。

廳的中間,有一張長方形的茶桌,茶板是一整塊實木所制,十分的大氣。

幾個旗袍美女正在煮茶,看來這個茶局針對的就是王林。

駱正偉道:「幾位夫人,這邊有影音娛樂房,你們可以到裡面稍作休息,我們提供了茶點、水果。」

李文秀知道他們要談事,便把其他人都招呼進去了。

周軍和王林坐下來。

美女奉茶,香氣四溢。

茶道起源於我國,在唐代以前,國人將茶飲作為一種修身養性之道。到了唐宋年間,人們對飲茶的環境、禮節、操作方式等飲茶儀程都已很講究,並形成了一套約定俗成的規矩和儀式。到了南宋時期,茶道傳入了東洋,並衍生出了東洋茶道。

茶道指的是品賞茶的美感之道,亦被視為烹茶飲茶的生活藝術,以茶為媒的生活禮儀,以茶修身的生活方式,通過沏茶、賞茶、聞茶、飲茶等方式增進友誼、美心修德、學習禮法,以領略傳統美德,有助於陶冶情操。

王林以前去幸子家,也在她家吃過茶,茶道的過程更加繁瑣。

喝了兩杯茶后,駱正偉言歸正傳:「王總在房產方面也頗有投資吧?」

王林放下手中的茶杯,說道:「是啊,我不懂得投資之道,只好廣撒網,什麼都沾一點。」

駱正偉道:「王總謙虛了,放眼國內,王總稱得上商界的這個!」

他說著,堅起了大拇指。

王林笑著搖了搖頭。

駱正偉長嘆一聲:「我要是有王總十分之一的智慧,也不至於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我投資東洋的股市和房產,之前還賺了些錢,這兩年虧了一千多萬。」

王林心想,這兩年的投資東洋的人只怕大多數都虧了。

駱正偉見王林不搭腔,只得自說自話:「我欠了幾百萬的外債,別人追討得緊,最近這日子好難過啊!」

周軍道:「你有產業,可以幫你賺錢吧?我看這餐館的生意就不錯,一年應該能賺不少錢。」

駱正偉道:「這處房產,是我從前清一個遺老手裡買回來的,買了也沒幾年,當時我花了八百萬,後來我做了新的裝修,里裡外外,一共花了2000萬。我想來想去,也不知道做什麼用,所幸我在京里的人脈還算寬廣,便建了這個餐館。這餐館的確能幫我賺到不少錢,但要賺到幾百萬還債,卻要等到猴年馬月?」

王林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不用著急,慢慢還。」

駱正偉苦笑一聲:「債主要是能允許我慢慢還,那就好嘍!唉,王總,我想把這套房產出售,不知道王總有沒有興趣接手?」

周軍道:「你這房子,總共花了兩千萬?」

駱正偉道:「我當時買賣的單據憑證還在,我裝修的清單也在,這一點我沒必要隱瞞你們。我也不想靠這套房子賺錢,能原價賣出去,我就很滿意了。」

王林倒是相信他說的話。

這麼大的房子,八百萬買下來並不算多,他剛才大概看了下前面幾進的裝修,花一千多萬也實屬正常。

以王林對北金房產價格的認知,這套兩千萬的四合院,二十年以後,漲到十幾億不成問題。

而且這樣的房產,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很多人握著鈔票也未必買得到。

當然了,想坐擁這樣的房產,沒有一定的實力,就算到了手,遲早也會被賣掉。

創業難,守業更難。

什麼樣的人家才配住這麼大的房子?

光是維護費用,就是一筆不菲的開支。

這就跟買豪車一個道理,很多人咬咬牙,買得起,卻養不起。

兩千萬的豪宅,王林當然消受得起。

但他並沒有忙著表態,而是微微一笑。

駱正偉從來沒見過像王林這樣沉得住氣的年輕人,他不由得看向一邊的何榮貴,希望他能出言相助。

何榮貴呵呵笑道:「王總,這房子的確不錯,雖然比不上紫禁城,也比不上恭王府,但放在整個京里,絕對能排到前十。」

王林道:「房子是不錯,可是我常住申城,很少來北金,而且我在這邊剛置辦了幾處房產,我要這麼大的房子,做什麼用呢?」

駱正偉一聽,心裡哇涼哇涼的了。

王林所言不假,他的確沒有購買這處宅子的動力。

2000萬的豪宅,在1993年,有能力購買的人並不多。

有能力又有意願購買的人就更少。

這一年國內的房地產,大多數地方還是房住不炒。

一般的有錢人也不會把這麼多的資金投入到一處房產里來。

除非像王林這樣特別有錢、資金富裕的大富豪!

如果王林也不想買的話,那駱正偉真的不知道還能去找誰來接盤了。

何榮貴笑道:「王總,就當一處別院嘛!有空過來住幾一段時間。」

王林道:「我還得考慮考慮。」

駱正偉卻等不及,他害怕王林這一考慮考慮,就沒有下文了啊!

他給王林的茶杯續了茶,說道:「王總,如果是因為價格的因素,我們好商量。」

王林笑而不語。

他不能還價,得讓對方自己降價。

駱正偉道:「王總,我真的花了2000萬左右,這個只多不少,我可以拿相關的單據給你看。如果你肯接手的話,我降價200萬給你吧!」

他說出這句話時,不由得緊鎖眉頭。

這又要虧200萬啊!

駱正偉道:「我現在算是明白了,人一朝得了勢,千萬不能飄。我前段時間當國際倒爺,賺到了不少錢,所以到處亂花錢,最錯誤的決定,就是置辦了這處地產。」

王林心想,你做的最正確的決定,就是買下了這處宅子,你要是不去東洋投資,守著這處房產,經營好這個餐館,天天享受生活,二十年後,你就是十幾億的大富翁了。

他這麼想,卻不會告訴對方,看著對方比割肉還要痛苦的表情,不由得哈哈笑道:「駱先生,你言重了。我王林如果真的想買下你的宅子,就不會貪你這兩百萬的優惠。」

駱正偉的心再次往下一沉:「王總,這麼說,你是真的不想買下這房子?」

王林道:「我能參觀一下這房子嗎?」

「當然可以了!」駱正偉連忙起身道,「我領王總前去。」

四合院一共有五進,相當於紅樓夢裡的榮國府,不過面積比榮國府的總面積要小。

駱正偉道:「這宅子以前更大,不過很多房子都在戰亂中被毀掉了,還有一些房子,被以前的拆分主人賣掉了,最繁華的時候,這宅子有四萬多平方米。」

王林道:「恭王府有六萬多平方米,那還是保存完好的一部分。」

駱正偉道:「是的,這宅子不能跟恭親王府比。」

饒是如此,幾千平米也算得上大面積的房產了。

王林從頭參觀到尾,問道:「這餐館只佔據了第一進和第二進的房子?」

「是的,這麼大夠了,再大的話,平時浪費的時間多。」駱正偉說道。

「這餐館,你是請人管理?還是怎麼說?」

「我有個小表妹,她是譚家菜的傳人,我交給她在打理。」

「哦!我能見見這個管理者嗎?菜式的確不錯!」

「當然可以。」駱正偉道,「她就在前台那邊。」

眾人又回到第一進的客廳,也就是前台所在。

王林留意到,前台坐著一個明眸皓齒的姑娘,約模二十多歲年紀,正在麻熘的對著賬單。

「依依!」駱正偉走了過來,喊道,「我給你介紹一個商界大老。王總,這位便是我的小表妹,她叫譚依依。依依,這位是愛秀集團的老闆王林先生。」

譚依依放下手裡的工作,起身嫣然一笑,朝王林伸出纖纖玉手:「王總,您好,很高興認識您。我對王總的大名,聞名已久呢!今日得見,幸何如之!真的是聞名不如見面,王總比我想象中還要年輕帥氣!」

王林笑道:「不愧是做生意的,這嘴皮子真伶俐!」

他問駱正偉道:「你把房子賣了,這生意是不是也得撤了?那這位漂亮的姑娘,豈不是要失業?」

駱正偉道:「她家裡有餐館,是那種大酒樓。她是出於親情才來幫我的。」

譚依依笑道:「哥,你別這麼說,我們是一家人嘛!」

駱正偉道:「哥不會做生意啊!好高騖遠,這宅子也守不住了。到時房子一賣,這生意也就黃了,依依,你還是回家裡酒店去幫忙吧!」

譚依依道:「哥,非賣不可嗎?要不你找我爸媽借錢看看?」

駱正偉苦笑道:「如果是幾十萬,我早就開口借錢了。可是我欠一千多萬呢!把你家的酒樓賣了也還不了我這筆債務!唉!時也?命也?」

譚依依妙眸輕轉,看向王林:「王總,你是要買下我哥這座宅子吧?這宅子挺不錯的,光是裝修都花了一千多萬呢!所有的傢具、電器,全部是買的進口的。我哥以前是做國際貿易的,認識了很多外國商人,找他們訂製的喲!」

她聲音柔美,說話很好聽,有如黃鶯出谷。

王林微微一笑:「駱總,譚小姐,要我買下也可以,但是我有一個條件。你們如果能答應,那我就以2000萬的價格買下來,不讓你們虧本。」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逆襲1988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逆襲1988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二千萬的豪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