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神詭大明
  4. 第一百七十七章 此消彼長的鬼

第一百七十七章 此消彼長的鬼

作者:

惡人還需惡人磨,惡鬼自需惡鬼治!

穢跡金剛地獄印記張開猙獰鬼口,發出怪異的笑聲,阿鼻地獄的大門打開,無數的紙錢上被剝離出無數的無形之鬼。

金沙從鬼口中噴出,縱然是無形的聻,也不能逃脫穢跡金剛印記的吞噬,緊跟着,地獄鬼臉的口中傳出哭喊的聲音,阿鼻地獄的惡鬼們似乎沒有想到,姬象會把聻給吞進去!

畢竟,阿鼻地獄不是垃圾場,即使是法界,也不要什麼東西都向裏面丟啊!

不過對於姬象來說,所謂的獻祭不就是垃圾處理中心嗎?

至於分不分類,還有惡鬼們不吃的東西?

「聻與阿鼻惡鬼們互相廝殺,無形之鬼雖然厲害,但是阿鼻地獄的惡鬼們是不會消失的,即使鬼魂被撕碎,他們也能迅速重生。」

「在反覆的鬥爭中,聻最終還是會失敗,被惡鬼們所吞食,同樣,削弱惡鬼們的力量,也就不必擔心打開地獄之門會放出什麼怪物來。」

上次那個差點掰開地獄之門,從裏面跑出來的飛升強者,讓姬象記憶猶新。

說明阿鼻地獄的門口,也不是十分的堅固,如果有強大的實力,是可以強行闖出來的。

眼前的門板,失去了聻的力量,頃刻間化為腐朽的塵埃,而連帶着整棟宅院都化為了塵土,不復存在!

姬象依法炮製,周圍的房屋逐漸崩解。

「這不對,這些房屋,不是陽間的建築,而是陰間的建築,那些紙錢就是維持它們存在的力量,果然,那些紙錢是鬼送給聻的。」

房屋倒塌,塵埃之中,彷彿有什麼力量,失去了控制。

姬象察覺到了,但是內景神牌沒有給出描述,因為這些東西沒有對自己產生威脅。

「明明已經破解了這些陰魔怪宅,可為何我心中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

姑蘇的風月閣中,馮夢龍正在和他的相好候慧卿交談,講述自己從北方回來,一路上所見到的許多奇怪詭譎之事,往往能引得候娘子眼中異彩連連,時而拍拍胸脯,平復一下自己那被嚇到驚慌的心情。

而當馮夢龍說到自己有天地正氣在身的時候,候娘子更是疑惑不已:

「何為天地正氣?」

馮夢龍頓時一笑,驕傲道:「我雖然屢次考舉人不中,只是個落地秀才,但此次北方一行,卻得到天地正氣的青睞,也讓我明白,每個人生來都有自己的命數,有些時候,不是沒有才華,而是沒有在適合的地方展現出來。」

「即使是當朝首輔又如何,他們也同樣沒有正氣,自古以來,聖賢從不出於朝堂,而居于山野之間。」

「你知道王陽明大先生嗎?」

候娘子美眸眨動:「當然知道!陽明先生誰不知道呢!」

馮夢龍嚴肅道:「我便是要做陽明先生那樣的人了!擁有天地的正氣,我必要做出一番事業來。」

之後,馮夢龍又提及寫連載,要刊發在小報上的事情。

候娘子盈盈一笑:「良人若要寫連載,與其刊發在那些不知何時就會被銷毀的小報,不如依附姬道長,他是朝廷的命官,你自己籌辦小報,我們自己印刷,自費發行,收錄降妖除魔,奇聞詭譎之故事,民間的人多數是愛看這些東西的。」

馮夢龍想了想,嘆息道:「說起來容易,可我並無資產。」

「良人何須擔憂,不是還有我嗎?」

候娘子拿出了自己的一些珠寶珍財,自古負心總是讀書人,那是因為讀書人金榜題名,往往難以再看上青樓戲子,但是馮夢龍有個先天優勢,那就是他考試屢次不中。

馮夢龍感激不已,但他卻道:「這些東西,是你贖身用的,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拿出來,我可以藉助姬道長的名氣,先在街頭賣散報,如果反響好了,自然可以賺到許多的錢財。」

「等你贖身之後,我們一起....」

這些錢財是候娘子贖身所用,她和馮夢龍眉來眼去的事情,青樓裏面算是人盡皆知了。

候娘子的臉色微紅,卻又有些不高興:「你一個讀書人,哪裏能出去做賣報的活計呢?」

馮夢龍此時洒然一笑,經歷過迷龍賭場事件,又被天狐附體過,他已經完成了些許蛻變:

「讀聖賢之書,是立命之根本,但如果為了生計,又有什麼低賤和高貴的工作呢?我既然能在船家之間,抄錄他們的船歌,在民間與乞丐相詢,知曉他們的生活,這時候我眼中所見到的都是活生生的人,沒有什麼上等人與下等人。」

「工作就是工作,讀書並不是工作,而是為了更好的工作。」

「積土成山,風雨興焉。沒有小的工作,沒有一點點的積累,不經歷許多的磨難,又怎麼能獲得大的成就呢?」

兩人對望,都是相視一笑,此時郎情妾意,心心相印,皆知彼此良緣。

不過很快,風月閣下傳來了其他女子的倉惶呼喊聲,馮夢龍立刻讓候娘子戴着別動,他剛到門口,忽然房屋被一陣大風吹開,一尊邪氣,又有鮮血爛肉覆體的泥塑神靈進入這閨房之內。

這泥塑神靈身上邪氣洶湧,並且十分高大,整個神靈的面相是兇狠無比的,

但這個泥塑怪物口中卻發出痛苦的呼喊:

「救我,救我!」

然後痛苦的呼喊又轉變為兇狠的厲叫:

「殺了你,殺了你!」

「你的血肉,讓我的泥胎變成活人!」

在痛苦的呼救與兇殘的威脅之間不斷轉換,這個泥塑神似乎就是沖着馮夢龍來的!

泥塑神撲上去,卻硬生生停住,而後切換痛苦面具,又仰面后倒。

痛苦面具消失,變成兇殘面具,他又站了起來,又作勢欲撲!

這詭異的仰卧起坐,讓馮夢龍驚呆了。

候娘子此時看向那泥塑神,眼中閃過一絲驚疑與畏懼,但很快,她深深吸口氣,默默退到後面,卻是從床下取出了一根白毛。

而馮夢龍沒有注意到自家心上人的動作,他也是嚇了一跳,很快就瞪起眼睛,大喝道:

「呔!何方妖孽!速速現行!」

他這一吼,味道瞬間就對上了,頓時一股正氣爆發出來,泥塑神靈身上的邪氣頓時減弱不少,那些鮮血與爛肉也飛快的脫落,緊跟着這尊泥塑神立刻大喊大叫起來:

「終於解脫了!多謝幫手!好小子,你果然知道怎麼使用正氣!」

「快,和你在一起的虎眼禪師呢!出大事了,我有求於他!求他救我!」

馮夢龍聽出了這個聲音,驚訝道:

「你是白天的那個老色鬼!」

泥塑神急切道:「是我,是我!快快請虎眼禪師救命!不論他是邪魔還是外道,此時懇請他救我宮觀一救!我落魄仙,給他磕頭了!」

「只要他救我一次,別說讓我去道會司登記,我這條老命就賣給他了!」

馮夢龍摸不著頭腦:「什麼虎眼禪師,我根本不認識,而且你這老色鬼怎麼還用個泥巴的身體出現,你怕是什麼妖怪偽裝的吧!」

「吃我一符!」

馮夢龍摸了一下口袋,抓住一張金光咒,剛要丟的時候還看了一下,確認是姬象畫的符,不是狐小十畫的,然後才丟出去。

金光咒飛出,泥塑神頓時被一道巨大力量震退,摔出門口,但很快又衝進來,卻是贊道:

「打得好!等等,這是虎眼禪師給你的符咒嗎?」

「再打我,再打我!」

剛剛那道金光咒,將他身上控制他的邪氣給湮滅了許多,現在他佔據了主動權,正在和泥塑裏面的另外一個「陰靈」爭奪控制的主導。

馮夢龍傻了眼睛,對方竟然要求自己使勁打他,這種要求真的從沒有聽過啊!

馮夢龍覺得有怪異,反而不敢動手了,泥塑神頓時跳腳:「你怎麼不打我啊!」

「你莫不是想要騙我的符咒,把我符咒耗盡,然後再對我圖謀不軌!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簡單!白天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泥塑神急切不行,連忙道:「不打就算了!快快領我去見虎眼禪師!」

馮夢龍斥道:「我都說了,什麼虎眼禪師,真不熟!不過你說符咒,這是姬道長給的符咒,他不是什麼虎眼禪師,他是大明道錄司主,萬曆皇帝親封的北極真人!」

泥塑神:「對,這個身份是假的,他就是虎眼禪師....算了!你就告訴我他在哪裏!」

「我給你磕頭了還不行嗎!」

泥塑神此時居然雙膝下跪,對着馮夢龍行大禮叩頭,馮夢龍吃了一驚,連邊上的候娘子都愣住了。

此時泥塑神哈哈笑着,而那雙泥眼中居然淌出血水來。

「馮郎,他似乎並不是邪性之人,應該是被什麼怪物所傷,變成這樣,不妨幫幫他....」

候娘子有些不忍,當然也有些驚疑,泥塑之身淌出血水,不是什麼祥瑞徵兆。

加上對方身上那些爛肉,似乎是....人肉。

馮夢龍點了點頭:「....好吧,反正他也打不過姬道長,帶去也無妨。」

泥塑神終於呼出口氣,血水淌的更厲害了,他解釋道:「我這具泥塑身體,是土地公的香火塑像,今日白天我被虎眼禪....我被姬道長所傷,損了肉身,所以借了土地公的泥塑身體一用。」

「我落魄仙是玄妙觀中的修士,你們可以相信我,南陽子知道吧,玄妙觀的觀主,全真道的姑蘇主事,他是我的師兄!」

「餘下的事情,等我見到姬道長,再和他傾訴,我只能說,玄妙觀危矣,姑蘇危矣!」

此時外面出現怪異的聲音,而且極大,極為吵鬧,刺耳的雜音不知該如何描述,候娘子的閨房在裏面,沒有對外的窗戶,難以看清外部的情況,所以馮夢龍只能出門去看。

泥塑神擋在二人身前,那風月閣裏面,雜音越來越大,緊跟着就是一陣驚呼的聲音!

那些下面的客人和妓女們,包括正在彈琴的女子,全都駭然起來,紛紛起身躲避,那青樓老鴇此時抓耳撓腮,痛苦不已,她的身形變化,那雜音正是從她的七竅之中傳出來的。

「是?母鬼!她從人變成鬼了!被那種奇怪的黑氣入體,形神產生了扭曲變化!」

泥塑神發出驚怒之呼,對兩人道,快快下樓,我來護佑你們!那些鬼氣已經開始對凡人動手了!

「糟了,一定是我把它們引來的啊!」

泥塑神此時懊悔不已,但如果他不來找馮夢龍,很快他也會被陰靈所奪舍,甚至產生災異的變化!

?母鬼據說是猴子類型的鬼物,有一隻眼睛凸出來,夜晚會闖入人的家中吃人的心臟,妖由人興,門衰祚薄,則邪氣大盛。

人變成鬼,形神丟失,此類事情聞所未聞,馮夢龍面色驚疑,但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必須離開風月閣,於是抓住候娘子的手便小跑起來,只是還沒有到出去的地方,後面便傳來女鬼的撕咬之聲。

與此同時,更多的黑氣已經浮現出來,青樓的姑娘們和客人們都向外面跑。馮夢龍隱隱看到那些黑氣當中有些扭曲輪廓,當時便施出金光咒來,金光咒神威大作,果然將那些黑氣震散,顯出裏面的透明輪廓,一個個猶如老婦人一般,佝僂著背,手裏拿着一個像是口袋的東西,也是透明無色的。

「什麼怪物,候娘子先走....候娘子?」

馮夢龍正吃驚時,發現候娘子不見了,再一轉頭,不知何時候娘子卻出現在風月閣的堂正中,手裏還抱着一尊奇怪的小神像。

那些無形的鬼怪衝來,它們手裏的透明口袋張開,咕嚕嚕滾出幾顆眼珠,而候娘子用儘力氣,把那巴掌大的神像丟向這些無形鬼物,同時把手中的白毛吹了口氣!

呼!

頃刻之間,白毛纏上神像,神像兩隻眼睛放出紅光,頓時一尊人間神靈出現,長髯偉貌,白眉赤面,提一柄雲月大刀!

看起來與關公有七分相似!

這尊神靈出現,形神施展偉力,手中長刀一卷,當場將一頭無形鬼物劈出真身!

「去!」

候娘子此時似乎變了一個人般,命令那尊神靈的行為,手中捏起一個怪異印訣。

這讓馮夢龍都瞪起眼睛,而泥塑神也吃驚不已:

「驅神役鬼法!地煞七十二術!」

能驅使神靈為自己主動作戰,驅神者為神主,即使是這些民間小神也都日日受人膜拜,凝聚強大香火神力,雖然不是三十六天正神,在大浮黎中沒有神牌,但實力也根據行業香火的鼎盛程度不同,弱者極弱,強者極強!

此時呼喚而出的這尊神靈,乃是青樓行業的保護者,白眉神!

小神也是神,九品芝麻官好歹也是天命在身,諸多老婦人一樣的無形鬼頓時散開,周圍黑氣濃郁,而那些青樓女子們都向著候娘子這裏湧來。

馮夢龍想要詢問,候娘子對他抱歉道:「良人稍安勿躁.....妾不是有意隱瞞。」

泥塑神飛來,立刻道:「當然不是有意隱瞞,地煞七十二術可不是尋常人能夠修行到的法訣,尤其是驅神之術,若是修鍊到高深,可以上天請下眾神偉力相助,可謂是借力打力的無上法訣!」

「看來是之前有人找到你傳了你這術法,嘿!我說你這小姑娘怎麼不和老夫我去修行,原來早就被人看上了!」

「我們快快離開!」

泥塑神招呼一聲,此時那些客人和娼妓也都向著三人這裏跑來,只是當眾人來到外面的時候,之前繁華的街道,此時已經空無一人,猶如鬼城一般!

而天地之間,黑氣越發眾多,每道黑氣裏面都有一道輪廓鬼,馮夢龍立刻問道:「你這老色鬼,這些鬼怪是什麼東西,你認識嗎?」

泥塑神:「我要是知道它們是什麼,不就知道怎麼對付它們了嗎,我當然不知道啊!不過看無形的模樣,有些像是』聻『!」

馮夢龍:「你不是黃庭大修士?」

泥塑神:「黃庭也不是無所不知啊,而且我現在實力受損,又被邪氣壓制,連金丹的境界都沒有了!陽神也出不來!落魄仙,真的落魄了!」

候娘子看向風月閣周圍的一些地方,她衝到夜市的攤位上,這裏有雕刻神靈塑像售賣的攤位,可現在已經空無一人,她拿起其中幾尊塑像,念誦咒語,很快從周圍的幾個娛樂場所中,飛來數道神靈形神,連帶着濃重的香火氣!

這些風花雪月的場所,反而是積累香火的極佳之地!

轟!

風月閣中,數個沒有逃脫的人都被變成了鬼怪,鬼怪們與白眉神纏鬥,而候娘子一指那幾尊塑像,塑像之中頓時又衝出幾尊神靈來!

首先是一尊渾身插滿旗幟的神靈,持十八般兵器,迎上眾鬼!

雷海青元帥,梨園戲子保護神!

隨後是一尊寬衣金帶,頭頂烏紗,手持元寶的神靈!

利市仙官,錢莊的保護神!

再之後,是一尊持雙刀的壯漢神靈,猶如屠夫一般殺入鬼群之中!

鹿頭大王,屠宰行業的保護神,後人附會以樊噲的形象!

四神擋住群鬼,泥塑神嚷嚷着要找姬象,可幾人來到姬象住處,除去剩下的一個麻袋法器外,什麼也沒有。

馮夢龍捏著金光咒,扛起麻袋,這些法器還在,那就有了生命安全的保障。

他告訴泥塑神,不要着急:「不必驚慌,姬道長法力高強,自從我認識他以來,他看誰都是插標賣首,我們稍稍等一下,此時姑蘇出現如此大的怪異情況,姬道長一定是去降妖伏魔去了!一會哪裏發生爆炸,我們就向哪裏去...」

「所以,候娘子,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會法術嗎?」

馮夢龍看向候娘子,後者神色有些黯然,卻沒想到馮夢龍抓住她的手,嘆息道:

「算了,還好你法術不高,要是法術高了,怕是仙凡有別,你我今日這一坦白,日後再不能相見了,話本里都是這樣說的,天上的仙女要回到天上去。」

候娘子一怔,嗔怒的錘了一下馮夢龍。

但眼下不是親熱的時候,那些無形之鬼,也就是類似「聻」的東西,不知為什麼越來越多了....

.........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