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人道大聖
  4. 第729章 天地的中心

第729章 天地的中心

作者:

更多的光柱破開空間,轟擊在牽引祭壇之上。

巨大的衝擊席捲四方,哪怕陸葉等人提前離去,也被餘波沖的人仰馬翻,追殺他們的血族更有當場斃命者。

好不容易穩住身形,陸葉連忙抬眼朝祭壇那邊望去。

入目所見,他神色--怔。

「怎麼會?」半空中,關注此間的黃粱勃然色變。

印入眼帘的一幕讓他難以置信,那由血族建造的牽引祭壇,在失了防護法陣的庇護之後,硬生生地承受了靈船的一輪齊攻,竟是沒有半點損傷!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片刻之前,黃粱滿心以為陸葉破了那防護法陣,被其守護的牽引祭壇必毀。

可事實上,這祭壇的堅固,超乎想像!

所有關注這祭壇這邊動靜的龍騰修士都失了神。

「你們這些螻蟻.....在期待什麼?」血梟冷厲的聲音響起,捲起一層血光便朝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浩然書院修士殺去。

那修士心神恍惚之下,竟沒能擋住血梟的攻擊,被其一手戳進了胸膛,一顆跳動的心臟直接被抓了出來。

「齊師弟!"驚呼聲響起,十多位浩然書院的強者連忙迴轉心神,御劍殺敵。

然而劍陣被破去一角,對付的又是血梟這樣的強者,再想穩住陣勢何等艱難?一時間,浩然書院這邊的劍....

片刻之前,黃粱滿心以為陸葉破了那防護法陣,被其守護的牽引祭壇必毀。

可事實上,這祭壇的堅固,超乎想

象!

所有關注這祭壇這邊動靜的龍騰修士都失了神。

「你們這些螻蟻.....在期待什麼?」血梟冷厲的聲音響起,捲起一層血光便朝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浩然書院修士殺去。

那修士心神恍惚之下,竟沒能擋住血梟的攻擊,被其一手戳進了胸膛,一顆跳動的心臟直接被抓了出來。

「齊師弟!"驚呼聲響起,十多位浩然書院的強者連忙迴轉心神,御劍殺敵。

然而劍陣被破去一角,對付的又是血梟這樣的強者,再想穩住陣勢何等艱難?一時間,浩然書院這邊的劍....

哇!聽說作者大大經常空降評論區,快來~心起|點_,讀書,和喜歡的大大互動起來!

更多的光柱破開空間,轟擊在牽引祭壇之上。

巨大的衝擊席捲四方,哪怕陸葉等人提前離去,也被餘波沖的人仰馬翻,追殺他們的血族更有當場斃命者。

好不容易穩住身形,陸葉連忙抬眼朝祭壇那邊望去。

入目所見,他神色一怔。

「怎麼會?"半空中,關注此間的黃粱勃然色變。

印入眼帘的一幕讓他難以置信,那由血族建造的牽引祭壇,在失了防護法陣的庇護之後,硬生生地承受了靈船的一輪齊攻,竟是沒有半點損傷!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片刻之前,黃粱滿心以為陸葉破了哇!

更多的光柱破開空間,轟擊在牽引祭壇之上。

巨大的衝擊席捲四方,哪怕陸葉等人提前離去,也被餘波沖的人仰馬翻,追殺他們的血族更有當場斃命者。

好不容易穩住身形,陸葉連忙抬眼朝祭壇那邊望去。

入目所見,他神色一怔。

「怎麼會?"半空中,關注此間的黃粱勃然色變。

印入眼帘的一幕讓他難以置信,那由血族建造的牽引祭壇,在失了防護法陣的庇護之後,硬生生地承受了靈船的一輪齊攻,竟是沒有半點損傷!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片刻之前,黃粱滿心以為陸葉破了那防護法陣,被其守護的牽引祭壇必毀。

可事實,上,這祭壇的堅固,超乎想

象!

所有關注這祭壇這邊動靜的龍騰修士都失了神。

「你們這些螻蟻.....在期待什麼?"血梟冷厲的聲音響起,捲起一層血光便朝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浩然書院修士殺去。

那修士心神恍惚之下,竟沒能擋住血梟的攻擊,被其一手戳進了胸膛,一顆跳動的心臟直接被抓了出來。

「齊師弟!"驚呼聲響起,十多位浩然書院的強者連忙迴轉心神,御劍殺敵。

然而劍陣被破去一角,對付的又是血梟這樣的強者,再想穩住陣勢何等艱難?一時間,浩然書院這邊的劍陣更多的光柱破開空間,轟擊在牽引祭壇之上。

巨大的衝擊席捲四方,哪怕陸葉等人提前離去,也被餘波沖的人仰馬翻,追殺他們的血族更有當場斃命者。

好不容易穩住身形,陸葉連忙抬眼朝祭壇那邊望去。

入目所見,他神色一怔。

「怎麼會?」半空中,關注此間的黃粱勃然色變。

印入眼帘的一幕讓他難以置信,那由血族建造的牽引祭壇,在失了防護法陣的庇護之後,硬生生地承受了靈船的一輪齊攻,竟是沒有半點損傷!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片刻之前,黃粱滿心以為陸葉破了那防護法陣,被其守護的牽引祭壇必毀。

可事實上,這祭壇的堅固,超乎想像!

所有關注這祭壇這邊動靜的龍騰修士都失了神。

「你們這些螻蟻.....在期待什麼?"血梟冷厲的聲音響起,捲起一層血光便朝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浩然書院修士殺去。

那修士心神恍惚之下,竟沒能擋住血梟的攻擊,被其一手戳進了胸膛,一顆跳動的心臟直接被抓了出來。

「齊師弟!」驚呼聲響起,十多位浩然書院的強者連忙迴轉心神,御劍殺敵。

然而劍陣被破去一角,對付的又是血梟這樣的強者,再想穩住陣勢何等艱難?一時間,浩然書院這邊的劍陣

更多的光柱破開空間,轟擊在牽引祭壇之上。

巨大的衝擊席捲四方,哪怕陸葉等人提前離去,也被餘波沖的人仰馬翻,追殺他們的血族更有當場斃命者。

好不容易穩住身形,陸葉連忙抬眼朝祭壇那邊望去。

入目所見,他神色一-怔。

「怎麼會?」半空中,關注此間的黃粱勃然色變。

印入眼帘的一幕讓他難以置信,那由血族建造的牽引祭壇,在失了防護法陣的庇護之後,硬生生地承受了靈船的一輪齊攻,竟是沒有半點損傷!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片刻之前,黃粱滿心以為陸葉破了那防護法陣,被其守護的牽引祭壇必毀。

可事實上,這祭壇的堅固,超乎想

象!

所有關注這祭壇這邊動靜的龍騰修士都失了神。

「你們這些螻蟻...在期待什麼?"血梟冷厲的聲音響起,捲起一層血光便朝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浩然書院修士殺去。

那修士心神恍惚之下,竟沒能擋住血梟的攻擊,被其一手戳進了胸膛,一顆跳動的心臟直接被抓了出來。

「齊師弟!」驚呼聲響起,十多位浩然書院的強者連忙迴轉心神,御劍殺敵。

然而劍陣被破去一角,對付的又是血梟這樣的強者,再想穩住陣勢何等艱難?一時間,浩然書院這邊的劍陣

更多的光柱破開空間,轟擊在牽引祭壇之上。

巨大的衝擊席捲四方,哪怕陸葉等人提前離去,也被餘波沖的人仰馬翻,追殺他們的血族更有當場斃命者。

好不容易穩住身形,陸葉連忙抬眼朝祭壇那邊望去。

入目所見,他神色一怔。

「怎麼會?"半空中,關注此間的黃粱勃然色變。

印入眼帘的一幕讓他難以置信,那由血族建造的牽引祭壇,在失了防護法陣的庇護之後,硬生生地承受了靈船的一輪齊攻,竟是沒有半點損傷!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片刻之前,黃粱滿心以為陸葉破了那防護法陣,被其守護的牽引祭壇必毀。

可事實上,這祭壇的堅固,超乎想

象!

所有關注這祭壇這邊動靜的龍騰修士都失了神。

「你們這些螻蟻......在期待什麼?"血梟冷厲的聲音響起,捲起一層血光便朝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浩然書院修士殺去。

那修士心神恍惚之下,竟沒能擋住血梟的攻擊,被其一手戳進了胸膛,一顆跳動的心臟直接被抓了出來。

「齊師弟!」驚呼聲響起,十多位浩然書院的強者連忙迴轉心神,御劍殺敵。

然而劍陣被破去一角,對付的又是血梟這樣的強者,再想穩住陣勢何等艱難?一時間,浩然書院這邊的劍陣

更多的光柱破開空間,轟擊在牽引祭壇之上。

巨大的衝擊席捲四方,哪怕陸葉等人提前離去,也被餘波沖的人仰馬翻,追殺他們的血族更有當場斃命者。

好不容易穩住身形,陸葉連忙抬眼朝祭壇那邊望去。

入目所見,他神色一怔。

「怎麼會?"半空中,關注此間的黃粱勃然色變。

印入眼帘的一幕讓他難以置信,那由血族建造的牽引祭壇,在失了防護法陣的庇護之後,硬生生地承受了靈船的一輪齊攻,竟是沒有半點損傷!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片刻之前,黃梁滿心以為陸葉破了那防護法陣,被其守護的牽引祭壇必毀。

可事實上,這祭壇的堅固,超乎想

象!

所有關注這祭壇這邊動靜的龍騰修士都失了神。

「你們這些螻蟻...在期待什麼?」血梟冷厲的聲音響起,捲起一層血光便朝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浩然書院修士殺去。

那修士心神恍惚之下,竟沒能擋住血梟的攻擊,被其一手戳進了胸膛,一顆跳動的心臟直接被抓了出來。

「齊師弟!"驚呼聲響起,十多位浩然書院的強者連忙迴轉心神,御劍殺敵。

然而劍陣被破去一角,對付的又是血梟這樣的強者,再想穩住陣勢何等艱難?一時間,浩然書院這邊的劍陣

更多的光柱破開空間,轟擊在牽引祭壇之上。

巨大的衝擊席捲四方,哪怕陸葉等人提前離去,也被餘波沖的人仰馬翻,追殺他們的血族更有當場斃命者。

好不容易穩住身形,陸葉連忙抬眼朝祭壇那邊望去。

入目所見,他神色一-怔。

「怎麼會?」半空中,關注此間的黃粱勃然色變。

印入眼帘的一幕讓他難以置信,那由血族建造的牽引祭壇,在失了防護法陣的庇護之後,硬生生地承受了靈船的一輪齊攻,竟是沒有半點損傷!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片刻之前,黃粱滿心以為陸葉破了那防護法陣,被其守護的牽引祭壇必毀。

可事實上,這祭壇的堅固,超乎想

象!

所有關注這祭壇這邊動靜的龍騰修士都失了神。

「你們這些螻蟻....在期待什麼?"血梟冷厲的聲音響起,捲起一層血光便朝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浩然書院修士殺去。

那修士心神恍惚之下,竟沒能擋住血梟的攻擊,被其一手戳進了胸膛,一顆跳動的心臟直接被抓了出來。

「齊師弟!"驚呼聲響起,十多位浩然書院的強者連忙迴轉心神,御劍殺敵。

然而劍陣被破去一角,對付的又是血梟這樣的強者,再想穩住陣勢何等艱難?一時間,浩然書院這邊的劍陣

更多的光柱破開空間,轟擊在牽引祭壇之上。

巨大的衝擊席捲四方,哪怕陸葉等人提前離去,也被餘波沖的人仰馬翻,追殺他們的血族更有當場斃命者。

好不容易穩住身形,陸葉連忙抬眼朝祭壇那邊望去。

入目所見,他神色一-怔。

「怎麼會?"半空中,關注此間的黃粱勃然色變。

印入眼帘的一幕讓他難以置信,那由血族建造的牽引祭壇,在失了防護法陣的庇護之後,硬生生地承受了靈船的一輪齊攻,竟是沒有半點損傷!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片刻之前,黃粱滿心以為陸葉破了那防護法陣,被其守護的牽引祭壇必毀。

可事實上,這祭壇的堅固,超乎想

象!

所有關注這祭壇這邊動靜的龍騰修士都失了神。

「你們這些螻蟻....在期待什麼?」血梟冷厲的聲音響起,捲起一層血光便朝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浩然書院修士殺去。

那修士心神恍惚之下,竟沒能擋住血梟的攻擊,被其一手戳進了胸膛,一顆跳動的心臟直接被抓了出來。

「齊師弟!"驚呼聲響起,十多位浩然書院的強者連忙迴轉心神,御劍殺敵。

然而劍陣被破去一角,對付的又是血梟這樣的強者,再想穩住陣勢何等艱難?一時間,浩然書院這邊的劍陣

更多的光柱破開空間,轟擊在牽引祭壇之上。

巨大的衝擊席捲四方,哪怕陸葉等人提前離去,也被餘波沖的人仰馬翻,追殺他們的血族更有當場斃命者。

好不容易穩住身形,陸葉連忙抬眼朝祭壇那邊望去。

入目所見,他神色一怔。

「怎麼會?」半空中,關注此間的黃粱勃然色變。

印入眼帘的一幕讓他難以置信,那由血族建造的牽引祭壇,在失了防護法陣的庇護之後,硬生生地承受了靈船的一輪齊攻,竟是沒有半點損傷!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片刻之前,黃粱滿心以為陸葉破了那防護法陣,被其守護的牽引祭壇必毀。

可事實。上,這祭壇的堅固,超乎想像!

所有關注這祭壇這邊動靜的龍騰修士都失了神。

「你們這些螻蟻....在期待什麼?」血梟冷厲的聲音響起,捲起一層血光便朝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浩然書院修士殺去。

那修士心神恍惚之下,竟沒能擋住血梟的攻擊,被其一手戳進了胸膛,一顆跳動的心臟直接被抓了出來。

"齊師弟!"驚呼聲響起,十多位浩然書院的強者連忙迴轉心神,御劍殺

然而劍陣被破去一角,對付的又是血梟這樣的強者,再想穩住陣勢何等艱難?一時間,浩然書院這邊的劍陣。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