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秦時:從簽到墨家開始
  4. 第391章 武王舉鼎!

第391章 武王舉鼎!

作者:

三公子贏天立刻拱手回禮,霸氣道:

「我贏天生於當世,之前能與先生共謀天下,幸甚!

日後一戰,絕不手下留情!」

「好!」

三公子贏天便和犀首公孫衍同時喝了一樽。

張儀這指著犀首公孫衍呵斥道:

「犀首,你都這把年紀了,為了一口氣,還要折騰老骨頭?」

犀首公孫衍解釋道:

「昔日我公孫衍乃魏國名將。」

「而後被秦王招撫。」

「得知秦王乃是一代明君。」

「公孫衍這才全心全意為秦國,盡心竭力,不曾有一點差錯!」

「既然秦國不要我!我公孫衍還有一腔熱血!」

「既然不能成功於秦國,那就成功於別國!」

「當年主持山東六國合縱攻秦,功敗垂成!」

「每每想想,乃是人生一大恨事,決心再度合縱攻秦,彌補遺憾。」

張儀卻皺眉道:

「犀首,我們是舊時代的殘黨,這個時代已經沒有能夠接納我們的船了。」

「難道你不明白嗎?」

犀首公孫衍道:

「縱然天命所歸,仍需人事努力!」

張儀見此也不再多勸說。

而張儀幾樽酒下肚。

喝的有些飄然。

害怕喝醉找不到回家的路。

三公子贏天立刻攙扶起張儀。

張儀簡單作別之後。

雙手背負,

搖頭晃腦地向別的地方走去。

「來時行單,去時影孤。」

「與秦有緣。」

「與秦。」

「緣盡於此。」

而附近的原野上。

卻傳來一陣歌聲:

秦劍壘骨馬背。

邦交欲進先退。

百萬袍澤生靈如何告慰。

你我輾轉遊說。

縱橫交戰又幾回。

再相會,酌酒與君醉。

環顧列國,何處可歸。

夙興夜寐,為報君恩惠。

昔日被污竊玉賊。

今日以竊國來賠。

滾滾東逝水,可駐足為誰。

這便是張儀的一生!

無愧於秦國的一生!

後來有傳言張儀去了鬼谷。

有人說張儀窮困潦倒於冰雪之中。

活活凍死。

不過張儀的名字。

就如他自己所說。

張儀二字永存於青史!

目送完張儀。

三公子贏天又和犀首公孫衍簡單地喝了幾杯。

最後拱手而別。

等他們再次相見的時候已經是對手了。

秦國,國都櫟陽。

正在大殿內處理政務的秦武王嬴盪。

忽然感受到了一陣風。

秦武王嬴盪知道是有人來。

便命令道:

「爾等都退下。」

「沒有寡人的命令不要進來。」

「嗨!」

大殿內的侍從、宮女、黃門全部退下。

秦武王嬴盪對著前方無人處喝令道:

「出來吧!」

「哈哈哈哈!」

一陣火焰出現。

黑袍怪人妖火憑空出現。

「秦王,我們好久不見了啊。」

秦武王嬴盪冷著臉命令道:

「跪下!」

「……」

黑袍怪人妖火無語。

只能默默跪下行禮。

「這才像話!你記住寡人的身份!」

「不是以前的秦候世子!」

「現在是秦國的王!」

黑袍怪人這才起身。

直接調侃道:

「秦王,你可真是過河拆橋啊。」

「我們助你登上王位,你就這般對我們?」

秦武王嬴盪霸氣道:

「上次告訴你和你的主子了!」

「寡人是秦國人!」

「是秦國的王!」

「他打的什麼主意?」

「妄圖讓寡人給他當傀儡?」

「聽之任之?」

「幫過寡人如何?」

「寡人的秦國不容你們染指!」

「而且上一次之後,我們的合作結束了。」

「你突然找寡人何事?」

黑袍怪人妖火不悅道:

「到底是秦國人。」

「我若是萬能的宇宙之神東皇太一。」

「我可不不會相信你們秦國人。」

「向來都是我們利用別人。」

「沒想到被你給利用了。」

「哼!」

秦武王不怒而威道:

「不論是誰!」

「秦國的王!他只跟隨本心!」

「誰的命令都不會聽!」

「寡人為政三年。」

「坐到這個位置上之後才知道。」

「權利任何人不可染指!」

「即便是寡人之前合作過的人!」

「你到底有沒有事?」

「若是沒有!趕緊滾蛋!」

黑袍怪人妖火也懶得跟過河拆橋、卸磨殺驢的秦武王嬴盪廢話。

立刻奸笑著誘惑道:

「時隔兩年來找你,自然是有大事要找你!」

秦武王嬴盪不解道:

「什麼事?」

黑袍怪人妖火得意道:

「幫你除一塊心病。」

「一塊心病?」

秦武王歪過頭捋著鬍子十分不解:

「寡人能有什麼心病。」

黑袍怪人妖火正要提醒的時候。

秦武王嬴盪忽然睜大了雙眼。

一臉的不可思議:

「難道說是他……」

黑袍怪人妖火趕緊回應道:

「正是他!」

「贏天!」

秦武王激動地直接站起身。

從王座上走下來。

「他露面了?」

黑袍怪人妖火點頭道:

「我們已經收到消息。」

「消失兩年的贏天他終於露面了。」

秦武王嬴盪不解道:

「他出現在何處?」

「寡人這就派人去殺了他!」

黑袍怪人妖火卻搖頭道:

「他出現在韓國、趙國、魏國的交界的一個小村莊。」

「消息還是在韓國的犀首公孫衍那邊流出來的。」

秦武王嬴盪激動地難以自持:

「哈哈哈哈!」

「兩年了!兩年了!這小子終於露面了!」

「沒說的!寡人這就派人去殺了他!」

秦武王轉身就要走。

黑袍怪人妖火卻給秦武王嬴盪潑了冷水:

「你認為你拍的殺手能殺死他嗎?」

「嗯?」

「他既然敢露面,便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不!」

秦武王咆哮道:

「不不不!」

「寡人一定要殺死他!」

「這兩年裡,尤其是寡人繼位以後!」

「只要一睡覺。」

「腦子裡全是他!」

「贏天就像是寡人的夢魘一樣。」

「揮之不去!」

「寡人必須要看到他的項上人頭!」

「他必須死!」

「這樣,寡人的心病才算是除去了!」

黑袍怪人妖火點頭回道:

「所以這一次我們又來找你了!」

秦武王嬴盪一甩長袖,霸氣道:

「好!這一次寡人什麼條件都答應你們!」

「說吧!」

「需要什麼條件!」

黑袍怪人妖火欣喜道:

「簡單!」

「那就是希望秦王能夠匡扶周室!」

秦武王嬴盪不解道:

「為何要匡扶周室?」

黑袍怪人妖火擺手道:

「具體原因你不要問!」

「你只需要將周天子周烈武王姬如發所在洛邑為中心。」

「方圓五百里之內的魏國、韓國、趙國國土攻佔。」

「然後獻給周天子即可!」

「……」

秦武王嬴盪聞言陷入了沉默。

黑袍怪人妖火卻繼續誘惑道:

「秦王,你這還有什麼可猶豫的?」

「比上一次的條件可優厚容易多了吧?」

秦武王嬴盪捋著鬍子沒有立刻回應。

只是嘴邊喃喃道:

「這麼說要魏國、趙國、韓國五百里的國土。」

「這可難了啊……」

黑袍怪人妖火也不說軟話。

也不繼續誘惑和試探。

則是對著秦武王嬴盪拱手行禮:

「既然這麼為難秦王,那在下就告退了!」

黑袍怪人妖火渾身開始著火。

就在黑袍怪人妖火即將消失的一刻。

秦武王嬴盪立刻喝止住了黑袍怪人妖火。

「且慢!」

「嗯?」

黑袍怪人妖火停止了火遁。

「怎麼?秦王同意了?」

秦武王點頭道:

「沒錯,寡人同意了。」

「不過是為周天子闢地五百里,而且是打著周天子的名義。」

「出師有名!出師有名!」

黑袍怪人妖火立刻恢復了本想。

疑惑道:

「秦王,您怎麼就突然之間同意了?」

秦武王嬴盪皺著眉頭眯著眼睛看向周天子周烈武王姬如發所在洛邑方向:

「贏天消失了兩年,突然出現。」

「他必然是要來秦國奪回屬於他的王位!」

「權利這個東西令人上癮啊。」

「寡人是絕對不可能拱手相讓的!」

「寡人和贏天之間,必然是你死我活!」

「沒有什麼商量的餘地!」

「這一次他好不容易現身!」

「寡人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殺死他!」

「哈哈哈哈!」

黑袍怪人妖火對於秦武王嬴盪的話十分滿意。

「好!」

「那咱們就說定了!」

「只不過贏天這個人沒有那麼容易殺掉!」

「他背後的勢力錯綜複雜,墨家、法家、縱橫家,道家天宗,還有羅網的勢力。」

「隨便一股,便可掀起滔天巨浪。」

秦武王嬴盪豈能不知。

要不然他為何如此懼怕三公子贏天。

直言道:

「你就說怎麼辦吧?」

「他要是那麼好殺,寡人也不會找你們合作!」

黑袍怪人妖火眯著眼一臉奸詐:

「這一次,需要咱們之間的合作。」

「而非單獨行動。」

秦武王嬴盪不解道:

「這是為何?」

「寡人為何要配合你們?」

黑袍怪人妖火無奈解釋道:

「贏天啊,想殺他何其困難。」

「萬能的東皇太一說了。」

「只有在一個他完全染指不到的地方。」

「也就是說他的勢力完全觸及不到的地方。」

「才能將他徹底殺死!」

秦武王嬴盪不解道:

「何謂他勢力完全觸及不到的地方?」

「據說趙國平原君是他乾爹。」

「魏國信陵君是他岳父。」

「燕國太子燕丹、韓國九公子韓非都是他的兄弟。」

「難不成在齊國?楚國?」

黑袍怪人妖火搖頭道:

「不!他背後的羅網實力遍布天下。」

「只有一個地方才可以!」

秦武王嬴盪追問道:

「哪裡?」

黑袍怪人妖火指著秦武王認真道:

「你!」

「你的秦國!」

秦武王嬴盪更是不解;

「你都說了,羅網的實力遍布天下。」

「難道秦國會沒有?」

黑袍怪人妖火一臉嚴肅道:

「這裡是你的地盤。」

「你在秦國稱王經營了兩年。」

「軍政大權一把抓。」

「我們的意思是讓你在這裡設置一個陷阱。」

「請君入甕!」

秦武王聽得是稀里糊塗:

「何謂請君入甕?」

「贏天他會那麼傻嗎?」

「哈哈哈哈!」

黑袍怪人妖火提醒道:

「秦王和贏天中間被什麼所阻隔了?」

秦武王嬴盪毫不避諱道:

「自然是秦國秦王王位!」

「那不就得了!」

「您聽我說……」

黑袍怪人妖火便在秦武王嬴盪耳邊低語了計劃。

交代完之後一臉的自信。

而秦武王卻有些猶豫:

「行嗎?」

「這一招未免太險了吧!」

「他真的會來?」

「如果他想來,早就來了。」

「何必等到今日?」

黑袍怪人妖火冷笑道:

「那就要看秦王您配合的怎麼樣了?」

「人都只相信自己看到的東西。」

「那就讓贏天,親眼看到不就行了?」

「……」

秦武王嬴盪折返於王座之上。

坐在王座上捋著鬍子閉目思考。

約摸過了半刻鐘。

秦武王嬴盪忽然睜開了眼睛。

拍著身前的木案點頭道:

「好!就這麼決定了!」

第二天。

秦武王嬴盪當即展開朝議。

決定攻打韓國重鎮宜陽。

秦武王嬴盪是秦國極為鋒銳的君主,重武好戰,有問鼎中原之志。

今日,就意欲攻打韓國。

韓國軍事重鎮宜陽,是周國與韓國阻擋秦國東進最為重要的屏障,秦軍若想兵出函谷關,首先必須掌控此地,才可以保證物資與兵員的輸通順暢。

朝議之上議論紛紛。

秦武王嬴盪立刻請教請教左右丞相甘茂和樗里疾,對他意欲滅掉周王室、得到應有威望的想法有何見解,實則是詢問攻打韓國奪取宜陽之計。

伐韓一事,樗里疾表示反對,因為到韓國的路途遙遠,勞師費財,還不一定能有收穫,萬一趙、魏二國再從背後偷襲後果不堪設想。

而甘茂則認為:「伐宜陽,定三川」是秦國挺進中原、成就帝業的關鍵所在。

秦武王大喜,立刻親自領兵十萬進攻韓國宜陽。

秦國大軍如潮水一般湧出函谷關。

這還是自秦候嬴霸、秦武王嬴盪在位以來。

第一次大規模出動秦軍。

消息迅速傳遍了魏國、趙國、韓國。

尤其以韓國最為緊張。

立刻募兵六萬,保護宜陽。

而周天子周烈武王姬如發聞訊。

立刻封鎖了洛邑。

局勢陡然變得十分緊張。

使得三公子贏天和張三一時間竟然無法進入洛邑。

只能等著秦國打完這一戰。

半個月後。

秦軍攻克韓國重鎮宜陽。

斬首六萬。

天下大震。

秦武王嬴盪在攻克韓國重鎮宜陽之後。

為了炫耀武力。

竟然率軍逼近周天子周烈武王姬如發所在的洛邑。

周天子周烈武王姬如發無奈。

只能解除封禁。

秦武王嬴盪隨即入主洛邑。

而他這一次來。

不僅是對著山東六國炫耀武力。

更是因為個人一點點小小的癖好。

那就是喜歡角力。

秦武王嬴盪天生有神力,從小就喜歡與大力士們做有關力氣方面的比賽。

大力士烏獲、任鄙二將在秦候嬴霸時期就因為作戰英勇而倍受寵愛,秦武王即位后,對二人更是寵愛有加。

齊國有個名叫孟賁的人,憑藉力大的緣故而聞名於鄉里。

他聽說秦武王正在招募天下間的勇士,認為自己終於有用武之地了,於是就前往秦國投奔秦武王。

秦武王經過測試,知道他也是個名不虛傳的人物,於是也拜為大官,與烏獲、任鄙一起受寵。

而當他們來到周王宮之後。

見到了傳說中的華夏九鼎。

華夏九鼎,是中國的代名詞,以及王權至高無上、國家統一昌盛的象徵。

夏朝、商朝、周朝三代奉為象徵國家政權的傳國之寶。

曾經楚國就曾來洛邑問鼎。

當被當時的周天子拒絕。

故而有了問鼎天下之說。

這一次秦武王來到華夏九鼎之前。

秦武王嬴盪拉著一臉晦氣的周天子周烈武王姬如發詢問道:

「不知華夏九鼎,多重?」

周天子周烈武王姬如發麵對無禮僭越犯上的秦武王嬴盪自然是沒有好臉色。

更是保持了周天子的威儀。

直接不悅道:

「你一個小小的諸侯王,豈能詢問九鼎之重?」

「莫非是要造反不成?」

秦武王嬴盪搖頭道:

「哈哈哈哈!」

「華夏九鼎,有德者擁之!」

「哼!」

周烈武王姬如發白了蠻橫物理的秦武王嬴盪。

「華夏九鼎,自然有天下之重!」

秦武王嬴盪卻摸著九鼎之一得意道:

「華夏九鼎,鑄造於夏。」

「然後傳於商。」

「商傳於周!」

「當今我秦國大興。」

「本王有意將華夏九鼎遷於秦國!」

「不知道天子可否答應!」

周天子周烈武王姬如發自然是不肯。

歪著頭憤怒道:

「華夏九鼎乃天子國家象徵,豈能易手?」

秦武王嬴盪可沒有那麼好說話。

當即將腰間佩劍拔出一般。

威嚇道:

「天子,最後問你一次!可否遷至秦國?」

「你……」

周天子周烈武王姬如發也是無奈。

沒想到秦武王嬴盪竟然蠻橫到了這種地步。

如果不答應,搞不好就被秦武王一劍給殺了。

故此,周天子周烈武王姬如發無奈道:

「你若能舉起來!那便遷至秦國!」

「好!這可是你說的!」

「哈哈哈哈!」

秦武王嬴盪歡喜不已。

立刻對著同行的大力士孟說比賽舉「龍文赤鼎」。

龍文赤鼎乃九鼎之重不大不小的一個。

正好用來比賽。

大力士孟說自然是滿口答應。

秦武王嬴盪這對著周天子周烈武王得意道:

「既然天子不肯說九鼎之重!」

「那本王就親自舉起來看看!」

「是否有天下之重!」

隨即秦武王嬴盪和大力士孟說當著所有人的面開始巨鼎比賽。

秦武王嬴盪率先舉起。

只不過剛剛舉起。

結果結果龍文赤鼎脫手,砸斷脛骨兩眼出血,脛骨折斷。

周遭大力士紛紛來救。

周天子周烈武王姬如發卻在一旁嘲諷道:

「看來天意如此!」

「秦王雖然力大無窮!」

「到底是不能撐起天下之重啊!」

「哈哈哈哈!」

而逐漸昏迷的秦武王嬴盪則對著周遭之人命令道:

「送寡人回秦國……」

秦武王嬴盪隨即吐血昏厥。

秦武王嬴盪初次問鼎天下,便被砸斷雙腿。

無功而返。

一時間成了天下笑柄。

而這一幕。

被遠處靜靜觀看的三公子贏天看到。

「難不成是天意?」

三公子贏天知道他的機會來了。

可以趁著秦武王嬴盪受重傷之際。

返回秦國奪回王位。

便打算暫時先不找周天子周烈武王姬如發的妹妹姬狐。

坐等秦武王嬴盪的情況。

可誰知道。

秦武王嬴盪在返回秦國的路上。

竟然命令秦國所有關口暫停進入。

可見他已經到了病危的地步。

這也導致了三公子贏天短時間內無法正常進入秦國。

無奈。

三公子贏天便找到了魏國信陵君魏無忌。

想著讓魏國信陵君派出使者看完秦王嬴盪為理由。

三公子贏天混入使者隊伍進入秦國。

可魏國信陵君魏無忌聞言卻有了自己的心思。

秦武王嬴盪巨鼎砸中膝蓋。

搞不好雖然死去。

而秦武王嬴盪卻沒有後代。

如此一來。

一旦秦武王嬴盪一死。

秦國必然發生為爭奪王位的內亂。

秦國實力必然衰退。

可要是三公子贏天這種人返回秦國繼位。

那對於山東六國可以說是毀滅性打擊。

魏國信陵君魏無忌自然知道三公子贏天什麼才能。

可謂是天下無雙。

所以魏國信陵君魏無忌暫時穩住了三公子贏天後。

立刻派人關閉了魏國所有通往秦國的道路、關隘。

禁制三公子贏天返回秦國,養虎為患。

不僅如此。

還趙暉趙國平原君趙勝、燕國太子燕丹、韓國九公子韓非。

不得讓三公子贏天進入秦國。

甚至還囚禁了三公子贏天。

必須要等到秦國傳來的具體情況以後在放了三公子贏天。

如果秦武王嬴盪沒死。

那就放了三公子贏天。

如果秦武王嬴盪死了。

那必須要等到秦國選出新的國君之後。

才能放了三公子贏天。

總之三公子贏天目前哪裡都不能去。

如此。

對於想要返回秦國的三公子贏天。

形成了三道阻礙。

第一道信陵君魏無忌家。

第二道魏國、韓國。

第三道秦國。

在三公子贏天被囚禁的這段時間。

魏國信陵君魏無忌天天來勸說三公子贏天在魏國當官。

願意保舉他當魏國相邦。

三公子贏天自然不願意。

(媽的哦,怎麼寫到高潮卻沒狀態了!氣氣氣!)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