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這個穿越有點早
  4. 第660章 給我配個車

第660章 給我配個車

作者:

會議室內。

靜悄悄一片。

大傢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那憋著笑,看平瑞的眼神就跟在看馬戲團里的大馬猴似的。

這孫子是來搞笑的吧?

研究所一方的領導范秋良教授黑著張臉,無奈的揮手拍了拍快要掉光頭髮的大腦袋,瞪起眼對這個丟人的貨呵斥道:「你給我滾出去!」

「幹什麼?我說的不對嗎?他做錯了事還不能批評了?」平瑞瞬間化身平頭哥,脖子一梗斜睨自家領導,一隻手直直的指著楚恆的鼻子,哼道:「他是立了功不假,可也不能以功抵過,必須要嚴肅檢討!」

「我特么忍你很久了!」

泥人都有三分火氣呢,更別提楚恆這個小心眼的了,這貨此刻氣的牙都快咬碎了。

老子拿你當朋友,你特娘的幾次三番背刺,真當老子好欺負呢?

他也不管什麼場合了,呼啦一下站起來,抬起腳丫子就踹了過去。

「我檢你娘個蛋的檢討!」

好在他身邊的幾個人早就防著這一手呢,見狀急忙起身上前把他攔住,讓平瑞免了皮肉之苦。

「都別攔著我,今兒我非抽丫不可!」楚恆用力掙扎著,可卻怎麼也掙不開滿身的大漢。

平瑞面對暴走的他卻怡然不懼,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皺著眉說教道:「楚恆同志,你要幹什麼?你想幹什麼?我這是在及時糾正你的錯誤,是在幫你知不知道!」

「你來勁了是不是!」楚恆臉都黑成了鍋底,此時真想拿塊板磚,拍死這個二逼。

「你特娘的給老子閉嘴!再廢一句話明天我就讓你掃大街去信不信!」范秋良教授都忍不住爆了粗口。

平瑞見自家領導動了真火,嘴唇蠕動了下,最終還是沒敢再開口。

他不怕被罵,被打,被訓斥,可是怕去掃大街……

那活可不是一般的累!

「好了好了,咱這開著會呢,吵吵鬧鬧的像什麼樣子?」

謝軍這時一臉莞爾的站起身,揮揮手示意那個攔著楚恆的漢子鬆開他后,笑呵呵的說道:「你小子也別生氣了,你這計劃本就是臨時起意,大家對你的行為存疑也是正常的,既然如此那就講出來聽聽吧,給大家解解惑的同時,也能一塊查缺補漏嘛。」

「成,那我就說說。」

楚恆深吸了口氣,狠狠地瞪了一眼平瑞后,壓下心裡火氣,在大傢伙的好奇眼神中,不急不緩的說道:「正如謝領導所說,我這個計劃確實是臨時起意的,不過我這卻不是無的放失!」

「其實在打算跟安德魯對賭之前,我已經從他的女兒達利亞口中大致的了解了一下他。」

「首先他是個非常愛國的人,甚至為了國家他都可以拋棄自己的家庭,

這也是我在對賭時沒有直接提出要換技術的原因,因為根本就不可能!」

小書亭

聽到這裡,平瑞恍然大悟,旋即眉頭一皺,忍不住逼逼叨起來:「那你也不應該讓他果泳啊,把賭注換成一桿槍,一門炮都比這個有用!」

楚恆看都沒看他,就當聽見狗放屁了,面無表情的繼續說道:「再有就是他很自大,很霸道,很魯莽,還特別愛面子!」

「而現在,他不僅在最得意的酒量上輸了,明天還會當眾光屁股果泳,這事往小了說是他顏面掃地,往大了說就是丟了國家的臉,畢竟,他現在可是一國大使,一言一行都代表著自己的國家嘛!」

「我明白了!」

這世間不乏聰明人的,他話音剛落,一名坐在圓桌邊上的中年男人忽的眼睛一亮,興奮的說道:「他是個愛國的人,也是個愛面子的人,更是個愛女兒的父親。」

「你現在羞辱了他,還把他女兒……呵,而你今天又製造了險勝一招的假象,讓他看到了贏的希望,」

「所以他為了面子,為了國家的榮譽,為了女兒,必然會想著來找你報仇的,以他那種魯莽的性格,到時候只要你操作得當,用不了幾次他就會淪為一個輸紅眼的賭徒,最終輸掉那幾項他一直壓在手上的技術!」

「妙啊!這個計劃妙啊,把人性玩弄於股掌之間,佩服,佩服!」

男人拍手稱讚。

楚恆一臉懵逼的聽著。

不是,你丫怎麼搶詞啊!

你把我話都給說了,我還說個得兒啊!

「呵呵!」

沉默了一瞬后,楚恆乾巴巴的笑了笑,對男人豎起大拇指:「老哥說得對,我就是這麼打算的。」

「小弟真棒!」

孫美柳二女與有榮譽的揚起下巴。

平瑞則是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沒臉見人了!

不過這時候卻沒人去管他這個小丑了。

有了那位老哥的開場,大傢伙也打開了話匣子,開始暢所欲言起來,你一句我一句的找著楚恆計劃中的漏洞,幫他一點點的修補著。

足足過了一個多小時,才將計劃徹底敲定。

然後,他們就匆匆離開了會議室,有的去聯繫那些與毛子不對付的國家的人,邀請他們明天一塊去見證安德魯履行賭注,有的則繼續去聯繫毛子一方國內的人員,繼續在那頭給安德魯施壓。

總之,所有人都在努力著,忙碌著,並且是以楚恆這個外圍閑散人員為中心。

楚恆見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一腳蹬開想要跟他道歉的平瑞后,向領導們請示道:「那什麼,也沒我什麼事了,要不我就先撤了?」

「你等會再走!」

正低頭寫東西的謝軍匆匆將最後幾筆落下后,板著臉望向他,問道:「我問你,你跟達利亞到底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我不跟您說了嗎?」楚恆一臉迷茫。

謝軍瞪起眼:「還跟我裝湖塗!就她對你表現出來的那種異於常人的關心,能是你口中的點頭之交?老實交代,你……你小子到底有沒有把人家閨女怎麼著?」

「沒有的事,我跟她就是點頭之交,她對我好是指望我給她報仇呢!您別冤枉人啊!」楚恆一臉委屈的否認道。

儘管我知道你知道我的事,你也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的事,可只要我不承認,你能把我怎麼著?

「你小子!」

謝軍還真就拿他沒辦法,無奈的瞪了這貨一眼后,又不放心的隱晦提醒道:「別怪我沒告訴你小子,有些事別弄的太過火,東西吃多了,可是會撐死人的!」

「嘿,放心吧,謝叔,我心裡有數。」楚恆頓時秒懂,見他不在追問,心裡也鬆了口氣,旋即眼珠轉了轉,對幾位領導說道:「對了,還有個事,我明兒打算約達利亞出去逛逛,能不能給我配輛車啊?不然光起自行車,是在沒牌面。」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