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寶庫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寶庫

陸葉孤軍奮戰,沒有與其他人結陣,主要是他足夠靈活,藉助御器構建虛空靈紋,神出鬼沒,趁著敵人被己方戰陣糾纏時,如幽靈一般肆意收割,加持了神鋒的磐山刀鋒銳無匹,星宿之中,竟無人能擋他一刀之威。

這一場大戰持續的時間並不長,自金色異獸消失后不到一炷香時間,最後一個敵人便被斬殺當場。

陸葉持刀,舉目四顧,長呼一口氣。

戰場的一側,秦宗所率戰陣之中,海棠目眩神馳地望著這一幕。

做到了,居然真的做到了。

被困幽靈船的這段時間,她一直在反省自身,推演著當初種種希望的可能,可無論她如何推演,都只能得出一個讓她絕望的結果。

那就是憑她的實力,一旦陷落這幽靈船中,便再無擺脫的希望。

她一直也覺得,幽靈船的考驗不可能有人能夠完全,因為最大的難點就是靈力儲備的問題。

闖入此間的修士,與幽靈船的船員是不一樣的,靈力一直在消耗,不會隨著輪迴而回溯。

偏偏幽靈船還有無論什麼修為進入,都只能發揮星宿前期水準的規則,所以哪怕是個日照境進來,表現恐怕也不會比她更好。

雖說每一次死亡都是重新開始,讓人能夠積累更多的應對經驗,可如果靈力儲備不夠的話,積累再多的經驗又如何?

海棠不知陸葉是如何解決這涸問題的,在將近二十次輪迴后依然能保持充沛的靈力運轉,甚至不見絲毫疲色,但這無疑就是人家的本事。

有些羨慕,也有些釋然。

如此一來,陸葉就不會跟自己一樣,永遠被困在船上,直到成為幽靈船的養分了。

戰場靜謐星空中若不催動神念,本就沒有聲音能夠傳出。

陸葉轉頭看向自己的船員們,按道理來說,經歷這樣一場辛苦的拼殺,好不容易獲得勝利,總該有一些慶賀的舉動。

但船員們終究不是什麼活人,所以此刻都木木地站在原地。

當陸葉目光望來的時候,幾乎所有的船員,除了海棠,其他人全都齊齊轉過目光,望向長龍戰艦所在的方向,動作整齊而僵硬!

陸葉心念一動反應過來。

幽靈船的考驗通過了,如今該是去收穫自己的戰利品了。

他已從長龍戰艦內感受到了寶物的氣息,這是之前沒有的。

當即收刀,閃身朝戰艦落去,諸多船員不聲不響,鬼魅般地跟在他身後。

循著寶物的氣息,陸葉很快來到最下面一層船艙的一扇大門前,可以確定的是,在此之前是沒有這扇大門的,或者說,即便是有,在幽靈船神秘的規則下,他也沒辦法看到。

大門厚重,不知是什麼材質打造而成,陸葉方才感受到的寶物的氣息,竟就是這大門瀰漫出來的氣息。

一扇大門都如此貴重,卻不知封存在裡面的,都是些什麼好東西?

陸葉沒有貿然推門,而是轉過頭,看向一直默默無聲地跟在自己身後的秦宗等人,偏了偏腦袋,毫不客氣地吩咐:「開門!」,

自考驗結束后,秦宗等人就木著臉,毫無表情,此刻聽了陸葉的吩咐,個個臉上都閃過一絲猙獰神色,好像要擇人而噬的樣子。

陸葉便知,這幾個傢伙一直希望自己通不過考驗,結果沒能順心遂意,很是不甘。

可礙於幽靈船的種種規則,他們即便不甘也無濟於事。

秦宗與蕭劍鳴左右走來,各推著大門的一邊,重重發力之下,大門徐徐敞開。

沒有什麼珠光寶氣的印照,只有一團迷霧印入眼帘,那迷霧扭動著,緊接著一個陰鷙的怪笑聲傳入陸葉耳中:「真是厲害的小子,既已通過幽靈船的考驗,那這船上的一切,你都可以選一件帶走,仔細擦亮你的雙眼,好好甄別吧!」

話聲落下之後,那迷霧也消失不見了,寶庫的真容這才印入陸葉的視野之內。

陸葉沒急著去看寶庫,而是神念倏忽,查探方才那一團迷霧的痕迹,但片刻后,並無收穫。

他也不清楚那迷霧到底是什麼東西,可聽對方的語氣,卻像是這寶庫的掌控者。

稍作沉吟,陸葉邁步朝前行去,放眼望去,微微一怔,因為這寶庫的格局,跟戰功閣的格局差不多的樣子。

都是一個個石台林立其中,每一個石台上都呈放著一件寶物,具體什麼品質的,他不知道,粗略一瞧,呈放在這裡的寶物數量最少也有上千件之多。

「哇,好多東西啊。」一個聲音傳入陸葉耳中,轉眼一看,陸葉失笑:「海棠師姐。」

海棠沖他眨了眨眼:「跟你一起進來見見世面。」

她也只能進來,卻是無法拿走這裡的任何東西的。

陸葉又看了看寶庫之外,只見秦宗等人跟個木樁一樣站在那裡,表情陰鷙地盯著自己和海棠,好似看著闖入自家的強者一樣,憤懣無比偏又無可奈何。

他們這些船員,好像沒辦法進來的樣子。

陸葉懶得探究,傳音道:「正好,海棠師姐既來,那就幫我掌掌眼,不瞞師姐,小弟才初入星空,見識短淺,卻不知哪個是個好東西,哪個不好。」

「可以啊。」海棠爽快答應下來,先是給陸葉提了一個建議:「那些用來攻擊的寶物,師弟就不要看了,這些東西固然價值極大,可能真的是日照境都看了會眼紅,但對於你我這樣的星宿來說,即便拿了,也難以發揮全部威能,沒太大意義。」

這個提議很中肯,也很實在,什麼樣的修為就用什麼樣的寶物,這是每個修士都有的共識,並不是說修為低拿了厲害的寶物就能橫行四方了,無法催動寶物的威能,就如三歲小兒舞大鎚一樣,即便拿了也沒有作用。

陸葉頷首:「小弟也正是這麼想的。」

有了這個前提,那需要斟酌的目標就一下子少了一半。

兩人當即分頭行動,開始尋找起來。

陸葉的目光掠過那些明顯是用來攻擊的寶物,只查探其他寶物,但很快他就發現一個問題,這每一個石台上都有莫名的禁制籠罩,所以他是沒辦法將封存在其中的寶物取出來查探,就只能憑藉自己的眼力。

他能有多高明的眼力?只覺看什麼都貴重無比,一時難以抉擇。

便在這時,海棠的聲音傳來:「陸師弟,這邊來!」

陸葉閃身而去,只見海棠指著面前的石台道:「這件寶衣如何?我觀師弟似是沒有寶衣護身,斗戰之中多有兇險,這寶衣能擺在這裡,品質必然不低,縱然師弟修為不足,無法發揮其全部威能,可其本身的材質,便足以讓師弟在戰鬥中規避很多風險。」

陸葉頷首:「這個不錯,先留做備選!」

得了肯定,海棠很高興,愈發興緻勃勃地幫他甄別起來。

陸葉又返回自己的位置,四下查探。

時不時地,海棠會招呼他一聲,明顯是找了他合用的寶物,陸葉自己這邊也找到了幾件好東西,雖無法分辨其具體的作用,但還是有些推測的。

不可否認,幽靈船內的寶物確實很多很貴重,各種類型的都有,任何有這方面需求的修士,不拘修為高低,在這裡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

不說那些日照境強者。

對陸葉這樣的星宿來說,能從這裡帶一件品質不錯的寶物出去,哪怕自己用不上,也可拿出去兌換成想要的修行資源,一下就能少奮鬥幾十上百年。,

當然,風險也大,若不是陸葉有迅速補充靈力的手段,早就在一次次輪迴中靈力枯竭了。

所以在星空中,即便幽靈船大名遠揚,許多見到它的人知道其中藏有機緣,也幾乎沒人敢擅闖此地。

那風如漠不知是出於什麼樣的考量,指點陸葉來這裡尋覓機緣,估計在指點陸葉的時候,他也沒在意過陸葉的生死。

如他那樣的強者,一個星宿前期的陌生後輩的生死,確實不值得在意。

但不管怎樣,陸葉終究還是依靠他封印在磐山刀中的手段,才贏得最後的勝利。

不好怪人家,也無需心懷感激,就此兩情。

上千件寶物,查探起來還是很麻煩的。

足足兩個多時辰,陸葉與海棠一起,才從中甄選出九件寶物出來,至於具體要選擇那一樣……陸葉都想要!

這就有些難辦,而到了這個時候,海棠也不會再給他提什麼意見,就只能陸葉自己做主。

雖然舉棋不定,可終究是要做抉擇的,陸葉最終來到一個石台前站定,並非之前看到的那件寶衣,而是一顆看起來不太起眼的珠子。

但陸葉能感覺到,這珠子價值不凡,絕對比寶庫中絕大多數寶物的價值都要大的多,因為即便有禁制隔絕,也依然有隱約的氣息流露出來。

海棠見他有了決定,微微一笑,邁步朝外行去。

陸葉抬手朝那石台上抓去,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將觸碰到禁制的時候,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抬眼朝海棠的背影望去。

心中略一思量,陸葉抬頭,神念涌動:「出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人道大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道大聖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寶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