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四章 留你不得

第九百四十四章 留你不得

人道大聖風起九州第九百四十四章留你不得柳月梅萬萬沒想到,區區一個真湖三層境竟有如此雄渾底蘊,這簡直超乎她的想像。

要知道她先前三道攻擊,無一不是抱着重創陸葉的想法打出的,每一道都比前一道要更兇狠幾分。

可三道術法攻擊之下,這個李太白竟依然沒有失去行動能力,甚至此刻還有餘力反抗自己。

覃庶就是死在這樣的手段之下.....

她曾聽說,斬殺覃庶的李太白是個劍修,能馭劍

氣殺敵,此人心機深沉,與浩天盟將士前後六戰,前五戰都不曾動用全力,甚至對自己的對手不傷不殺,惟獨最後一戰,忽而痛下殺手。

覃庶之死,有他輕敵大意的緣故,卻也是這個李太白步步為營導致。

對李太白,柳月梅自是恨及!這一趟過來,就是要拿他回去,帶至覃庶墓前,以其性命祭奠告慰。

本以為手到擒來,卻不想生出這諸多風波,此刻所施手段被一個真湖境抵制,愈發惱火。

就在她準備一鼓作氣將陸葉拿下的時,遠遠一聲高呼傳來︰」「柳道友,速戰速決!」

卻是驚瀾湖隘另外一位神海境在喊話。

他們這一趟雖說是憑兩萬塊爆裂火靈石加上破滅雷矛之威,出其不意破了驚瀾湖隘的防護大陣,但之前傷亡不少,此刻正面交鋒之下,浩天盟修士並沒有佔到太大的便宜。

而且這裏還是萬魔嶺的地盤,萬魔嶺一方必定已經請援,對浩天盟來說,久戰不利。

他與柳月梅之前曾有約定,由他與另外一位請來的神海境擋下林月與張昆,柳月梅則入隘速殺那李太白和其他萬魔嶺將士,爭取這一戰打殘暗月林隘的守軍。

《諸世大羅》

屆時他們便可安然退走。

可現在看來,柳月梅並沒有履行與他的約定,這個女人竟想着要生擒那李太白,否則怎麼可能遲遲沒能得手

如今局勢對浩天盟來說不算有利,若是柳月梅再被繼續拖延下去,浩天盟這些人到時候想走恐怕要付出巨大代價。

無奈之下,他只能隔空喊話。

柳月梅雖有些被仇恨沖昏了頭腦,可說到底還是一位神海境,戰局變化她如何能不知曉

本打算生擒李太白,可見對方手段如此,也知道不能再繼續拖延下去了。

「留你不得!」柳月梅怒喝,已生殺機。

區區真湖三層境便有這般底蘊,若叫此子成長起來那還得了

最近幾年,浩天盟這邊出了一個碧血宗陸一葉,驚才艷艷,在靈溪戰場與雲河戰場兩地將萬魔嶺各大宗門攪的灰頭土臉,便是那些頂尖宗門都拿他無可奈何。

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柳月梅對陸葉也是多加關注的。

但就眼前的所見來看,這個李太白比起陸一葉絲毫不差,甚至還要更強的感覺。

可以說,眼前的李太白,就是萬魔嶺一方的陸一葉!

萬魔嶺一方拿真正的陸一葉沒什麼太好的辦法,她此刻卻拿捏著李太白的身價性命,更有私仇在先,天賜良機,自要斬草除根。

怒喝之時,一身靈力催動,與此同時,還有玄妙力量跌宕而出,直朝陸葉衝擊過去。

赫然是催動了神念攻擊。

她的修為比起陸葉之前在仙霞山遇到的寧鵠強的多,足有神海七層境。

寧鵠算是初入神海境的範疇,而且仙霞山四品宗門,底蘊不強,所以他對神念攻擊的運用極為單薄,就是單純地將自身神念催動出去。

可柳月梅就不同了,出身一品天元宗,修為更比寧鵠要高出足足五層境,對神念的運用無疑要精妙的多。

神念一起,陸葉冥冥之中便生大難臨頭之感。恍忽間,隱約感受到一道凌厲攻擊從虛無之中斬來,瞬息間沒入自己的腦海之中。

他立刻知道自己遭遇了什麼,畢竟之前有過這樣的體驗,可謂是一回生,兩回熟,三回輕車熟路。

一時間哭笑不得。

別的真湖境很難遇到這種被神海境針對的壞事,可他自離開雲河戰場,先後已經遇到三次了。

第一次還好,不算被針對,萬丈剛對念月仙的神念攻擊餘波席捲了他,饒是如此,也直接讓他陷入昏迷,不過後來因禍得福,誕生了自己的神池。

第二次便是仙霞山的寧鵠。

這是第三次!

陸葉無比慶幸自己當初有先見之明,花費了巨大代價來守護自己的神池,又得金銀二蛟相授,得雙龍護海的手段,否則早在仙霞山,他就已經凶多吉少。

胸處掛着的金鎖閃過一道光芒,與此同時,腦海中傳來龍吟之聲,卻是兩重防護手段被激發了。

金鎖的防護聊勝於無,雙龍護海這次沒能護持住陸葉的周全,那自虛無之中斬來的攻擊,竟破開了雙龍護海的護持,徑直斬進了他的神池之內!

並非雙龍護海太弱,這畢竟只是兩蛟在陸葉神池旁留下的護持手段,而柳月梅殺心大起之下又動了全力,雙龍護海自然無法全部防住。

柳月梅的神念斬擊被削弱大半,斬進神池內。波瀾不起.......

戰功閣中兌換出來的鎮魂塔不愧是極好的魂器,有此塔鎮守神池,根本不虞神池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換做旁的真湖境,哪怕是九層境遭了這一下,只怕也要當場暴斃。

陸葉僅僅只是感覺腦海深處微微一疼,便相安無事。

他卻是極為誇張地大聲慘叫,就連一身靈力也在這一瞬間變得極為渙散,一副遭了毒手的架勢。

靈力渙散,所帶來的結局便是諸多劍氣組成的防禦屏障驟然鬆散,再無抵擋之能。

」死!」柳月梅厲喝着。

靈力大手順勢壓下,淹沒了陸葉的身影。塵埃四起,柳月梅揮袖一掃,掃去塵埃的遮掩,低頭俯瞰,只見下方陸葉平躺在地上,身下一灘殷紅鮮血,整個人就如被打碎的瓷器一樣,裸在外面的肌膚滿是裂痕,潺潺鮮血流出。

一動不動,氣息衰弱,身上逸散出來的靈力波動,赫然只有靈溪境的程度了......

恨恨地瞪了陸葉一眼,柳月梅咬牙︰」便宜你了!」

本打算生擒帶回去的,結果現在逼的她不得不痛下殺手,心頭一股鬱氣着實難以發泄。

沒去理會陸葉的死活,她自信遭了她方才的種種手段,陸葉哪怕一時不死,也活不過一炷香了,留他苟全,讓他品嘗將死的絕望,更合心意。

轉身便朝萬魔嶺一方人群密集之地殺去,她一個無人牽制的神海七層境這般大開殺戒,誰人能夠抵擋,一時間萬魔嶺死傷慘重,看的林月與張昆俱都目眥欲裂,卻是無可奈何。

狠狠屠戮一通,泄了心頭惡氣,柳月梅這才一聲低喝∶「退!」

正在暗月林隘各處與萬魔嶺一方顫抖的浩天盟修士得令,且戰且退,有條不紊,彰顯優良軍姿。

萬魔嶺縱然有心追擊,也懾於柳月梅之威,不敢輕率冒進。

少傾,一如浩天盟浩浩蕩蕩而來,又浩浩蕩蕩而去,就連戰死修士的屍首,也被全部帶走了。

林月與張昆二人雖心頭憤怒,卻也只能眼睜睜看着驚瀾湖隘退兵,皆都胸憋悶的慌。

天空中雷鳴電閃,忽有狂風暴雨而下。暗月林隘一片狼藉。

廢墟之中,豆大的雨水滴落,躺在地上的陸葉徐徐睜開眼睛,艱難伸手,將手心中握著,藏在袖子中的金身令放進儲物空間中。

剛才柳月梅若是執意趕盡殺絕的話,他就得動用金身令護持了,否則必死無疑。

好在柳月梅覺得他命不久矣,對他沒有再多理會,當然,主要是時間緊迫,她也知道不能拖延太久,否則一旦等到萬魔嶺左右神海來援,不但她的處境危險,浩天盟諸多將士也要承受巨大死傷。

生擒變成了擊殺,並非柳月梅所願,但好歹也算是為死去的覃庶報仇雪恨了。

」柳......」陸葉眸光澹然,他不清楚柳月梅的名字,只從剛才另外一位神海境的喊話來看,對方是姓柳的。

回想方才一戰,可謂是驚險至極,也是關鍵時刻他腦海中靈光一閃,才擺脫大難。

在對方動用神念攻擊的瞬間,陸葉只有兩個選擇,順勢而為,或者逆勢反擊。

順勢而為的話,便是如今這結局。

逆勢反擊,只會迎來更勐烈的打擊,到時候金身令必然是保不住的。

所以陸葉當機立斷,做出了一副被神念攻擊侵擾的樣子,連一身靈力都變得紊亂,正常真湖境被那種手段攻擊會是什麼樣子,他都做了出來,畢竟曾經真的遭遇過這些,該如何偽裝,他是很熟悉的。

至於身上散出的靈溪境靈力波動,自然是擬威的功效。

柳月梅見他靈力波動微弱,模樣凄慘,再加上硬生生吃了自己一道神念攻擊,理所當然會認為他命不久矣。

卻不知這一切都只是偽裝......

倒是沒有太多怨恨,沒有立場去怨恨什麼,說到底,他是浩天盟的人,他殺了覃庶,對方要為覃庶報仇雪恨,理所當然的事。

如果他真是萬魔嶺的人,那怎麼記恨柳月梅都是理所當然。

只不過......只為報一己私仇,便如此大動兵戈,甚至勞累不少浩天盟將士戰死此間,那就是大大的不應該了!

驚瀾湖隘,有這樣的神海境當家做主,實在是那邊眾多將士的悲哀!

點擊下載最好用的追書app,好多讀者用這個來朗讀聽書!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人道大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道大聖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四十四章 留你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