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4. 227、望岳父成龍的女婿(第六更,求全訂!!)

227、望岳父成龍的女婿(第六更,求全訂!!)

作者:

下午時分,洛克到了奧斯本工業大廈,接到了下班的格溫。

格溫上車之後,就找到了肯姆上午的時候發送給她的照片。

還是連環照。

咔嚓擦的。

直接將洛克和米勒從走過馬路,和上車,給拍的那叫一幀一個照片,如果眨眼補幀的話,會發現,這特么的是視頻來着。

洛克直接吸了一口冷氣。

很好。

這已經不是包專機,並且去參加她的拍賣會那麼簡單了。

行!

明天的夏天,你丫的要是還不去霸凌,老夫親自上場,把你給幫了,然後,親自把你賣給阿爾巴尼亞的黑幫們。

洛克心中如是想着。

開動汽車。

「米勒·謝爾頓夫人,就是我們之前幾次去歷史博物館,你說的那個解說很好的鑒定師。」

「我知道。」

格溫收回手機,微笑的說道:「前天中午,佩珀請我吃午餐,然後我們去商場逛街的時候,正好碰到過米勒·希爾頓夫人的,史塔克工業是歷史博物館的主要捐贈者之一。」

洛克笑了一聲:「是嗎?」

格溫點了點頭,然後,有些好奇的說道:「不過,洛克,你是怎麼認識米勒·謝爾頓夫人的呢?」

洛克說道:「昨天下午我無聊去逛逛的,正好是米勒·謝爾頓夫人演講,對了,你還記得那天來找我的那個地檢的人嗎?」

格溫嗯了一聲。

洛克隨即,就將今天上午,看到了那個尼克·瑞斯和米勒·謝爾頓在一起的事情說了,然後,聳了聳肩道:「我總感覺那個地檢有些小心思,而且,似乎米勒·謝爾頓夫人還被他威脅了,所以我就出面了。」

格溫微微有些吃驚:「他為什麼要找米勒·謝爾頓夫人?」

洛克搖了搖頭:「誰知道呢。」

他知道,但不能說。

不過,等過幾天,應該就沒事了。

眼下?

那兩個維尼熊玩偶估計還在走監獄的流程了,指不定還沒有清洗好呢,這個時候宰了那個壞心思的傢伙就不能叫只能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而不能叫和河蚌相爭漁翁得利。

等兩天吧。

洛克心中如是想着,隨即轉移話題道:「行了,不聊他們了,今天過的怎麼樣,你們的實驗有進展了嗎?」

「始終卡在了那一步上。」

格溫嘆了一口氣,雖然她不是全職的,但她也知道,從今年開始,康納斯博士和其他同事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了:「不過,康納斯博士說了,有些時候,實驗就是這樣,不能氣餒,只要闖過了這一關,一切難題都不在是問題了。」

洛克微笑道:「加油。」

格溫微微一笑:「那麼,我們去哪吃飯?」

「回家。」

「哈?」

洛克手指了指後備箱:「剛剛海倫說給你打電話的時候,沒有打通啊,然後問我晚上和你有沒有什麼安排,我說沒有,正好海倫說家裏少了點東西,問我能不能到時候帶回來,所以,回家。」

格溫重新接過手機,眨了眨眼睛:「沒有啊,媽媽沒有未接電話過來啊。」

就在這時。

運營商的錯電提示,雖遲但到。

格溫翻了一個白眼:「可惡的紐約通訊,早晚換了他。」

洛克哈哈大笑。

回到格溫家公寓的時候,正好,喬治這個時候也回來了。

洛克看着從警車上,一身白襯衫的喬治,提拉着海倫交代要買的東西,跟喬治打着招呼,一起進了電梯,微笑的說道:「史黛西先生,今天找到無雙刺客的行蹤了嗎?」

站在前面的喬治微微抬了抬頭,扭頭,看了一眼落後他半個身位,也許別人看起來紳士風度,但自己看起來卻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的洛克,重新回頭,走出電梯:「沒有。」

該死的無雙刺客。

喬治一想到自己的一生之敵,就牙齒直痒痒,甚至有些時候,都在怒罵,紐約城的罪人那麼多,你特么的還要休息到什麼時候,出來幹活啊。

洛克看着喬治一言不發的走出電梯的背影,笑了笑。

旁邊的格溫用鞋子提了提洛克的鞋子,然後一臉很無奈的表情,畢竟,自己的男朋友和自己的爸爸似乎就和爸爸和外公一樣,這讓格溫有些為難。

洛克表示是喬治先的。

他下午在開車去奧斯本生物的時候,在十字路口,明顯感覺,有幾個交警,在看到自己的車牌之後,甚至還特喵的掏出望遠鏡來看他的。

毫無疑問。

這一定是紐約警署副警監喬治的指示,為了能壓自己女婿一頭,都知道動用自己的能量了。

鴨的。

你能從一個警探有現在的地位,洛克覺得,他的功勞,毫無疑問是站在C位的,還是那句話,沒他,喬治能得到紡織廠的花名冊,沒他,喬治還能活着和神盾局做交易的嗎?

毫無疑問。

洛克感覺,自己的一片好心,換來了狼心狗肺。

這讓洛克很心痛。

回到家。

洛克和格溫一人一個袋子,將採購的物品提到了客廳,正在家中的海倫,翻找了一下,找到了一瓶烹飪紅酒,看去洛克:「太好了,我還怕你記不住牌子,還想着要不要和你說一下的。」

洛克說道:「這裏基本是我第二個家了,我怎麼可能忘記家裏用的東西是什麼牌子的呢。」

他不忘記,是因為他的記憶宮殿不允許他這麼降智。

對於洛克的記憶法,海倫也是很清楚的,不過,洛克的這個回答,很顯然才是最讓她喜歡的回答,指了指沙發:「行了,你和格溫先回房間玩一會,喬治,過來幫我切菜。」

剛剛脫下外套,正準備喝一口回家酒的喬治抬頭,看着風風火火走進廚房的海倫,然後,眨了眨眼睛。

洛克走了過去,微笑的接過喬治手上剛剛舉起來的酒杯:「史黛西先生,我幫喝吧,不然,放久了,不好喝。」

喬治看着笑容燦爛的洛克,眉心直跳。

站在洛克身後的格溫無奈,只能朝着喬治,做着可憐兮兮的表情,表示希望她敬愛的父親大人不要和她的男朋友一般見識。

吃過晚餐之後。

回到房間。

格溫關上房間,就有些忍不住了,看着坐在電腦椅上的洛克,捂額:「話說,承諾那一次我都兌現了,說好的找個機會輸給我爸爸的,找到了嗎?」

洛克微微一愣:「我說的是平手,格溫,平手,是我可以接受的。」

格溫翻了一個白眼:「我不管,只要能讓我爸爸開心,免得你們一天到晚的鬥來鬥去,想到了嗎?」

洛克點頭。

格溫眼前一亮。

「真想到了?」

「當然。」

洛克如是的說道:「你獎勵都給了,我怎麼可能不用心呢。」

格溫也是拉開被子,坐在了床上,一臉期待的看去洛克:「所以,你打算怎麼輸……和我爸爸打平手?」

洛克說道:「高爾夫怎麼樣?」

格溫微微一愣:「高爾夫?」

洛克嗯了一聲。

格溫眨了眨眼睛:「可是,我爸爸好像從來沒打過高爾夫呢。」

洛克微笑道:「對啊。」

算來算去,也只有這個,打平手是比較容易的。

兵乓球?

洛克的靈魂,讓他都不需要點技能,甚至,讓他三個球,矇著眼睛,估計喬治都不可能打贏他的。

而且,兵乓球是有勝負的。

打靶什麼的更不用說了。

還是高爾夫吧。

正好,洛克也沒有玩過,而且,到了喬治這個副警監的位置上,也該是時候學習學習怎麼上層交際了,畢竟聯邦,很多事情,都是在玩高爾夫的時候談好的。

一舉兩得。

洛克感覺,自己簡直是為了喬治的上進,而操碎了心。

偏偏喬治還不懂得感恩。

洛克更是嘆了一口氣,看去格溫,聳肩道:「看,格溫,我和你一樣尊敬喬治的。」

格溫聽着洛克后一句,交際的解釋,有些感動,上前,擁抱住了洛克,反正在格溫房間,也不是一兩次了,估計,海倫心知肚明,喬治裝作不清楚。

然後……

就在準備有下一步行動的時候,海倫的聲音從下面傳來了。

「格溫,你爸爸要出門了。」

「……」

格溫將嘴唇與洛克的分開,眨了眨眼睛。

洛克也是微微一愣。

下了樓。

喬治那邊已經換上便裝了,正在檢查著自己的槍套了。

「爸爸。」格溫從樓梯上快步的走了下來,緊張道:「是無雙刺客出現了嗎?」

跟在後面的洛克表情有些怪異。

這才多久啊。

還沒有過去八個月呢,這就又冒出來一個冒牌貨了嗎?

不過,喬治搖了搖頭:「不是,紫荊社區那邊有槍擊,馬克斯就住在那邊,我過去看看。」

馬克斯,喬治的好朋友之一。

紫荊社區?

這不就是克萊德·謝爾頓與米勒·謝爾頓夫婦的社區嗎?

洛克上午的時候送米勒·謝爾頓的時候,就是去的這個社區。

難道?

洛克好奇的看去喬治:「喬治,是哪一戶發生槍戰了啊。」

喬治一邊穿鞋,一邊說道:「55號,怎麼了?你在紫荊社區,有認識的人嗎?」

洛克挑了挑眉,很承認:「上午剛剛認識的,而她的門牌號,好像就是55號來着。」

穿鞋的喬治抬頭看去。

洛克看去格溫:「就是米勒·謝爾頓夫人的家。」

格溫微微一愣,捂嘴:「上帝!」

……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