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劍上雪
  4. 負劍長 第二百二十六 月兒圓,雲兒黑

負劍長 第二百二十六 月兒圓,雲兒黑

作者:

「若是過了,就當我救你一命,我會親自去找仙盟,你不會被他們為難。」

「若是你過不去問心關.....」傅子真聲音忽然嚴厲道:

「我也會親自來跑一趟,我可不會管你有什麼背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樣會殺了你!」

張子凡脖子縮了縮。

「好了,你自己回去吧。」傅子真幽幽地嘆了口氣,道:「我還想一個人在這裡待一會兒。」

「弟子告辭。」張子凡拱了拱手,便頭也不回地離去,身影在山道間消失。

很快,這片平地之上,便只剩下了傅子真一個活人。

從自己的首徒開始,他一具一具屍體地看過去,直到將數十人全部記在心裡。

他才別過頭去,手指一揮,將白布重新蓋了回去。

不忍再看,老頭兒將手負在身後,目光幽幽,望向天上的月亮。

月兒圓,雲兒黑。

「是不是,如果我早點把這件事說出來,你們就不會死了呢。」

他緩緩地閉上眼睛,一步一步往山上走。

已經沒有退路了。

離了主峰後山,張子凡的腳步,逐漸變得輕快了起來。

有所謂的「靠山」,張子凡現在在蛤蟆門裡,可以說是橫著走,就算他不在監獄里待著,諸長老也不敢對他做什麼

最多就是將他給逮回去繼續坐牢而已。

反正是夜晚,也沒什麼人,到處逛逛應該沒什麼問題吧.....張子凡四周環顧了一下,決定在周圍逛一逛再回去。

修士在一般情況下,可以十幾天都不睡覺,所以,晚上便成了修鍊的大好時機。

為了防止弟子貪玩,蛤蟆門在山門之中,設置了宵禁,各峰夜晚不允許有弟子出門,而內外門弟子,更是有專人巡邏,若是夜晚被抓住,少不了罰幾個月的資源。

所以蛤蟆門的夜晚,顯得比平時要靜謐許多。

張子凡從後山逛到主峰大殿,又從主峰大殿逛到藏經閣,再從藏經閣逛到朱山峰,吞了口唾沫,終於還是不敢進去。

不知不覺間,張子凡逛到了小玉峰。

都已經這個時辰了,想必師兄師姐已經睡著了吧.....張子凡幾步縱越,身體輕盈,很快便飛上小玉峰的那片竹林。

風兒吹著,竹葉晃蕩,嘩啦嘩啦地響。

張子凡猛然抬頭,只見一個小小的身影,披頭散髮,正趴在竹竿之上,用滿臉的頭髮「看」著自己。

卧槽....嚇死我了....張子凡長長呼出一口氣,怒道:「大天黑的,你趴在上面幹嘛?」

「唔......」小可憐往後縮了縮。

「......」張子凡扶額,道:「你先下來吧。」

小可憐呻吟了兩聲,還是縱身一躍,輕飄飄地便從竹竿上飄了下來,松垮垮的衣服拖到地面。

「你回來了。」小可憐笑了笑,道:「我去告訴許姐姐。」

說完,她拔腿就跑,張子凡一把將她撈了回來。

「嗚嗚嗚......」

小可憐被提到半空之中,雙腿蹬了幾下,最後還是放棄掙扎。

張子凡將她放回地上,

(本章未完,請翻頁)

用手比了個「噓」,道:

「我就只是回來看看,一會兒還要走的,就別吵醒你許姐姐了。」

「哦.....」小可憐低著頭,小聲道:「可是許姐姐他們好像很想你。」

張子凡啞然失笑,輕輕摸了摸小可憐的腦袋,道:「我在外面有事要做,你們先等等,事情解決了,我會回來的。」

小可憐慢慢抬頭,用頭髮「看」著張子凡。

「你騙人!」

「......」張子凡愣住了。

小可憐道:「我是有點蠢,可我不是小孩子,不會這麼容易被你騙....你是遇到麻煩了!」

原來你不是小孩子啊......張子凡用力擠出一個笑容,道:「好端端的,我怎麼會有麻煩呢?」

「許姐姐這幾日,眼淚都哭幹了,還有趙哥哥,他這幾日就沒說過幾句話,一看就知道心情很不好。」

「.....」張子凡撇了撇嘴,說不出話來。

小可憐猶豫了許久,還是小小聲地問道:「師門....要怎麼處罰你?」

張子凡溫柔一笑,道:「總之我死不了,你就別管這麼多了。」

「你不告訴我,我現在就喊,保證能把師兄師姐給喊醒!」

「......」

張子凡一陣頭疼,「我告訴了你,你不許告訴師兄師姐。」

「好!」小可憐果斷點頭。

嗯.....張子凡清了清嗓子,直接便道:「我要去問心塔。」

「問心塔?」小可憐亂髮之下,可以隱約看見眼睛微微眨了眨,「那是個什麼地方?」

張子凡笑道:「能證明我清白的地方。」

「哦.....」小可憐又問道:「證明了你的清白,就能回來了嗎?」

聞言,張子凡猶豫了一瞬,最終還是微笑著搖頭。

「外面的江湖很大,我想去闖一闖,可能有時間了,我會回來小玉峰看看。」

「真的?」小可憐整個人忽然都傾了過來。

「真的。」

「好。」她又縮了回去。

真是個怪丫頭.....張子凡沒好氣地道:「不許告訴師兄師姐!」

「嗯。」小可憐點了點頭,試探道:「你真的不見許姐姐一面了嗎?」

「不見了。」

「可她真的很擔心你.....」

張子凡思索了一陣,道:「再見一面,她只會更擔心我。」

「好吧。」

「對了,我可以給你留一件東西!」

「什麼?」

「等等你就知道了。」

張子凡取出紙筆,在紙上寫寫畫畫,寫好之後,折了起來,交給小可憐。

「時機合適的時候,就把這個給他們看吧。」

「什麼時候是時機合適....」

「不知道,你自己看著辦。」

「.......我可以看嗎?」

「不行,得你們三個一起看。」

「那我覺得現在就是最合適的時機!」

「......」

.......

月明星稀,張子凡輕鬆繞過

(本章未完,請翻頁)

巡邏的內門弟子,返回自己的牢房,打開房門,走進去,再自己把房門合上。

這麼乖的犯人....我也是沒誰了.....張子凡嘆了口氣,躺倒在茅草堆上。

睡覺。

.......

第二天一早,張子凡睡到日上三竿的時分才起床,傅子真順便把他的鐐銬也取了下來,現在的他,總算是可以進行修鍊了。

晉陞六品已經半月有餘,到現在,才算真正開始熟悉這個境界。

張子凡緩緩閉上眼睛,恍恍惚惚之間,彷彿看到一片煙霧繚繞。

慢慢地,煙霧逐漸消散,映入眼帘的,是那座熟悉的山峰,天上烏雲遍布,雪花散落。

這裡還是在下雪.....張子凡翻身而起,遠方的那座山峰,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個影子。

「你心境的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

「過來吧。」

青衫劍客縹緲宏大的聲音,從天地間傳來。

「好嘞。」張子凡應了一聲,身形踏雲而出,幾步縱越,便已經飛到青衫劍客所在的山峰之上。

身段高挑的美人臉色素白,懷抱長劍,頭髮高高豎起,幾縷青絲散落額前,立於山峰之上。

「你在看什麼?」

張子凡愣了一愣,「嘿嘿」笑道:「這不是你換了個樣子,我看著有點不適應么.....」

青衫劍客扭過頭去,道:「不是我換了樣子,而是你原本看不到的東西,現在能看到了。」

什麼意思.....張子凡思索了一陣便不再糾結上一句話,而是問道:「我現在可以出劍了,為何我的心境會還是如此,冰天雪地?」

「你的心境,確實好一些了。」青衫劍客淡淡地道:

「但這不是因為你的問題已經被解決,更多的,是因為在雷劫之中,你悟了道。」

「悟了道?」張子凡眉毛一挑。

「是啊。」青衫劍客嘆息一聲,道:「天下修士,萬萬千千,多如過江之鯽,可走的,其實都是一條獨木橋。」

「大道難行,道難明,修道修道,其實修的是一個悟字,還有一個心字,這兩者,才是決定境界的關鍵因素。」

「悟...心....」張子凡皺起眉頭,問道:「可我們天天修鍊,修的不就是一個丹田氣海,一個體魄強大嗎?」

青衫劍客搖了搖頭,道:「並非如此,氣機充盈,體魄強大,練得是殺力,心境和悟道,練得才是境界。」

「之所以修士總是以練氣來修行境界,是因為練氣的過程中,極為接近坐而悟道,悟了道,境界便可上升,但沒有悟道,練的就只是殺力。」

「你之所以能以七品戰六品,很大程度上,是你跌境之後,氣海擴張,能裝的氣多了,你練的氣也多了,殺力自然上漲。」

「但境界不一樣,每到達一層境界,獲得的是新的感觸,新的氣海,還有結金丹,化元嬰,境界高,殺力不一定強,但境界高一定有好處。」

原來如此.....」張子凡面露恍然之色,「怪不得這麼多人一生都只卡在築基境,我還以為只要功夫深,一直修鍊總有一天能結成金丹呢.....」

(本章完)

樂文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