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廢靈根的我成了修仙界大佬
  4. 第一百一十七章:掌門召見【求訂閱】

第一百一十七章:掌門召見【求訂閱】

作者:

金水門的掌門大殿位於主峰旭日峰上面,平常是金水門掌門韓雲升的修行和辦公之所。

在金水門這樣的修仙門派裡面,真正掌握最高權力的結丹期修士長老們,大多時候都一心在靈脈的靈眼處閉關修行,並不參與宗門日常管理運作。

負責宗門日常管理運作的人,乃是他們這些結丹期長老所共同推舉出來的掌門。

一般只有一些涉及到宗門核心利益之事,需要他們這些長老做出決策的時候,才會由掌門將事情稟報給他們,由他們來商議做出決定。

而作為掌門,修為並不一定要多高,一般有著築基期修為就行了,重要的是組織能力和管理能力。

現任金水門的掌門韓雲升,一百六十多歲剛接任掌門之時,還是築基中期修為。

如今六十餘年過去,藉助著旭日峰上濃郁的靈氣幫助,其修為總算是晉陞到了築基後期。

但是因為年事已高,基本上沒有可能再結丹成功了。

而韓雲升在擔任金水門掌門的這幾十年時間裡,雖然並沒有做出什麼讓人驚訝的大事,但也算是恪盡職守,沒有任何的失職,在門人弟子當中還是有著一定的威信。

王平當初剛入門的時候,本是有著機會受到韓雲升這位掌門接見勉勵一番的。

奈何那時候韓雲升剛好去了萬里之外的另外一家宗門,出席某位結丹期修士五百歲大壽慶典,以至於錯過了此事。

只是讓王平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第一次見到韓雲升這位掌門,竟然是被對方一道掌門詔令給喚到掌門大殿。

而且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此時的掌門大殿裡面,不只有韓雲升這位掌門在場,還有那位不知道何時已經回來的明空師叔,以及其他幾位他不認識的築基期修士在場。

「弟子王平,見過掌門,見過各位師叔。」

雖然滿心疑惑,王平禮數上面卻是沒有任何怠慢,稍一愣神過後,便神色恭敬的對著殿內數位築基修士鞠躬行禮拜見了起來。

「王師侄無需多禮,起來說話吧。」

殿內上首,掌門寶座上,雖已年過二百,卻看起來依舊如中年人一樣的韓雲升,臉上微微一笑,把手一揮,便示意王平起來。

等到王平依言站直身體,他才繼續看著王平說道:「王師侄想必此時心中仍在疑惑,為何你還從未見過本掌門的情況下,本掌門會突然發出掌門詔令將你喚來這掌門大殿。」

「弟子不敢。」

王平連忙道了一聲「不敢」,可不願承認這個。

但韓雲升並沒有在意,只是笑著擺了擺手道:「王師侄不必急著澄清,且聽本掌門把話說完。」

聽到他這話,王平只能心中忐忑的聽他繼續出言。

只見韓雲升目光凝望著他,語氣凝重的說道:「說起這次召王師侄你來的真正原因,是因為宗門如今有一件要事,需要一些實力強大或者是通曉陣法之道的鍊氣期弟子去完成,而明空師兄則是向本掌門舉薦了王師侄你。」

「本掌門也不騙王師侄你,去完成宗門的這件要事,肯定是有著不小的風險,但是只要你們能夠完成好這件事情,宗門也會對你們做出重大獎勵,包括賜予你們築基丹或者是其它輔助築基的靈物。」

「現在王師侄你可以仔細想一下,是否願意幫助宗門去完成那件要事,想清楚了再回答!」

震驚!

王平聽完韓雲升這位掌門的話語后,臉色頓時便是一陣劇變,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不由自主的,他目光望向了同在殿內的明空師叔。

然而面對他的目光,明空只是面色淡然的說道:「你不用看老夫,此事你去與不去,全在你自己,即便是不去,宗門也不會因此懲罰你什麼。」

聽到這話,王平臉色頓時稍微好看了一些。

他就怕自己根本沒有拒絕的餘地,不去也要被趕鴨子上架逼著去。

可是他心裡也清楚,自己如果真拒絕這件事,那在韓雲升這位掌門和明空這些宗門前輩的眼裡,肯定是要被安上一個沒有擔當的評價,被徹底放棄。

以後除非是他築基成功,不然別想再被這些人看入眼裡,提攜半點了。

起碼他再想找明空幫忙修復那個「小五行混元陣」的陣盤,絕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因此他猶豫遲疑了好一會兒后,才望著掌門韓雲升問道:「掌門師叔,弟子可以知道宗門要弟子做的事情,具體是何事么?」

沒想到韓雲升卻是想也不想的馬上一口拒絕道:「不能,此事乃是宗門機密,你不答應的情況下,不能透露半點給你知曉!」

見到他這個態度,王平頓時愈發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心中瞬間便有了退意。

他反正沒有指望過會被金水門當做什麼重要弟子培養,就算因為這件事給韓雲升這位掌門留下了不好印象,也沒有什麼關係,總好過拿自身性命去冒險。

「那弟子……」

他嘴巴一張,就要張口禮貌拒絕。

可是沒想到他話語剛出口,腦海中就忽然響起了那位明空師叔的傳音。

「以你的靈根資質,若是肯答應去做這件事,尚有築基的機會,不然即便是努力幾十年賺取到了購買輔助築基的靈物,那時候想要築基成功也幾率渺茫。」

「而且你若是能夠築基成功的話,老夫一身陣道知識皆可無償傳授於你,讓你在陣道一途上面至少節省數十年摸索時間!」

頓時間,王平那拒絕的話語,又給硬生生止住了。

明空的這份許諾,不可謂不厚重。

作為金水門內陣法造詣能夠排進前三的陣法師,明空的陣道技藝甚至連一些結丹期修士都要刮目相看,他甚至能夠布置出困殺結丹期修士的高級陣法!

如果能夠得到他傾囊相授傳授陣道知識,這對於王平在陣道一途上面,確實是有著非常非常大的幫助。

說是幫他節省幾十年摸索時間,絕對不是虛言妄語!

這份陣道知識傳承,甚至是比「築基丹」這樣的寶物還要貴重許多倍,是真正意義上的無價之寶。

所以王平面色一陣變幻之後,最終還是沒法拒絕得了這份誘惑,不由艱難的點了點頭道:「那弟子可以一試。」

答應下可以一試后,王平便從韓雲升那裡得到了一根玉簡,裡面詳細記載了要他辦的事情是什麼。

玉簡被下了禁法,只能他自己觀看,而且從他拿到這東西開始,便不準再離開山門了,更不準對任何人透露裡面的半點信息。

王平拿到玉簡后,就被要求先行退下去準備了。

而在他離開掌門大殿的時候,正好也看見另外一名鍊氣十二層修為的外門弟子正在外等候。

雖然不認識掌門大殿外那名等候的外門弟子姓名,可是王平從對方身旁經過的時候,就感應到了一股陰冷冰涼的氣息在對方身上繚繞不散,很像是傳說中的「煞氣」。

所謂「煞氣」,王平也是在一本古籍上面偶然看過,說是修仙者若是斬殺其他修士過多的話,那些死在其手下修士臨死前產生的怨恨之氣,便會依附到兇手身上。

這樣的怨恨之氣積累多了,就會形成所謂的「煞氣」。

這種「煞氣」對於修仙者到底有什麼影響,那本古籍上面倒是並未明說,只是說若遇到「煞氣」纏身的同階修士,最好是不要與之為敵,遠遠避開最好。

王平由此知道,這位「煞氣」纏身的同門修士,怕也是和自己一樣被韓雲升掌門喚來去做那件事的。

只是對方到底會不會答應,他就不得而知了。

這樣一路快速趕回住處后,王平馬上就把那玉簡貼在額頭查看起了裡面的信息。

如此過去了約莫半個時辰,王平就放下了玉簡,面色陰晴不定的沉吟思索了起來。

玉簡裡面的信息他已經全部看完,也知道了為何韓雲升一定要他答應去辦這件事才給他玉簡的原因。

原來這次金水門要他們這些鍊氣期弟子去辦的事情,其實是探索一處秘境島嶼。

那個秘境島嶼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大能修士所遺留,其本身所在便佔據了一個面積堪比七霞島的島嶼。

原本這個秘境一直隱藏在海上無人發覺,金水門的一位結丹期長老和另外一位結丹期修士偶然間追逐一隻五階妖獸從那秘境附近經過,和妖獸戰鬥散開的餘波落到秘境區域內,才因此發現了這個秘境島嶼。

然後兩位結丹期修士妖獸也不追殺了,初步對秘境島嶼外圍陣法展開了一番試探后,便互相約定返回了各自宗門,調動整個宗門力量來探索秘境。

根據這些年已探索的情報來看,這個秘境被一座失傳的上古「禁斷大陣」所籠罩,縱然是元嬰期修士親自出手,也不一定能夠打破。

不過任何陣法都不可能沒有破綻,更別說那個秘境的守護陣法已經運轉持續了不知道多少年時間。

金水門和另外一個名為狂鯊門的門派,集合眾多結丹期修士和陣法師在對那個秘境研究十數年後,又藉助從其他地方高價購買過來的破禁秘寶幫助,終於是找到了一種可以繞過外圍陣法禁制,將人送進秘境裡面的辦法。

但是他們在準備將人送進秘境裡面的時候又發現,這個辦法只能讓法力修為低於築基期的鍊氣期修士進入裡面,築基期修士在用這個辦法進入的時候,會被大陣禁制給發現,直接排斥出來。

在王平他們這些人之前,其實金水門和狂鯊門已經送了一批鍊氣期修士進入裡面探路。

但是結果卻讓兩個門派的高層們喜憂參半。

喜的是,這樣一個被封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秘境島嶼裡面,確實是生長著許多外界難得一見的靈草靈藥,其中甚至不乏珍貴無比的千年靈藥!

憂的是,秘境島嶼裡面雖然沒有其他修仙者,可是卻生活著很多妖獸,其中甚至不乏二階、三階、四階妖獸的身影。

並且一些地方還有著單獨的陣法禁制存在,需要破除陣法禁制才能進入裡面。

那第一批進去裡面的數十個兩派鍊氣期弟子,只是過去七日不到就死了大半,只有不到五人被外面的結丹期修士們及時出手接引了出來。

自那以後,金水門和狂鯊門的結丹期修士便沒有輕易再隨便找些鍊氣期弟子送入裡面了。

畢竟他們就算可以不在乎那些弟子的生死,可是每次送人進去卻要消耗他們花費大價錢買來的破禁寶物。

如果送入裡面的弟子,不能為他們帶出來足夠豐厚的寶物,這種虧本的事情自然不能一直做。

所以才有了這次韓雲升掌門專門給王平等弟子發出掌門詔令的事情。

現在王平他們這些被選中弟子的任務,就是進入那處秘境裡面盡量搜尋各種珍貴靈物,然後繪製出裡面的地圖,出來后一同上交宗門。

而為了讓他們賣力完成任務,幾位金水門結丹期修士也是明確給出了許諾,只要他們能夠在裡面採集到那種能夠充當「築基丹」主葯的千年靈藥帶出來,煉製出來的「築基丹」裡面,就必定有他們一顆。

此外其它珍貴的靈藥帶出來后,也可換取包括宗門「坎元靈泉」築基機會和法器靈石在內的諸多好處。

而王平在看完玉簡裡面的信息后,便明白那位明空師叔為何會在看出自己有意拒絕後,突然傳音勸阻自己了。

明空顯然是提前知道了內情,所以想要他參與到這件事裡面。

畢竟以他的陣法造詣,如果能夠進入那秘境裡面,破除幾個陣法禁製得到一些珍貴寶物,完全是有可能從幾位結丹期修士那裡換取到「築基丹」的。

也許在明空看來,正常情況下,他這種沒有什麼背景來歷,又是五行混雜靈根資質修士,根本沒有築基成功的可能。

但是如果肯進這個秘境島嶼裡面拼一把,帶出來足夠多的寶物,那還是有一些機會能夠築基的。

「這位明空師叔倒是用心良苦了,看來他的確是非常想要把自身陣道知識傳承下去啊!」

王平口中喃喃自語著,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的確,如果能夠進入那個秘境島嶼裡面,並且活著出來的話,他築基應該就不成問題了。

要是這玉簡裡面的信息不假,那個秘境裡面可是生長著許多年份長久的靈草靈藥。

其他弟子帶著這些靈草靈藥出來,都要全部上交給宗門,自身能夠獲得的好處,及不上那些帶出來東西的十分之一。

可是他不同,他有著「天地貝」,到時候即便是只截留三五成收穫,拿到外面出售後,都可以輕易換取上萬靈石,甚至更多!

7017k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