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微鐵鎮Ⅲ
  4. 第一百一十五章 懺悔之刃(8)

第一百一十五章 懺悔之刃(8)

作者:

不過他們只是追了兩步,就紛紛露出沮喪之色,停下了腳步,靠兩條腿追四個輪子,這樣的事,只有傻瓜才幹得出來。

只有最為敬業的特勤隊長,在又瘋狂攆出一段距離之後,直到看不見飛鏢他們的尾燈了,才猛地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

「混蛋!」

「隊長,現在怎麼辦?」其他隊員趕了上來,小心翼翼地問道。

「還能怎麼辦?」

隊長臉上的憤怒之色忽然消散,露出一臉頹然,擺擺手,嘆道,「還能怎麼辦?向上面彙報吧!這裏的局面,已經超出我們能處理的範圍了。」

在特勤隊員們向財團高層彙報的時候,飛鏢和機械人小女孩正駕駛着搶來的悍馬疾馳。

他扭頭問小女孩道:「你知道你們那個矽人類互助組織在什麼地方嗎?」

「不知道。」小女孩怯生生地回答道,「這些事都是白和莉莉在處理的。」

毫無疑問,白和莉莉,就是裝扮成她爸爸媽媽的那對機械人。

「該死!」想起前途茫茫,飛鏢不由一肚子火,用力拍打了一下方向盤。

見他生氣,小女孩也只好沉默不言,過了好一會兒,她又心有餘悸地問道:「我們現在去哪兒?」

「去找一個朋友。」

飛鏢面沉如水,「他能幫忙找到你們那什麼矽人類互助組織。」

這世上誰都有兩三個朋友,即使是干他們這行的也不例外,只不過相對於普通人交朋友,他們這些地下世界的夜行者往往要謹慎得多,狡兔三窟是必然的,而能把自己的藏身地告訴其他人,那才是真正過命的交情。

飛鏢現在要帶小女孩去找的人,就是這麼一個生死之交。後者是一個黑客,不但隱匿的窩點比他自己挑選的更隱蔽,而且,飛鏢相信,如果他的圈子裏還有誰能搞到矽人類互助組織的情報,這位朋友絕對是一個!

然而就在飛鏢掉轉車頭,打算前往自己的目的地時,一陣熟悉的虛弱和劇痛,卻猛地再次襲擊了他!

「啊!該死!」

飛鏢發出一聲痛楚的咆哮,整個人竟然瞬間陷入了失控狀態。

在經過第一次的排異反應發作之後,他本來以為自己已經知道這種不適的烈度了,以他那鋼鐵般的意志,應該能夠克服。

可當第二波發作來臨之後,他才驚覺自己似乎低估了自己選擇的這條救贖之路的難度,這排異反應發作的烈度,竟直接是以十倍來算的!

這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彷彿在承受着世界上最殘忍的酷刑,這已經不是任何意志所能解決的問題了!

要知道,他現在還正在做出打方向盤的動作啊,這時身體一失控,方向盤直接就被打到了底,悍馬在歪斜了一下之後,一頭撞向了路邊的護欄!

哐!

疾馳中的悍馬在劇烈的撞擊之後,飛起足有一米多高,車身傾斜翻倒在了地上。

飛鏢只覺得眼前一陣天旋地轉,到處都是玻璃碎片在飛,折射起一片清冷的寒光,耳邊還隱隱傳來機械人小女孩的驚呼聲。

但馬上,他就已經無力關注周圍的情況了,可怕的排異反應一波波襲來,宛如將他的神經系統撕裂又揉碎,一遍又一遍。

在這種無法形容的折磨中,他的大腦終於無法再堅持下去,開啟了自我保護措施,讓他強制昏迷了過去。

可即使是在昏迷之中,他也彷彿經受着最恐怖的噩夢。

劇烈的痛楚,讓他感覺身處於地獄之中,每一條神經,都被反饋回來的痛楚所佔據,這讓他感覺自己的軀體,像是被一萬隻螞蟻在瘋狂啃噬!

無盡的痛楚一直在持續,飛鏢覺得自己就像在苦海中沉淪,在這種情況下,時間已經失去了意義,他不知道這一波發作究竟持續了多久,他已經快要麻木了,當好不容易熬到排異反應漸漸消退,他感覺自己離崩潰只有一步之遙了。

「如果下次排異反應繼續變強的話,我應該就撐不下去了吧!」他想要睜開眼睛,卻覺得眼皮像是被什麼粘液糊住。

抬起彷彿灌了鉛的手,僵硬地抹了一把,他才發覺自己的額頭上,滿是汗水和半乾的鮮血,應該是在之前的車禍中受了傷。

「我這是在哪裏?」他吃力地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已經不在車禍現場了,一間空蕩蕩的小屋,就是自己所處的地方,屋子的角落積滿了灰塵,看起來主人已經許久不曾回來過了,而他救下的那個機械人小女孩,就正端著一盆水,站在門口,驚喜地看着他。

「叔叔,你醒了!」

「嗯。」

飛鏢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咽喉里像是塞了什麼東西,只能發出微弱而嘶啞的聲音,這讓他心裏一沉。

排異反應引發的炎症導致咽喉腫脹嗎?

他默默分析著自己的情況,得到的結果卻很不樂觀,「如果下次發作炎症反應進一步加劇的話,可能等不到疼得精神崩潰,我就先要被自己腫脹的咽喉窒息憋死了!」

這個結論讓他心情頓時變得極為惡劣,本來還以為自己有五天時間,但現在看來,恐怕兩天都不到了!

幸好機械人小女孩貼心,小丫頭像是早就預料到他的不適,放下水盆,從一旁簡陋的柜子裏,取出一個保溫杯遞到飛鏢手裏:「大叔,喝點熱水,潤潤嗓子。」

飛鏢點點頭,接杯子的時候手一抖,差點把水弄灑。

他低下頭,凝視着自己的雙手,曾經殺「人」無數的雙手,現在卻幾乎連杯子都端不穩了。

這個貌似有些殘酷的現實,卻是讓他在一愣之後,突然露出了由衷的笑容,然後一仰頭,把杯子裏的水一飲而盡。

「哈!」他有些痛快地吐了口氣。

機械人小女孩彷彿不太明白他這個表情的含義,猶豫了一下之後,才低聲問道:「叔叔,感覺好些了嗎?」

「嗯,暫時還死不了。」飛鏢點點頭,想要強撐著站起來,但還在身體里肆虐的排異反應餘波,卻讓他撐到一半,又重重跌坐了下去。

「叔叔小心!」機械人小女孩連忙扶住了他。

「我沒事。」

飛鏢搖搖頭,吃力地靠在牆壁上,對小女孩說道,「還沒來得及問你,你叫什麼名字?」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