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攜劍上九天
  4. 第一卷:倚天萬里須長劍 第三十四章:約定

第一卷:倚天萬里須長劍 第三十四章:約定

作者:

二月二,驚蟄。

隨着第一道春雷炸響,天際淅淅瀝瀝地飄起了迷濛細雨。

沉悶而又高昂,畏懼而又無畏,大膽而又細緻,粗獷而又溫和,這一道雷聲,象著着冬季徹底過去,新春已經到來。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

迎著新春的細雨,李長氣依舊在練劍,他出劍的速度很快,周身劍勢比起除夕那晚,早已要收斂許多。

若是不出意外,再練上一兩個月,便可以完全收斂那股偶爾露出的那股鋒銳之意,手中長劍每一次出劍之時,也隱隱有了一種別樣的韻味在其中。

比起李長氣,處於群峰嶺兩旁的山峰之上,風華和李登先練劍起來就要優雅多了。

一人舞劍如環,一人劍影萬千,沒有動用劍罡護體,就只是劍術,處於這場春雨之中的他們,既沒有被一絲雨水碰到。

隨着長劍不斷遊走,劍光頻閃間,已是將這如絲般的細雨,斬成滿天霧氣。

光陰變換,日月輪轉。

三月十五,月盈星滿,風華率先破鏡丹旋。

三月末,春光大好,李登先煉成三尺劍圍,破鏡丹旋。

四月四,清明,迎著紛紛細雨,李長氣於雨中悟劍,破鏡丹旋。

三人突破時,動靜都比較大,雖未見面,但心裏多少都有所了解。

時光如白駒過隙,一晃眼已經來到九月中,這一日,群峰嶺迎來了一名不速之客——辛無病。

自打四月得知三人突破丹旋境后,李醇便再也沒有來過。

踏入三境丹旋,形脈周天圓滿,修士便可以不再食五穀之糧,只需丹旋自行運轉,吸納遊離元氣,而後以天地元氣蘊養己身便可辟穀。

往日,李醇每月一次送十全大補丸,再他們突破之後,便不再來。

而是給了三人各自一枚劍令,若是有修鍊中的困惑,可持此令前往青峰,又或者直接去群峰嶺后的諸峰請教那些個前輩長老也行。

劍宗每百年為一代,如今李長氣他們算是第一千零一代弟子,不過劍宗裏面對這些倒是沒怎麼看重,平日裏,也就是一脈相承的直系弟子才按照輩分去稱呼。

除此之外,在那城頭上,遇上境界高的前輩叫聲師叔師伯,或是叫上一聲大劍仙都無事,至於境界差不多的,那多半打得過的就是師弟,打不過的便是師兄了。

通常,彼此關係最近的,可能就是同時間入門的那一批關係比較近,而後面或是前面入門的那些同代弟子,可能見面了都不怎麼認識。

其中,除了實在不熟絡之外,也有着幾分劍宗先輩故意為之的成分在裏面,畢竟,情之一字最傷人。

歲月無情如電轉,人生不耐消磨。前程路險莫蹉跎。

辛無病的來意很簡單,也沒什麼要事,就是讓他們幾人出去轉轉,見見今年即將入門的一些師弟師妹。

李長氣沒有推辭,雖然練劍的時間很緊,可卻不差這一時三刻的。

這次是由靈秀一脈主持的入門試煉,想來拜入靈秀一脈的那些同窗應該會有一些人露面。

這一次,風華沒有下山,倒是李登先沒耐住性子,也跟着一起前往五峰腳下,李長氣心想後者八成是想見公孫魚了。

雖然三人彼此間隔的距離不遠,可都忙着修行與練劍,倒是有大半年沒見過。

「長氣,進展如何?」李登先出來的時候,辛無病已經獨自離開,不知道去了哪,這次過來,好像就是順路來通知他們一聲而已。

前往青峰的路上,兩人邊走邊聊。

「丹旋後期,登先兄你呢?」李長氣側頭向著前者看去。

「嘿嘿,快成元丹了。」李登先有些得意。

「這麼快?」李長氣有些不敢置信,他踏入丹旋後期也有兩月時光,可利用劍道與劍理去雕琢元丹一事上,總有些摸不著頭緒。

「我哪裏算快,你信不信,過個一兩天,風華姑娘出來時便已經成了元丹。」說道這裏,他有些玩味的看着李長氣。

「按登先兄的說法,風華姑娘此時不會是在突破吧?」

這麼快,不會吧?李長氣晃了晃腦袋,將這個想法拋出腦海。

「嘿嘿,不然你以為咱們的辛先生此次是來做什麼的?」

「不是叫我們出去看看新入門的師弟們么?」說道這裏,感受着李登先有些戲謔的眼神,他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辛先生是來給風華姑娘護道的?」

說完,他望向李登先,後者的眼神確定了他的猜想,震驚之餘,心底又有了些失落。

他的表情盡收李登先眼底,後者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是風華姑娘又不是別人,有啥好失落的,你看我名為登先,我都不急呢!」

李登先望了望天空,有些自嘲,也有些佩服,「嘿嘿,荒原那一戰,就是我也不得不承認,風華姑娘的天分和實力確實比我們都強,要是被我們超過去才奇怪呢?」

確實!風華本來就要比他們強,似乎沒有什麼接受不了的,只是少年心性,終究是有些爭強好勝的罷了。

李長氣笑了笑,望向李登先說道:「登先兄且放心,就這麼點打擊我還是接受得了的,我李長氣可不是那種心胸狹窄之人。」

「那就好,不如我們來比一比,看誰先到靈秀峰?」

「好,」李長氣一聲應下,也沒有什麼開始之內的,兩人瞬間騰空而起,以氣御行,向著靈秀峰疾馳而去。

這一次試煉是靈秀一脈主持,新進弟子也是在靈秀峰主峰的赤心院暫住,在問心關過了后,便會按各自師承帶回各脈峰頭。

兩人都是丹旋後期,體內丹旋凝晶,元氣源源不絕,凌空飛渡起來,便只看誰的遁術更高、爆發力更強。

結局不出意外,李登先奪得了頭籌,雖然練的是《三尺劍圍》,可李氏本身藏書不少,其中就有種種高明遁術,雖然這段時間李登先主要的心思都是花費在練劍一途,可遁術上多少還是要高出李長氣不少。

經此比試,李長氣也算是知道自己的短板,經久練劍,或許一瞬間的爆發力他不弱於其他人,可距離一遠,在遁術這一方面他就要差上許多,他打定主意,待得凝聚元丹之後,定要去學上幾門高明遁術。

兩人到達靈秀峰山腳后,與山腳下兩名坐着下棋的前輩劍修報過身份,問了靈秀峰赤心院的具體所在後便向著山上走去。

靈秀峰多竹林,除此之外,還有着不少珍奇古木,同時山崖兩側還各自有着一片花海,風景比起青峰那滿是常青松的山上可要美多了。

「師弟師妹們,隨我來,我帶你們去吃頓好的,要知道入門后可沒這機會了哦。」

還未靠近赤心院,兩人便聽出了那道熟悉的聲音。

「咦,李登先那個傻子,還有李長氣那個二愣子怎麼在著?我該不是眼花了吧!」見到兩人的一瞬間,公孫魚驚訝了一聲,隨後揉了揉眼睛。

二愣子?李長氣有些懵,自己怎麼突然就多了這麼一個外號。

「傻子是誰,二愣子又是誰,來來來,丫頭你給我好好說道說道。」李登先一把走上前,他身高要高出公孫魚半個頭,走進后,他瞬間按住了後者的肩膀,將後者那一頭青絲揉得亂糟糟的。

一年不見,公孫魚已經出落地亭亭玉立,身着青色衣裙、腰間懸劍的她不但沒有了當初那份稚嫩,反而多了些英氣,只是當看到她那雙頰處的兩片腮紅時,還是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當初那個扎著羊角辮、姿態有些嬌憨的小丫頭。

「李登先,我跟你拼了。」隨着一聲嬌喝,公孫魚腰間長劍瞬間出竅,李登先向著旁邊一閃,躲了過去。

公孫魚沒有就此放棄,反而是繼續發起了進攻,「傻子說的就是你,至於李長氣他不是二楞子,他是悶葫蘆才對。」

李長氣站在一旁有些苦笑不得,自己這是遭到了無妄之災,莫名奇妙又多了個外號?

悶葫蘆?李登先心想還真是,這傢伙入門好像還真不怎麼說話,荒原那次好像也是憋到最後才出手的,他出奇的沒有去反駁小丫頭。

面對小丫頭已經刺到眼前的劍,李登先不得不拔劍相迎,既然如此,那正好看看小丫頭這段時間來的成果吧!

「鋥——」隨着一道劍鳴聲響起,李登先拔劍上撩,一道鏗鏘交擊之聲后,他盪開了公孫魚直刺而來的一擊。

上山將近一年,後者劍術自然不會如此,手中秀劍被盪開之後,公孫魚瞬間手腕一抖,劍鋒瞬間一變,以一個刁鑽的角度,再次傾斜刺下。

李登先卻是不動神色的舉劍迎了上去,公孫魚再次變招,同時出劍速度越來越快,兩劍不斷相擊之下,發出的聲音如同雨打芭蕉一般密集。

一晃眼,兩人已經交手數十招,公孫魚打起了脾氣,一揮手,腰間劍鞘瞬間化為十三把小劍,向著李登先瞬間落下。

「叮叮叮...」飛劍不斷與李登先長劍相碰,卻始終攻不破李登先的防禦。

不得不說,公孫魚的御劍手段比起之前不知要高出多少,十三把小劍匯如游魚,一劍之下,威力巨大無比,分散時又能以一個個不同的方向同時發起進攻,防不勝防。

李長氣自問若是他身處這樣的進攻之中,恐怕也無法完全擋住這些飛劍的進攻。當然,以場上兩人現在的距離,他一劍便可以決出勝負,可若是和公孫魚的距離處於百丈之外,就不一定了。

不過場中的兩人也沒有動用真正實力,具體的勝負可說不準,不過小魚姑娘被登先兄吃得死死的那是一定了。

又僵持了片刻,公孫魚算是看出了面前的李登先修得是什麼劍術,身形頓時向後一退,氣呼呼地吼道:「李登先,你是不是早知道會有今天,所以練了個烏龜殼子?」

烏龜殼子?李長氣覺得這名字也挺不錯,送給登先兄挺好的。

「噗嗤!」處在和通過試煉的弟子們一起的兩名大姑娘一個沒忍住,笑得花枝招展。

李長氣這才注意到,後方那些弟子裏面,可不是金鑫姑娘和柳晴柔姑娘么!

一年不見,倒是生得越發好看了!嗯...李長氣嘀咕了一句,這次白湛沒來可真是可惜了。

金鑫雖然穿着一身紅裙,可那窈窕的身材配上英姿颯爽的氣質,頗有劍仙韻味,而一旁的柳晴柔身着碧色長裙,配上那清秀的臉龐以及那清亮的眼眸,給人一種清新自然的感覺。

「金鑫師...姑娘好,柳姑娘好,」本想叫師妹,但想想剛才那一場激戰,李長氣硬是將後面半句收了回來。

「大傻子好,悶葫蘆好。」「見過登先兄,還有長氣兄。」

相處時間雖然不久,但兩人算是早已經習慣了金鑫的潑辣性子,為了避免再打上一場,李長氣兩人這次忍了。

不過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大家好歹是個同門,還一起經歷了生死,見個面連打個招呼還得你叫我姑娘、我稱呼你公子的?多生分!

幾人打招呼時,公孫魚簡單地整理了一下亂糟糟的頭髮,隨後給那些通過試煉的弟子簡單地做了介紹,接着和李長氣幾人一起領着這些弟子向著靜心居行去。

好幾個月沒享受過這種美味,這次倒是沾了這些師弟師妹們的光,雖然長老們沒有限制他們外出,可這本身就是對於個人自覺性的一種考驗,他們自然不會因為些許食慾便耽誤修行。

間接性的得了好處,幾人自然不介意將劍宗四脈的大概信息和這些師弟師妹做了介紹,再之後,李長氣說起了關於以後彼此之間怎麼稱呼的事情。

並不是什麼大事,幾人沒多久便討論出解決方法,同時彼此間做了約定,就以破入元丹境界的時間先後來決定他們之間的名次,前者師兄、師姐,後者師弟、師妹。

至於那些還未出關的人,便當他們默認了這個約定,至於為何不是以成為劍修的時間,自然是因為青峰一脈需得三年化海,若是如此,那都不用比了,青峰一脈的幾人直接認輸好了。

不過話說道這裏,風華姑娘豈不是註定是他們這一期弟子中的大師姐了?

李登先決定今晚回去就開始閉關,不說做大師兄,起碼也得爭個二師兄噹噹吧!

至於李長氣,他離元丹說近不近,說遠也不遠,只需以劍理和劍道將丹旋處的元晶雕琢成元丹罷了。

至於他那一億劍的小目標,早已在不知不覺中完成,甚至已經遠遠超出。

將近傍晚時,幾人互相告別,隨後皆是迅速進入到了閉關之中。

靈秀峰那邊,只留下公孫魚一個人主事,也不知道金鑫兩人許給她什麼好處!

三更天時,群峰嶺周圍附近一里方圓,元氣忽然一空,天空有異色一閃而過,之後再次陷入沉靜。

風華不知不覺間,元丹已成。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