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漏雨

第三百五十六章 漏雨

東都,練馬區,東警廳調查員春日家中。

「也就是說,」

扎著馬尾、一身清爽休閑打扮的春日手捧作家的新書正在翻看,「你的書必須登上東都新書暢銷榜,那位陰陽師才肯出手?」

「我聽活者說,」

作家手裏夾着一根煙,但是沒有點燃,「那天我離開東警廳之後,你說你是我的忠實粉絲,尤其是那本《迷與影》,你看了足足五遍。」

「不止《迷與影》,」

春日抬起頭,「你的每一本書我都至少看過三遍。」

作家:「梅村幸兵衛殺死筱冢美彌子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梅村幸兵衛和筱冢美彌子是《迷與影》的男女主角,都是怪誕調查員,兩人相愛相殺,在小說的結尾,筱冢美彌子死在了梅村幸兵衛的懷中。

春日:「我和幾位書友聊過這個,他們基本認為梅村幸兵衛難以忘記筱冢美彌子對他的21次背叛,但我倒是覺得,梅村幸兵衛殺死對方的真正原因是不想讓她在這個怪誕橫衝的可怖世界裏受盡苦難。」

「這本書被岩木出版社的編輯貶的一文不值,」

作家用煙頭指了指春日手中的書,「但我自己很滿意,我需要一個第三者對這本書進行一個客觀的評價——如果書的質量可以,是那位編輯眼光太瞎,那我就換一個出版社出版。」

春日:「給我半天的時間好嗎?我需要沉下心來讀一讀。」

作家:「當然,我只要登上新書暢銷榜一天就可以了。」

春日:「那樣豈不是很容易——把東警廳的警員們發動起來。」

「嘿!」

作家拍了一下桌子,「我雖然是個撲街作家,但是花錢打榜、弄虛作假,欺騙自己,也欺騙別人的事情還真做不來。」

「好吧,」

春日摸了摸書的封皮,「或許,這也是我成為你粉絲的原因之一。」

……

銀谷,雪下旅館。活者的房間。

「進度如何?」

關掉了收音機,活者撥通了作家的電話,「我的大作家。」

作家:「遇到了一點小問題。」

活者:「怎麼?」

作家:「編輯不太看好。」

活者:「不是吧,剩下的時間可沒多少了。」

作家:「你那邊怎麼樣了?」

「還算順利,」

活者從桌子上拿起一份名單,「已經找到了五百多個受害者。不過,他們大多都不肯承認自己背叛過愛人的事實。」

作家:「很合理。」

「鑒於你這邊的狀況,」

活者說道:「我建議想一想其他辦法。比如,讓一本書登上新書暢銷榜,其實很容易……」

「閉嘴吧。」

作家掛掉了電話。

……

銀谷,電影拍攝現場。

「我和她說話了,

唐澤真琴趁著拍攝的空檔,和顧醒說道:「按照你說的,我問她是誰,從哪裏來,她的目的是什麼,她完全沒有回答。」

顧醒看着她的脖子,「你還是沒看到黑色線圈?」

「沒有。」

唐澤真琴點了點頭。

「昨天晚上,」顧醒說道:「我一直在你身旁,卻完全沒有感覺到她的出現——我知道有一種被稱為夢境種的怪誕,是幻覺種的分支,當它們潛入人的夢境后,外人完全無法察覺。」

「謝謝,我已經不那麼害怕了,」

唐澤真琴看着顧醒,「有你在我身邊,我真的很踏實。」

顧醒:「這不是個長遠之策,我們還是要想辦法徹底解決她。」

「你說過,」

唐澤真琴說道:「你曾經是我的影迷吧?」

顧醒:「現在也是。」

唐澤真琴:「你有沒有考慮過——和自己的偶像……談戀愛?」

顧醒愣住了,抬頭看着對方。

「怎麼可能,」

唐澤真琴笑道:「我的意思是,在電影或者電視劇里,和我演一對情侶怎麼樣?說真的,你的外形條件真的不錯,要是發展的好,很有機會接棒高倉健,成為正氣凜然類型的大男主。」

「原來如此,」顧醒鬆了一口氣,「我還是更喜歡做偵探。」

……

東都,練馬區,作家公寓,書房。

作家的手機放在書桌一角,電話鈴聲響起。

「喂,」

作家接通了電話,「是春日嗎?」

「您好,八卷先生,」電話那頭傳來春日的聲音,「你的書我全部看完了,一字不落。」

「是嗎,」

一瞬間,作家放下了手裏的煙頭,屏住了呼吸,「你覺得怎麼樣?」

春日:「說實話,比起您以往的作品,差距不小。」

作家感覺自己的心沉到了谷底,很久才問道:「差在哪裏?」

「有很多問題,」

春日說道:「但總的可以歸結為一點——你在《陰陽互轉的怪談愛戀》中太貪心了,既想追求小說的文學深刻性,又企圖在暢銷榜上迅速躥升,導致整片小說始終在兩個極端來回拉扯……」

「你說的很對,」

作家沉默很久,拿起自己手邊打印出來的文稿,「只是我一直不願承認這個事實。」

春日:「我比您的編輯要樂觀一些——我認為,這本書的底子其實非常好,題材很棒、很新穎,打進去深度也夠,只要找對方向,以你的實力,用不了幾天就可以把這些問題解決。」

作家:「恐怕來不及了,改書要時間,印書、排期也要時間,還得走那些審核的環節……」

春日:「您是東警廳的調查員,這些都不是問題。唯一的問題是,您能不能把好的作品寫出來。」

作家:「以前我很確信,但現在……」

春日:「所以,您打算放棄?」

「狗屎才會放棄,」

作家已經打開了電腦,「你等著看我的新稿。」

……

黎都,靜安警察署辦公樓。

安達正趴在桌子上,翻看一本調查員考試練習手冊,不時在筆記本上記錄着什麼。

「安達君,」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了過來,「好久不見啊。」

安達猛地抬起頭,轉身——聖子笑眯眯地站在他身後。

「聖子!」

安達站了起來,「我聽說,你不是去東都了嗎?」

聖子:「你聽誰說的?」

「前兩天,」

安達揚了揚手中的練習冊,「我去本部那邊報名調查員招考,打算順便看看你來着,結果……我聽說你和一個怪誕談戀愛了?我沒聽錯吧,或者,他們其實在開玩笑?」

聖子:「是貨真價實的怪誕男友。」

「天,」

安達搖了搖頭,「你來刑事課的時候,我可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你會和怪誕談戀愛……可是,顧醒君呢?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歡他。」

「喜歡不一定要永遠在一起,」

聖子大有深意地說道:「就像你和烏鴉大人。」

「惡毒的女人,你得不到的,也不想讓別人好過……」安達捂著胸口,面露痛苦之色,「這一刀捅的也太狠了。」

中央公園上方的黑洞再次出現之後,執著不懈的安達終於在某一天深夜想起了他和烏鴉之間的往事。

可想而知,當他第二天一大早匆匆趕到黎都警察本部怪誕調查課,打聽到烏鴉已變成怪誕消失在茫茫群山之中的時候,該有多絕望。

那之後,他給顧醒和聖子分別打電話訴了一整晚的苦水,最終決定成為一名光榮的怪誕調查員,然後去群山之中把烏鴉拯救回來。

聖子走向自己的辦公桌。

「對了,」安達站在她的身旁,「今天怎麼想起回來?」

「收拾東西,」

聖子笑道:「順便和你道個別,我可能要離開很久……白鳥警部補在嗎?」

安達:「他在——怎麼看你的樣子好像要和我們訣別。」

「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

聖子把一些零碎的小玩意兒裝進箱子裏,「我期待你考入怪誕培訓課,成為我後輩的那一天。」

安達:「等著吧,聖子,等我成了調查員,一定讓他們安排你當我的助理!」

……

靜安警察署辦公樓。

電梯門打開,聖子走了出去。

一個熟悉的人影向這邊匆匆趕了過來。

聖子看着來人,輕輕喚出了對方的名字,

「藤原惟成?」

自從聖子成為黎都警察本部和怪誕聯盟之間的聯絡員以後,就很少見到藤原惟成。

說起來,聖子的這位鐵桿追求者正是為了接近她才加入怪誕培訓課參訓,可事實上,即便如此,他也沒能得償所願。

「聖子小姐,」

藤原惟成匆匆跑了過來,站在聖子身前大口喘著氣,「請等一等。」

聖子笑道:「要是您想邀請我去什麼足湯茶室,或者去看娜婭事務所的電影,那就大可不必了。」

「我通過了怪誕培訓課的測試,」

藤原惟成凝望着聖子,「現在已經是一名調查員實習助理了,服務綠子大人。」

「恭喜!」聖子發自內心地說道。

「是這樣的,」

藤原惟成深吸一口氣,「我得知您和那位叫作『導演』的怪誕在一起了,可有此事?」

聖子:「沒錯。」

藤原惟成:「你是完全發自內心喜歡他,所以才會和他在一起的?」

聖子:「當然。」

「那我就放心了,」

藤原惟成道:「雖然有些遲了,但我思考了很長時間,還是決定向您表明心意——

聖子小姐,我想讓您知道,我,藤原惟成,曾經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偷偷喜歡著您,我曾試圖為您準備過很多浪漫的場景……

這些都不提了,我也知道,您現在擁有十分相愛的戀人,我不想成為卑鄙的第三者、攪局者。

我只想告訴您,曾經有人非常非常喜歡您,所以不論任何時候,哪怕是有一天走到了谷底,請您記得,您很好,非常好,值得被最深刻地愛着。

再見,我不會再來打擾了。」

說着,藤原惟成向聖子鞠了一躬,頭也不回地離去了。

……

夜晚,北海,某處海邊小屋。

窗外海浪聲濤濤。

「別忘了,明天要早起,」

屋內,聖子依偎在顧醒懷中,透過落地大窗,望着月下一望無際的海,「一起看日出哦~」

這段時間裏,顧醒全身心陪着聖子,拜訪了她的朋友們,去了一些她在自己畢業之後的第一次全國環遊中未曾去過的冷門景點……他和她徹底開啟了無人打攪的二人世界,每一分每一秒都過的愉快、平靜而充實。

「在那之前,」

顧醒抱起她,走向寬敞的大床,「我們可以先熱身!」

聖子:「不要,太困了!我擔心明天起不來!」

「沒關係,」

顧醒把她輕輕放在床上,轉過身找到一盒小雨傘。他從中取出一個,然後魔法般從手裏變出一根細針,沖着傘帽輕輕一紮……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東瀛怪誕創造時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東瀛怪誕創造時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六章 漏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