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 郁夕珩:你說我敢不敢?【3更】

541 郁夕珩:你說我敢不敢?【3更】

假炸藥被換成了真火藥,司扶傾又在爆炸中心,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但只是聽剛才那些轟鳴聲,就能夠知道這場爆炸的威力有多麼的大。

司扶傾一定是死了!

這下還怎麼和她爭?

童洛芸不自覺地喜上眉梢,她開口:「桑——」

「啪!」

一個巴掌扇在了她的臉上,童洛芸倒在了地上。

桑硯清眼梢殷紅:「閉上你的嘴!」

她一邊向山谷裏面跑,一邊撥通緊急聯繫人電話,聲音顫抖:「喂,是沉影先生嗎……」

她穩了穩語調,才接着開口:「我們、我們遇到了爆炸,路被炸斷了找不到傾傾在哪兒。」

沉影聽桑硯清描述完現場,神情大變,他猛地抬頭,看向郁夕珩:「司小姐拍戲用的假火藥被替換成了真的!劇組多人受傷,爆炸原因還未明!」

郁夕珩的手一頓,周身的氣息沉了下來:「零呢?」

「已經聯繫最近的人手了。」沉影快速道,「霍先生在安城,離劇組近,和司小姐的助理一起過去了,估計T18也即將到場。」

郁夕珩閉了下眼,再睜開時眸底只剩下了濃郁的戾氣和殺意:「走。」

**

另一邊,郁家。

「昭意小姐,久聞不如一見。」郁老爺子和女人握了握手,很尊敬,「請您稍坐片刻,我這就把時衍叫回來。」

風昭意點了點頭,她在沙發上坐下,有些好奇地打量著郁家的大廳。

郁老爺子先給郁夕珩打了個電話,意料之中沒有打通。

於是他聯繫他派出去的暗衛,讓他們立刻把郁夕珩帶回郁家。

暗衛們領命而去,但他們衝進別墅之後,裏面卻一個人都沒有。

桌子上的茶還是溫著的,顯然主人才離開不久。

可他們找遍整棟別墅,都沒有發現一個人影。

「人不見了?」郁老爺子大怒,「不是讓你們看着嗎?昭意小姐已經到了,人沒了我怎麼向風家交代?!」

暗衛們也摸不著頭腦。

他們明明一直在暗中盯着郁夕珩的這座私人別墅,連一隻蒼蠅都沒有放過,今天根本沒有人從別墅里出來。

郁老爺子咆哮了一聲:「那還不趕快找?去機場找!」

暗衛們只得分頭去找。

風夫人沒有聽見電話里的具體內容,但從郁老爺子的話里也明白髮生了什麼。

她斂了笑,神情也淡了下來:「既然如此,那麼今天就算了吧。」

瞧見她這個態度,郁老爺子急了,忙道:「風夫人,我們……」

「叮鈴鈴——」

手機鈴聲打斷了他接下來的話。

風昭意朝着郁老爺子抱歉的笑笑,接起了電話:「喂?」

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她聽了一句,神色微變:「是,長官,我在大夏,好,我馬上趕過去。」

風夫人皺眉:「昭意,怎麼了?」

「北州發生了一樁緊急案件,很惡劣,總部讓我過去看看。」風昭意匆匆背起包,「爸、媽,我先走了,有什麼事情回頭再說。」

「哎!」風夫人還來不及說什麼,風昭意已經出了大門,很快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這孩子!」風夫人又氣又急,「T18也太過分了,昭意明明在休假,還要知會她去干這干那。」

這是她唯一對T18不滿的地方。

但沒有辦法,一旦加入了T18,就必須要服從命令,否則釀成大禍,不僅僅是被革職那麼簡單。

「是昭意小姐優秀,能者多勞。」郁老夫人笑着道,「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情。」

「是。」風夫人喝了口茶,動作優雅,「剛好昭意也有事,那就等下次再讓他們見面吧。」

她對郁夕珩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

但既然風昭意喜歡郁夕珩那張臉,那就讓郁夕珩入贅到風家,做一個花瓶也好。

**

#鎮國女將拍攝事故#

#爆炸#

#司扶傾#

爆炸的消息已經上了熱搜,網上也是一片混亂。

【啊啊啊啊傾傾有沒有事啊?報個平安好不好!】

【我在北州,離劇組不遠,爆炸威力很大,司扶傾又在正中心拍戲,有可能凶多吉少。】

【嘶……我一直不信我爺爺說大夏龍脈被動了的事情,結果這一年多災多難,這不信也得信。】

【龍脈?等等,是我家門口那座山嗎?】

爆炸還沒有停,連炸了一個小時,幾乎將半個山谷移為了平地。

谷內一片黑煙瀰漫,到處都是火藥的氣味。

黑暗中,司扶傾背着一個小演員正在緩步往前走。

她是進化者,這些黑煙並無法阻擋她的視線,她依然能夠看得很清楚:「那邊還有炸藥,這邊走。」

其他演員急忙跟上,一步也不敢落後。

這個時候,只有司扶傾是他們唯一的庇護。

司扶傾空出一隻手拿着手機,手機沒有信號,連緊急求救電話都打不出去。

她嘆了一口氣,倒不是因為走不出去,而是因為無法及時聯繫到郁夕珩,她只是怕她出去后又被他訓斥一頓。

這個世界上,除了做飯之外,這是第二件她頭疼十分的事情。

司扶傾繼續前進,開始認真地思索用撒嬌賣萌躲過郁夕珩訓斥的可能性。

**

山谷外。

僥倖不在爆炸範圍內的路導等人並沒有受傷,但所有人都很急。

他們進不去,完全不知道裏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桑硯清幾次想衝進去,都被其他人按住了。

爆炸原因不明,沒查清楚前進去只會平添傷員。

就在眾人焦急等待的時候,直升機的聲音響起。

艙門打開,梯子降下,有人從上面梯子上跳了下來。

「我是風昭意,T18搜查官。」風昭意拿出了證件,「這裏不安全,你們先回城市,從現在開始,這起事件交由我們T18管控。」

路導神情一振:「T18?」

有T18在,事情確實會輕鬆很多。

「是,你們現在就走。」風昭意淡淡地說,「不要妨礙我們辦事。」

幾個搜查官立刻帶着劇組一人離開。

風昭意帶着其他人進去。

「昭意,總部發來了情報,是一群傭兵乾的。」一個青年開口,「他們受雇於一個犯罪團伙,來這裏找一些東西。」

風昭意點了點頭:「我們埋伏好,見機行事。」

他們很快來到了爆炸的中心,黑煙散去,這裏一片荒蕪。

不遠處有一隊人馬,手中拿着金屬探測器正在探測着什麼,正是情報里所說的傭兵。

風昭意皺了皺眉,示意其他人藏好,準備等這些傭兵過來的時候再發動攻擊。

就在這時,青年忽然說:「昭意,零的人!」

風昭意抬起頭,看見北方不遠處有一個男人正在朝着傭兵所在的位置走來。

他並沒有隱藏,只是帶了一個面具。

風昭意忍着怒意,低喝了一聲:「你要幹什麼,你想逼急他們嗎?你能不能等一會兒再動手?我們本來已經要將他們一網打盡了,你們零的人是不是都有什麼毛病?!」

零的作風向來要比T18冷靜,怎麼這一次這麼衝動?

不過是一個跨國犯罪團伙,這樣的犯罪團伙他們一年能抓十幾個,何必用最費力的辦法去抓捕?

打草驚蛇,所消耗的人力物力會大。

零這次派來的是什麼人?

到底懂不懂規矩!

風昭意上前幾步,想要將男人拉回來,卻根本沒跟上他的速度,手拉了一個空。

她神色一變,沒來得及說什麼,傭兵已經發現了這裏的埋伏,開始了一輪掃射,又引發了新的爆炸。

幸虧他們身手都不差,都過了攻擊,但也狼狽不已。

「都是他。」風昭意氣得不輕,她冷聲,「我們退,看看他一個人怎麼辦。」

青年皺眉,剛要開口,神情忽然驚駭了起來:「昭意,快看!」

風昭意有些不耐地看了過去,目光也陡然間凝固了。

她沒有看見面具男人是怎麼動的手,只看見了倒了一地的傭兵。

青年駭然失色:「他……他是不是零的首席?」

只有零的首席,才有這樣恐怖的武力值。

風昭意的瞳孔猛地一縮:「零的首席?」

她緊緊地盯着男人,卻只能看見他的背影。

耳邊充斥着傭兵們的慘叫聲。

「你……你知不知道復仇組織?」看着郁夕珩不斷逼近的身影,傭兵首領的目光終於變得恐懼了起來,「你、你敢動我們?復仇組織不會放過你的!」

他們背後最大的依仗復仇組織,也是復仇組織讓他們在這裏尋找一些礦石。

只不過這一次還接下了另一個任務,殺掉今年國際聯考第一。

於是他們買通了鎮國女將劇組的幾個工作人員,將道具炸藥換成了新的。

這些傭兵並不是進化者,但他們常年跟進化者打交道,知道進化者擁有壓制普通人的絕對實力。

這個男人再強,也絕對不會是復仇組織的對手!

郁夕珩沒有開口,他只是輕輕地握了握手。

氣流在這一刻涌動,狂風卷地而來。

「轟!」

一聲爆炸響起,傭兵們腳下的土地炸裂了開來,又是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

天地間一片寂靜。

風昭意的目光徹底凝固。

郁夕珩低着頭,看着腳下不斷吐血的傭兵:「你說,我敢不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上一章下一章

541 郁夕珩:你說我敢不敢?【3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