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一十 暴打侯爵,奧吉莉婭的朋友

六百一十 暴打侯爵,奧吉莉婭的朋友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二十多年的風霜洗禮,殷堯年早已從當初意氣風發的少年成為了一個手握刀劍的男人。

他面容堅毅,目光深邃,臂膀上青筋怒跳。

顯然這是一個十分驍勇善戰的男人,擁有著極強的體魄。

「你、你……」克萊維爾侯爵眉頭皺起,只覺得眼前的男人很熟悉,但他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可他卻貨真價實感受到了來自血統上的絕對壓制。

殷堯年什麼都沒有做,只是站在這裡,克萊維爾侯爵的腿一軟,「嘭」的一下跪在了地上。

他目光之中只剩下了驚駭,更多的是難以置信。

S級!

可殷家和他同輩的人,最強的殷均平也只是超A級,哪裡來的S級?!

大腦在此刻混亂了起來,久遠的記憶被挖了出來。

殷家那對舉世難出的天才,被譽為進化者界的「雙子星」,也是被斷定能夠帶領殷家在自由洲站穩腳跟的唯一途徑。

而彼時,以克萊維爾侯爵在洛特巴爾家族的地位,只能遠遠地遙望著殷北辰和殷堯年。

那一輩,根本沒人能當兩兄弟的對手。

就連如今洛特巴爾家族的家主弗雷德也要甘拜下風。

可他們不是已經死了嗎?!

克萊維爾侯爵瞪大了眼睛:「你……你是殷北辰?不!你、你……」

他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殷堯年捏住了肩膀。

劇痛傳來,徹骨的疼。

克萊維爾侯爵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慘叫,臉色瞬間煞白一片。

「堯年!」殷平生神色變了變,焦急道,「你冷靜一下,有話好好說。」

這可是洛特巴爾家族的人啊!

克萊維爾侯爵的爵位是上一任洛特巴爾家主親自授封的。

倘若觸怒了洛特巴爾家族,現在的殷家根本承受不起。

殷堯年並沒有理殷平生。

他沒有壓制血統,全方位放開,整個殷家沒有人能近他半步。

殷平生跺了跺腳,更急了。

殷堯年居高臨下看著克萊維爾,冷笑了一聲:「你兒子?怎麼,你兒子是S級進化者,還是腰纏萬貫的公爵?」

「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還敢動娶我侄女的想法?」

這句話戳中了克萊維爾侯爵的痛點。

他還跪在地上,但眼睛卻紅了,色厲內荏:「怎麼了?你侄女連進化者血統都沒有,我兒子能看上她,那是她的榮幸!」

「啪!」

克萊維爾侯爵這句話才說完,臉上就被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殷堯年完全沒有留手。

克萊維爾侯爵吐出了一口血,血裡帶著幾顆碎裂的牙齒。

疼痛席捲了全身,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殷堯年還沒有動用進化者能力,就已經強大到讓他生不起反抗的心了。

「記住了。」殷堯年又是一巴掌甩了上去,「你動了這個念頭的時候,你就已經觸到我的底線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他對司扶傾不僅僅是疼愛,還有很多愧疚。

如果他當年能早點找到她,她也不必受那麼多苦。

司扶傾是殷北辰夫婦留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牽挂和證明了,

他死也要護她周全。

「你——」克萊維爾侯爵還想說什麼,太陽穴被重重一擊。

他嘴一張,不受控制地吐出了一大口血,隨後意識消散,徹底昏死了過去。

所有人都被這個男人粗暴的手段震驚到失語。

殷堯年側頭,冷冷地看著腿肚子發軟的護衛:「滾出殷家!」

幾個護衛拖著已經昏死過去的克萊維爾侯爵,連滾帶爬地跑出了殷家,連礦石都忘了拿。

殷堯年握了握手指,十幾秒后,才收斂了全部的力量。

殷平生終於擺脫了這股恐怖的威壓,他神情慘淡了幾分:「堯年,你……你太衝動了啊!他好歹也有爵位啊!」

「你把他打成這樣,洛特巴爾家族不會息事寧人的!」

「二十多年前的那次爭鬥,死的不僅僅是殷家的高端戰力……」殷堯年猛地回頭,雙眸一片殷紅,他深吸了一口氣,聲音都在顫抖,「死的還有你們心中的熱血方剛和骨氣!」

「你們捫心自問,現在倘若殷家再次臨敵,你們還握得住手中的武器嗎?只會跪地求饒痛哭流涕吧?」

「……」

一句話,讓整個殷家陷入了一片死寂中。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年輕一輩沒有經歷當年那件事,但從小到大都被教導在外不要惹是生非,哪怕是對方的錯,也要退一步,一忍再忍。

老一輩直面過那血腥慘烈的一幕,更是沒有了爭鬥的慾望,只想明哲保身。

可進化者這個圈子,弱者是生存不下去的。

多少S級家族都盯著殷家這個位置,想把殷家拉下來。

底蘊再強,又能維持多久?

殷平生看著殷堯年,第一次呆了。

「堯年叔叔。」

足足沉寂了三分鐘,有人打破了沉默。

是殷望塵,也是殷家這一輩的天才,擁有超A級血統。

「我想跟您學習。」殷望塵上前一步,他握緊了拳頭,脖頸上有青筋跳動,目光鑒定,「倘若殷家再面臨生死,我不會後退。」

男人,死也要死在戰場上。

絕不當縮頭烏龜。

殷堯年眉梢一動:「我可沒有能教你的地方,你既然進了永恆學院,可以多跟以安一起學習。」

有了殷望塵當第一人,其他小輩們也都爭先恐後地上前。

「我也要努力修鍊!」

「還有我!」

「堯年叔叔,我是空間系,我可以跟著你學習!」

這一刻,殷家彷彿重回到鼎盛時期,希望的烈火重燃。

殷平生的唇顫了下,胸腔中彷彿也有什麼東西被喚醒了一般,一時間熱血沸騰。

他沉默了片刻,拿出了一枚令牌,十分鄭重地交到了殷堯年的手上:「這是十字令,可以調動殷家的所有護衛隊,你收好。」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殷堯年怔了下,旋即皺眉:「這是做什麼?」

殷平生低聲說:「只有你能夠帶領殷家重回巔峰了,你說得對,殷家已經被磨平了骨頭。」

所以不能再這麼下去了。

聽此,殷堯年也沒有拒絕,他微微頷首,帶著幾個少年少女去校場。

其他人也都散去,紛紛加緊訓練。

「太上長老,您也看見他的性格了,他那麼衝動,您怎麼能把令牌交給他呢?」大長老忍不住道,「當初就是他和他大哥把殷家逼入了絕境啊!」

「不論殷家待他如何,哪怕辜負了他,但只要殷家出事,他會第一個擋在我們面前。」殷平生淡淡地瞥了一眼大長老,「這是你們和他的差距。」

大長老張了張嘴,喉嚨彷彿被什麼堵住了,澀然無比。

也是這一瞬間,他明白了很多事情。

「我明白了。」大長老點了點頭。

他折身回到自己的院落。

過了一會兒,殷雲汐從外面回來。

她急不可耐地問:「爺爺,我聽說太上長老將權柄移交給殷堯年了?殷均平也同意了?太上長老怎麼能這麼糊塗啊!」

「雲汐,是我錯了。」大長老嘆了一口氣,「殷堯年說得對,殷家不能再躲躲藏藏下去了,當務之急,要以殷家為重,任何私人情緒都要讓步。」

殷雲汐的指甲掐進了掌心裡。

她萬萬沒有想到,竟然讓殷堯年借著這件事情成為了殷家的主心骨。

大長老又說:「爺爺知道你和司扶傾有矛盾,但你們都在醫術這一領域有造詣,就不要顧忌小矛盾了,強強聯手才是最好的選擇。」

聽到這句話,殷雲汐心中冷笑了一聲,面上卻是乖乖地點頭:「我知道了爺爺,我一定以殷家為先。」

大長老點了點頭,又叮囑了一句:「她醫術比你好,你也多向她學習學習。」

克萊維爾侯爵被殷堯年打成殘廢的事情,立刻在進化者界傳開了。

與此同時,殷堯年回來的消息也一傳十、十傳百。

洛特巴爾家族。

「陛下,殷家太過分了!」威爾雙眼通紅,「他們把我父親打成這樣,分明是在挑釁我們洛特巴爾家族的權威,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輕易揭過!」

弗雷德正在和奧吉莉婭打電話,突然間喜上眉梢:「你說你要把你一個長得很好看的朋友帶回來給父王看看?」

「她喜歡吃炸雞?好好好,父王這就去準備。」

他十分憂愁奧吉莉婭的社交圈太小,難得她會主動帶人回家,他一定要好好招待招待。

弗雷德招來管家,吩咐他讓廚房準備一頓炸雞宴。

之後,他才像是看見了威爾:「你剛才說什麼來著?」

威爾一噎,又將話語重複了一遍。

弗雷德皺了皺眉:「這件事,殷家的確有些過分了。」

威爾一喜,正準備請弗雷德出面,幫他把司扶傾娶回來的時候,管家喜氣洋洋地跑了上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陛下,大小姐回來了。」

弗雷德立刻跳了起來:「快,讓我的寶貝女兒進來。」

威爾也緊張了起來,他目不轉睛地看向門外。

他已經很久沒見奧吉莉婭了。

沒多久,穿著黑色長裙的女人走了進來。

弗雷德張開了雙臂。

奧吉莉婭十分嫌棄地避開了他,指了指後方:「我朋友。」

弗雷德探頭。

司扶傾摘下了口罩,乖巧地叫了一聲:「叔叔好。」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上一章下一章

六百一十 暴打侯爵,奧吉莉婭的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