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 統統打爆,我掌生死!【加更】

760 統統打爆,我掌生死!【加更】

這句話一落,幾個年輕人都停了下來。

青年的神情也緩和了幾分,露出了笑容:「不錯,倒是識趣。」

今天,他已經用各種手段威懾過好幾個新生了,都得到了不錯的收穫。

有幾個新生仗着自己是超A級,還想要反抗,最後還是被他拿權勢壓住了。

畢竟整個自由洲,敢得罪「夜」這個姓的人也沒有幾個。

只有年以安:「……」

一群傻逼。

不過他姐的外表的確很有欺騙性。

難怪到現在為止還有很多人覺得她乖巧可愛,沒有什麼攻擊性。

年以安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他剛開始也是被騙了的人中的一員呢。

「你放那兒就行了。」青年叼了根煙,「表現不錯,以後我可以罩着你,報我大名就行。」

司扶傾神情淡淡的,不僅沒有離開,反而一步步上前。

這個時候,青年依然沒有意識到什麼危機。

他還伸出了手:「怎麼,現在就要尋求幫——」

最後一個字並沒有說出來。

「嘭!」

青年整個人都在空中掉了一個個兒,直接被司扶傾一拳砸在了地上。

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幾個跟班都沒能反應過來。

而等他們回神的時候,也全部倒在了地上,疼得連站起來都艱難。

「就這。」司扶傾拍了拍手,「教我做人?欺軟怕硬?」

這種直接挑釁的事情永恆學院常有。

這些人也的確只挑軟柿子捏。

她以前和夜挽瀾、鹿清檸、玉回雪一起收拾過不少人。

看來在她們不在的這幾年,這些人由捲土重來了。

青年痛彎了腰,整個人蜷縮著,一個勁兒地倒吸氣:「你、你……」

司扶傾冷冷地說:「滾!」

幾人相互攙扶著,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跑走了,連頭都不敢回。

司扶傾將收繳來的戰利品很隨意地扔給了年以安:「收好,我用不上,你和謝譽分一分吧。」

她是絕對不會叫謝譽一聲二哥的。

這是司司的尊嚴。

「誒?」年以安一愣,「傾傾姐姐,有幾個能量補充劑霍家也拿不到,只有永恆學院有。」

「你姐姐有的是。」司扶傾懶洋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是不夠用了,就找我要。」

年以安恍然,他壓低聲音:「傾傾姐姐,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有內部渠道對吧?」

司扶傾摸了摸下巴:「算是吧。」

說着,她拍了下他的肩膀:「你先走,我去一趟院長辦公室。」

**

湖中心,院長辦公樓。

先前被兩大院長炸開的辦公樓已經完全修好了,司扶傾掃臉進去。

這個時候,東方院長正在處理共事。

見到自己寶貝的親傳弟子進來,他很高興:「傾傾,怎麼忽然過來了?」

「來找老師您要點資源。」司扶傾在他對面坐下,理直氣壯地伸出手,「我要最好的那一批。」

東方院長瞟了她一眼,沒好氣道:「好啊,幾年不見你性子倒是不改,還是喜歡跑到我這裏來壓榨我。」

但他說歸說,還是笑眯眯地將準備好的材料單都遞了過去。

「一會兒你自己去倉庫拿就行。」

司扶傾接過,眉挑起:「不怕我搬空了?」

東方院長被嗆了下,無意間看見女孩的手上有殷紅的顏色,神色一變:「手怎麼了?」

「哦。」司扶傾抽了一張紙巾,擦去手上的鮮血,輕描淡寫道,「遇到了要教我做人的老生。」

「噗——」東方院長剛喝下去的水一下子噴了出來,「誰這麼不長眼,居然覺得你柔弱?」

司扶傾聳了聳肩:「夜家的,不知道是哪一派的。」

這個姓,讓東方院長微微一怔。

他抿了下唇,輕嘆了一聲:「挽瀾還在的話,夜家繼承人的位置是落不到旁人手上的。」

夜挽瀾太強了。

在夜家這個龐大的家族裏,實力和天賦也都是一騎絕塵。

稱得上是「天縱奇才」這四個字。

可天也妒紅顏。

她走得也很早,也才二十一歲。

這個年紀正如花朵一般鮮活,但她卻永遠的沉眠在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沒有屍體,沒有墓碑。

死後也無法歸家。

司扶傾沒應,而是問了一句:「夜家現在是什麼情況?」

「由夜白青和夜澤蘭這對兄妹掌管。」東方院長淡淡地說,「雖然夜家還沒有公佈下一任繼承人,但除了他們,也沒有別人了。」

「雙S級,有着成為極致進化者的能力,在失去挽瀾之後,夜家長老團很看好他們。。」

司扶傾狐狸眼微眯:「他們啊……」

她和夜家人倒是沒有多少接觸,夜挽瀾也從來不會和她將這些瑣事。

但可以肯定的是,夜家所有嫡系子弟加起來都比不上夜挽瀾。

還是很想你呢,姐姐。

她會完成夜挽瀾未完成的事情。

司扶傾捧著杯子,喝了一口熱茶:「老師,你評評理,我的車技可是和姐姐的學的,肯定是十分的高超,結果我的幾個哥哥姐姐都拒絕坐我的車。」

「啊,最可惡的是我男朋友竟然也禁止我開車!」

這句話,讓東方院長突然陷入了一段很黑暗的記憶里。

記憶里的夜挽瀾還只有十五歲,有一次開車順路送他去機場。

那一段路程只有十分鐘,他卻彷彿已經死了成千上萬次了。

跟夜挽瀾學的車……

東方院長露出了一個和善的笑容:「傾傾,他們說得對,你絕對不能開車。」

司扶傾:「……」

**

另一邊,夜家。

夜家家族成員上萬,青年在夜家只是旁支子弟,血統也只有A級。

運氣好進了內院,但十年都沒能畢業。

否則他也不會在剛入內院的新生身上找存在感。

夜家的醫療條件很好,設備也十分先進。

青年治好了內傷之後,臉上還有着青紫之色。

他低着頭走,眼裏滿是陰狠,已經決定去找人收拾司扶傾了。

夜家最不缺的就是人。

正走着,青年突然撞上了一個寬闊的背脊。

「放肆!」有冷喝聲響起,「哪裏來的乞丐,衝撞大少爺!」

青年神情一變,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大哥,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大哥……」

夜白青轉頭,皺眉:「你臉怎麼回事?」

「大哥。」青年的心一跳,額頭上冒出了冷汗,「我……我是在永恆學院被人打了。」

「被人打了?」夜白青聲音冰冷,「廢物。」

青年不敢怒也不敢言。

「被誰打的,那就打回去。」夜白青瞥了青年一眼,「我不允許有人在外面辱了我夜家的門風。」

青年張了張嘴:「大、大哥,我還沒找人,我……」

「叫幾個護衛,跟着他去。」夜白青隨意地揮手,「不用留手。」

護衛長點頭:「是,大少爺。」

青年大喜過望:「謝謝大哥。」

有夜白青給他提供援助,他一定可以把場子找回去。

「大少爺。」護衛長猶豫了下,「永恆學院內鬥爭是常事,我們外人沒必要……」

「有必要,當然有必要。」夜白青微微一笑,「因為夜挽瀾看不慣用勢壓人的事情,所以我就要和她對着干,現在她沒了,我看她怎麼阻止。」

說着,他的神情陰狠了起來:「都死了十年了,還那麼陰魂不散,幾個長老天天讓我向她學習,呸!」

護衛長低着頭,完全不敢說話。

「等我繼任了家主之位,我先挖了她的墳。」夜白青冷笑了一聲,「反正也沒有棺材,一個衣冠冢而已,有什麼好拜祭的。」

他冷著臉,大步離開。

**

司扶傾從東方院長的辦公室里離開,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這個時候的永恆學院很平靜。

倒並非是因為學員們都去休息了,而是因為他們全部以睡眠模式鏈接了遊戲艙,進入了永恆大陸,開始了最關鍵的歷練。

司扶傾出了大門。

她摸了摸小肚子。

餓了。

嗯,該吃夜宵了。

司扶傾掏出手機,給郁夕珩發消息。

【九哥,速來,誰也不要告訴,我們一起去吃夜宵吧!】

發完,她蹲在路邊一邊玩螞蟻一邊等。

安安靜靜地過了幾分鐘,她耳朵一動,忽然抬頭,朝着一個方向看去。

青年帶着五個人高馬大的護衛,正在快速超她圍來。

司扶傾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她站了起來:「傷好得這麼快,看來忘性也很大。」

是她下手輕了。

「找你還真是不容易。」青年面露陰狠之色,「白天你把我打了,今天晚上你別想跑!」

夜白青撥給他的這幾個護衛,聯手能夠抵擋S級進化者,實戰經驗豐富。

「哦?」司扶傾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我為什麼要跑?」

「你也跑不掉。」青年嗤笑道,「看到了嗎,這都是我夜家的精英護衛,你就算能打得過我,也抵抗不了夜家!」

「要是得罪了我大哥和二姐,你在自由洲能不能混的下去還是另外一碼事。」

夜家可是自由洲第一家族,權勢滔天。

他姓夜,所以他有着與生俱來的傲慢。

「哦?你說你掌權勢?」司扶傾側頭,似乎是在很認真的思考的樣子。

幾秒后,她緩緩地笑了笑,手指抬起:「好,那你記住了,我掌生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上一章下一章

760 統統打爆,我掌生死!【加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