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西門仙族
  4. 第323-324章 十品風靈根【千年冰凌花】

第323-324章 十品風靈根【千年冰凌花】

作者:

三年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雲劍山與百獸門的戰爭,依舊處於膠着狀態。

整個東荒,幾乎都是這種狀態,戰亂早已成為常態化,這是東荒的災難,也是人族的災難。

可惜,沒有人能阻止這一切,或者說,有能力阻止的人,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選擇視而不見。

這三年來,各大結丹宗門,向靈劍宗購買了大量作戰物資,價格都很高。

一些付不起價格的結丹宗門,不得不割讓利益,甚至,直接割讓宗門麾下的靈脈和礦山。

靈劍宗着實大賺了一筆,仙僵門同樣掠奪了一筆,其它各方,基本都是損失慘重。

當然,西門家是例外,有西門藏劍和老龜,進行暗中保護,誰也別想動西門家。

西門長青,也一直待在家族負責的防區,抵擋百獸門方面的進攻。

對方每次進攻,都能被西門家族人,輕鬆的擊退,甚至,將對方全部殲滅。

久而久之,百獸門都不願意進攻西門家的防區了。

三年來,西門仁德最欣慰的事情,是參戰的家族修士,沒有一人隕落,全部都活了下來。

附屬家族修士,也在西門家的照顧下,保存了大半力量。

潘家遭遇大規模進攻的時候,西門長青和潘玉蓮,會選擇及時支援,幫助潘家擋住百獸門方面的進攻。

閑暇的時候,西門長青會閉關練習法術,煉化巨猿精血,讓自己的力量大大增強,皮膚更加堅韌。

如今,通過修鍊巨猿變,西門長青的皮膚,已經堪比下品靈器。

對於法器的攻擊,基本沒有任何感覺,下品靈器,也僅能在他的皮膚上留下一絲痕迹。

當然,這還遠遠不夠,西門長青還需要繼續修鍊,讓自身的力量更強,皮膚更加堅韌。

「玉蓮,興兒六歲了,到了該測靈的年紀了,也不知會是什麼靈根?」

九天空間中,西門長青突然想到了兒子。

「可惜不能回去一趟,都三年了,興兒怕是都認不出,我這個娘了。」

潘玉蓮嘴角微微一笑,這三年時間,潘玉蓮主要修鍊法術,並沒有刻意打磨修為。

可即便如此,他的修為,也達到了築基二層,距離築基三層不遠了。

西門長青同樣沒有打磨修為,但距離築基六層,也不是很遠,只要他想突破,隨時都能突破。

「哎,真不知這場仗,要打到什麼時候。」

西門長青嘆息一聲。

這三年來,西門家的變化很大,首先,青牛島又有六名族人築基。

青陽山方向,西門長雨和桑小魚,轉修地品功法成功,並很快將修為提高到練氣九層頂峰。

在兩顆築基丹的幫助下,他們二人一同築基成功。

至此,西門家所有築基加起來,足有二十四人,包括潘玉蓮和桑小魚兩名外姓。

而且,家族練氣九層的族人,還有不少,再過幾年,還能再次出一波築基族人。

西門家的築基族人,只會越來越多,家族的力量,也將會越來越強大。

……

青陽山測靈台,西門家族人忙碌了起來,這一次,參與測靈的族人,特別的多。

這可把負責測靈的西門仁智,累的夠嗆。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是因為七八年前的家族改革,西門家極大的提高了生養後代的獎勵。

在獎勵的刺激下,族人們紛紛積極生育,如今,第一波嬰兒潮剛好到來。

「七弟,幸好有你回來幫我,否則,為這群小子測靈,真能把二哥累死。」

西門仁智看向旁邊的西門仁政,笑着打趣道。

最近三年,雲劍坊的生意,是越來越差了,這場動亂幾乎動搖了整個東荒的根基,尤其是雲劍坊,受影響很大。

在生意不好的情況下,西門仁政只好暫時關門歇業,與兒子西門雲歸返回青陽山。

正好西門雲歸也練氣九層了,修養半年就能築基。

臨海坊也有些蕭條,但還能維持,滄海坊則完全不受影響,仙僵門攤子鋪太大。

在挑撥天武門與滄海門失敗后,便只能放棄。

估計仙僵門也鬱悶,準備了大半天,陣法都佈設好了,結果負責挑撥的卧底,直接消失了。

「二哥,東荒大亂,臨海坊也未必安全,不如讓三哥也回來吧!咱們兄弟幾個,都很久沒有聚在一起了。」

西門仁政,笑着開口道。

「七弟多慮了,滄海門派遣一名結丹修士,長期駐守臨海坊,安全是沒有太大問題的。」

說完,西門仁智一臉羨慕,因為這名結丹,臨海坊要拿出兩成的坊市收入,算是給坐鎮結丹的好處費。

修為高,躺着都能賺錢,這便是證明。

丹青門也沒有辦法,東荒很多坊市,都被攻破了,坊市的資源被劫掠一空。

他們沒有實力,保證坊市安全,只能讓出兩成利益,請滄海門結丹幫忙。

滄海門暫時沒有戰禍,倒也樂於掙這份額外之財。

「哈哈,七品水靈根,不錯,不錯。」

一名西門家凡俗孩童,竟被檢測出七品水靈根,這讓西門仁智大為欣喜。

「你叫什麼名字?」

西門仁智柔聲問道。

「仙人爺爺,我叫西門豹。」

「西門豹,好奇怪的名字?」西門仁政眉頭微蹙。

「仙人爺爺,我從小是喝着豹奶長大的,所以,就叫西門豹。」

「好好好,名字而已,以後,你就叫西門長豹,要留在青陽山修仙,好不好。」

西門仁智笑着說道。

「是,仙人爺爺,我願意修仙,在天上飛。」

西門長豹笑着點了點頭。

測靈一番,遇到不少有靈根的族人,但靈根資質好的並不多。

三品,四品資質的一大堆,五品都不多,偶爾遇到七品,自然要當成寶貝。

「二叔祖,我也來測靈。」

西門永興,笑着走了進來,他很乖的,居然是排隊進來的。

「永興,哈哈哈!來,站上去。」

看到西門永興,兩位長老笑着,將他抱上了測靈台。

「蹭蹭蹭……」

頓時,整個房間都亮了,西門永興資質不一般。

「十品風靈根,我的乖乖。」

西門仁智與西門仁政,互相對視一眼,激動的握住了彼此的手臂。

「二叔祖,七叔祖,你們幹啥呢?」

西門永興皺着眉頭,一臉的疑惑。

他只是覺得好玩,並不清楚靈根代表什麼意思。

也不清楚,身後的一根柱子,為什麼會發出刺眼的亮光。

「永興,屋子裏太悶,二叔公陪你出去玩。」

西門仁智也累了,把測靈交給西門仁政,抱着西門永興邁步離開。

拿出一些美味靈食,哄好西門永興后,西門仁智給遠在十幾萬里之外的,西門仁德發了消息,順便也給西門長青發了一道。

「嗡嗡……」

西門長青拿出傳音靈器,看到了上面的內容,激動的抱住了旁邊的潘玉蓮。

「青哥,你又要幹什麼?」

「蓮妹,永興的測靈結果出來了。」

「靈根如何?幾品?」

潘玉蓮緊張的問。

「十品風靈根,真是想不到,居然與當年吹風的靈根一樣。」

西門長青欣慰的笑道。

「十品風靈根,太好了,這可真是太好了,」

潘玉蓮拿出一枚玉簡,開始用神魂刻錄功法。

一刻后,她拿着玉簡,遞給西門長青。

「青哥,這是地品風系『疾風疏影決』你看看有沒有錯漏。」

聞言,西門長青驚訝道:「蓮妹,歷經三世,你還記得當年風兒的功法?」

畢竟,這不是潘玉蓮自己的功法,若記得自己當年的功法,這沒啥稀奇的,可她為何要記下,別人修鍊的功法。

「當年風兒修鍊的時候,對功法總有不明白的地方,解答的多了,也就記住了。」

潘玉蓮微微一笑,幸好記得這門功法,否則,還真不好辦。

畢竟,修仙界的功法中,風系功法是很少的,黃品都不多見,就更別提強大的地品功法了。

「太好了,我這就發給二叔公,讓他教導興兒修鍊,興兒,將來必定前途無量。」

西門長青大為振奮,連忙將玉簡看完,並通過傳音靈器,發送給遠在青陽山的西門仁智。

修鍊越早越好,他們暫時無法返回家族,只能採取這種辦法,通過傳音靈器,將地品風系功法傳回去。

在這份地品風系功法,傳回去之後,西門仁智馬上交給西門任鏡,讓他親自輔導西門永興修鍊。

對於西門永興的靈根資質,除了家族高層之外,任何人普通族人都無權知曉。

這也是為了他的安全,修仙界也存在嫉妒,若讓人知道,西門家除了十品天才,指不定要惹出什麼風波。

這三年時間,東荒的發展,被破壞的很嚴重,已經呈現出蕭條之勢。

西門家倒是沒受到太大的影響,家族佔據青牛群島,可以源源不斷的獲取各種修仙資源。

族人的修為,也是蹭蹭蹭的提高,並沒有因為東荒的蕭條而停止。

這在整個東荒,算得上是異類,當然,這一切都被隱藏的很好,外人並不能看出多少。

西門家的大部分力量和資源,都悄悄的隱藏了起來。

也多虧西門長青高瞻遠矚,讓家族佔據青牛群島,同時,與龜族進行物資交換。

沒有這兩個群島的資源,西門家會與別的家族一樣,陷入資源緊缺的窘境。

東荒的動亂,沒有絲毫的緩解跡象,雲劍山和百獸門的大戰,時不時的就要來一場。

古陽羽等結丹大佬,已經多次向百獸門求和,甚至,不惜出讓部分利益。

但這並沒有什麼效果,沒有姜老怪的命令,百獸門豈敢隨便議和,他們也想答應雲劍山,但老怪的命令必須執行。

既然求和失敗,雲劍山與附屬勢力的大批人馬,就只能留在這裏,繼續與百獸門對峙。

空虛的後方,時不時被仙僵門偷襲,這讓雲劍山方面很惱火。

好多被攻破靈山的築基家族修士,情緒激動的提出撤離。

他們在前方浴血奮戰,抵擋百獸門的進攻,而他們的家族靈山,卻被人攻破,家族底蘊被劫掠一空。

如此,他們哪裏還有心情,繼續留在前線堅守。

對於這些築基家族修士的請求,雲劍山自然不會同意,強迫他們留下繼續堅守。

不過,人心一旦散了,堅守的時候,也就不會那麼上心了,敷衍逐漸多了起來。

面對百獸門的進攻,這種敷衍的態度,是非常致命的,也讓雲劍山方面損失不小。

如今,所有附屬勢力中,表現比較好的家族,也就那麼幾個,西門家算一個。

對於西門家的良好表現,雲劍山很滿意,給了不少宗門貢獻點獎勵。

不過,宗門物資匱乏,這些貢獻點,暫時也兌換不了什麼,只能算是空頭支票,為的是鼓舞附屬勢力。

因為鎮守邊緣地帶,西門家族人,不但要面臨百獸門的進攻,同時,還要面臨妖獸的滋擾。

右側三十里,有一條長度數萬里的大裂谷,此裂谷寬度大約三百丈,深度足有三千丈。

在大裂谷的另一邊,便是妖獸的天下,巨大的裂谷阻擋了大部分低階妖獸的滋擾。

但總有一些妖獸能夠跨越大裂谷,抵達大裂谷的另一邊,對西門家駐守的山頭髮起攻擊。

在鎮守山頭的三年時間裏,西門家一共遭遇五十次攻擊,其中,來自百獸門的攻擊,只有十五次。

剩下的三十五次攻擊,都是妖獸發起的,飛行妖獸,陸地妖獸,時不時就要衝擊一番。

當然,對於西門家族人來說,妖獸的每一次攻擊,都是送肉的,可以大大改善族人們的生活水平。

每當族人們沒肉吃的時候,妖獸們總會貼心的殺過來,給西門家族人送肉。

以至於,鎮守山頭的西門家族人,只要看到有妖獸殺來,眼睛都會發光,個別沒出息的吃貨,嘴角都能留下口水。

平時閑暇到時候,西門長青與潘玉蓮,也會帶領少數族人,主動出擊,去大裂谷獵殺妖獸。

儘管這是宗門大戰,但兩大宗門的廝殺,是間歇性的,十天半個月才打一次,空閑時間很多。

別的築基家族,躲妖獸都來不及,哪敢隨便出去,而強大的西門家,卻可以悠閑的出去獵殺妖獸。

這便是實力。

###

谷西門家被徵召,原本是為了與百獸門戰鬥,阻止百獸門的進犯,從未想過與妖獸廝殺。

而實際情況,就是與妖獸廝殺的次數,遠多於對陣百獸門修士。

西門家族人,在這三年時間裏,獵殺妖獸的數量,比擊殺百獸門修士,多十倍都不止。

雖然,通過獵殺妖獸,獲得了大量妖獸材料,更讓族人們頓頓有肉吃,可西門長青心裏,總有一些憂慮。

東荒人族勢力,本身就處於弱勢,再這麼互相廝殺下去,如何對抗妖獸的威脅。

若妖獸再次發起獸潮,人族勢力是否能扛得住,東荒人族會不會被滅掉。

也許有些杞人憂天了,但人族勢力的大規模內鬥,消耗的力量太大了,對整個族群很不利。

西門長青,沒有能力阻止這一切,沒有人會給他面子,他就像一葉扁舟,只能隨着海浪漂蕩。

「東荒越是大亂,西門家就越要加快發展,這是東荒人族的悲哀,同時,也是西門家崛起的良機。」

危機中隱藏着機會,西門長青明白,家族必須抓住這個機會,利用這次東荒危機,快速壯大自身的實力。

「青哥,百獸門又被打退了。」

潘玉蓮前去支援潘家,剛剛返回大陣。

這一次廝殺,她擊傷一名築基三層修士,迫使進攻潘家的隊伍,撤離而去,潘家並沒有人員傷亡。

「蓮妹,咱們去大裂谷,好好放鬆一下。」

與其等著妖獸攻擊,倒不如主動出擊,反正,暫時也沒啥防守壓力,有爺爺鎮守山頭,族人安全不會有問題。

「好,這一次,多殺一些妖獸,讓幾個小傢伙,也出來活動一下筋骨。」

潘玉蓮嘴角一笑,她所說的小傢伙,自然是九天空間的那些小傢伙。

二人與西門仁德打了聲招呼,便飛離大陣,進入了三十裏外的大裂谷。

這裏,他們已經來了十多次了,但大裂谷底部地形複雜,還有數量眾多的山洞和水潭。

所以,即便進入一百次,也休想將大裂谷的情況搞清楚,只能一次次探索,逐步增加認知。

大裂谷太深了,所以,谷底的光線很昏暗,適宜生長陰暗屬性的靈藥,生活在谷底的妖獸,也多是陰暗屬性的。

谷底到底有多少妖獸,西門長青並不清楚,但每次進入,都能獵殺幾十頭,可見數量之多。

「小金,小銀,小寒,出來活動筋骨,妖獸,靈藥,靈礦,主人都需要。」

西門長青一個念頭,將三個小傢伙放了出來,火鸞雞和冰玉蜂,雖然也有二階,但實力太弱了,放出來也沒大用。

三個小傢伙被悶壞了,剛出來就四散活動,小金主要尋找靈礦,小銀尋找靈藥,小寒在搜索妖獸的痕迹。

有三個小傢伙探路,西門長青二人,倒是可以省很多事,跟在後面就可以了。

「主人,前面的山洞,有很大的靈力波動,肯定有靈藥,至少是千年以上的。」

小銀很快返回,興奮的給西門長青神識傳訊。

「運氣真好,剛下來就遇到千年靈藥,不會有妖獸守護吧!」

西門長青高興之餘,也沒有放鬆警惕,一般高年份的靈藥,都有高階妖獸鎮守。

彙報完,小銀便迫不及待的沖入洞穴。

「吼……」

果然,洞穴內有妖獸守護,而小銀忽略了,被嚇了一跳。

不過,以小銀的本事,打不過也逃得掉,遁地遁金它都非常純熟,一個遁術就逃出了洞穴。

「主人,裏面有二階極品怪物,我打不過。」

小銀從西門長青的腳下,破土而出。

「區區二階極品,玉蓮,咱們一起動手。」

西門長青底牌眾多,不過,每一次鬥法,都是對自身能力的磨練,在不需要動用底牌的時候,最好不要隨便動用。

就比如遇到二階妖獸,若隨便祭出三階猛虎傀儡獸,戰鬥很快就結束了,二人將失去鍛煉鬥法的機會。

「吼……」

很快,洞穴內衝出一頭長相醜陋的妖獸,是二階極品修為。

「冰蓮綻放。」

潘玉蓮首先出手,直接來了一個大範圍攻擊,讓妖獸無處躲藏。

不過,對於二階極品妖獸來說,這樣的攻擊力度,是遠遠不夠的。

「落雷術。」

西門長青施展雷術攻擊,猛攻這頭醜陋的怪物。

自從煉化雷劫之水,他的雷術神通威力,增加了不少,可以給妖獸造成更大的傷害。

而這頭醜陋的怪物,是擅長活動在陰暗角落的九目怪,長著九隻眼睛,在陰暗區域的視力,遠勝常人。

「吼……」

九目怪發出了吼叫,痛的齜牙咧嘴。

「小心,這是金光攻擊。」

這九目怪的法術攻擊,是九道金光,每一道金光都充滿了銳金之氣。

這與小金的金光術,屬於同一類,若是射中身體,與靈器劈砍的效果一樣。

而金光的速度無疑更快,更容易對修士造成傷害。

九道金光,幾乎將二人躲避的退路都給封死了,躲是躲不過去了。

「金鐘術。」

西門長青施展防禦法術,將自己和潘玉蓮保護在裏面,硬接兩道金光的攻擊。

這九目怪的攻擊力,還是非常不俗的,兩道金光便讓金鐘產生裂縫。

「看來這妖獸的實力很強,光靠法術很難拿下了。」

西門長青祭出玄陽山,徹底擋住了九目怪的下一波金光攻擊。

「冰蓮爆。」

潘玉蓮趁機釋放自爆法術,一朵冰光閃閃的蓮花,急速砸向九目怪,在觸碰九目怪身體后,立即爆裂開來。

這一爆,給九目怪造成了很大的傷害,九目中的一目,因為冰蓮爆徹底瞎掉。

「吼……」

九目怪,再次發出痛苦的嚎叫。

而這只是個開始,西門長青二人,並沒有動用最大的底牌,為的就是鍛煉鬥法技巧。

九目怪很可悲的淪為陪練,一個隨時都有可能被擊殺的陪練。

一個時辰后,九目怪的潛力被耗盡,死在西門長青祭出的玄陽山之下。

「主人,這怪物對我有好處,給我吧!」

小金沒有找到礦石,被鬥法動靜吸引,剛回來就看到了九目怪。

「拿去吃吧!」

西門長青說完,與潘玉蓮進入洞穴深處,看到了一株千年靈藥。

「千年冰凌花,蓮妹,這個很適合你。」

看到千年靈藥,西門長青高興的睜大了眼睛。

這千年冰凌花,是一種陰寒屬性靈藥,適合修鍊冰水屬性修士煉化。

只要將這株冰凌花煉化,潘玉蓮的法術威力,便可以增加很多。

「太好了,這個的確很適合我,當真是好運氣。」

潘玉蓮大喜,小心翼翼的將千年冰凌花挖出來,找個機會就可以煉化了。

改修天品功法后,潘玉蓮的多個法術,都是以冰蓮的方式展現的,所以,只要將冰凌花煉入冰蓮之中。

他的多個法術,威力都能同時增加,並不會有什麼區別。

大裂谷的妖獸是很多的,資源也不少,危險更是無處不在,勢力弱小者,來到這裏就是送死。

這裏是強者的樂園,以西門長青的強大底牌,完全可以在這裏橫著走。

半個月時間,二人一直在大裂谷下面擊殺妖獸,並尋找可能存在的天材地寶。

收穫也是很大的,發現了不少靈藥,也發現了不少靈材。

擊殺妖獸的收穫是最大的,這些大量妖獸屍身,都被西門長青放入九天空間,製作成煙熏靈肉了。

返回家族大陣后,西門長青將大量煙熏靈肉,分給族人享用,潘玉蓮更是拿出不少,送去潘家駐守區域。

一個月後,他們直接跨過大裂谷,進入了妖獸活動頻繁區域,那裏的妖獸更多,廝殺起來才更有意思。

廝殺三天,二人擊殺十多頭二階妖獸,可謂收穫頗豐。

「前方懸崖,是金羽雕族群,若能得到幾枚靈蛋,就最好不過了。」

看着遠處的懸崖,西門長青心下盤算起來。

家族修士出行,一直都習慣用追風獸代步,但追風獸,不過是萬里馬而已,僅比凡俗千里馬快十倍。

根本算不上太高的速度,另外,靈馬只能順着路行進,而很多路都是彎彎曲曲的。

飛行靈獸就不一樣了,不但速度超過靈馬,還能沿着直線飛行,不受地形和路線限制。

若西門家擁有一群飛行靈獸,日後族人出行就太方便了。

金羽雕,一階的時候,便擁有日行三萬里的速度,二階金羽雕,擁有日行五萬里的能力。

另外,金羽雕體型夠大,一階的時候,便能夠承受三名修士,二階金羽雕,乘坐五名修士,都毫無壓力。

當然,培養金羽雕,也是比較耗費資源的,大宗門都培養不了多少。

普通的築基家族,基本不敢想,也很少有這麼做的。

百獸門培養了近百隻金羽雕,只有築基精英,才有資格擁有一隻,大部分宗門弟子,只能偶爾借用一下。

這金羽雕,每天都要吞吃大量妖獸血肉,八百斤的黑皮靈豬,它八天就吃完了,耗費之大可想而知。

不過,西門家擁有青牛群島,周圍妖獸資源極其豐富,大型傀儡獸獵殺妖獸,也不是很困難。

如此,以西門家的能力,完全能夠培養起金羽雕。

從百獸門購買是行不通的,但眼前的懸崖上,就有金羽雕族群,不搶一波,豈不可惜。

「蓮妹,你去把金羽雕族群引開,我偷雕蛋。」

西門長青說着,祭出了隱身罩。

潘玉蓮點了點頭,祭出三尊中品劍盾護衛,快速向懸崖靠近。

「嘹……」

看到人類衝擊而來,族群中的三隻二階金羽雕,迅速向潘玉蓮發起進攻。

同時,大量一階金羽雕,也在周圍助戰,時不時的發出風刃攻擊。

「傀儡獸,擋住它們,冰蓮綻放。」

潘玉蓮以三尊傀儡獸,擋住三隻二階金羽鷹,而她自己則祭出大規模攻擊法術,猛攻大量一階金羽鷹。

「嘹……」

金羽雕族群,發出了大量慘叫聲,不少一階金羽雕被擊殺。

自從煉化千年冰凌花,潘玉蓮發出的冰蓮,威力大了許多。

對二階妖獸的殺傷力都很大,一階妖獸就更不用說了,基本無力抵擋。

「冰蓮綻放,再來。」

金羽雕族群的數量,實在有些多,潘玉蓮只得再次釋放法術,進行下一輪攻擊。

當然,她手裏還有不少符牌,若是甩出來,二階金羽雕都接不住。

她只是需要練習鬥法經驗,這才特意沒用符牌,如此,與妖獸能多廝殺一段時間。

隨着鬥法靈光四射,堅守在懸崖上的一階金羽雕,再次增援了一批,留守的所剩無幾。

而且,這些留守的少量一階金羽雕,都是孱弱的一階下品,甚至,還有剛剛學會飛翔的小金羽雕。

「這些小金羽雕,親眼目睹他們是入侵者,肯定不能用了,太可惜了。」

西門長青,立即開始收集金羽雕的靈蛋,對這些一階下品金羽雕,根本不放在心上。

畢竟,以他如今的身體,一階妖獸的攻擊,對他是無效的,跟撓痒痒差不多。

見到人類突然出現,一階下品金羽雕,立即展開攻擊,不過,沒有任何效果,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雕蛋被偷走。

「九枚金羽雕靈蛋,這運氣也太好了。」

將這些金羽雕靈蛋收好,西門長青迅速撤離,並給潘玉蓮發了傳音符,讓她不要糾纏。

他們的目標是為了偷雕蛋,而不是覆滅這個族群。

日子還長著呢?說不定幾年後,還能再偷一波,畢竟,九枚雕蛋還不過多。

對於二人的逃走,金羽雕追擊了一陣子,便徹底放棄了。

它們已經有了一些靈智,看出來對方不好惹,只能選擇放棄。

但它們的靈智,還是不夠高,居然不知道搬家,繼續留在這處懸崖,等著下次再被偷。

返回宗門大陣后,西門長青將金羽雕的靈蛋,拿給爺爺看,西門仁德對於家族培養金羽雕,也覺得可行。

畢竟,家族如今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了,青牛島妖獸資源豐富,完全能夠養活一群金羽雕。

「長青,金羽雕靈蛋,你親自送去青牛島,再過幾日,你三叔和七叔公,就要過來了,你和玉蓮暫且回去。」

西門仁德,將金羽雕靈蛋放下,笑着說道。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