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真君請息怒
  4. 第473章 幽帝露真身,臨陣奪法寶

第473章 幽帝露真身,臨陣奪法寶

作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新]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三尊地仙,數萬大軍,煞氣直衝天際,威壓震懾四野,何況還有兩艘巡天寶船。

怎麼看,魏幽帝今日都是必死之局。

他用十絕種魂術掠奪英才靈韻,資質確實已經逆天,短短時間內進修到百脈俱通境界,距離地仙也只是一步之遙。

但這一步,卻是天高地遠。

隨便一位地仙就能輕易摁死他。

但魏幽帝卻眼神淡然,面帶微笑。

這副賤模樣,如果按王玄脾氣,早就萬箭齊發,將其轟得連渣都不剩。

而如今,卻沒人輕舉妄動。

魏幽帝旁邊放著半顆隕石,好似雞子從中劈開,裡面鑲嵌著一具青銅巨棺。

巨棺內,粘稠血液涌動,一名披頭散髮,皮膚慘白的女子露出半截身軀,彎腰垂著頭,身上血液不斷往下滴。

詭異、怨毒、不詳…

一股難以形容的恐怖氣息不斷向外逸散,僅僅看一眼,就覺得腦中幻象紛呈,煩悶欲吐。

「嘔!」

九嬰軍團前方,不少士兵再也無法忍受,氣血逆亂,口中噴出綠色粘液,雙目通紅,已顯得有些瘋狂。

這天魔詭異氣息,

竟可無視軍陣煞炁防護,直接作用於神魂之上!

「九嬰軍團,退後!」

廣元真君面色平靜,沉聲下令。

巫家族長巫虢鬆了口氣,連忙下令道:「退後!退後!打暈他們,用安神凝魂丹!」

他方才聽到天魔之名,著實嚇了一跳。

巫家歷史傳承古老,對這種魔物曾有過記載:天魔,上天阻道者,不死不滅,無神無魂,唯有封鎮可消災劫。

意思是,這種東西無神無魂,根本不能算是生靈,而且強大無法消滅,只能封鎮。

簡直就像天道專門用來阻擋修道者的存在,和天劫一個性質。

這種玩意兒,他可不敢招惹。

王玄等人也不好受。

方才僅一小塊肉團,便差點令他中招,如今完整現身於眾人面前,他即便有萬劫神光護體,看向那尊女子天魔,也有頭暈目眩之感。

幾名地仙皆用出護體法門。

他們已經看出,這魏幽帝不知用了什麼法門,將這天魔暫時壓制,貿然動手,天魔瞬間就可暴走,到時必然死傷無數。

廣元真君眼中殺機閃爍,忽然從懷中取出一枚鈴鐺,把手有蟠龍祥雲,鈴身刻滿日月星斗。

「叮鈴鈴…」

一連串清脆鈴聲響徹天地,所有人腦中嗡嗡作響,眼前幻象全消,瞬間清醒。

竟是一件可正心驅邪的法寶!

「玄天鎮魂鈴?」

魏幽帝微微一笑,「太一教奪了玄天道底蘊,確實有些家底,但這東西可不頂用。」

王玄冷聲道:「這東西失控,你同樣難逃一死,有什麼要說不妨直言,莫要彎彎繞繞!」

魏幽帝啞然失笑,「卻是個急性子。」

說著,臉色漸漸變得嚴肅,眉宇間顯出一絲霸氣,「既如此,那諸位便聽好。」

「吾乃?朝靈威侯,夏垣子!奉靈帝之命,為重振天地,清掃叛逆而來!」

「吾等是人皇之後,此界正統,萬年因果,三年後便會清算,爾等若要活命,早早逃走了事,免得自誤,身隕道消!」

威嚴森冷的聲音響徹天地,平靜中,有一股難以壓抑的憤怒與癲狂。

眾人早已猜出其不是魏幽帝,卻沒想到真實身份,竟是?朝一名皇族。

「知道你是個什麼東西!」

王玄忽然開口打斷其話語,眼神中滿是嘲諷,「不過喪家之犬,邪魔走狗罷了,仗著祖宗蒙陰禍亂眾生,人皇若在,怕是頭一個捏死你們!」

「大膽!」

「魏幽帝」,或者說靈威侯夏垣子眼中殺意宛如實質,「爾等卑賤奴婢,得我?朝殘輝,不知天高地厚,怪不得陛下說要清理天地污穢。」

說著,冷笑看向廣元真君等人,「可知你等傳承是何而來?」

「太上清微道君、清虛妙元道君、混元一炁帝君,若非我朝眾仙多番打點疏通,哪會在此留下道場傳承?」

「亂臣賊子之後,當誅!」

這傢伙也不知心中積攢了多少怨氣,被王玄一番挑逗,也不管當前處境,直接破口大罵。

王玄則趁機運轉燭龍眼,尋找破綻。

他忍著心中不適,查看那女子天魔。

果然如傳聞中記載,這天魔沒有三魂七魄,就好像一團純粹的惡念,周圍靈氣都變得扭曲,好在半個身軀處在那石棺血液之中,惡念並未爆發。

看來這棺材,便是關鍵!

這個東西的來歷也很神秘。

據王玄所知,乃是在大燕興元十九年,伴著天外隕星墜落,將冰雪長城砸塌了一節。

這什麼靈威侯,乃是與九幽鬼國被封於洞天之中,和萬龍窟老龍一樣,同樣是受了天條處罰,想必鑽天條漏洞出來也不容易。

這傢伙先是借著魏幽帝陰間還陽,隨後逐步替代,又用這青銅棺重塑肉身。

如果在以往,王玄必然滿頭霧水。

但如今,卻有一番猜測。

這青銅棺降臨此界的方式,與幽禜星斗神樹一般,乃是化作隕石從天而降。

而幽禜星斗神樹,則來自天庭。

兩相印證,哪還猜不出因果。

這青銅棺,必然也是來自天庭!

真仙可干涉下界,純粹是屁話!

想到這兒,王玄又看向靈威侯,頓時發現蹊蹺,這傢伙三魂七魄之中,竟有一魂一魄依附在青銅棺上。

這景象,王玄再熟悉不過。

魂器!

妻子莫卿柔,便是用這種方法躲過災劫,重新得以修鍊。

他推演出來的路,原來前人早已走過。

王玄毫不猶豫,傳音告知廣元真君。

廣元真君性格果決,哪會錯過機會,當即身上金光一閃,竟然陽神離體,瞬間撲向那座青銅棺。

陽神遁形,瞬息千里,這點距離和瞬移沒什麼兩樣,也不知用了什麼秘法,當即將靈威侯一魂一魄擠出青銅棺。

「啊——!」

靈威侯發出一聲凄厲慘叫,捂著頭滾落在地,殘破的一魂一魄回到體內。

他雖說道行已達百脈俱通,但哪比得上地仙陽神,神魂受損,腦袋轟鳴作響,連術法都來不及使出。

「封!」

玄元教主等人哪會錯過機會,瞬間來到其身邊,符針封鎮靈炁經脈,壓制神魂。

無論對方有何手段,都難以使出。

抓到活的,才好問些情報。

然而眾人心中卻沒有一絲高興,紛紛扭頭望向旁邊,眼中滿是擔憂。

廣元真君動作再快,搶奪魂器也需要時間,但就是這短短瞬間,天魔已有暴走之勢。

這女子天魔渾身嘎嘎吱吱,以一種怪異姿勢不斷扭曲,詭異惡念衝天而起,身軀也漸漸拔高,露出了膝蓋部位。

而在青銅棺上,刺目金光也閃爍不定,正是廣元真君陽神借這魂器法寶壓制天魔。

雙方僵持了好大一會兒。

短短時間內,廣元真君的肉身,竟浮現了一絲蒼老,臉上也出現了點點黑斑。

眾人心中著急,卻完全幫不上忙。

好在,隨著廣元真君陽神徹底掌控青銅棺,那女子天魔也緩緩落下,再次被濃稠血漿淹沒。

轟!

旁邊的棺蓋忽然飛起,重重蓋在青銅棺上,天魔的詭異氣息也隨之消失。

過了一會兒,廣元真君緩緩睜開眼睛。

「教主,沒事吧?」

眾人連忙上前詢問。

畏懼也罷,敬佩也罷,廣元真君作為此界第一人,大劫臨頭毫不退縮,乃是眾人主心骨。

至於王玄,還遠沒有這種聲望和能力。

廣元真君緩緩鬆了口氣,臉上明顯有些疲憊,沉聲道:「此物乃是生死棺,有陰陽之變,生死造化之能,亦可將天魔暫時壓制。」

他雖然沒多說,得了寶物不一定是好,尤其裡面還放著一尊天魔,廣元真君今後怕是要消耗大量精力鎮壓魔物。

隨後,所有人都望向了靈威侯。

自上古?朝隕落,-許多事還隱藏在迷霧中。

比如九幽鬼國實力。

比如幽冥琉璃聖尊為何要插手此界?

比如那第三方勢力是誰?

幾位地仙各有審問秘法,獨孤僖甚至還學過一種霸道的搜魂秘術,這靈威侯當然扛不住。

然而第一件事,便令眾人震驚。

女子天魔,身份不簡單。

她竟是地皇之女!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