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師尊,你別走
  4. 第九十六章:煉丹師

第九十六章:煉丹師

作者:

趁著所有的人都在忙碌,根本顧不上自己,而且看着空中那越聚越多的瘴氣。

楊路溪眼中閃過一種莫名的神色,他悄悄離開了人群,回到了空無一人的城主府。

城主府里花園裏景色迷人,但楊路溪卻是匆匆而過,直奔向人工湖旁邊的假山而去。

到了假山旁,他十分警慎的看了眼四周,發現空無一人,他才回過頭俯身下來,手在假山的一個小洞內摸索着什麼。

下一刻只聽「轟隆」一聲,那假山便從中間分成了兩半,向兩旁移去,露出一條暗道來。

楊路溪順着那條暗道走進去,那假山便又自動合在了一起。走過一條不算太長的暗道,便來到了一間地下室里。

只見這間地下室里只有幾顆夜明珠擺放在中間,而這座地下室正在那人工湖之下。原本就比較陽寒,四周又都放着寒冰,連人呼出來的氣體都變成了白霧。

而在那夜明珠擺放的地方,正放着一個冰棺,裏面似乎正躺着一個人。

楊路溪快步上前,打開棺蓋,就見冰棺中正躺着一位女子,只是她的身體過份消瘦,似乎是只剩下了皮包骨,而她的眉宇之間仍能看到些許英氣。

楊路溪對着這女子十分溫柔的笑了起來,下一刻便聽見他說道:

「娘子,不要怕,你馬上就可以回來了,馬上就能看見為夫了。」

說着他便十分溫柔的俯下身來,輕柔的將那女子抱起,他似是在抱一件稀世珍寶一般,小心翼翼的。

而這女子,就是被人毒殺了的城主夫人——梓辛。

待楊路溪兩人出來之時,兩人均已換上了大紅衣服,似是喜服,楊路溪抱着梓辛飛往城東。

因為城東有一個荒廢已久的祭祀台,其實荒廢已久只是在外面看來而已,這祭祀台楊路溪暗中又重置了好幾次,而為的便是今日。

另一邊沈玉瑤和慕辭已經要得手了,但是卻又變故突發。

那章含天似乎是突然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他脖子轉得咔咔作響,雙眼緩緩冒出鮮血。

他的嘴裏緩緩說出一句話來:

「我要你們為我陪葬!」

話音剛落就見他的靈力在迅速爆漲,似乎是要毀天滅地一般。

「不好!他要自爆!」

沈玉瑤出口,慕辭亦是變了臉色。

修士自爆爆發出的力量是十分恐怖的!

兩人相視一眼,默契的轉頭向地面飛去。

「想逃?晚了!我要你們死!我要你們都死,死!死!死!」

當離地面只有三四米時,沈玉瑤兩人同時支起一個大範圍的保護罩,就聽見一聲炸響傳來。

章含天在自爆之時狠狠地炸到了保護罩上,連保護罩都顫了幾顫,若不是沈玉瑤兩人明智設下保護罩,那可能這些地面上的百姓和修為較低的修士肯定連命都保不住。

章含天自是被炸得屍骨無存了,他的血似血雨一般滴落下來,不得不說,有些噁心。

地面上的人那提到了嗓了眼兒的心也終於落下了一半,那些修士雖不知這兩人是誰,但也知道這兩人的修為是他們可望而不可及的。

「師尊可有受傷?」

慕辭撤回靈力,第一時間就跑到沈玉瑤的身邊,問道。

沈玉瑤也知他在擔心自己,便搖了搖頭:

「阿辭不用擔心,為師無礙。阿辭呢?可有受傷?」

慕辭也溫柔一笑:

「弟子沒有受傷。」

雖然這章含天是死了,但這城中還有瘴氣,還有復活后食生人的行屍走肉呢!

來到一處三十六人支起的陣法前,兩人輕而易舉的便進去了,沈玉瑤抓起一位正在為百姓包紮的修士,看樣子這應該是一位煉丹師。

「你們這裏最好的煉丹師是何人?在哪裏?」

這人這才近距離看見了這兩位前輩,就被他倆的容貌震驚了下,但他還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回道:

「是王長老,他的煉丹水平是我們城裏最好的一個,不過他現在在那邊呢!」

他指向另外一個陣法中,沈玉瑤見狀直接掏出一張丹方來,塞進了那人的手中。

「既然如此,就將這丹方交到王長老的手中,讓他以此丹方來煉製丹藥,這丹藥可以用來壓制那些被感染了的百姓的瘴氣,也可以預防他們不被瘴氣侵蝕。

不管有沒有被感染,煉製出來的丹藥無論百姓還是修士,一人一顆。」

那人一聽,眼睛瞬間亮了起來,可是很快卻又暗淡了下去。

「可是我們沒有現成的煉丹爐和藥材呀。若是現在才回去拿的話,恐怕又要耗費掉不少時間!這還來得及嗎?」

沈玉瑤眉頭皺了下眉頭,惹得一旁的慕辭又想上前為她撫平,心裏將這人給記上了一筆。

「你只管將這丹方交到他的手上,再與他說明情況即可,其他的到時自然就有了!」

那人還想說什麼,可是當他瞥見一旁慕辭那吃人的目光時,他不敢說話了,連忙應下:

「是是是,我這就去,這就去。」

他將那丹方死死抓在手中,一鼓作氣向那王長老所在地跑去。

沈玉瑤從納戒中取出一個中級的煉丹爐,又取出了許多靈藥出來,生怕不夠她又加了一點。

還好這幾年她在羨鸞山上收的靈藥足夠多,不然還不太好辦呢。

她倒也不擔心這些修士會獨吞,畢竟她說這些話的時候,這裏這麼多人都是在聽着的,諒他們也不敢做得太過。

當那王長老接過丹方,仔仔細細看了之後,不禁由衷感嘆道:

「妙啊,妙啊!這丹方真是太太太好了!」

那人又給他說了沈玉瑤所說的話,他便一臉激動的跑了過來,但當他們到時,此處已然沒有了沈玉瑤兩人的身影。

只留下了一個煉丹爐以及兩堆快堆成了小山的靈藥。

王長老激動的咽了口口水:不愧是前輩呀,這底蘊太深厚了。

他幹勁更大了,叫上了幾個人打下手,乾淨利落的開始露天煉丹了。

此時,城東祭祀台那邊一道巨大的光柱直衝天際,城裏的瘴氣也緩緩向那處聚去,而那些行屍走肉也紛紛改變了方向,直往那處走去。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