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雪中悍刀行(精品)
  4. 番外第十章

番外第十章

作者:

徐鳳年有些心情複雜,拒北城一役之前,曾經與她約好了將來有一天一起去找姓溫的喝酒,不知為何她似乎反悔了,上次徐鳳年去那座小鎮邀請過她,遞去徽山大雪坪的口信,便如泥牛入海。

很久就有眼尖的江湖豪客瞅見徽山之巔的異象,渡船上一時間嘩然一片,就連徐寶藻都揚起腦袋,痴痴望向模糊不清的缺月樓,在武道上不曾登堂入室,其實是絕對無法看清那道身影的,只是渡船上遊客哪怕使勁瞪大眼也只能看到那棟世上最高樓的輪廓,彷彿也像是親眼目睹了徽山紫衣的絕代風華,一個個目眩神搖,心情激蕩。

恐怕誰都沒有想到,李淳罡和王仙芝之後,能夠讓一座江湖俯首的人物,竟是一位女子。

那位立下不世之功的西北藩王原本更有希望,只是他死了。

父親打下一座中原,兒子打下一座草原。

徐家兩代人,最終都沒有逐鹿天下,沒有篡位稱帝,只留給後世無數懸疑。

眼睛泛酸的徐寶藻剛想要收回視線,就在這一刻,連同她在內所有渡船客人都目瞪口呆了。

清晰可見一抹紫色長虹起於大雪坪雄樓之巔,然後迅猛直墜山腳這條大江!

等等,難道是他們這艘渡船?

徽山紫衣轟然砸落在船頭之上。

船頭下墜深陷江面之下,船尾高高翹起,整艘渡船傾斜出一個巨大幅度。

人仰馬翻,雞飛狗跳。船艙內的遊客還好說,只是疊粽子一般擁簇在船頭那邊的艙內,在船板上欣賞景象的客人就慘了,下餃子一般悉數摔進了歙江裡頭。

徐鳳年雙腳紮根,巋然不動,徐寶藻驚慌失措地閉上眼眸,下一刻睜開眼,才發現自己像是牢固釘立於一座斜坡上,並未倒地。

船尾重重落回江面,濺起巨大水花。

氣勢磅礴不可一世的徽山紫衣隨意揮袖,那些墜入歙江的落湯雞都被拽回船上,跌坐在船板上,一個個失魂落魄。

差點一腳踩翻渡船的軒轅青鋒瞥了眼徐鳳年,她眼中有些質疑和詢問意味,徐鳳年苦笑以對,她冷哼一聲,倏忽不見。

徐寶藻心思敏銳,開門見山問道:「你認識徽山這位江湖盟主?」

徐鳳年忍俊不禁,笑問道:「你不認識?誰不認識?」

徐寶藻又問道:「她也認識你?」

徐鳳年沒有刻意遮掩,重新趴在欄杆上,「我認識她的時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會兒江湖上都不認識我們。你們劍州當時應該只聽說徽山有個姓軒轅的敗家娘們,彈弓打鳥雀的珠子,是用金子打造而成。」

徐寶藻眼神恍惚,壓低嗓音問道:「你到底是誰?!你是不是桃花劍神?」

徐鳳年愕然,心想這丫頭的想法很是天馬行空啊,怎麼把自己跟鄧太阿掛鉤的?

徐寶藻盯著徐鳳年說道:「宋爺爺和劉關山都跟我說起過一些江湖事,尤其是宋爺爺身為劍道宗師,最佩服那位出海訪仙的桃花劍神,說鄧先生的劍術早已出神入化,劍道造詣已經不輸大真人呂洞玄,而且宋爺爺說過鄧太阿不喜佩劍,其實相貌平平,並非江湖傳聞那般英俊瀟洒。既然你連軒轅盟主都認識,加上你對高亭侯那些軍中權貴的無所謂態度,以及你的相貌……」

徐鳳年打斷這女子的推測,沒好氣道:「就因為我長得丑,就是鄧太阿了啊?那我如果長得俊,還不得是北涼王徐鳳年了?」

徐寶藻很不客氣道:「那你得下輩子投個好胎,才有機會當那位江湖百年徐鳳年。」

徐鳳年會心一笑,「認識你到現在,你就數這句話最有道理。」

徐寶藻扯了扯嘴角,給了個冷笑。

徐鳳年沒來由問道:「你以前喜不喜歡道家典籍,以後想不想學武?」

徐寶藻一頭霧水,不知這個神秘兮兮的男人葫蘆里買什麼葯,她沒有急著回答,只是斜眼徐鳳年。

徐鳳年臉色認真,「你知不知道自己是有氣運的人?」

徐寶藻沒來由心中生出一股怒氣,譏笑道:「氣運?我當然有啊,否則怎麼登榜胭脂評第四?第二條評語可還說了,五年或是十年之後的下次胭脂評,等觀海徐氏小女漸漸長成,必能躋身前三甲,甚至有望奪得『天下色甲』的頭銜。你說我有沒有氣運?!」

徐鳳年輕聲感慨道:「那麼多次胭脂評,好像都不曾有色甲的評語,只有西楚末代皇后奪得過色甲,成為春秋十三甲之一。什麼色甲天下,我不感興趣。我只聽說過北涼鐵騎甲天下……」

徐寶藻皺眉道:「北涼騎軍?不是拆散了嗎?」

徐鳳年仰起頭,江風拂面,吹動鬢角如翻書,陣陣風吹頁頁過。

他小聲呢喃道:「是啊。」

當年在那中原的西北門戶,號稱北涼三十萬鐵騎,真正的西北騎軍當然不可能有三十萬,最巔峰時也不過十四萬,在祥符三年末就每況愈下,越戰越少,隨著陸大遠所率的三萬左騎軍壯烈覆滅后,郁鸞刀的幽州騎軍,袁庭山的白羽輕騎,徐龍象李陌藩的龍象騎軍,寇江淮乞伏隴關的流州鐵騎,寧峨眉的鐵浮屠,北涼諸多騎軍野戰主力,加上那兩支重騎軍,一次次折損一次次補充兵源,最後大多仍是打得不成建制,在那位年輕藩王離開北涼邊軍之前,只有大雪龍騎軍保持著相對完整的建制,離陽新朝也出於某種考慮或者說是顧慮,沒有對這支名動天下的騎軍動手,讓不願入京為官為將的謝西陲統率此軍,虎視北方,威懾草原。

至於為何是選用很後面才進入北涼邊軍的謝西陲,而不是李彥超寧峨眉李陌藩之流的北涼本土武將,朝廷用心,淺顯易見。

受到驚嚇的渡船眾人全然沒有憤怒惱火,只有受寵若驚和莫大-榮幸,只有那種老子被天上餡餅砸中過的幸福。

也對,軒轅紫衣在江湖上已經多年不見蹤跡,今日無緣無故的神仙下凡,讓這些跟江湖沾邊的小魚小蝦,如何不感到天大的幸運。

徐鳳年帶著徐寶藻登岸后,沒有登山而是徑直去往龍虎山,為她解釋道:「估摸著徽山是不會收容你了,我再想想法子。本來你留在徽山的話最為妥當,天底下唯一能不看官府臉色的地兒,就只剩下這兩座山了,徽山和武當山,後者路途遙遠,離你家鄉也太遠。」

徐寶藻開懷笑道:「看來你肯定不是那位桃花劍神,否則軒轅盟主架子再大,也會賣你一個面子。」

徐鳳年瞥了她一眼,「你難道不是應該更擔心自己的處境?」

徐寶藻雙手負后,腳步輕靈,踩在青石板小路上,不像逃亡的喪家犬,倒像是踏秋賞景的優遊子弟。她笑眯眯道:「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著,我怕什麼。」

徐鳳年打趣道:「你倒是心大。」

尚未離開徽山軒轅家族的「轄境」,還算熱鬧,徐寶藻瞥見路邊有年邁商販挑著擔子,使勁吆喝販賣那一枝枝新蘸的糖葫蘆,一些個饞嘴孩子跟爹娘長輩討要了銅錢紛紛跑去購買,還有位容顏清冷仙子氣態的漂亮女子站在不遠處,早有少俠善解人意地購得一串金黃糖漿鮮艷欲滴的糖葫蘆,女子接過手后嫣然一笑,看得那位少俠心肝都化了。徐寶藻倒是不跟徐鳳年客氣,伸出一隻手攤開,示意他掏錢。徐鳳年也懶得計較,解下斜挎肩頭的長條布囊,摸出一粒碎銀子給她,徐寶藻問道:「你不是有零散的銅錢嗎,如今銀貴銅賤得很,小心商販找不開銅錢。」

徐鳳年柔聲笑道:「銅錢我得給人攢著。」

徐寶藻想不通也不去想,拿過銀子就去買糖葫蘆,她還算厚道,買了兩串,分給徐鳳年一串,倒不是那位商販看她財大氣粗好糊弄,而是在徽山賣東西,殺豬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一碗酒的價錢在別的地方都能買一壇酒。

徐寶藻手持那串竹籤糖葫蘆,笑得那雙靈動眉眼宛如月牙,細細悠悠舔了一口糖衣,便有一份幸福在臉上微微蕩漾開來,知足常樂,故而酸在舌尖,甜在心頭。

興許是被她驟然而至的幸福所感染,徐鳳年啃著糖葫蘆,也笑了起來。

徐寶藻自言自語道:「以前經常聽家裡丫鬟說秋天的趕集廟會或是水陸道場,都能吃上這種玩意兒,尤其是心意齋的冰糖葫蘆最可人,也不是用這種竹籤串起,而是放在精巧漂亮的紙盒裡,一粒粒滾圓碩大,據說看著就能讓人流口水。」

徐鳳年問道:「你是頭回嘗鮮?」

徐寶藻撇撇嘴,「可不是。」

似乎是怕徐鳳年瞧不起自己,她很快補得意洋洋地充道:「我雖沒吃過糖葫蘆,可我嘗過廬陵的冬筍,廣靈的野蕨,安溪的荔枝,永甘的柑橘,宜城的板栗,河陰的石榴,還有那上元鰣、松江鱸、膏棗糕、女兒紅、吳州的細腰粳稻,甚至還有北涼的綠蟻酒,你呢?吃過嗎?」

徐鳳年一笑置之,原來是個喜歡攀比較勁的傻閨女。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