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你別死啊

第一百四十三章 你別死啊

狐屍對此也不清楚......她只是看出,那是一具飛屍,所用的都是納蘭家的出馬手段,最有證實性的,就是咒喚玄武。

半個月前,那具殭屍就突然出現在這座山裡,搶奪山間靈氣不說,還專挑有了修為的山精野怪,吸血鈉陰,傳染屍毒。

得益於山精休怪的修為,不少百年蛟蟒,都被這具飛屍吸血噬魂.......所以這半個多月以來,那具飛屍的能力,是每日具增。.五.

別說是我們,就連山神也拿他沒辦法......整個山間,隨著屍毒傳播全是獸屍。大家也被迫無奈,全聽那具飛屍的號令。

這不,山精野怪的獸血吸夠了,他,他還讓我們去引誘一些少女上山.......年紀要在二十齣頭和他相匹,未婚的處子身。

說是這種少女的血,乾淨,更有利於殭屍的修鍊......其實,這我們誰不知道?那就是單純的好色,畢竟飛屍修鍊之後,已經能做到七情尚存。

說到這,狐屍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所以呢?」我立馬追問:「他要少女.......所以你就將這些少女,魅惑上山,送給他荼毒享樂?」

「哎喲,天地良心啊,屍王大人明鑒,」狐屍坦言:「我,我也被他咬了,中了屍毒。雖說是不死不滅,可也被摒棄在了三界六道之外,永無輪迴..........幾百年的修為一朝散盡。我也是被逼無奈的,幾百年來,我在山間修行,為的是修成正果,我也不想啊。更何況,我就是一個幾百年道行的狐仙,不,狐精。屍王大人,您可要明察啊.......」

這狐屍一口一個屍王大人的稱呼著,不斷求饒!

我倒也能理解,畢竟在殭屍的獸性中,我現在雙眼深紅,明顯是魃,自然比山間飛屍高出一個等級,在她看來,我明顯就是這山間屍王。

看她害怕的樣子,諒她也不敢在騙我.......我鬆開了她,細問:「那兩個女孩?」

「他們是幽冥山外五里,那個小村落放假回來的大學生,」狐屍說:「都是納蘭家那具飛屍,要求我以魅惑之術,迷惑她們.......讓他們把我當成了他們的同學,這才一起上山的。三天前,兩個少女就該被吸血噬魂的,可是納蘭家那位飛屍,只吸了一個,說剩下的那個留到第二天,也就是前天.......可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天,納蘭家那位飛屍也沒來。所以,我才一直迷了他們,讓她們在這山間打轉。」

「難怪,」我這才恍然:「難怪他們說在這山裡轉了三天........原來是被你給迷了眼,所以這三天,他們根本沒有走出去。」

「是,」狐屍尷尬的承認!

我突然笑了,越發確信這山間飛屍,就是納蘭軒轅,因為這兩天,因為納蘭家那麼一鬧,他沒有擅自出門。

「不過,」話說回來,我滌然在意的是:「那個生死果......」

「是,是假的,你們看到的那張相片,根本就是個幻術!」狐屍坦言:「今晚,納蘭家的那具飛屍來了.......是他讓我,帶人在那等你們。他說無論任何人來,都照他的安排做事。他說今晚來的,都是通曉陰陽的出馬弟子.......來的人,可能很多,讓我們想盡辦法,破了法器,從中作梗讓他們分批上山。」

「等等,」我油然一驚:「那麼,納蘭欣她......」

「只怕凶多吉少,」狐屍坦言:「畢竟山上,那可是一個飛屍,和一個出馬家四十多歲的中年,看起來道行還不淺。最麻煩的,是上面還有上百具獸屍,都在那埋伏,等著你們自投羅網,而且誰也沒想到.......今晚,你們來的,就兩個人。那會我都在想,兩個人都完全沒有必要從中作梗,讓你們分批上山.......可後來,實在是那個飛屍,我得罪不起,我才.....我才......」說到這,狐屍一頓:「屍王大人,我知道的,我可全說了........這些事,可不是我的本意,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可別和我一般計較。」

糟了,我當下確認:「納蘭軒轅......就是你所說的那具飛屍,已經在山裡了?」

「是啊,」狐屍沒有隱瞞:「早就來了!」

我這才恍然,納蘭欣自以為聰明,以為趕在了二房的人前面到了幽冥鬼山.......可她全然忽略了,這納蘭軒轅是個飛屍。

已經有了赤行千里的本事.......只怕是納蘭軒轅,帶著納蘭七爺,早就來了這山間布局。

他們原本就應該是計劃用生死果布局,引長房的人到這。

畢竟納蘭家,長房和二房的爭執,已經鬧得不可開交......沒想到今晚,我和納蘭欣遭了殃!

當下我再也不敢遲疑,急忙讓狐屍,通天借法,引一株雷電,焚燒了眼鏡女。

再囑咐狐屍,將應聲女送回去........即便我當下卸憤,雙眼恢復的於常人無異,但是狐屍畏懼,知道我的是魃,根本不敢怠慢。

連連應聲,還再三保證,一定會把應聲女給送回村裡.......看著狐屍,帶著應聲女下山後,我才轉身疾奔幽冥鬼山的中心位置。

那裡,就是早前狐屍,騙納蘭欣所來的地方.......大半個小時的泥濘奔襲,我心裡只希望,納蘭軒轅能念及同出納蘭家,不要輕取納蘭欣的命。

否則,這前後近兩個小時的時間,納蘭欣斷然沒有生還的可能......「千萬別死啊!」這一刻,我難掩心裡的情緒。

那種心痛宛如刀絞一般,讓我渾身都在哆嗦.......我能感受到一種極致的難過,心裡總是浮現出七十多年前,納蘭欣身死的畫面。

儘管我失去了記憶,但七十年前那種生離死別的痛,彷彿刻在了我的骨子裡,那種遺憾,彷彿我這輩子,都不想在嘗試。

心裡無助,害怕,那種莫名的情緒,竟然讓我流下了眼淚............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蛇吞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蛇吞相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你別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