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想咬我嗎

第一百四十五章 想咬我嗎

死,死了!?我滌然一驚,儘管我早前,就有這樣的猜測.......

儘管,我看到納蘭軒轅和納蘭七爺走出來的一刻,沒看到納蘭欣,我就已經料想過,她已經凶多吉少。

可人就是這樣,即便心裏已經料想的事實,但還是會對那些事,心存一絲僥倖,報以幻想和奇迹。

明知道難以承受,還是要去張口求一個答案......為的就是破滅最後一絲期盼。彷彿別人不親口說出來,自己就不會死心一樣!

我強撐身子的手,抓起了地上的黃土,那種不甘,憤恨,讓我恨透了眼前的納蘭軒轅父子。

這一刻,要是能殺了他們,為納蘭欣報仇........就算我再也恢復不了意識,在也無法清醒,我也願意。

因為憤怒,我上頭了.......什麼後果,什麼大局?那些都與我無關,甚至,將來我會不會屍毒陽世,也根本無暇去想。

「額啊,」我憤然捏土而起,可剛站起來,渾身五臟蓄力,我能明顯感受到身體里的長針,拉扯五臟劇痛,甚至是眉心那顆長針,讓我只覺頭昏目眩。

腳下一個踉蹌,我便重重的摔倒在地......這一刻,我感覺針隨用力,戳的更深了。

我清楚的明白,於中醫藥理而言,五臟兼顧命脈.......可對於出馬弟子而言,我更清楚,這是七魄受創。

人體七魄,對應的的器官分別為,心、胃、腎、腸,膽、肝、肺。

人身無論是對於中醫還是藥理,都講究體魄一說........當下七魄受制,我還哪來的力氣掙扎。要不是憑藉自己那股憤怒,和屍化體質。我早已經躺下,一動不動了.......

這拚命掙扎,卻連起身都難以做到的樣子。令納蘭七爺父子,只覺好笑:「江辰,你沒想到今天吧?」

他開始數落起了我們的恩怨:「迷村,你雷誅我二哥,蘇家鬼胎,你用一個木人羞辱我。後續又在山魈的事情中,破壞了我們的全盤計劃......一而再的壞我好事,我早就恨不得把你戳骨揚灰!」

「呵呵,」我強忍五臟針戳的劇痛:「得到天助,失道寡住.....是老天爺不肯幫你,因為你納蘭七爺,心比蛇蠍!」

「你還敢逞口舌之能!?」納蘭軒轅一把提着我的衣領,輕而易舉的就將我拽了起來:「江辰,要不是你在山魈的事情中插手.......納蘭家那幾個老頭早就死了。連納蘭正德那個老東西,也不可能活到現在。這一切都是你害的.......陰司考試,還搶佔了我五魁的成績。讓我成了十殿閻羅的花話事人,憑此低了一等,這一切都是你害的!」.br>

「你,你活該,」我強撐痛苦的刺激他,這一刻,我要不你為納蘭欣報仇,就算死在他手裏,我也覺得是一種解脫,至少可以去尋納蘭欣。

「媽的,」納蘭軒轅真的怒了.......狠狠一記過肩摔,犀利的將我砸到在地,「砰」聲巨響,背身下面,地面搖晃乍現深痕。

而我,渾身骨頭都要斷了,原本被納蘭闖重傷后的骨裂之痛席捲全身......可要說最難受的,還是五臟,眉心,針戳的劇痛。

我能清楚的感受到體內有針,那種隨着身形扭動,五臟搜索到針上......那種痛,真的很難形容。

就那麼說吧,彷彿比死了更難受。

因為劇痛之下,原本還可以昏迷,還可以倒下.......可我不行,彷彿意識消沉,落地昏迷的一瞬間,又被五臟劇痛,七魄的毒針給硬生生拉的清醒過來!

這種感覺,太折磨人了!納蘭軒轅宛如瘋了一樣,拉着我揉捏.......尋找著泄憤的快感。

一番摔打下來,看的納蘭七爺嘖嘖嘆氣:「這小子,還真挺能扛的!」

「是啊,」納蘭軒轅也頗顯詫異:「居然還不死?」

「呵呵,」納蘭七爺突然笑了:「就讓他這樣半死不活的,不是更好嗎?看着都解氣!」

「可是,」納蘭軒轅很不甘心,咬緊了牙關惡狠狠道:「不殺了他,難解我心頭之恨.......他江辰,居然敢在酆都大殿上,告我們和陰山派勾結。和納蘭墨淵一起,去告我殭屍的身份。甚至還和納蘭倩柔他們,把我姐打成了重傷,不殺他,我可忍不下這口氣!」

「呵呵,」納蘭七爺笑了:「我有一個主意,比殺了他更解氣!」

納蘭軒轅詫異的「嗯!?」聲問道。

只聽七爺眉間一沉:「把他,也變成殭屍.......」

納蘭軒轅聽得噗嗤一笑,恍然驚覺:「對啊!咬了他,以後他就是我屍毒傳承的一脈,今後我事事壓他一頭,這樣更解氣!」

說着,納蘭軒轅沉步朝我走來,隨着一聲嘶吼,他露出了長長的屍牙......這一刻,他難掩激動,甚至呢喃:「把你變成殭屍,往後老子處處壓你一頭,讓你活的像我兒子一樣!」

呵呵,我咬牙苦笑,在極度虛弱下開口:「還兒子?老子......可是你爺爺!」

「你!?」納蘭軒轅氣咧嘴發狠,氣性之下,屍牙直逼我的脖子......

來了!我心裏滌然一愣,既有恐懼,也有期待!

真不知道我自己,再次被他傳播屍毒后,會有什麼樣的變化.......我的屍化體質會退化,還是會激發我體內的屍毒,驅身化僵?

我不知道,但我迫切的期待着奇迹......不為活着,就只為自己,能不能化魃,能不能給納蘭欣報仇!

我閉上了眼睛,期待着,奇迹!

可與其同時,耳邊傳來了一道虛弱空靈的顫聲.......聲音無比虛弱:「百川匯流,朝宗於海......」

是納蘭欣的聲音!?她還沒死?我赫然睜開了眼鏡,尋聲看去,只見納蘭欣渾身血紅,身體不斷搖晃落咒:「玄武開路!」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蛇吞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蛇吞相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五章 想咬我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