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當司儀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當司儀

即便這聲音在怎麼沙啞低沉,但我們還是能明顯聽出,這就是胖子的聲音。

「胖,胖哥!?」納蘭柔弱心生一顫,和我一起緩慢的機械回頭...只見胖子的小眼睛微眯,露出了魚肚微白的眼仁。

在白燭的映照下,胖子臉上的屍斑格外耀眼...那屍斑下密集的膿腫,格外耀眼,賠上他那油性皮膚,那膿腫就跟個脹起來的油燈籠一樣!

「胖哥,你醒醒,」納蘭柔弱搖了搖他,可胖子全然無感。一雙失魂的眼神,就那麼死死的盯著我。

當下已經顧不上多想,我抬手就掏出了事錢準備的凝神符,赫然就準備貼向胖子的眉心。

可符落眉心的瞬間,眼前的胖子突然咧嘴鬼笑,樣子在在我們眼前,以肉眼能變的速度,幻化成了女鬼的模樣...

我們居然被女鬼給戲耍了,納蘭柔弱擔心的說起:「江辰哥,她這是為了拍滅我們肩膀上的陽火!」

是啊,常言道肩膀不能亂拍...被女鬼那麼一拍,火焰極低,都不用開陰陽眼,就能看到眼前的鬼魅。

可她那麼做,究竟有什麼企圖?我不禁仗著白虎劍,橫劍質問:「說吧,你究竟想怎麼樣?」

她側目斜睨:「我想請你們,幫我一個忙!」

「別跟我討價還價,」我作勢就要拔劍,威脅道:「如果你肯把胖子交出來,那這事我也不和計較,否則的話....你知道是什麼後果。」

「唬我!?」女鬼森然冷笑:「那你動手試試...我已經知道了你的底細,自然也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別以為你是僵......」

我心裡一怔,最怕她當著納蘭柔弱的面說出這個,所以當她說道僵的時候,我直接拔出了白虎劍,作勢就要上前。

嚇得女鬼側身示意,喚動牆上的百份全神,以天喜星的紂王帝辛為首,那些供奉的靈牌全都哐當作響...密密麻麻的供奉靈牌,彷彿全都動了。

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好漢也架不住人多,倘若這百份全神,都***顯化,我還真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對付他們。

更何況當著納蘭柔弱的面,我總不能化屍為魃。而且最可氣的,是這次出門,我根本沒準備定身咒!

就在這思緒間,女鬼森然一喝:「你真要動手嗎?你最好想清楚...你難道就不管小秀才的死活嗎?」

「他的死活?」我笑了:「把他留下,才是真的不管他的死活。」

「那你忘了他身上的屍斑了嗎?」女鬼說完,緩聲說起:「幫我個忙...就算我求你!」

我警惕的看著她,我當下最怕的就是這女鬼會當著納蘭柔弱的面,說出我是殭屍的秘密...當然,那百位全神,也是我當下說畏懼的。

心下有了顧慮,我索性先試探的問:「說吧,你想我怎麼幫你?」

她忙聲說起,原來今晚還缺一個司儀,原本她是計劃迷了王小偉來充當司儀的...可是今晚她卻怎麼,也沒有找到王小偉。

我和納蘭柔弱心裡門清,是王小偉躲到了鎮上的辦公署,那是鬼魅不能靠近的。

她再次懇求:「江辰,我知道你和小秀才今世是很好的朋友...我求你幫幫我,我可以向你保證,我絕不會傷害他!」

「我豈會相信你的鬼話!?」我厲聲一喝,但眼下她也抓到了我的痛處,沒錯,就算我帶著胖子,他身上那詭異的屍斑要怎麼解決?

而且眼下我身處被動...不由得就想起了上次納蘭柔弱說的,納蘭雪的爺爺常說,身處被動的時候,就要伺機而動,反其道而行。

索性我收回了白虎劍道:「我可以幫你,但是你必須讓胖子清醒過來!」

「為什麼?」她費解的問,還說自己怕嚇到他。

可我藉機問起:「結婚是一個人的終身大事,難道迷迷糊糊的就走過了形式?這不是你一個人的婚禮...」

我抓住了她心裡的痛處,細問:「這裡布置的那麼仔細,可見你很在意今晚的事,那你想要一個渾渾噩噩,毫無記憶的人,和你行禮嗎?」

她盯著我說:「依我看,你是想趁秀才清醒之後,把他帶走吧?」

「我怎麼會?」我坦白說起:「帶走他,那他身上的屍斑怎麼辦?」

「算你聰明,」她這才點頭:「好...我答應你,不過那丫頭就得留下給我當伴娘吧!」

「我!?」納蘭柔弱驚駭的指了指自己。

「沒錯,」她也指著納蘭柔弱強調:「就是你!」

她還是太謹慎了,這無異於換了個人質。不過這一瞬間,當我計上心頭的時候,我淡然一笑:「沒問題!」

「江辰哥,」納蘭柔弱眼神複雜的看著我。

「相信我,」我保證道:「不會有事的!」

「嗯,」納蘭柔弱咬著薄唇點了點頭,最終她還是選擇了相信我。

這下女鬼也在無戒心,帶我們來到了婚房,但她卻只讓我一個人進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蛇吞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蛇吞相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當司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