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劍舞華年
  4. 第七十九章 敢動我的人

第七十九章 敢動我的人

作者:

蘇海瑤再也坐不住慌忙起身大聲提醒著。

可此刻葉如熙已經來不及躲閃。

就在張無炎的火刃即將砍到葉如熙的瞬間,突然一柄劍從天而降,直衝張無炎。

張無炎心下一驚,躲閃不及被劍刃划傷手臂。

待劍插在擂台之上,張無炎捂着手臂慌忙後退驚聲道:「誰!敢偷襲我?」

就在張無炎氣急敗壞之時,葉如熙一眼看出插在擂台上的就是她那柄芳華!

葉如熙頓時心中一喜,慌忙抬頭望去,只見玉星魂裹着斗篷從天而至站在葉如熙面前。

兩人頓時喜極而擁。

此刻,將這一切看在眼裏的蘇海瑤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淚水。

而擂台上的張無炎用內力止住流血之後,舉劍大喊:「你又是什麼東西?」

此言一出,讓這些不知所以然的眾人紛紛嘩然起來。

「這是誰?」

「這誰啊!」

「憑什麼抱我女神!」

一番吵鬧的言論下。蘇海瑤起身激動的說道:「這是我花銘女婿,葉如熙的夫君。」

這番話讓所有人頓感不悅。有的失望,有的氣憤,甚至有的準備衝上台去。

張無炎看着面前依舊相擁的二人頓時嫉由心生,惡狠狠的說道:「夫君?哼,什麼東西你也配!」

「就是!大師兄打他!」

「大師兄上啊!把那女子搶回來!」

雖說熾焰山莊的人在不斷的挑釁,而人群中卻站着兩位無比激動人的看着眼前這一幕。其中的女子甚至有些熱淚盈眶。

擁抱過後,玉星魂溫情的看着眼前泣不成聲的葉如熙。抬手撫著葉如熙的白髮,不禁心疼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葉如熙滿眼淚花,哭泣之時聽到玉星魂的話突然笑了起來:「不晚,永遠都不晚。」

說罷葉如熙再次依偎在玉星魂的懷中。

此刻已經怒不可遏的張無炎將手死死的按在劍刃上,頓時迸發出強大內力,而那柄劍也逐漸被燒到發黑。

「黑炎刃!」

一聲大喝,張無炎雙手緊握劍柄將劍高高舉過頭頂,隨即奮力一劍揮下。

霎時間一股衝天般炸裂的火焰直衝玉星魂。

玉星魂此刻一手護著葉如熙,另一手抬手一揮瞬間凝聚的真氣如同冰晶一般僅僅一個瞬間便將張牙舞爪的火焰瞬間凍成冰雕。

而冰雕中不斷延伸的冰刺緩緩刺向張無炎的面前。

張無炎嚇得頓時跌坐在地上哀嚎著。直到冰雕上的冰刺停止方才止住那破嗓的哀嚎。

眾人紛紛被這一擊美輪美奐的真氣所驚呆。包括蘇海瑤,曾是逍遙境的她都很難理解這一擊的強大。不知何時他竟然有如此寒意刺骨的真氣?

片刻之後,葉如熙看着擂台上的冰晶,忽然想起什麼,拍了一下玉星魂的胸口道:「我還在比武。你快下去吧。」

玉星魂憐惜的說道:「我來了還能讓你再繼續比武么?」

葉如熙笑了笑:「這是卧龍的論劍,花銘的人才能參加。」

玉星魂緩緩解開斗篷重新披在葉如熙身上,笑道:「蘇前輩都說我是花銘女婿,怎麼到你這就不算了?」

葉如熙再次錘了一下玉星魂的胸口:「別鬧,我沒關係的。」

玉星魂此刻方才察覺葉如熙實則有着與自己不相上下的深厚內力。

看到逐漸失控的場面,玉星魂聳了聳肩笑道:「那我在台下等你。」

見葉如熙點了頭,玉星魂轉身一揮手,那冰晶瞬間碎裂消散。然後玉星魂走到擂台中間,笑道:「各位,救妻心切。不好意思哈。你們繼續。」

說罷,玉星魂便徑直走到蘇海瑤面前鄭重行了一禮,恭敬道:「侄兒唐突了,還望蘇姨見諒。」

蘇海瑤忙着揮手示意玉星魂過來。見玉星魂走近,一旁的蘇宣慌忙起身喊到:「剛才比武臨時中斷,現在比武繼續!」

見玉星魂下場,張無炎再次起身揚武揚威舉劍指著玉星魂喊道:「那再打下去,他還會不會插手!」

「他不會出手,我也不會再給你機會。」

張無炎詫然,說這話的竟然是之前被自己的內力壓制住的葉如熙。

葉如熙仔細打量一番插在擂台上的芳華,輕聲說了一句:「好久不見。」

說罷,葉如熙眼神突變,瞬間拔出芳華一個瞬步閃身到張無炎身旁一劍揮下,張無炎躲閃不及連忙舉劍格擋。

噹………

一聲清脆的斷裂聲,張無炎的劍瞬斷兩截。

這還沒完,就在張無炎驚訝之際,葉如熙再提內力,落英繽紛劍意頓時展開,隨即葉如熙將尚未落地的那一半斷裂的劍刃以極快的速度瞬間切割成無數小塊。

嚇傻了的張無炎慌忙後退,再次一屁股跌坐地上,慌忙後退之際,張無炎驚恐的喊到:「你……你不………是自在境,你是……」

話未說完,葉如熙一個閃身舉劍抵在張無炎的咽喉處,硬生生將張無炎到嘴邊的話憋了回去。

張無炎本以為這是自己奪得名利的機會卻被一瞬間將劍擊得粉碎。不光是劍,連他那點自尊心都已經碎了一地。

頓時場邊想起熱烈的吶喊聲。緊接着便不斷有人叫囂著讓張無炎滾下來。

一戰獲勝,葉如熙收劍轉身要走,沒走幾步,氣急敗壞的張無炎看到葉如熙背對着自己並無防備,同時也發現玉星魂正與人說話並未看這邊,一時賊心作祟,突然凝氣在那斷開的劍身之上,猛然起身沖着葉如熙向前一步砍了出去。

可這一劍揮出,原本斷劍收集到的真氣略少,竟然直接揮出一股濃煙。頓時將自己嗆得原地打滾。

這一鬧劇引來眾人哈哈大笑。

接下來變為正常的擂台比武后,花銘如願拿到第二的名次。第一被龍淵閣奪了去。

與其說龍淵閣技勝一籌,倒不如說是花銘故意讓給龍淵閣。花銘身為醫庄,雖是江湖宗門,可這偌大的卧龍國,一個醫庄論劍第一屬實面子上不好看。所以,花銘的眾長老最後決定讓葉如熙放水假意落下擂台落敗。龍淵閣的弟子也是明白這個道理,並未糾纏。

論劍結束。玉星魂興緻沖沖的跟着蘇海瑤,手牽着葉如熙往花海深處走去。他知道,他要去久違的花海木屋。那個初識葉如熙的地方。可當他們到了的時候,玉星魂頓時開心不起來了。

看着木屋前一個雖說在燒飯,卻弄得滿臉煙熏的洪天正和另一個手忙腳亂打掃衛生的,想必就是林青崖了。

玉星魂一臉生不如死的望着那二人,頓感絕望。哎,我這獨處的時光又沒了。

擂台附近,眾宗門紛紛離開,可就在胡龍子剛想走之際,一個極致嫵媚妖艷的女子緩緩走到他身邊小聲說道:「不知公子可否幫奴家一下下?」

胡龍子抬眼之間頓時被迷得神魂顛倒。用力點點頭便跟着那女子進了一個庭院之中。剛進門轉角處胡龍子一臉色意笑眯眯的說道:「小娘子需要我幫什麼忙?」

說話間,胡龍子伸手就去抓那女子後背,可就在手即將觸及之時胡龍子的腳底頓時閃現一個小型法陣。

胡龍子一驚,竟然全身都不得動彈。

此刻,身前的女子突然轉身不知從哪裏拿出一根木棍惡狠狠的沖着胡龍子說道:「敢欺負老娘的妹妹,給我打!」

一聲令下,胡龍子猛然被身後一擊木棍敲中頭部,就在胡龍子踉蹌之際,一通拳打腳踢加木棍呼嘯而至,將胡龍子砸個七葷八素暈了過去。

隨即,那女子挽起手腕將胡龍子拉起來照着胡龍子的臉反手一巴掌閃了過去,覺得自己不解恨,隨即一腳往胡龍子襠下一腳踢了上去。看到胡龍子雖然暈厥卻身體依舊做出反應,女子嚇了一跳,慌忙將他丟出庭院之外。

沖着庭院外大喊一聲:「胡少俠,你怎麼啦!」

喊罷,連忙沖着一旁已經嚇呆的幫凶揮手示意二人揚長而去。

在二人離開之際,龍鷹門的弟子們方才看到他們的師兄此刻已經鼻青臉腫的躺在地上。慌忙上前查看之際,發現四周並未有人。稍遠一些都是各門各派弟子,他們也弄不清所以然。只好作罷。

「師姐,您剛才那最後一腳可太狠了。」

剛才還是幫凶的男子笑着對身旁的女子說道。

女子瞥眼看了一眼男子,改回她往日嫵媚的聲調說道:「怎麼,思遠師弟,你也想試試?菲薄我妹妹,根給他廢了都算我手下留情了。」

聞思遠尷尬的笑了笑:「是是是,師姐說的對。」

女子聽罷突然停下腳步,詫異的說道:「那你還不快去傳信給師傅,關於玉星魂的消息啊?」

聞思遠一愣:「嗯,這就去……這就去說」

說罷聞思遠灰溜溜的走開,沒走幾步聞亦突然叫住聞思遠:「師弟,你說,我們剛才是不是打輕了啊?」

聞思遠回頭看到聞亦手中揚著剛才行兇的木棍,微微一笑:「再重怕是要給花銘帶來矛盾了。不值得。師姐氣不過,等他們回城之際,我給他殺了便是。」

聞亦一臉嫌棄的看了看聞思遠:「滾滾滾,就知道殺殺殺。」

「好嘞,這就滾。」聞思遠一怔點了頭慌忙逃離。

聞亦看着聞思遠遠去的背影,露出曖昧一笑。

花海后的木屋外,五人坐在那裏開心的吃着笑着。蘇海瑤今天破天荒的參與到他們中來。

只是難為了玉星魂,好說急着來見葉如熙,卻被拖着講述落崖之後的故事。而一旁葉如熙依舊獃獃的坐在那裏。聽玉星魂手舞足蹈的暢談著。

玉星魂時不時的看一眼葉如熙,突然發現此刻她還似往常那樣,只是那一頭白絲更加惹人心疼。

酒足飯飽之後,葉如熙看到玉星魂有些疲累。倒不如說玉星魂吃累的。他應該是說累的。

蘇海瑤起身緩緩說道:「天色已晚,該回去休息了。他們二人明兒一早還要趕回北邙山。」

說罷,知趣的林青崖和洪天正慌忙起身準備給他們讓草屋。蘇海瑤見狀卻抬手阻止:「你們讓了草屋,你們住哪?花銘山莊里容得了你們?」

二人一愣,跟着愣住的還有玉星魂和葉如熙。

蘇海瑤微微一笑,看着星魂和如熙說道:「你們跟我走。」

說罷,便帶着二人踏起輕功往花銘山莊飛去。

這一走,頓時讓玉星魂燃起心中期望。

可當他們來到花銘內蘇海瑤的閨房時,玉星魂再次絕望起來。

這蘇海瑤的屋中為何有這麼多房間啊!!!!!

天哪!你這是要玩死我啊!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